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八十四章 赌注

第八十四章 赌注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平原据点,战鼓齐擂,嘶吼震天。

    猛兽齐聚,形成巨大威慑力。

    身着黑色甲胄的骑士,手执长枪,骑着异兽,腾空挪动。

    地面上,有不畏死亡的傀儡,他们骑着骨兽,手执刀剑,释放五颜六色的气劲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平原炸开,气劲横飞,风起云涌的瞬间,有人爆碎,血洒漫天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但更多的是前赴后继,很快,平原据点就被湮没在无穷无尽的魔幽大军里。

    据点内,凭借阵法守护,众多世家子弟据守不出,有百人在运转真元,护持阵法。

    有百人释放真元,凝成气劲,轰向外面无穷无尽的魔幽大军。

    更有数十位高手凝神以对,随时补缺。

    据点大帐前,有百名锻灵境高手,他们整装待发,每个人脸上都露出必杀决心。

    林威脸色阴沉,这个阵法坚持不了多久了,若是墨白等人再不归来,这里将会被攻破。

    野景狐负手而立,凝视这装备齐全的百人小队。

    他拿出玉葫芦,咕咚咕咚灌了两口,而后摸了摸嘴巴,朝众人森然一笑:“我与你们一样,都想活着出去,待会破开北面阵法,尔等冲杀后折返,拖延时间,倘若有人不幸被杀,那也是命!”

    众人沉默,他们都是世家子弟,父亲身为一方王侯,手中权力很大,本该享受祖上庇荫,不曾想,被困在此处,但这些人的祖上都曾是浴血杀敌的一方统领,骨子里的血性不曾稍减,很快都露出决然之色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林威率先举刀,满脸杀气。

    这倒是让野景狐意外,他呵呵笑道:“果然,人不可貌相啊,你自求多福吧!”

    “哈。”

    林威不屑,冷声道:“这些魔幽鬼怪,都是死人,怕什么,看大爷我将他们剁得粉碎!”

    林威的言语,起到鼓舞人心的作用,很多人也都放松不少,他们露出自信之色,都是一方天才,谁又会怕谁呢?

    “好,出发吧!”

    野景狐挥手,颇有大将之风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紫色光华散去,北边开出一条巨大入口。

    “杀,这里可以冲进去!”

    魔幽势力怒吼,指挥众人冲杀,要突破北方防线。

    然而,很快,他就愕然,因为,自北方迷蒙紫光散去后,数不清的流光冲杀而出,有可怕的力量运转。

    他瞪大了眼睛,就看到一道磅礴劲气斩向己身。

    慌乱之中,他挺枪格挡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刀势力沉,斩在长枪之上,而后微一翻转,便饶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声,人头落地,那黑甲骑士成为无头尸体,自异兽身躯上坠落下去。

    “嘿,太简单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林威现出身形,清秀面庞上有血迹,那是黑甲骑士的,他一刀斩杀对手吼,凝视四周早已战在一起的众人,从怀里掏出一道灵符,旋即捏碎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就听闻一声巨响,空间变化,凝成漩涡,下一刻,林威跃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嗯?有人逃走!”

    黑袍怪者关注全局,意外发现空间变化,阵法出现间隙,而后就注意到了林威所在方向,当即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可已经来不及了……

    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林威逃走。

    “不好,有人脱逃,阵法很快就会被守军注意,要速战速决了!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皱眉,再次关注战场,发现那缺口处,大量人马冲出,他身形瞬闪,化作黑色魔雾,滚滚而去。

    再次现身,已经到了北方缺口处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一名白衣剑者持剑凌厉杀来,他有锻灵一重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不急不缓,袖袍一挥,旋即滚滚魔雾袭身而至,将之包裹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那白衣剑者闷哼一声,很快回过神来,但眼神瞳孔开始变得恐惧,因为黑色魔雾袭身,竟然将自己的身躯溶解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……救命!”

