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九十一章 消失的人

第九十一章 消失的人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南成济回来了,但带着极为严重的伤回来的,谁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当他腾空升起的刹那,野景狐抬眸凝视他的背影,微不可察地露出意外之色,因为南成济极度不稳的气息再度攀升,要突破至锻魂境了。

    这是危险的事情,一不留神,将要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“你我一决,生死各安天命吧。”

    南成济神情显得疲惫,似乎经历了一场巨大变故。

    “小辈,你在魔鬼林遇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露出意外的神色,南成济的气息不稳定,隐隐有魔气蹿腾,那是只有魔,才拥有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南成济反问了一句,但随之而来的,便是一抹锐光,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嗖……”

    锐芒杀千里,袭向黑袍老者,要断绝生机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魔刀挥动,斩出磅礴气劲,将之击退,可随之而来的是悍不畏死的攻势,一击接着一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南成济似乎疯狂了,绝望了,他双手握住那曾经引以为豪的冰灵神剑,上面不再拥有光华,被黑色的血液覆盖,散发幽深的气息,他每一击都灌注全身力量,但每一击过后,都能再增长一分。

    强悍如黑袍老者,也在这不断加持的力量之下,捉襟见肘了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剑斩下,彻底巩固了锻魂境的力量,接下来的便是疯狂,不再关注生死的猛烈交锋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在魔鬼林遇到了什么!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以魔刀格挡,眉头皱的越来越深,他察觉到南成济身上有另外一股气息,很强,很可怕,是来源于久远前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

    南成济露出疯狂笑意,再次斩出一击“铿然”一声脆响,刀剑交鸣,应声而断!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冰灵断成两截,如同南成济的生命一般,被从中截断,是他自己所为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究竟怎么回事,南成济疯了吗?”

    众人凝视虚空中,屹立如血影的南成济,他的眼见有泪,是血泪,不甘心的血泪。

    一种不安的预感在众人心底升起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被激怒,魔刀都出现缺口,他不再留手,身形瞬闪,斩向南成济头颅,不留余地。

    这一击,他要收割性命。

    然而一切都有例外,眼下也同样。

    就在魔刀临身一刻,南成济闭上双眸的,等待死亡临身,偏偏,虚空扭曲,一道黑暗魔影缓步踏出,旋即气劲点出,击中魔刀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魔刀颤抖,巨大的冲击力迫使黑袍老者倒退数十丈,他看到一个身穿黑衣的年轻剑者,眉清目秀,不过十**岁的年纪,但一双暗淡眸子饱经沧桑,好像活了无尽岁月一般。

    又来了一人,甚至带了几分恐怖。连带着虚空都不稳定,扭曲无法转圜。

    “墨白?”

    野景狐凝视虚空那黑衣身影,有些意外愕然:“不对,墨白身上不会拥有这么浓郁的魔气,这是另外一人!”

    他很诧异,那黑衣身影与墨白一般无二,除了衣服的颜色有所差异,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来了一股更为可怕的力量,黑袍老者皱眉,凝视黑衣身影,那是魔墨白,被魔雾吞噬的魔墨白。

    至于为何出现在此地,众人不知,黑袍老者不知,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回头瞥了一眼目瞪口呆的众人,以及地面上露出诧异之色的野景狐,而后转过身,再次盯住了黑袍老者:“离开,或者死!”

    言语简洁,霸气,充满了自信。

    “哼,狂妄!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厌恶这种语气,他眸光转冷,魔刀旋转,席卷魔墨白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。”、

    魔墨白露出不屑之色,看着黑袍老者冲来,双指并拢,旋即一指点出,暗淡流光登时化作恐怖气劲,扫向黑袍老者。

    但闻“砰”的一声,在众人震撼目光下,原本不可一世的黑袍老者一招败北,被击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退!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不犹豫,那股力量太可怕,他惊骇,大手一挥,趁势退走。

    那一千魔幽势力见状,也不犹疑,迅速撤离平原据点,连带着无尽魔气,也在下一刻消散,恢复晴空万里之色。

    一场漫长厮杀,在魔影到来一刻,瞬见分晓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得救了?”

    望着远去的魔幽势力,半晌还未回过神来的众人不敢置信地喃喃自语,看向一同奋战的战友,后者也露出同样的茫然之色。

    “我们得救了,真的得救了!”

    他们回过神来,露出欣喜之色,互相抱在一起,欢呼,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从鬼门关走了一趟,终于在此刻,获救了!

    与众人欣喜的不同,有几人很谨慎,警惕,凝视虚空还未离开的身影,南成济,与魔墨白。

    他们的身躯越来越暗淡,越来越虚幻,似乎随时都可能消失一般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我能帮你们的!”

    野景狐挺直腰杆,凝视虚空中越来越暗淡的两道身影。

    “帮我转告父亲,就说,南成济从未给父亲丢过脸。”

    南成济回头,清秀面庞上被血迹覆盖,显得狰狞,罕见地,泪水滚落,夹杂着血水,平日里高高在上,桀骜不驯的北荒五大高手之一,这一刻,好像换了一个人,变成一个绝望,无助的普通人,他露出悲戚的神色,只有最后的一个心愿,那是一句话:南成济从未给父亲丢过脸……

    “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不妙的预感在野景狐心底升起,这更像是遗言啊。

    “南兄,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你为何说出这种丧气话!”

    人们也察觉了异常,有些许熟悉的忙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夹杂了多少苦涩,南成济摇头,欲言又止,身形在下一刻,如飞灰一般,缓缓消散,彻底消弭在天地之间,留下的,只是那一滴血泪,缓缓坠落。

    野景狐伸手,将之接住,那一滴血泪凝结成一块血晶,是最后的一抹思念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突然出现的变化,让所有人措手不及,南成济的身形消散了,好似灰飞烟灭一般,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但还剩下一个人,是一袭黑衣,神情冷漠的魔墨白。

    “帮我转告墨白,就说我已经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魔墨白有话要说,可不知说给谁听,他只是一个魔体,他认识很多人,白雪甲,墨无踪,父亲无双神侯,母亲彩阳夫人,但这些与自己有关系吗?

    因此他将眸光放在了野景狐身上,用神识传音,只告知了他一人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野景狐愕然,一切的一切,都似乎变成了谜团,不得解。

    黑衣人是谁?为何要转告给墨白?

    他还没有来得及多问,魔墨白就转身,虚空扭曲,化成一个幽深漩涡,而后他一步踏出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待得漩涡愈合之后,空间再无其他变化,平原也恢复原状,风轻日白,万里乌云,昊阳神辉洒落,照耀在每个人身上,如梦似幻。

    一切都如云烟一般消散,身边的好友还在,唯有消失的人不能回来而已。

    野景狐握住手中的血泪,南成济最后的悲戚神情,让他心底最深处的柔软受到感触,他决定帮助南成济完成最后心愿。

    “快看,有人来了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有人大呼小叫,随后就见北面有数道流光赶来。

    野景狐抬眸,才发现是墨白等人回来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