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九十四章 夜谈

第九十四章 夜谈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有时候,不知道一切是一种福分。

    但也是潜在的祸端。

    入夜,月明星稀,晴空万里,映照柔和色彩。

    平原上,风很大,吹拂四周,山坳里,墨白爬了上去,盘膝而坐,百无聊赖地凝视月色。

    朦胧的月色,静谧安宁,不知为何,今天显得格外圆满,如同一个大灯笼,被添置白色烛光。

    一袭白衣,随风猎猎作响,思念的情丝在蔓延。

    月圆了,不知道远在家乡的母亲可还安好!

    自重生以来,辗转数月过去,他当初为了什么,现在依旧谨记,不敢有任何怠慢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突然,有柔和的女声在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“是你。”

    墨白回头,发现是君凤尘,这平原据点上,唯一的一名女子,而且是倾城绝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,很意外吗?”

    君凤尘露出一抹笑意,很惊艳,动人,尤其在月色余光挥洒下,更显得出尘。

    “是很意外。”

    墨白点头,没有否认,他很自觉地让出了一块儿地方,抬眸对仍旧站着的君凤尘道:“我本以为王侯家里的千金郡主,都是娇生惯养,但自从看到你之后,我对她们的看法,多少有些转变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小女子可真是荣幸了!”

    墨白腾出来的空地儿,君凤尘没有拒绝,她很自然地坐了过去,但与墨白保持了清晰可见地距离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的关系,还没有到推心置腹的地步。

    墨白看到这一幕,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君凤尘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我笑你的谨慎。”

    墨白撇了撇两人之间的一大块儿空地,君凤尘俏脸一红。

    她轻抚被风吹乱的发丝,抬眸看向虚空那轮皎洁的明月,怔怔出神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……苏辛是一个怎样的人?”

    半晌,君凤尘再次开口询问,但话题的切入却是苏辛。

    有时候,即便真的放弃,那也不可能彻底忘记,就如同此刻君凤尘的神情,她的心里还是在乎苏辛的。

    “他嘛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脑海里闪过的那道绝代魔影,一口魔剑,仗剑独行,天下无敌,他顿了顿,道:“未来前途不可限量!”

    “我问的是其他。”

    君凤尘有些不悦地提醒,她是个俏美人,但不是娇羞女子,所以直来直往。

    墨白如何不知道君凤尘的心思?她还是喜欢苏辛的,不过他也要明确地告诉这个美人儿,真实的情况:“我已经说了,未来前途不可限量。”

    墨白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,因为他知道,未来的苏辛,唯剑一途,不存杂念。

    狠厉的魔剑,令人惊艳的速度,无与伦比的剑招,这些是杀戮培养的,而非爱情。

    他不记得苏辛有个红颜知己,但他听过一则说法,年轻时候的魔界神话,曾经杀了自己最爱的女子,这个女子是谁?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原因嘛……这是一桩久远的密辛,前世的密辛,也就是目前还未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墨白看向君凤尘的目光带了几分怜悯,或许眼前的女子还不知道,自己未来的命运吧……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道:“不要想这些了,未来谁又能说得准呢,我相信苏辛,他也知道自己的路,你们之间,几乎不可能了!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美眸里流露出一丝凄婉,君凤尘摇了摇头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“夜深了,早些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墨白起身,往平原据点走去,独留下俏美人儿,在冷夜中沉思不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次日,旭日东升,晴空万里,众多世家子弟也都早早出了帐篷,吸纳晨曦昊阳之力,孕养己身。

    墨白也不例外,他起身,找了一处僻静角落,独自凝神修炼,甚至要感应魔体的存在,但终究失败了,魔体无法感应,好像凭空消失一般,让他心中布满了疑惑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虚空有神辇破空而来,压得虚空阵阵塌陷,是少有的灵兽。

    它们长有独角,通体晶莹剔透,足踏星辉,璀璨无比。

    “是皇道流星驹,是皇族的人!”

    有人惊呼,指着那八匹流星驹大叫。

    果然,在众人议论纷纷地过程下,神辇落地,自上面走下一位传令使,他身着金衣,手中拿着一旨皇榜,甫一出现,就弥漫有一股令人神秘气息,让人有臣服之意。

    “圣旨到!”

    传令使一手高举圣旨,而后缓步踏足,落至地面,凝视众人。

    “我等接旨!”

    众人齐声呼应,他们没想到皇城消息传得这么快,仅仅一夜而已,就有了结果,纷纷跪倒在地,等候旨意。

    “奉天承运,荒后召曰:魔幽势力诡异,边荒战乱之余,难以兼顾,为防止众人有失,即刻返回皇城,听候下一场试炼!钦此!”

    传令使下达旨意后,便转身再次踏上神辇,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我们可以回去了!”

    “哈,这鬼地方,真是一刻都不想待了!”

    只是一瞬,回过神来的众人都露出欣喜之色,他们有些后悔,为了冠军侯之位,险些丢了性命,不值得啊!

    “离开了,离开了!”

    众人大呼小叫,一个个化作流光,要跟上神辇脚步,离开平原。

    接到旨意,墨白也不犹疑,他看向远处醉醺醺地野景狐,走上前问道:“你还要参加冠军侯争夺吗?”

    “哈,冠军侯对我而言,可有可无,若有兴趣,自然前往,没有兴趣,万两黄金也难动我脚步分毫。”

    野景狐胡言乱语,口齿不清,说着话,脚步虚浮,但也化作一道白色流光,离开平原,只是那光华不稳,一会儿上,一会儿下,很有可能下一刻,从虚空坠落下来,看得众人惊心,汗颜。

    一个可怕的对手走了,墨白松了口气,冠军侯还是那句话,志在必得,他的对手,目前只锁定在了君凤尘,以及文抱剑身上!

    君凤尘没有任何言语,得到离开的许可后,她满含深意地看了一眼墨白,而后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文抱剑则是笑嘻嘻地走上前,搭住了墨白的肩膀:“朋友,咱们好歹也算是同甘共苦,生死相依了,不如做个交易,朋友之间的交易?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文抱剑的腹黑程度,墨白也算稍微有所领教,他饶有兴致地问道:“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“嘿,冠军侯的位置,我让给你,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!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文抱剑要让给自己冠军侯,这是一个多大的情分啊,一向腹黑的文抱剑会这么轻易放弃吗,墨白不自觉得倒退两步,露出谨慎之色。

    “别这样啊!”

    看到墨白这么不相信自己,文抱剑露出很伤心地模样,感叹道:“亏我把你当朋友,你却这样对我。”

    “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墨白打断他的埋怨,直接切入主题。

    “以后如果我出了什么事,你要帮我一次,不过分吧!”文抱剑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是不过分,但我很好奇,你会出什么事?”墨白用睿智的眸子盯住文抱剑。

    文抱剑被盯得浑身不自在,满口胡话:“反正你答应了,我保证你坐上冠军侯的位置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可以!”

    沉思片刻,墨白答应下来,只要能得到冠军侯的位置,一切都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“好!痛快!那咱们也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文抱剑满心期待,看到墨白最终答应,高兴得不得了,拉着墨白就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虚空中,两道流光疾行,传出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总感觉被你耍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,咱们是朋友啊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