    白衣剑者大吼,极为恐惧,想要挣脱,然而魔雾滚滚,不留余地,很快,他就湮灭其中,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白衣剑者很倒霉,他以为这些都是普通士卒,不曾想,黑袍老者是这次行动最强的人物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状况,引动所有人注意,众人见状,不敢多驻足,一波冲杀过后,就要回返。

    紫色迷蒙光华开始闭合,关闭阵法的几名年轻人露出紧张之色,目光从未离开过那黑袍老者。

    “迟了!”

    看到要关闭阵法,黑袍老者冷笑,他袖袍猛力一挥,一股滔天魔雾携带滚滚气劲,撞向阵法缺口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那几名守护阵法的年轻子弟惨嚎一声,瞬间化成血雾,爆碎。

    阵法突兀被破,野景狐眸光一凛,他注意到了出手的黑袍老者,或者说,他一直都在注意,就这么冷眼旁观,寻找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一掌过后,饶是黑袍老者也有些吃不消,重重呼出一口气,就是这么一瞬,他突兀感觉危机感临身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转身就是一掌。

    “呲……”

    空间划破的声响,伴随凌冽气劲,直接刺在了掌心,清晰的疼痛感让黑袍老者皱眉,他看到一名身穿破布麻衣的年轻剑者,,手中没有武器,但凭一指,就让自己感受到了威胁。

    年轻剑者的眸光很冷,也很犀利,仿佛猛兽,最凶残,最可怕的猛兽。

    “你有锻魂境的修为?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震惊,倒退两步,屹立虚空。

    “不才,最近突破而已。”

    野景狐收手,负手而立,遥遥相对,周遭一股无形气劲护住身躯,使得那些锻灵境的存在无法靠近。

    “哈,听闻北荒有五大年轻高手,排名第二是名布衣,名为野景狐,可是阁下?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是老牌的锻魂境高手,对于初踏这等境界的野景狐,他不以为意,但有几分惜才之心。

    毕竟野景狐很年轻,还不到三十岁啊!

    野景狐是个人才,他自己都清楚,但他并不想承认,黑袍老者的言语,也自然而然地当做了耳旁风:“其实,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拖住你。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。”黑袍老者知道野景狐的想法,他呵呵笑道:“这里阵法被我打出缺口,无法关闭,魔幽势力很将之突破,届时,这里是尸山血海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我们来赌一赌。”

    野景狐依旧平静,身上冲天的酒气,却不见有任何醉意,凝视黑袍老者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看到野景狐的那一双睿智如狐狸的双瞳,来了兴趣:“你想怎么赌?”

    “就赌在这之前,你我胜负。”野景狐面色阴沉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难得遇见这种天才,倒也不急于一时半刻,只是问道:“赌注呢?”

    “要赌,就赌大一些的!”

    野景狐腰杆挺直,沉声道:“我若胜了,你退兵,我若败了,听凭你的处置!”

    “我的处置?哈哈,老朽若是胜了,你加入魔幽如何?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神色阴鹜,他总觉得野景狐有吸引自己的地方,倘若能让之加入魔幽,未来,或许是一位真正可以颠覆北荒王朝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微一沉吟,野景狐点头答应下来,看不出任何表情,仿佛与自己无关。

    野景狐于虚空倒退两步,阔出更大的战圈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更是果断,他大手一挥,气劲纵横,将四周隔绝,那些个黑甲骑士似乎接到命令,不再进攻,反而整齐有序地往后方撤离,布满虚空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,那好像是野景狐!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两人要决斗吗?”

    硝烟四起的据点,随着魔幽势力整齐的退去,让众人愣住了,他们还拿着武器,就忘记了继续进攻的动作,不过随着众人的惊呼,他们就注意到上空,有两道身影遥遥相对。

    人们认出了黑袍老者,是可怕的人物,一定有锻魂境的修为。

    而破布麻衣,让他们愕然,是野景狐,那个醉鬼,他竟然与黑袍老者对抗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他们还不知道,自己的命运,此刻都栓在了这一场胜负决斗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