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九十章 问生死

第九十章 问生死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说真的,野景狐讲出这句话的时候,不少人颇为感动。

    这个平原据点,本是北荒边境,现在成为了死亡之地,能自保,不会有人拒绝,就比如眼下,神秘的魔幽势力朝野景狐抛出橄榄枝。

    他们丝毫不怀疑话中的真假,因为野景狐足够令人心动,少有的天才,让人有惜才之心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么一个天才,偏偏要自掘坟墓,为的是一群本不相识的人,或者说,他们当中还有很多人厌恶这个年轻酒鬼。

    “对于此前,我曾做出的事情,要提出道歉。”

    一名年轻子弟露出歉意之色,凝视虚空中的破布麻衣,之前野景狐讨酒喝时,他曾戏弄这个醉鬼,当然,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因为野景狐去过很多地方,他所在的青河郡也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曾经发生过的不愉快,对一个醉鬼而言,印象不太深刻,但对于当事人之一而言,记忆犹新,特别是现在这个场景。

    “那我不留情了……”

    虚空上,屹立的黑袍老者声音转冷,对于野景狐的冥顽不灵,心中不悦。

    “轰隆……”

    他招手,虚空震撼,如临末日,很快,空间扭曲,一口魔刀缓缓现形而出,释放极为强大的威压,震撼在场诸人。

    魔刀缠绕黑气,锋利无比,释放阴冷寒意,野景狐顿时如临冰窖。

    但他无惧,饶有兴致地打量魔刀:“刀是好刀,正不正经就不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察觉到了虚空波动,阵法在瓦解,他出手很快,快到寒芒一闪,冷意袭身而至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第一击,一刀斩来,虚空破碎,野景狐挺剑挡关,传来的巨力让他虎口险些要裂开。

    他剑式一转,卸去这股力道,而后身形瞬闪,化作残影,袭杀黑袍老者。

    “呵,差距不是这么轻易能弥补的。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不语,魔刀再斩,以力破速,随着他脚步向前一踏,澎湃力量迸发,空间一阵扭曲,一道麻衣身影被逼出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野景狐惊讶黑袍老者实力,自己只能招架,但他依旧不甘心认败,手中醉仙剑划出凌冽锐芒,漫天都是,剑影重叠,射向黑袍老者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认败是你唯一的生机。”

    面对野景狐层出不穷的精妙剑势,黑袍老者不急不缓,魔刀旋转,尽显锻魂境的高绝修为,只是瞬间,“砰”的一声,再次将野景狐击退。

    野景狐的身形如一道白芒般,倒退数十丈,体内气机牵引,让他嘴角溢血。

    他擦干嘴角鲜血,冷冷一笑,醉仙剑再次出击,发出极致颤音,响彻虚空,众人都听得清晰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有着绝对碾压野景狐的实力,但是他惜才,或者说,将这位少年天骄,交给主上,一定会得到嘉奖,为此,他处处留情,不然,只要绝式一出,眼前的年轻剑者就得饮恨。

    但野景狐不断出手,加上深处感应传来,通天神柱被摧毁,阵法也不能维持太久,让他陷入两难的境地。

    这些皇城子弟或许无法全部拿下,但只要击败野景狐,将之带回,也是大功一件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黑袍老者出手果断许多,魔刀轰出一道道刀气,从四面八方锁定野景狐,要断绝他的反击能力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

    一声,刀气入体,野景狐身形踉跄,而后两剑旋劈,将余下的气劲斩断,但恐怖地力道让他虎口崩裂,血水溅出,渗人无比。

    他喘息着,屹立虚空,明亮如星辰的眸子依旧不减光彩,汗如雨下,手执醉仙剑,再次一指黑袍老者:“我,还能战!”

    “呵,你真是让我又爱又恨呐!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神情阴鹜,哑然失笑,但下一刻,他再次出手,化作一道流光,斩向野景狐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击,两人交错而过,肩膀上,血流如柱,醉仙剑“铿然”坠落,从高空中落下,坠至地面。

    这一击,太强了。

    野景狐面色惨白,他身形下落,半跪在地面上,而后勉强起身,凝视黑袍老者,感叹道:“你真的很强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转身,居高临下,俯瞰野景狐,魔刀指在他的天灵处:“现在,投降,加入魔幽,可免一死!”

