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八十二章 地宫

第八十二章 地宫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魔鬼林,是一处诡异所在,从之前与剑少离同行,就看得明白。

    这方圆百里,都被阵法覆盖,外面无法察觉,但内中危机重重,尤其是夜幕过后。

    就比如现在,黑夜当空,迷蒙雾霭蔓延,腐朽难闻的气息蔓延,踩在松软的地面上,仿佛要陷进去一般。

    作为公主一般存在的君凤尘感受这一幕,不自觉的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女子都是爱干净的,哪怕修为绝高地君大美人儿也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们御气而行吧!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君凤尘开口,却被墨白否决,一来是此地御气飞行,体内气机牵引,很可能触碰什么阵法,或者引起一些可怕存在的注意,二来……对于君凤尘的妇人心计,墨白还记忆犹新,虽然不能对其出手,但恶心恶心还是满足的。

    墨白看着君凤尘不悦地模样,忙解释道:“这里危机重重,气机牵引,或许会触动阵法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认为墨白说得对,这魔鬼林很诡异啊!”

    文抱剑也跟着幸灾乐祸,有时候,只有腹黑的人,才能看懂腹黑人的阴谋诡计,他强行忍住笑意,故作疑惑地问道:“大美人儿,是不是觉得这里太恶心了?没关系,来,我可以背着你!”

    他一脸坏笑,半蹲在地面,要背君凤尘。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文抱剑的臭名远扬,君凤尘也懒得搭理,她依旧前行,却是靠近了墨白。

    或许在她看来,墨白要比文抱剑好点。

    文抱剑看到这一幕,哼唧唧道:“下次想让我再背你,没门儿了!”

    君风尘听到这句话,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墨白看在眼里,却是哭笑不得,这文抱剑,太腹黑了……

    不过很快,三人都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魔鬼林深处,竟然隐隐泛起碧绿光华,明灭不定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墨白极道神锋负于背后,声音变得警惕。

    君凤尘因为靠近墨白,所以一直在身侧,她第一次这般仔细打量墨白所携带的神剑。

    神剑被墨白背在身后,浑然天成,金曦夺目,北斗罗盘辉映,阴阳鱼旋转,是罕见的神兵利器。

    她眼里闪过一丝惊艳之色,不过很快回过神来,也循着墨白目光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就见诡异的碧绿火焰渐行渐近,释放出阵阵波纹,将迷蒙白色雾霭破开。

    很快,白衣出现,往东面而行,一排排,老少皆有,近二十人,他们目光呆滞,双手平举,无视墨白等人。

    又见到了。

    墨白记得清楚,当时与剑少离一道赶来,就曾经遇到类似的情景,但因为需要前往珈羅殿,没有调查,现在又见到。

    他沉吟片刻,转身对君凤尘,文抱剑小声道:“跟着这队白衣尸体,或许有意料不到的收获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两人重重点头,他们俨然将墨白当作暂时的领导者,当然是暂时的。

    因为这样他们两个就能省下很多力气,心思。

    这些,墨白也是知道的,不过这些并不在意,只要完成任务就好。

    就这样,大家各怀鬼胎,跟在了诸多白衣尸体身后,往魔鬼林东面而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路东行,三人谨慎,只是远远跟着,穿越腐朽,令人作呕的松叶林,越往深处,越是体会一股难以言喻的力量,那是魔的气息。

    虽然不够纯正,但对于人族而言,是一种威胁。

    黑暗无月色,隐隐鬼火流转,碧绿光华伴随滚滚黑气翻涌。

    白衣尸体分成两队,往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缓缓地,魔气溃散,张开门户,如同噬人兽口,要择食充饥。

    幽深明灭,洞内诡氛流转,约莫数丈大小,眼看着白衣尸体入内,墨白与文抱剑,君凤尘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进去?”

    文抱剑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墨白点头,这是必须要做的,他沉吟道:“我进去,你二人在外面守护,有任何问题,可以随时支援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君凤尘果断拒绝,她总觉得墨白有别的心思,不放心,因此要跟着前往。

    墨白觉得这位美人儿太多心了,他耸了耸肩膀:“或者你二人进去,我在外面守护?”

