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八十八章 酒中月

第八十八章 酒中月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地宫之外,暗淡无光,冷风簌簌,激荡杀机诡氛。

    一道银光自地宫深处射出,速度极快,传出破空声响。

    在地宫外,现出身形,是君凤尘与墨白。

    墨白白衣染血,受到创伤,好在不太严重。

    君凤尘与那黑袍大祭司决战,受到不小的伤害。

    墨白出来就看到一旁文抱剑,正蹲在一棵参天之树下打盹儿,传出呼呼声响。

    他竟然睡着了……

    在这片危机四伏的地方,他竟然睡着了……

    墨白有些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似乎因为两人动作不小,将之惊醒,他猛然睁开双眸,神情平淡,闪过睿智光芒,凝视墨白:“你们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好整以暇,一脸凝重地模样,似乎他一直在坚守岗位。

    墨白不自主地撇向他嘴角的那丝晶莹,满是嘲弄之意。

    “呃,嘿嘿,我在修炼。”

    文抱剑忙不迭疑的将嘴角擦干净,而后凑上前来,问道:“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神柱被摧毁,相信不出两个时辰,阵法便会完全崩溃。”

    墨白重重地吸了一口气,体内伤势好转几分。

    而君凤尘的俏脸,从始至终都是那般苍白,连带着话也少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文抱剑有些尴尬,说好的同生共死,没想到两个人险些送了性命,而自己还在呼呼大睡,怎么都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君凤尘挥了挥手,有些厌恶文抱剑:“无须多言,趁那两人在斗法,咱们快些离开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回忆起那黑袍人,墨白总觉得有一丝熟悉的气息,他不再多想,与两人一同化作流光,往平原据点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平原据点上,风起云涌,雷霆密布,仿佛雷劫化身,恐怖无比。

    魔幽大军停止进攻,他们滞留虚空,黑压压的一片,给人浓郁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而下方据点内,紫色光华依旧,唯有那破了口的缺角,无法弥补,他们抬头望天。

    缺角处,两股强横力量在互相制衡。

    “出手吧。”

    野景狐神情淡然,负手而立,凝视黑袍老者。

    “我不欺小辈,让你三招!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自信满满,对野景狐也起了爱才之心。

    “哈,对我留手,将是你的不智。”

    野景狐知晓黑袍老者比自己修为要深厚许多,他沉元纳气,双指并拢,登时一道凌厉剑气出现身前,长达近百丈,通天彻地,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“第一招,注意了!”

    野景狐有意拖延时间,他凝聚一身真元,催动无匹剑气,斩向老者,十分惊人。

    “不错,值得我魔幽势力收拢!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眼里闪过一丝惊艳紫色,野景狐的修为,超乎想象,潜力无尽啊!

    他招手,掌中黑色魔元迸发,形成巨大光球,吞天噬地,散发蛰人气息。

    “野景狐怎么可能拥有这般强大力量?”

    有人质疑,不敢相信,三十岁之前,突破锻魂境界,前所未闻,野景狐怎么可能做到?

    但事实摆在眼前,由不得他们不信,纷纷露出敬畏之色,这可是一代天骄啊,恐怕连北荒太子也要有所不如。

    虚空中的两人,眼中没有其他,唯有对手,更不用说这些谈论的言语。

    空间扭曲,无匹剑气撼动苍穹,黑暗光团吞噬寰宇。

    两股恐怖力量撞击在一起,顿时“轰隆”巨响,一股无可匹敌的玄黄之力扩散,气浪翻滚,摧折草木,山巅,方圆千丈,转瞬被移为平地。

    “好恐怖的力量!”

    众人震撼,忘记了其他动作,他们目瞪口呆,看着大显神威的野景狐,那个令人厌恶的醉鬼。

    气浪翻滚,两人首当其冲,各自震退数十丈,遥遥相对。

    “第二招!”

    野景狐神情依旧平淡,不见有丝毫落下风的意思,他招手,九天变色。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!”

    电闪雷鸣,暗淡无光的天际突兀出现变化,随着一道紫色雷电降临,将其身侧虚空轰得炸开,而后,就见一道紫芒闪过,应运而生。

    那是一口神剑,呈现紫色,剑柄与剑身浑然天成,布满雷霆之力,有紫色电弧环绕,发出“呲啦”声响,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一口雷剑。

    可怕的雷剑,人们有理由相信,握住,将会被雷得外焦里嫩,头顶冒烟儿。

    可野景狐握住了,很自然,随着握住的刹那,布衣上雷电环绕,这一刻,他不再是醉鬼,而是一口锋利无比的神器,谁都不能缨锋。

    “醉仙,酒中月!”

    野景狐出招,左手抚过剑身,眼中闪过痴迷神色,虚空暗淡光彩褪去,现出一轮皎洁明月,褶褶生辉,刺得双眸不能直视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仿佛一名绝代剑者,立身于月色之下,再现绝技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感受到一轮浩然之力浮现,黑袍老者现出凝重之色,他倒退两步,双掌平摊,运转天地元力,黑袍猎猎作响,仿佛鼓起一般,而后无尽魔气从四面八方涌来,将之包裹,形成暗色光华,组成防御。

    酒中月,并无酒,野景狐将自己当做酒,盛纳这一轮明月,随着雷剑一指,明月如影随形,斩向黑袍老者。

    这一剑,十分干脆,也并不华丽,但人们清晰可见的一轮巨大明月如流星陨落一般,砸向黑袍老者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锻魂境的力量吗?”

    人们目瞪口呆,自言自语,同样差不多的年纪,野景狐竟然使出了自己无法想象的能为。

    这群自称北荒天才的王侯子弟,瞬间汗颜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一剑横空,隔断江海,暗色光华应声而破,如镜面一般,粉碎,哗啦作响。

    隐匿在光球中的黑袍老者被迫现出身形,再次倒退数十丈,而野景狐身上散发的酒香依旧萦绕不散。

    “呲……”

    黑袍裂开,是剑气所致,黑袍老者皱眉,知道这一招还不算完,周身已经没有了野景狐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突兀地,身后传来破空声响,如背生芒刺,让黑袍老者瞬间惊醒,身躯在下一刻,消失不见,再次出现,已经到了左侧十丈外,他本以为躲过这一击的威胁,但很快,他呼吸刹那,酒香依旧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再也不能淡定,他再次瞬移,可酒香如影随形,不能散去。

    他抬眸,看到明月依旧,映照方圆,顿时恍然:原来这一招是以虚空明月为引,无论怎么躲避都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念及此处,老者有些愤怒,他堂堂一名锻魂境的存在,竟然被一名后生戏耍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剑气再次纵横而来,发出破空声响,要灭绝生机。

    “到此为止了。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没有继续躲避,他转身,一掌抵住那道磅礴气劲,强悍的冲击力迫使他倒退数步,可很快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虚空扭曲,随着剑刃的链接,野景狐平淡如水的邋遢面容也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呵,黔驴技穷了?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挡下这一击,出言嘲弄,真正的对决,是修为高低,这是无法越过的差距,若是同境界,他自认不能躲过,但可惜,野景狐初踏锻魂境,与自己的差距还很大。

    可就在话语甫落之际,他看到自己挡住的野景狐身形瞬间溃散,是虚影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黑袍老者反应很快,他侧过身去,就见流光贴面而过,在自己苍老褶皱的面容上,留下一丝血痕。

    野景狐的身形也随之浮现,屹立虚空,背对黑袍老者,而后缓缓转身,他凝视黑袍老者,并没有因为最后老者躲过而显得沮丧:“还有最后一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