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八十六章 血炼

第八十六章 血炼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那是修罗场景。

    边荒的村子,本与世无争,相安无事,随着黑袍祭司的降临,一场屠杀开始了……

    大人,小孩,老人,不放过任何一人。

    所过之处,尸横遍野,火光冲天。

    村落里,都是普通百姓,原本干净澄澈地溪水被血流覆盖,成为血河。

    尸体倒落尘埃,保留死前的表情,不甘,愤怒,恨意,在他们每个人的尸体前,萦绕不散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风起,吹来了黑色的魔雾,漫天都是,它将这些尸体包裹,将魂力吸纳,所过之处,地面尽皆成为焦土,血河干涸,火势熄灭。

    黑雾离去,尸体不见,血迹不见,草木尽皆不见,唯独留下残垣断壁,彰显此地的曾经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,墨白睁开眸子,远离通天神柱。

    “嘿,这是魔域秘法,血炼之术!”

    突兀地,有声音在耳畔响起,让墨白心中一紧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不用找了,我在浮世道塔之内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再次响起,却是让墨白醒悟过来,怪不得声音有些熟悉呢,是浮世道塔第二层关押的魔厌。

    他知道魔厌是以秘法沟通,回答自己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也以心神连接道塔,沟通魔厌:“你知道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道塔内,穿来魔厌得意地声音:“魔域有秘术,是血炼之术,这种血炼之法,要屠杀凡尘生灵,让其在最绝望,最不甘,最愤怒等一系列负面情绪下死亡,而他们死后,会因为执念而不肯离去,再以魔域的魔雾将之收纳,加上秘术改造,炼制成傀儡,傀儡可帮助施术者攻城略地,也可吸纳其中残存怨力,增强修为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种秘术损人不利己,炼制傀儡,还算可行,至于后面的吸纳怨力,只会让修炼者成为怪物一般的存在,总之,即便在魔域,也是禁忌之法。“

    魔厌对此很了解,甚至详细。

    墨白诧异问道:“这些,你从何得知?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魔厌冷笑:“本座是来自魔域,这些伎俩,怎可能瞒过我?”

    “来自魔域!”

    墨白咋舌,不过他还是放声嘲弄:“哈,大人物,那你是否能破除这阵法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道塔内一阵沉默,片刻过后,魔厌的声音传出:“不要试图用激将法激我,我可以告诉你,只要你以佛门经文超度此地亡魂,这阵法自然而然地就解开了!”

    “佛门经文?”

    墨白汗颜,耸了耸肩膀:“我并非佛门中人,恐怕不能解决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道塔内,又是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墨白也不言语,两人就这么干耗着,时间一分一秒过去。

    地宫频频出现震动,气浪翻滚不已,随着震动停止,一股压抑,窒息的气息开始升起,让人绝望,墨白心神一凛,知道君凤尘与那黑袍大祭司已经战至极端了……

    他忙开口问道:“你若能帮我,就帮,不能的话,我只能留在这里,另行他法了!”

    道塔内,魔厌声音传出:“若我帮你,可算一次条件?”

    他始终没有忘记与墨白的约定。

    “不能!”

    墨白也很果断拒绝,他摇头道:“我只是修为不足,若是到达临界点,这阵法,绝对无法抵挡,待我解决了黑袍大祭司,与君凤尘,文抱剑联手,将之催断!”

    “呵,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魔厌发出不屑的声音:“这血柱上,尽是怨魂之力,除非运用佛门圣经超度,否则都是徒劳!”

    “那就没办法了!”

    墨白再次耸肩,而后一步踏出,往地宫大殿赶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殿之内,双强交汇,到达最极端,冰霜汇聚,雷霆电闪。

    暗红邪能汇聚,成为最可怕的祭祀力量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双强交击,震撼乾坤,整个地宫都跟着颤动,仿佛要坍塌一般,血水翻涌,炸开,溅落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无匹雄浑气浪翻涌,银色神龙炸开,化作冰晶神枪,“噗嗤”一声将黑袍大祭司洞穿,余威不止,带着他撞向那高高在上的王座顶端,将之钉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闷哼一声,击败黑袍大祭司,暗红邪能窜入君凤尘体内,破坏她的生机,白衣炸开,气机溃散,鲜血迸射而出,她整个人如坠落风筝一般,缓缓下坠,要落至血池当中。

    火急火燎地墨白化作金色流光,在千钧一发之际赶到,卷起君凤尘,来至一旁空地上。

    墨白将之抱在怀里,一掌抵住她的后背,真元运转,输送生机之力:“你怎样?”

    被陌生不熟悉的人抱在怀里,君凤尘忍不住叮咛一声,面色潮红,再加上源源不断地生机之力汇聚,让她开始好转,她睁开迷蒙的双眸,虚弱道:“还好,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墨白松了口气,他虽不喜君凤尘,但目前还是战友,不容有失。

    片刻过后,墨白停止输送真元,将之扶起。

    君凤尘此刻的白衣碎裂,有不少地方春光乍泄,但都无关痛痒。

    墨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也自然而然地多看了两眼,不过很快转眸看向了黑袍大祭司:“他恐怕是活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君凤尘从自己空间内拿出一套衣服,只是微一转身,就重又遮住身体,她含糊不清地“嗯”了一声,面色羞红。

    除了父母以及那个少年之外,墨白恐怕是唯一一个看到自己身体的人了吧。

    她这般想着,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此时的王座上方,被一杆晶莹剔透的神枪透体,钉在上面,黑袍大祭司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……怎么可能,你……怎么可能……打败我!”

    黑袍大祭司露出不甘地神色,他是锻魂境一重,与锻灵境有着天壤之别,眼前的白衣女子,怎么可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你想不到的事情还有很多。”

    墨白替君凤尘回答,他凝视黑袍大祭司,冷声道:“告诉我破除阵法的关键,否则,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!”

    “阵法?哈哈哈,你做梦吧,即便死,我也不会背叛主上!”

    黑袍大祭司脸上露出虔诚之色,费力的张开双手:“主上,华老无法再为您效力了!”

    话说完,他突然运足残存真元,身躯开始变化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墨白见状,眼疾手快,一指点头,金光迸现,瞬间将黑袍大祭司头颅斩下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头颅滚落,咕噜噜地坠落在阶梯之上,摔得面目全非,也杜绝了最后一丝力量的出现。

    锻魂境啊,也就是大周的地魂境,如果自爆真元,整个地宫都将毁于一旦,他们也不能幸免。

    “这个麻烦解决了,咱们也需要考虑一下,如何摧毁那根血柱了!”

    墨白松了口气,转头凝视面色依旧苍白的君凤尘。

    君凤尘用手抚了抚散乱发丝,露出一丝娇嗔之态:“我解决了这老怪物,下面该是你的问题吧!”

    很好,君凤尘将血柱的事情抛给了墨白。

    但墨白很接吗?显然,他是无法完成的,于是,他也考虑到外面还有一个干坐着不干活的存在,文抱剑,那个腹黑,儒雅的书生。

    “需要跟我一起去外面找文抱剑,还是留在这里调养。”墨白询问君凤尘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君凤尘四下打量,知道这里暂时没有危险了,挥手道:“你先去吧!”

    “嗯,自己小心。”

    墨白点头,转身走出地宫之门,要去找文抱剑!

    但是甫一踏出,他就改了主意,往一处隐匿地方躲避,而后再次沟通魔厌:“你考虑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可能还会有,也可能没有,我只能尽量……推荐票,保底月票,有的请丢给水波,谢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