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九十二章 变相囚禁,地宫之变

第九十二章 变相囚禁,地宫之变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虚空流光,由远至近,最终落至地面上。

    众人屏息以待,凝视来人,尤其是野景狐。

    “发生何事了?”

    墨白现出身形的第一刻便询问战况,可是他看到野景狐的眸子里露出几分诧异,疑惑问道: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没发现自己缺失了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野景狐诧异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明白阁下何意。”

    墨白感到莫名其妙,可很快,他身躯一震,露出一丝震撼的神色,对野景狐道:“你是说魔体?”

    “魔体吗?”

    野景狐喃喃自语,细细思考,摇头道:“他让我转告你,他离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是魔体,墨白想起来了,在脱困的时候,他释放魔体,帮助自己挡关,他忙抓住野景狐的肩膀,问道:“还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了。”

    野景狐看着有些失态的墨白,耸了耸肩膀。

    “哦,抱歉。”

    墨白自知失态,松开手,露出歉意之色,魔体离开,一定遇到了麻烦,他只能为之祈祷。

    “或许,这边荒的势力,并非只有魔幽。”

    野景狐顿了顿,语出惊人,但这只是对墨白所言,其他人并未听到。

    墨白闻言身躯一顿,没有开口,摇头道:“或许我们不该知道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有兴趣了解吗?”

    “不,我只是来凑热闹罢了,既然阵法破开,我也离去。”

    野景狐不打算再与这些神秘势力接触,他的目地只是喝酒而已……

    旁边,君凤尘的出现,依旧吸引大批火热目光,众多世家子弟劫后余生,满心欢喜,不过还是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南成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为何突然消失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就此陨落了吗?”

    南成济突兀出现,突兀消散,让众人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墨白也听了三言两语,他诧异为何约好的南成济没有回来,反而消失不见,究竟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“发生何事了?”

    他还是选择询问野景狐。

    战事已了,野景狐又摸出了玉葫芦,往嘴里灌了一口美酒,一脸满足的模样,打了个饱嗝,瞥了墨白一眼:“如果我说南成济死了,你信吗?”

    “死了?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一怔,有些意外:“他的手段不止于此啊!”

    “就如同你那所谓的魔体,还不是一样陨落?”野景狐叹了口气,道:“我要回转北荒,往南鼎侯所在,告知他这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丧讯啊!

    墨白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这时候远处天地隆隆,风起云涌,遮天蔽日,引起众人注意。

    是北荒边军来了……

    虚空震荡,最前方是一袭白衣,满脸紧张的林威,当然这是装的,身侧有一名身穿黑色甲胄的将军,他脚踏虚空,一步百丈,转瞬即至。

    来人是中年模样,负手而立,身上散发强横,铁血的气息,是一名高手。

    他冷漠眸子环顾平原据点,发现多数世家子弟身上带伤,而地面上坑坑洼洼,经历了一场大战,空气中还弥漫,残留有诡异的魔息血色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他将目光放在了君凤尘身上,一名女子,甚至略过了文抱剑,以及出了大力气的野景狐。

    “回禀将军,我等奉命试炼,要斩杀魔幽势力,争夺冠军侯之位,不料方至此地,就落入魔幽陷阱,经过众人一番努力,才脱困而出。”

    君凤尘知道这位将军的身份,是镇疆侯手下头号猛将,斩刃侯,拥有锻魂巅峰的修为,在边荒立功无数,所以她露出敬重之色,拱手告知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消息,斩刃侯露出意外之色,但很快趋于平淡,挥手道:“既然如此,尔等依旧留在此地,进行任务,本座会通知皇城,请荒后定夺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大手一挥,虚空哗啦啦,出现数多黑甲侍卫,他们往边境四方而行,查探魔幽足迹。

    “这位侯爷,在下野景狐,要离开此地,不知能否放行?”

