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九十三章 疑云重重

第九十三章 疑云重重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地震一般,传的很远,连在平原据点的众人也都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“你发现了吗,是我们离开的地宫方向。”

    文抱剑不知何时,出现在墨白身边,小声提醒,一脸的猥琐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墨白点头,心中都是疑惑,突然出现的黑衣人,是个高手,也有几分熟悉,他不能确定是不是自己认识的人,但终归而言,没有太大威胁,反倒是地鸣,这个来自魔幽势力的存在。

    拥有锻魂巅峰的力量,可这还不止,他只是魔幽中的一员罢了。

    这个魔幽势力,究竟是谁人在做主,究竟隐藏了多少的力量。

    墨白不知道,他觉得这不是自己能解决的,冠军侯势在必得,他一定要拿到,并且回转大周,那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。

    “喂,你就没有别的话了?”

    墨白的敷衍,让文抱剑不甘心,他凑了上来,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我在外面守着的时候,有一个黑衣人进去了,他说会救你们。”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地模样,生怕被责难,随便放人进去。

    不过文抱剑不是傻子,他看到墨白的目光有些不对劲,挠头讪笑道:“那人太强大了,我上去,就是以卵击石啊,你总不希望伙伴被杀吧!”

    伙伴!

    这文抱剑可真够不要脸的,墨白嘴角抽搐,嗤之以鼻,觉得应该和君凤尘学习,少与这家伙打交道。

    墨白见文抱剑还要开口,忙制止道:“就此打住,接下来,你我各走各的路吧!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绝情啊!”文抱剑露出幽怨的神色。

    如果是个美人儿,一定会让人欲罢不能,但偏偏是个男的,还是个书生,怎么看都有点恶心了。

    墨白转过身去,不搭理他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地宫坍塌,造成方圆千丈惊变,流光出现,位于魔鬼林上空,斩刃侯屹立虚空,凝视这边发生的大动静,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“侯爷,这里有残留气息,是锻魂境高手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身边,一名亲卫开口小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斩刃侯点头,对那名侍卫道:“封锁魔鬼林,之前一直没有动作,就是不放心此地,如今确定最强者不过锻魂巅峰,这里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近卫点头,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还有!”

    似乎又想起了什么,斩刃侯叮嘱道:“看好那群皇城的世家子弟,魔鬼林不许他们再踏足,否则很容易出事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那名近卫点头,这次确认没有问题后,转身化作流光,往边荒军营传讯,派遣大军前来封锁。

    “本座倒要看看,大周,魔幽,你们究竟在搞什么!”

    斩刃侯神色阴沉,喃喃自语,他环顾四周,确认四下无人,这才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目视流光远去,废墟之中,一道黑衣身影缓缓出现,他凝视远去的斩刃侯,被黑巾覆盖的嘴角微微翘起:“北荒王朝,你们永远猜不到真正的问题关键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,很快,魔鬼林就会被封锁,于是他转身,再次化作虚无,往远处飘去。

    北荒边境很广阔,方圆万里少有人烟,这也是边军所不能全部覆盖的区域。

    在靠近北荒边境的腹部,有一处千丈高山,绵延不绝,雄伟壮观。

    风轻云淡,山川遍布,绿意盎然,一片祥和宁静,偶有山水间,仙鹤鸣唳,又有走兽嘶吼。

    在山巅之上,靠近旭日,这里草木丛生,下方瀑布隆隆作响,仿佛圣地。

    一道绝代身影,身穿金衣,仿佛天神一般,负手而立,凝视名山大川,融于道之内。

    “天地之奇,山水之阔,万里河山入谁彀,千鸟禁绝,邪魔当道,仙峰我主沉浮。”

    声音儒雅,尽显威仪,凝视山水,慢腹感慨。

    “前辈!”

    这时,远处银白流光出现,快速来至山巅上,露出身形,是黑衣蒙面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金衣道者声音沉稳,充满磁性,仿佛不世高人,他转过身来,整个人沐浴在金曦之中,不能直视,看不清本来面目,招呼黑衣人。

    “是,遵照前辈吩咐,我已查处魔幽势力所在,但只是其中一处,以地鸣为首,他已经放弃魔鬼林了。”黑衣人恭敬回答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金衣道者点头,他有些感慨地对黑衣人道:“北荒也是好地方,此次任务,我只为墨白而来,你也该清楚此中关键吧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黑衣人点头,但有些迟疑:“不知前辈要如何回应华妃身边的影子?他已经带了众多高手,准备听候命令,目地便是为了星月公主,为此,他们还不惜前往边关,欲要请出无双神侯。”

    金衣道者不言语,只是将目光放在大好河山上。

    半晌,他再次开口,叮嘱黑衣人道:“任由他们行动,在来时,吾已推演过,姬星月此行,虽有危险,但不致命,或许再过不久,她就回转大周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转大周?”黑衣人语气有些意外:“可魔幽势力没可能放走星月公主啊!”

    “哈。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金衣道者笑问道:“我有说过,是魔幽所为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黑衣人沉默,前辈确实没有提过姬星月被谁掳走,全是众人的猜测罢了。

    风簌簌,高处不胜寒,哪怕有皓月神辉洒落,也依旧止不住寒意袭身,对于真正的高人而言,这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可怪我不让你与墨白相认?”金衣道者突然半开玩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闻言摇头,忙拱手摇头道:“晚辈知道,前辈是为了我与墨白好!”

    “哈,你能这般想通就好了,昔年,天启降神劫,紫薇临世,边荒战火纷乱,我等五人出手,镇压边荒之乱,目地便是为了墨白,如今时隔近二十年,墨白成长依旧迅速,超乎我等预想,待得此次北荒之行结束,回转大周,将会是他真正天命的开始,届时,大周也要变天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金衣道者的声音由感慨变得凝重,拂袖再次驻足山水之景,道:“静观其变吧。”

    黑衣很好奇,为何墨白会如此受到重视,但每次前辈话都只说一半,因此他也无迹可寻,不过有一点不会变,那就是两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为此,黑衣愿意付出一切,哪怕生命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黑衣点头,静立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