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八十三章 决战大祭司

第八十三章 决战大祭司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地宫之门开启,无尽血色涌入眼帘。

    仿佛置身于血海一般,身躯悬浮,怨念成型,冲击着脑海神识,要吞噬。

    一股极其愤怒,不甘的怨念,在耳畔回荡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枉死的生灵啊……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君凤尘突然拍了一下墨白肩膀。

    墨白回过神来,额头上冒出冷汗,他松了口气,摇头道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君凤尘看在眼里,显然是被影响到了,但既然他不打算说,她也就不便问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地宫之门打开,血气环绕,令人作呕的气息。

    那些祭司也露出虔诚之色,他们顶礼膜拜,口中说些叽里咕噜,听不懂的言语。

    而后,站起身来,那些白衣尸体开始排队,井然有序,往地宫之门处前行。

    三十具白衣尸体,他们挨个儿进入其中后,地宫之门没有关闭。

    为首的一名祭司回过头来,吩咐余下两人:“守在地宫之外,确保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两人恭敬点头,不敢违背。

    那名大祭司得到准确答复,这才满意点头,负手往地宫内走去。

    待得大祭司走远后,两人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们有些疲惫,但因为命令,不敢睡去,只是守在宫门两旁,但精神萎靡,有些不振。

    终于,左边地一人有些不满地开口道:“每天都做一些接待尸体的活儿,可真是够无聊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,别抱怨了,这些尸体都是重中之重,主上要修炼,就需要这些鲜血来提升修为,现在平原据点上,还有几百名来自北荒各地的天才,这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势力,只要将之吞并,主上的修为,一定会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,届时,恐怕整个北荒都要易主了,咱们现在辛苦,嘿嘿,以后也是一方诸侯啊!”

    另外一人小声劝慰。

    听到一方诸侯,那人眼神里露出羡慕之色,舔了舔嘴唇,嘿嘿笑道:“那可就有数不清的美女,金银财宝了,嘿嘿嘿!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窃窃私语,一脸猥琐,丝毫没有注意到杀机正在临身。

    墨白隐匿身形,与君凤尘同样,两人趁着他们聊天间隙,瞬间发出两道剑气,破空声响临身。

    “谁……”

    有一人警觉,可等他回过神来时,脖子间的冷意让他汗毛倒竖,露出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“闭嘴,不要惊动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墨白的声音,在他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那人恐惧,双腿颤抖,不敢有任何动作,哆嗦着问道:“这位……大……大侠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君凤尘已经将另外一人拿下,她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这是魔幽地宫。”

    那人吞了吞口水,小声回应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墨白与君凤尘互视一眼,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惊讶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墨白将手中剑气释放几分力道,在其脖间留下一道浅痕血印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黑袍祭司感受到死亡威胁,脸色变得极为难堪,忙开口求饶。

    “这地宫是做什么用的?”

    “回禀这位大人,是为主上提供血魂修炼的,而且也布下了阵法,用来阻挠外面来自皇城的众多天才子弟。”那人口不择言,一不留神,将自己所知道的,都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血幽,你疯了,如果被大祭司知道,咱们会没命的。”

    被君凤尘擒住地那名黑袍祭司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君凤尘闻言,毫不手软,指尖冷茫迸射,但闻“噗嗤”一声,那名黑袍祭司就人头落地,尸首分离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一言不合,就收人命,这让仅存活下来的黑袍祭司面色惨白。

    君凤尘清冷眸光盯住了黑袍祭司:“不听话,这就是下场。”

    黑袍祭司看了一眼尸首分离地战友,吞了吞口水,小声道:“你们问吧,只要小的知道的,都告诉您,但也希望您能放小的一马!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墨白笑吟吟点头,问道:“这里除了你们三人,看还有其他存在?”