    野景狐看到这一幕,皱起眉头,这是变相的囚禁,但他对于此地,已经没有任何兴趣,包括冠军侯之位,因此他想要离去。

    “不准。”

    语气毋庸置疑,斩刃侯凝视一袭破布麻衣,眼里露出不屑之色,道:“若想离去,要等荒后命令下达,尔等在此安营扎寨吧,本座会护你们周全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

    野景狐有些不悦,还要开口,却被墨白拦住。

    “不要说了,边荒自有边荒的顾虑,你与他们起冲突,会吃亏的。”

    墨白拦下野景狐,小声劝阻。

    君凤尘神情平淡,倾城容颜上,恢复清冷之色,她身为圣君侯之女,地位高得可怕,底气自然也很足,她抬眸,与斩刃侯对视:“斩刃侯,不知可否为我父亲传讯,告知他,凤尘还在边境,让他派人来接应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斩刃侯闻言,露出不悦之色,这是摆明不信任边荒军队啊,他沉声道:“边荒自有边荒的规矩,尔等不许违背!”

    “来人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有两名黑甲侍卫出现,拱手道:“侯爷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吩咐下去,没有本座命令,任何人擅离边荒,就地格杀!”

    斩刃侯居高临下,俯瞰皇城众多世家子弟,丝毫不放在眼里,那言语中的森冷杀意犹如实质,让众人胆寒,不敢正面直视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君凤尘看斩刃侯如此模样,气的说不出话来,她哼了一声,转身往大帐内走去。

    两名黑甲侍卫化作流光离开,吩咐了下去,而斩刃侯则是拂袖,化作黑芒,往魔鬼林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墨白看在眼里,总觉得有些不对的地方,但四周开始陆续有黑甲侍卫赶来,他知道,这据点恐怕要被边荒监视了,最起码要等到毫无问题的时候,才会放自己这些人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地宫深处,一场龙争虎斗即将上演。

    一袭黑衣蒙面,不见真容,周身浮现波动,往外扩散,释放出锻魂境巅峰的力量。

    地鸣身穿黑色甲胄,神情冷漠,血水翻腾,更显恐怖。

    两人对峙,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谁都没有率先出手,因为真正地锻魂巅峰对决,所引发的波动,会让方圆数百里的同阶存在感应,这里距离北荒边境很近,他们都不想惊动北荒边军。

    但持续的力量升腾,压抑的战意不可避免的冲突,让他们都按捺不住了!

    “三招,三招胜负!”

    终于,地鸣率先开口,声音冷漠,厚重,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魔一般深沉。

    黑衣人不言语,负手而立,屹立虚空,仿佛一尊石像。

    “喝……”

    不再犹豫,地鸣出手,双指并拢,化作刀气,而后身形瞬动,斩向黑衣人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刀,只一刀,一刀变化已万千,流火四窜,地宫震颤,有坍塌危险。

    黑衣人身形如缥缈云烟,不可捉摸,任凭地鸣出刀,不沾分毫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一味地防守,让地鸣怒上眉梢,他这次刀气消弭,一口黑色魔刀出现,散出诡异光华,斩向黑衣人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不知何时,黑衣人手中,一口兽刀出现,果敢一挡。

    气机扩散,爆发,血水翻涌,炸开,地宫晃动不已。

    两人错身而过,地鸣落地一瞬,脚尖旋转,凝视黑衣人:“第二招了!”

    速度很快,话语方落,身形已然化作流火,再次斩向黑衣人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一刀,接着一刀,交击刹那,火光四溅,交击过后,混沌一片。

    两人出手,快得不及眨眼,唯有流光蹿腾,虚空扭曲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伴随最后一招轰落,地宫再也承受不住,摇晃不断,有土灰卸下,血水翻腾,被巨石砸出巨大水花,这里已经要坍塌了!

    三招过,两人错身而过,尽皆平淡。

    “下一次,你就没有这么好运了!”

    地鸣声音清冷,狂傲,凝视黑袍人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两次的机会,不能再多了!”黑衣人依旧平淡,兽刀挥舞,转瞬消弭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地鸣冷哼一声,对于搅局的黑衣人,他很愤怒,但眼下又更重要的事情要做,他身形瞬闪,化作流光,离开地宫,这里已经不能再待了……

    “既然结果已经出现,我也该离开了……”

    黑衣人看不清容颜,声音却是磁性,让人亲近,他身形缓缓化作虚无,消失在地宫之内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在黑衣人离开刹那,地宫无法承受毁灭力量的袭击,猛然坍塌,震撼方圆数十里。

    地面上,草木陷落,坍塌,白色迷雾激荡的纷乱,成为一片废墟,囊括方圆数千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