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八十五章 地宫决

第八十五章 地宫决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北荒边境,依旧风轻云淡,旭日升空,晴空万里。

    平原上,风骤起,不算凌冽,一片平静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空间变化,凝成一个漩涡,而后从里面,有白衣脱困而出。

    白衣少年踉跄着,险些从空中摔下来,他稳了稳身形,四下张望,发现,不再是魔氛遍地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林威有父亲送的遁灵符,这是极为珍贵的符咒,是无上道门炼制,一枚价值万两黄金也不止,平日里是不舍得拿出来用的。

    这次平原遇险,困在了魔幽势力布下的阵法中,他知道,若是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,那多半离死不远了。

    因此,趁着离开阵法冲杀之际,他祭出遁灵符,脱离阵法限制,回到了北荒边境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了一眼,这里有空间阵法,外面看来,与寻常无异,但林威还是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,忙转过身来,化作流光疾行,远离这阵法边缘。

    “现在,我该去哪呢!”

    林威边飞边思考:“我没有救人的必要啊!”

    “也不对,万一他们全部身亡,只有我幸存下来,被查到,一定要受到严厉的惩罚,不如拖延片刻,再往边境军营汇报,请求他们出手救人,至于能救出多少,嘿嘿,那就全凭天意了……”

    林威知道,若是自己有遁灵符离开,而不将此事汇报,导致那些皇城贵族子弟丧命,一定会被各大王侯记恨,但大家都是竞争对手,不落井下石就算好的了,还谈何救援呢?

    所以他打算先在附近溜达一番,等到天色暗淡下来,再去边荒军营汇报,过去数个时辰,至于能存活下来多少,听天由命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魔鬼林东方,深入地下三百丈,地宫之内,血气翻涌,凝成一缕缕怨魂,不断发出瘆人鬼嚎。

    黑袍大祭司负手屹立台阶上,凝视一袭白衣,冷若冰霜的君凤尘:“出手吧,给你三招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三招,太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君凤城妩媚一笑,轻抚秀发,旋即微微一卷,美眸中闪过冷茫,气劲破空而去,直射大祭司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大祭司袖袍挥动,血气翻涌,将之挡下,但他知道,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开始。

    君凤尘招手,兰花指轻捻,身侧空间现出波纹阵阵,而后一杆冰晶神枪浮现,登时,涌动的血水凝结成冰,不再滚动。

    雪花飘落,仿佛一瞬间,进入了冬天,温度骤然降到最低。

    冰晶长枪,晶莹剔透,触手寒冷刺骨,一般人无法掌握。

    但君凤尘不同,随着冰晶长枪出现在身前后,她盈然一握,登时雷霆敕地,原本被冻结的血水顷刻碎裂,炸开,倒灌入血池之中,发出“扑通”的落水声。

    “第一招……”

    君凤尘眉角带笑,出言提醒,而后身躯前倾,冰晶神枪被其一手握住,运转真元的刹那,一股澎湃力量运转,灌注枪身:“冰枪诀—白龙!”

    轻喝一声,冰晶神枪挥舞,旋转,一尾银白神龙化形而出,直扑大祭司。

    “吟……”

    银白神龙有三十丈长,身形巨大,游走地宫之内,发出震天龙吟。所过之处,尽皆凝成寒霜。

    面对罕见的绝学,少有的神兵利器,大祭司首现谨慎,他身形倒退,沉元纳气,双掌齐运:“血魔祭!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就见魔元滚滚,形成暗红之色,而后缓缓化成一道血魔虚影,高有三十丈,挥舞双臂,可怖无比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双强交汇第一击,银白神龙溃散,血魔虚影炸开,庞大的气劲横扫四面八方,震动的血池,不断有血水炸开。

    气浪翻滚,将两人都震退数步。

    君凤尘被冲击,虽然神兵,法诀都是上乘,但内力不足,他只有锻灵巅峰修为,而黑袍大祭司显然已经迈过这个门槛,到达锻魂初境。

    她嘴角溢出鲜血,长枪倒悬,在坚硬地面上,划出浅痕,有火光迸射,直至九步,才止住身形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第二招,冰枪诀—紫电!”