    阴鹜,桀骜的语气让人不悦,但他又说话的本钱,锻魂境的修为足以让在场众人绝望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输了吗?”

    野景狐即便被重创,他嘴角溢出殷红鲜血,依旧露出平淡,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他勉强撑持起身体,目光遥望北方,那是墨白,君凤尘,文抱剑,南成济,四人离开的地方,心中充满了疑惑:为何还不回来?

    “你真要以死相拼吗?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皱眉,言语森冷,他不明白,为何大好前途要放弃,偏偏自寻死路:“你这等天骄,未来成就不可限量,自掘坟墓,太可惜了!”

    “可惜吗?”野景狐闻言,突然觉得有些耳熟,好像之前也有人这般说过,他晒然一笑:“人生世事无常,野景狐不是什么好人,但极为守信,既然答应要护住这里,就不允许有失,所以,继续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咳出一口鲜血,洒在地面上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一干皇城子弟看在眼里,突然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凭什么,凭什么要躲在后面,让一个酒鬼替自己搏命,而身为天才的自己却要祈祷,将生存希望寄托给一个酒鬼。

    越想越是愤怒,魔幽势力横行北荒,是大敌,现在将自己等人视作砧板鱼肉,不可饶恕。

    “野景狐,我欣赏你,但不代表你决定我的生死。”

    有一名紫衣少年站出来,他眉清目秀,双眸清亮,有锻灵境一重的修为,是天才之列,他手中有一杆玄铁神枪,释放玄异光彩:“我名为华清,乃是华盛侯之子,今日,我与你一同。”

    他长枪遥遥一指,指向虚空屹立的黑袍老者,即便相差太多太多,他依旧无惧,眸子中战意凛然:“老家伙,即便是死,我也要让你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?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露出不屑之色,一名锻灵境一重而已,翻手间,便可覆灭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。”

    这时,突兀地,又有一名年轻剑者走出,他一袭青衣,年纪不过二十岁,长得俊朗,嘴角含笑,凝视黑袍老者:“叶非,北鼎侯之子,锻灵境二重,同样领教!”

    又是一名年轻才俊,而且是北鼎侯之子,颇有分量,让黑袍老者皱眉。

    北鼎侯掌管北荒王朝北部,是有数的名门望族,其父北鼎侯修为绝巅,甚是少见,几乎与圣君侯不相上下,这是他的子嗣……

    若是普通锻灵境二重,黑袍老者完全不需要任何情绪波动,但北鼎侯就要考虑了,如果将之击杀,引起其父侯怒火,恐怕会给主上带来麻烦。

    然而还不止于此。

    “风轩逸,风神侯之子,锻灵境二重,也来请教。”

    一名白衣少年站出,没有任何武器,但往前踏出一步,凌冽风势随之而动,即便只有锻灵境二重,也不容小觑了。

    风神侯……又是一名重量级的侯爷。

    接二连三,越来越多的王侯子弟站出,多是锻灵一重,二重的境界。

    他们一同站出,虽然构成不了威胁,但其身后父侯的势力,都让人心惊。

    他们踏出阵法,来至野景狐身后,各自释放气息,与黑袍老者对抗。

    “北荒王侯子弟,还没有这般不堪一击。”

    这时,远处,又是一道流光落地,一身染血的南成济出现了,他眉头紧锁,气息变得恐怖,竟然达到了锻灵巅峰境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人们注意到南成济的气息变化,而且原本白衣,此刻都被鲜血染红,手臂上血肉模糊,像被利爪击伤。

    离开不过几个时辰,他从锻灵境五重,竟然直达巅峰境界,众人骇然,望向他的目光多了几分质疑。

    南成济不理会,他神情冷漠,体表气息极度不稳,甚至还有要突破的征兆,他凝视黑袍老者,声音变得愤怒:“我来会会你!”

    说罢,他腾空而起,释放体内气机之后,虚空为之扭曲,更加恐怖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