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八十七章 魔幽地鸣

第八十七章 魔幽地鸣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出了地宫之门的墨白没有继续前行,他躲在角落里,等待道塔内,魔厌的回答。

    沉默,永不休止的沉默,似乎在抉择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墨白也变得极有耐心,因为他知道,一旦做出抉择,那对自己而言,是一份儿机缘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需要答应我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终于,道塔内,魔厌的声音响起,似乎有些谨慎,或者说着急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墨白嘴角露出一丝阴谋得逞地笑意。

    魔厌低声道:“我可以教你魔域修炼秘法,但你不能告诉任何人,否则,你会身亡。”

    他之所以担忧墨白生死,是因为此刻的自己被困在道塔之内,如果墨白身亡,自己还要承受沉沦镇压,不得超生。

    “你再继续拖延,或许我们很快就会死!”

    墨白声音变得凝重,他感受到一股庞大气息,正变化,似乎在苏醒。

    魔厌的声音也变得焦急:“好,闭上双目,我传你秘法。”

    墨白果断闭上双眸。

    登时一股股玄妙秘法在周身围绕旋转,那是魔域的修炼之法,名为“魔心妙法。”

    魔心妙法,来源于远古魔神,吸纳魔气,运转周身,从而修炼精纯魔气,修炼至极,可成为新一代魔神。

    魔厌竟然有这种法诀,可想而知,他有多么可怕的背景,墨白震撼,或许被镇压的,将会是一代魔神啊!

    因为魔心妙法是不传之秘,只传一代魔神

    墨白震撼得无以复加,半天不能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,你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吧。”

    魔厌再也没有当初的得意,反而变得慎重,甚至语气有些低迷:“魔心妙法,乃是魔神传承,唯有下一代魔神可以修炼,也就是说,我传授给你,将来,你墨白要走上一条魔神之路!”

    墨白汗颜,魔神之路,听起来多么高大上啊?实际上很扯淡。

    自己身上要背负多少,才算完事儿?

    太白剑阿,魔剑道,正邪双剑道,如今再加上魔神传承,他整个人都要疯掉了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可以反悔吗?”

    魔族自古以来就是人族敌人,墨白还不想变成全民公敌。

    “哈,你觉得呢?”道塔内,魔厌传出嗤笑声音:“是你故意言语挑弄,想要套取本座身上秘法,如今得到了,难道可以忘掉吗?”

    墨白也觉得很后悔,他知道魔厌肯定有办法解决眼下危机,或许是一些魔域秘法,能多得到一些武学,是好事儿,可他万万没有想到,魔厌的武学法诀竟是未来魔神的传承,莫名其妙就要踏上一条魔神之路。

    “现在,还是解决眼下危机吧,我有预感,这里的存在将要苏醒,他拥有地魂巅峰的力量,不是你能应对的。”

    魔厌的声音适时响起,让墨白回过神来,他再次转身,往地宫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正在盘膝而坐,恢复体内创伤的君凤尘心乱如麻,想到墨白方才的眸光,她就一阵燥热,突然,脚步声响起,她回头,就惊讶发现墨白回来了,可他身边并没有文抱剑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你为何独自回来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找到摧毁神柱的方法了!”

    墨白情绪有些低迷,随意瞥了一眼君凤尘,而后走向那血色神柱。

    他一手抵住神柱,而后闭上双眸,运转体内真元,很快,一股股暗淡异力化作黑色雾气,缠绕神柱。

    “嘶嘶嘶……”

    如毒蛇吐信,墨白运转魔心妙法,异力加持,让血色神柱开始晃动,如同地震一般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血色神柱晃动的越来越厉害,让人屹立不稳,君凤尘在一旁凝眸关注,她皱眉,道:“有一股强大力量正在苏醒!”

    “我察觉到了。”

    墨白额头上有冷汗冒出,但手上动作不见有缓,黑色魔气依旧缠绕血色神柱,渐渐将那些怨念吞噬,包裹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墨白清秀面庞上露出愧疚之色,这些怨念都是普通百姓的最后一丝魂元,他们本可以过着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生活,却因为突然出现的魔幽势力而枉送性命,如今被囚禁,不得超脱,受着苦痛折磨与煎熬。

    现在,墨白出手,用魔心妙法将之湮灭,彻底断去了轮回转生之机,让这些人从此,消散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血色雾气溃散,炸开,而后消弭,露出神柱的真容,那是一根石柱,有异力运转。

    在血色雾气溃散的刹那,墨白出手,掌化劲风,将石柱斩断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伴随一声巨响,通天石柱坍塌,血水失去依附方向,全部倒流回归血池。而地宫也在下一刻,面临坍塌危机。

    “离开!”