    “有,还有一位掌令使,名叫地鸣,是这座地宫的主事人。”

    地鸣……

    这名字很古怪,而且只是掌令使,还没有遇到真正的领导者,他们口中的主上。

    墨白皱眉问道:“你口中所言主上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我不太清楚,我们只知道主上修为通天彻地,要以血炼之法提升修为,从未见过真人。”

    黑袍祭司一脸惊恐,不似说谎,墨白沉默片刻,再次开口问道:“如何破除阵法!”

    “阵法?”

    黑袍祭司露出惊恐之色:“你们是来自皇城的人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墨白没有否认,他冷声道:“告诉我,否则,你将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黑袍祭司犹豫不决,他怕死,却更加惧怕地鸣。

    墨白皱眉:“不开口,我就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剑指凝聚的金色剑气轻轻滑动,殷红鲜血呲啦流出,这可吓坏了黑袍祭司。

    “我说我说!”

    他脸色惨白,汗水滚落,吓得声音都变得沙哑:“在地宫之内,有一座通天神柱,只要将神柱摧毁,阵法便会破开!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问出结果,墨白看了一眼君凤尘,缓缓起身,道:“他就交给你处置了!”

    “我?”君凤尘意外,她不明白墨白是何意。

    但墨白不打算多言,他转身,一步踏入地宫。

    墨白离开,黑袍祭司松了口气,他跪在地上,看着倾国倾城的美人儿,露出讨好的神色:“这位姑娘,可以放我离开了吧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墨白深入地宫之内,血气弥漫,几乎凝成实质。

    白衣被染成淡红色,还有浓郁的血腥气息。

    地宫之内,是诺大宫殿,囊括方圆千丈大小。

    两边各有巨大血池,里面都是血水,冒出“咕咚”气泡,如烧开的沸水。

    看在眼里,一股难以言喻地恶心感觉出现,这是人命啊……

    他抬眸,凝视中间的一道通天神柱,约莫有百丈高,直入地宫顶端,血红气体被吸纳,维持阵法运转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突兀地,一股庞大气势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墨白凝神,就见台阶之上,一道凌厉黑袍身影出现,是大祭司,他拥有锻灵巅峰的修为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,敢擅闯禁地?”

    大祭司露出阴鹜神色,他苍老的面容无血色,流露可怕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收命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不言语,墨白出剑,虚空震颤,极道现形,耀目一刻,化作巨大剑气斩向大祭司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大祭司露出不屑之色,他黑袍挥动,旋即血池沸腾,两道凌厉血箭化形而出,“嗖”地一声,发出破空声响,将剑气撞断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气劲炸开,而后另外一道血箭穿风破云赶来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墨白不急不缓,极道微抬,挡在胸口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强大冲击力,使得墨白身形倒退数十丈,最终将气劲击溃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墨白发现极道神锋发出颤音,似乎受到了伤害。

    那是怨能要侵蚀剑身。

    墨白眉头一挑,真元运转,将那股怨恨之力震出,一股股血丝从剑身上剥夺出来,转瞬消弭。

    他再次出手,身形化作流光,斩向台阶上的大祭司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大祭司挥动双掌,黑色魔气运转,拦住金色剑气。

    两者僵持不下,开始比拼真元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这时,又是一道凛冽剑气破空而至,斩向大祭司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一个墨白已经难缠,突然出现的冰冷气息让他眉头一皱,旋即一掌推出,挡住突如其来的剑气,趁势倒退,身形如惊鸿一般,往后面飘去。

    是君凤尘赶来了。

    一袭白衣,缓缓而落,来至墨白身边。

    两人并排而立,剑指大祭司。

    墨白松了口气,问道:“外面怎么处理的?”

    “杀了。”君凤尘毫不犹疑地开口。

    墨白咋舌,旋即看向大祭司,轻笑道:“这个也不能留!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君凤尘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,携带漫天剑气,斩向大祭司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大祭司眼神一凛,掌运魔元,同样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人交战,都是锻灵巅峰,一时难分胜负,而墨白则趁机赶往通天神柱所在,要想办法破除阵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