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八十九章 醉时雪

第八十九章 醉时雪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酒中月,月中剑,剑上之争。

    一袭破布麻衣,胡子拉碴,显得邋遢,但随着雷剑入手,剑指魔幽,即便再不堪入目的形象,此刻在众多据点皇城天才子弟面前,也成为了救世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野景狐的修为,真正超乎众人想象了!”

    人们哑然,凝视战局,有些汗颜,同样被列为天才,差距却是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他们希望野景狐取胜,这样才能拥有生机,可事实也明显,没有太大可能,因为黑袍老者没有出手。

    比较之下,孰强孰弱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“我期待真正出手的你。”

    野景狐早就没了醉醺醺地模样,他眸露精光,如星辰一般璀璨,那是剑者的华光,剑的荣耀。

    雷剑在他手中颤抖,而后密布的雷霆之力脱落,消散,露出神剑的真容。

    这是一口神兵,毫无疑问。

    “你的剑不错。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漆黑的双眸中露出欣赏的神情,他对野景狐欣赏,对他的剑也同样欣赏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野景狐挥了挥手中神剑,空气中发出颤音,露出笑容:“我为其取名醉仙。”

    “醉仙……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喃喃自语,而后也露出笑容,看向野景狐,点头道:“不错的名字,很符合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两人交谈,就像是在聊天,哪里还有敌人的意思?

    “这真的是在搏命吗?”

    众人看得目瞪口呆,却不敢打扰,因为他们还没有资格参与锻魂境的搏命,只是余威,都要让他们吐血身亡了……

    野景狐不理会众人诧异目光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也同样。

    野景狐饶有兴致地问道:“你可以猜一猜,我的身份!”

    “是个酒鬼。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开口,皮笑肉不笑,但说的却是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“如你所想,酒鬼就该有酒鬼的武学招式,让我看看这第三招能否让你全力抵挡。”

    野景狐知道黑袍老者没有尽全力,或许认为自己不够格吧,但剑者的傲骨,让他起了争强好胜的心思。

    于是他招手,神剑释放银白光华,周遭温度也跟着下降,破布麻衣上很快,沾染了一朵朵雪花儿,是雪花儿,洁白晶莹,因为温度降低而瞬间凝成的。

    雪花儿越来越多,越下越急,越下越大。

    方圆千丈都被这突然出现的雪花儿搅了局。

    原本地上还有血迹,渐渐被覆盖,什么都不存下。

    能改变四季变化,天地环境的武学,所有人都露出羡慕,敬畏之色。

    只有天阶武学,才能做到这个程度。

    很显然,平日里让人瞧不起的野景狐,他拥有天阶武学,这是许多高手,穷极一生都得不到的。

    “天阶武学并不算太多,你年纪轻轻就拥有这等武学,太过于招摇了。”

    这等武学会遭人妒忌的,也会引得更强者出手抢夺,饶是拥有锻魂中期修为的黑袍老者,眼里也闪过一丝火热之色,但他抑制住了,而且开始运转真元,等待更强一击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这一招,或许很漫长!”

    野景狐说话的同时,长剑翻转,发出颤音,在雪花漫天的景色下,划出锐利剑芒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一击,斩在黑袍老者身侧,却无果而回,但很快,又有残影出现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!”

    不断出现颤音,震人耳聩,在雪夜下,翻腾一朵朵洁白雪花儿,美艳动人。

    身在局外,仿佛在欣赏一场雪夜武景,身在局中,却是屡屡杀机临身。

    从最初的淡然,到现在的捉襟见肘,野景狐只用了一招,就让黑袍老者险象环生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!”

    剑式不绝,剑势不绝。

    雪花翻滚,溅出血一样的红,那是黑袍老者的,他不断倒退,却依旧无法避免剑者的快攻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终于迎来了换气的机会,黑袍老者身上,有多处伤口,十分可怖,血液还未流出,就结成冰痂,他愤怒,可依旧忍住出手的**,他要瞧一瞧,这一招究竟有多少底蕴。

    似乎为了验证心中所想,野景狐也让他如愿以偿,一剑接着一剑,绵延不绝,气机如深渊大海一般,不断涌出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声,黑袍上再添新红,这就是换气的代价。

    任凭手段滔天,也有气竭一刻,黑袍老者中途接连换气数次,每次都是生死攸关,但凭借深厚的修为以及敏锐反应,他都一一避免,迎来了最后一次气机提起,他再也不能忍受,一掌横推,催断小山的力量澎湃爆发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出手了,这一击,足以摧毁一切生机,但不包括野景狐,他长剑微弹,气劲扫射而出。

    与磅礴气劲撞在一起,而他本人也在这一式终结后,身形倒退数十丈,屹立虚空,不再有所动作。

    随着野景狐的收势,天地雪景变化,缓缓消弭,仿佛不曾出现。

    两人再次遥遥相对,却一改方才形象。

    野景狐微微喘着粗气,长剑颤抖,面色潮红,但依旧平静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很狼狈,黑色袍子被撕裂,很多处,沾染着血水,是老者自己的,头发嘈乱,每呼出一口气,都凝成实质的白雾。

    所有的看客都惊呆了……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长大了嘴巴,不敢置信地凝视虚空那破布麻衣身影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呢……他让一名锻魂境强者如此狼狈。

    这可是锻魂境啊,放在北荒,是一方王侯的存在,现在,却被一名年轻人搞成这样。

    他们仿佛看到了一场惊天对决一般,虽然锻魂境强者交手很多。

    他们凝视虚空中的年轻身影,知道如果野景狐成长起来,他日,一定会成为最耀眼璀璨的绝代天骄!

    “不行,如果活下来,我一定要请父侯接纳野景狐,哪怕让我做个跟班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有人开口,露出渴望之色,身为小侯爷,他不介意跟着野景狐混,因为只有跟在他的身边,未来才能成为强者。

    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……

    但,有这么简单吗?

    人们因为野景狐的出色表现而忘记现在所处的危险境地。

    “下面,将是真正的交锋了!”

    有人开口,神情凝重,洞察全局,因为黑袍老者一直在防守,还没有真正出手。

    他清晰看见,就在刚才,那无可匹敌的一招,被黑袍老者一掌破开,这不是武学领悟的差距,是实实在在的修为差距,不能弥补。

    人们屏息凝神,关注这场锻魂境的对决,因为这也关系到众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这一招,很惊艳,叫什么名字?”黑袍老者开口,询问野景狐。

    经过方才的喘息之机,野景狐已经恢复,他凝视黑袍老者,没有隐瞒:“醉时雪。”

    “诗情画意的名字,我可以给你个机会,现在认输,随我回转魔幽。”黑袍老者的惜才之心,依旧不减,甚至更加渴望。

    野景狐的一番手段,堪称“少年天骄”四个字!

    黑袍老者的声音不算响亮,却让众人都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他们听到了黑袍老者要招揽野景狐,都露出紧张之色,屏住呼吸,凝视这位少年天骄,如果野景狐投靠魔幽,那这边就彻底没有希望了!

    好在,野景狐的为人,众人没有信错。

    他挥了挥手,嘴角微微翘起,露出一丝剑者争锋的桀骜,那才是年少轻狂该有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还没到最后,胜负尚未揭晓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