    墨白一把抓住君凤尘的玉手,往地宫外逃窜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突然,一股巨大力量自血水深处出现,而后升腾不已,稳住即将倒塌的地宫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……胆敢闯入此地。”

    血池深处,传来一声震怒,紧接着血池沸腾,血水分出两半,自深处,一道黑色魔气冲出,在半空弥漫,而后缓缓凝聚人身,形成一道身穿黑色甲胄的战影。

    战影凝成,由虚化实,露出由臂甲包裹的苍白又修长的五指。

    来者一袭黑色甲胄,散出恐怖辄人的气息,地宫都为之颤抖,他的面孔被头盔挡住大半,一双闪着血色的眸子明灭不定,锁定了墨白与君凤尘。

    “你们,该死!”

    黑甲将军声音冷漠,伸出的右手指尖点出一道暗淡流光,射向墨白与君凤尘。

    这一指,稀松平常,一丝流光汇聚,看似没有什么威力,却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墨白与君凤尘惊骇发现自己如同被锁定一般,无法移动分毫。

    “退开!”

    墨白露出惊骇神色,竭尽全力将君凤尘推至一旁,背后极道神锋有感,“铿然”出鞘,划出锐利光华,悬浮身侧。

    墨白握剑刹那,那原本不急不缓的暗道流光突兀加速,袭至身前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清脆的剑意争鸣,巨大冲击力透过剑身,传至墨白身上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避无可避的一击,巨大穿透力,直接将墨白击飞,仰天呕红,而后,无力地坠落地上。

    “墨白!”

    君凤尘大惊,她不喜墨白,可眼下,如果白衣少年郎身死,自己也绝无生还可能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,放心,我还没死!”

    倒落在地面上的墨白咳嗽两声,勉强撑持起身躯,他凝视虚空的那黑甲杀神,沉声道:“阁下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蝼蚁之辈,不配知吾姓名!”

    黑甲杀神不答,对于墨白挡下这一击,虽有意外,可很快,再次一指。

    这一指,速度变得快了许多,暗淡流光临身,依旧避无可避,凌冽的死亡气息扑面,让人绝望!

    君凤尘看到这一幕,登时愕然,她没想到生死转变会如此之快,墨白眼看就要杀劫临身了!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就在千钧一发之际,一道气劲突兀出现,拦下这一击,那气劲在墨白身前三丈处,被截下,虽然范围很小,可撞击在一起,产生的气浪,十分庞大,硬生生将墨白掀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撞在石壁上,墨白只觉得身上筋脉几乎折断了!

    “嗯?是你?”

    黑甲杀神露出诧异之色,凝视虚空的另一端。

    就见空间变化,虚空破碎一刻,一道绝代身姿缓步踏出,拦住了黑甲杀神。

    “地鸣,你我又见面了!”

    来者黑衣蔽体,看不清真容,但周身散出强大气息,空间为之扭曲,让人惊悚,他来到这里,直呼黑甲杀神真名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地鸣露出嘲弄之色:“藏头露尾之辈,你一向如此吗?”

    黑衣声音充满磁性,让人听了,有一种心神安宁之感,他感叹道:“我找了你很长时间了,原来,你躲在这里,若非有这几位朋友相助,要找到你,恐怕还要费上许多周折!”

    “废言,出手吧!”

    地鸣不惧,遥遥一指,要与黑衣人分出高下。

    墨白腑脏受创,颇为严重,他看到来人拦住黑甲杀神地鸣,冲君凤尘使了个眼色:“快离开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君凤尘见状,不敢犹疑,化作银白流光,卷起墨白往地宫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哪里走!”

    地鸣见状,再次挥出一道气劲,要追击墨白与君凤尘。

    然而黑衣人负手而立,拦住气劲。

    但闻“砰”的一声,气劲溃散,不复存在,黑袍猎猎,更显宗师风范。

    黑衣人凝视地鸣,声音平淡:“你的对手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