    君凤尘嘴角微微翘起,虽有冷色,更多的是魅惑天成:“你与我进入,文抱剑在外面守护。”

    “嘿,还有这好事儿?”

    文抱剑只是看了一眼洞口,就毛骨悚然,既然能不进去,他忙点头,拍着胸脯保证到:“放心,这里我来守护,一定万无一失。”

    “呵,最好如此。”

    墨白瞥了两人一眼,知道他们对自己不放心,也不计较,挥挥手:“走吧!”

    说完,他自己率先踏入魔洞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魔洞内,很潮湿“滴答滴答”声响,伴随潺潺流水声,从不知名地地底流过。

    山壁是一种很奇特的石头,可以反射光华,而且有很多荧光物质,化成碧绿色,贴在山洞石壁上。

    有盆火升腾,释放温和余光,越是如此,越显得诡异,让人不得不谨慎。

    墨白与君凤尘靠的很近,他甚至能清晰感受到她的体香,那温润香气,使人沉醉。

    或许君凤尘也从未与陌生人如此亲近,她甚至能感受到自己身体不易察觉的颤动,连带着呼吸也急促许多。

    美貌女子多不胜数,君凤尘独具一格,确实能脱颖而出,但并不是谁都能消瘦的。

    美人心计,墨白已经领教过,所以即便面对这般场景,他也收敛心神,不过做出任何出格举动。

    幽暗山洞很深,前方不见尽头,有波光粼粼,反射在山壁上,一队队白衣尸体依旧前行,这里四通八达,却好似有规律一般,被人指引,坚定不移。

    空气中似乎飘来了一些异味儿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发现,血腥味重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君凤尘美眸微蹙,玲珑小巧的鼻子轻嗅,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墨白点头,他也闻到了,越往深处前行,血腥味越重,他伸手指了指渐行渐远地白衣尸体,声音变得凝重:“或许前面正在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!”

    见不得光?

    是什么见不得光?君凤尘微微一怔,再仔细联系一下那刺鼻的血腥味儿,然后,她的俏脸就变得极为难堪:“你是说,祭祀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猜测。”

    墨白摇头,不敢轻易下定论:“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前面一定有很难对付的存在,你我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君凤尘点头,两人继续跟随。

    终于,在行走了将近二里路程,前面的光亮突然变化,也出现了一座地宫之门,宫门上符文密布,两旁设下盆火,十分耀目。

    而那些白衣尸体也都停下脚步,在这没有打开的地宫前,井然有序,默默等待,好似地府轮回重生一般。

    而这里的血腥气息也变得最为浓郁,两人知道,这地宫后面,或许才是这些血腥气味的源头。

    “魔幽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凝视地宫门上的两个大字,小声念道。

    君凤尘也抬眸观察,随后两人互视一眼。

    墨白最先开口:“怎样,还要继续深入吗?”

    君凤尘露出动人笑意,不见惧色:“既然来到此地,怎有空手而回的道理!”

    “好,先躲起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找了一处隐匿的山石后方,同时收敛体内气机,仔细观察这里动静。

    约莫半个时辰,就在墨白与君凤尘等得不耐烦的时候,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踏踏踏!”

    就见有身着黑袍的祭司出现,他们手中拿着骨丈,上方有一颗湛蓝宝石,释放柔和光华。

    一共有三人,他们站在众多白衣尸体面前,挥舞手中骨丈,口中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“西里拉,咕噜西,西格底西……”

    神秘,诡异的声音,伴随碧绿符号,缓缓从骨丈上冒出,浮在半空。

    而那些白衣尸体则是哗啦啦的跪倒在地,尽管已经死去多时,但现在都露出虔诚的神色。

    随着咒语念完,就听闻“轰隆”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紧接着那诺大的地宫殿门缓缓打开,一股铺天盖地的血腥气息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墨白忙抬头望去,就见地宫门内,无尽血色,夹杂可怕的魔息,席卷至内心深处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