    不待有缓,君凤尘再舞冰晶神枪,冷茫迸射,伴随紫色雷电,噼里啪啦,从身侧涌现,她整个人都被包裹在其中,成为一团紫色雷光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雷电之力,是妖邪都要惧怕的罡正力量,就如同三教的浩然正气,佛门圣气,道教真气,对妖邪有着可怕的伤害。

    黑袍大祭司露出谨慎之色,眉宇紧锁,而后再运掌中邪元:“暗影邪元。”

    黑色气劲环绕周身,犹如实质,将之包裹,而后猛然击出,强悍的力量,将坚硬地面击出一道深壑,之袭君凤尘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双强交汇第二击,气劲炸开,雷霆电敕,虚空瞬间被雷电包裹,血水开始被气化,消弭无形,巨大浪涛之中,两道身影再次分开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君凤尘现出身形,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,俏脸变得惨白,被邪元击中,若非有神枪护体,她恐怕要爆体而亡了。

    她一手用神枪撑持身体,眼眸却是凝视地宫的另一端。

    那里,雷霆不散,噼里啪啦作响,一股烧焦的味道伴随血水浮现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黑袍大祭司倒退,整个人如遭雷击,浑身冒烟儿,不住地颤抖,好似受到了极大伤害,他哆嗦着身躯后,强行镇定下来,阴鹜地目光盯住受创非轻地君凤尘:“小女娃儿,你的父亲是谁,圣君侯吗?”

    “哈,没想到,你还认识我父亲?”

    君凤尘闻言错愕,紧接着露出嘲弄神色,声音虚弱道:“是想求饶吗?”

    “哈,本来是想杀你的,但圣君侯多次与主上作对,这次将你拿下,看看圣君侯是否还如此执着!”

    出乎意料地,黑袍大祭司神色变的更加阴狠,胜券在握,他气贯周身,将剩余的雷电之力驱逐,而后再次平摊双掌,在其掌心处,黑色漩涡凝聚,血池里的血水也跟着翻涌滚动,化成无数血红游丝汇聚而来,仿佛在酝酿一股可怕的力量。

    黑袍大祭司一直在凝聚力量,却没有注意,此刻,在对面的君凤尘,神情变得冰冷可怕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听到他要以此威胁父亲,君凤尘俏脸寒霜遍布,冰晶神枪再次握住,足下用力,神枪腾空而起,旋转不停,而后化作一尾银色神龙盘旋上空,

    “冰枪诀—怒神!”

    她神情冷漠庄严,双手结印,再汇雷霆之力,紫色雷电加身,双招并流,现出怒神之招,要一决生死……

    地宫之内,双强斗法,墨白却是穿梭通天神柱前,不断打量,试图找到破解之法。

    他屈指一弹,“叮”地一声,气劲击中通天神柱,却被弹射而回。

    墨白侧头躲过,气劲擦着耳边击打在石壁上,出现一个小坑。

    “这是阵中之阵吗?怪不得那黑袍老头如此淡定。”

    墨白皱眉,阵眼是控制大阵的中枢,这根通天神柱便是,但这根通天神柱也布下了一层阵法,隔绝一切力量,甚至会对攻击者造成同等伤害。

    镜射之招!

    要破除阵法,不能强行攻击。

    他上下打量,耳朵贴在通天神柱上,听到了奇怪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是怨恨的声音,充斥了不甘,愤怒,以及绝望。

    “不甘心啊……我不想死啊!”

    “不,不要杀我,不要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救我,救我!”

    “母亲!不要!”

    声声可怖的声音入耳,墨白闭目,一幅幅血腥场景浮现在眼前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