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九十五章 冠军侯之争

第九十五章 冠军侯之争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北荒皇城,九天皇宫,巨大汉白玉广场上,流光飞逝,不断落地,众多年轻天才回归北荒。

    想起平原上的惊险刺激,众任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有很多长辈出现,是一方诸侯,他们得知自家子女遇险,心急如焚,连夜赶至皇宫。

    太荒殿前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“吾儿,你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与文抱剑落地,就看到一名中年儒生,手执折扇,面带微笑,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“父亲。”

    文抱剑露出意外之色,走上前,恭敬行礼,平日里的吊儿郎当这一刻都不见了,成为一名书生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边荒一行,可遇到了麻烦?”中年儒生露出慈爱之色,伸手抚摸文抱剑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一些小事罢了。”文抱剑不以为意,他似乎想起了墨白还在一旁,忙拉着父亲走来,向父亲介绍墨白:“这位是墨白,同行好友,修为很高,有锻灵二重之境,但若论真实战力,要比孩儿高上一筹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文成侯是一代儒将,他很清楚自己儿子的斤两,能从其口中听到真诚实意夸赞的言语,可见不凡,不由得多打量了墨白几眼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我父亲,文成侯。”

    文抱剑对墨白介绍。

    “拜见文成侯!”

    墨白不敢大意,他恭敬行礼,虽然是个儒生,但他的修为深不可测,且一身的浩然正气,似极了传闻中三教之一的儒门中人。

    “呵呵,无须多礼。”

    文成侯和颜悦色,亲自将墨白扶起,拍了拍他的肩膀,满含深意地道:“果真是英雄出少年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诚惶诚恐,小心应对。

    文抱剑一边正经模样,看在眼里,却是捂嘴暗笑,再聪明还不是被我设计了……

    文成侯地位非凡,很快引来众多王侯的拜谒,对于一方王侯而言,处好关系是必然。

    他转身对墨白露出歉意之色:“抱歉,本侯还有些许事情,你可与小儿一起,待晚些时候,本侯再招待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侯爷还是忙自己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墨白怎么敢劳烦文成侯呢,他只道是客气话,婉言谢绝。

    文成侯离开后,文抱剑就凑了上来,再恢复平日里的腹黑本色,嬉笑道:“我父亲是一方王侯,乃是一代儒将,作为朋友,以后有需要,我会请父亲多照料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真是多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墨白皮笑肉不笑,他总觉得文成侯好像知道些什么似的,让他心里多少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面对墨白的不理睬,文抱剑不以为意,环顾四周,看到这里人群熙攘,各方王侯汇聚,啧啧赞叹道:“今天,你要大放异彩了!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墨白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嘿,小道消息,今天决胜冠军侯,是以武为决,你若胜出,可不就是冠军侯了?在这里的地方不低咯!”

    文抱剑很看好墨白,不过他还是小声叮嘱道:“但今天各大王侯亲自前来,恐怕会有不小的阻碍,你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墨白点头,他知道,冠军侯是开设的新爵位,虽然很多限制,但谁不希望自己身边亲近的人,能坐上这个位置?即便修为决胜,也会遇到不少的刁难。

    墨白别无选择,冠军侯,同样一句话,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“太子驾到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传来尖锐的太监声音,响彻皇宫太荒殿,传入众人耳朵里,都露出郑重之色。

    墨白循声望去,就见太荒殿右侧,一袭暗红长袍临近地面,身穿暗红劲装地剑少离迈步而出,他负手而立,站于太荒殿前,百丈台阶上,俯瞰众人。

    “微臣参见太子殿下!”

    剑少离出现,众多王侯,不论身份尊卑贵贱,此刻都跪倒在地,恭敬以应。

    墨白也不例外,虽然总觉得别扭,但身边文抱剑毫不犹疑地跪下,他也只能跟着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“起身吧。”

    环顾四周的剑少离左顾右盼,终于在人群中看到了墨白身影,他嘴角微微翘起。

    “谢殿下!”

    众多王侯起身,而后不再熙攘,携着自家子嗣,站在汉白玉广场上,等候剑少离传旨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剑少离故意清了清嗓子,负手而立,沉声道:“诸位,本次冠军侯择选,本想打击魔幽势力,不曾料,险些葬送众人性命,不过好在关键时刻,有众多我北荒英年才俊奋力厮杀,方能脱困!”

    “对此,本太子也宣布一下此次众人击杀魔幽势力的排行,决选出几名可争夺冠军侯的人选!”

    剑少离不急不缓,用真元将声音扩散,确保传入众人耳畔:“本次击杀前五位,分别是南成济,三人,两名锻灵境五重,一名锻灵境一重。”

    “野景狐,两名锻灵境六重。”

    “文抱剑,三名锻灵境六重。”

    “君凤尘,一名锻灵境九重,两名锻灵境六重!”

    “墨白,一名锻魂境一重,一名锻灵境九重,两名锻灵境一重。”

    前四位倒没什么,但听闻墨白的战绩之后,在场众人,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听错吧,墨白斩杀了一名锻魂境高手!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只有锻灵境二重,怎么可能做到!”

    人们质疑,不解,纷纷将目光望了过来,汇聚在墨白身上。

    此时的墨白也是一脸愕然,他是在魔鬼林内,击杀了一名锻灵巅峰的赤玄鸟,而后再突围过程中,击杀一名黑甲骑士,以及他的坐骑。

    至于锻魂境,他确实没有做过。

    “太厉害了,年纪轻轻,竟然能斩杀锻魂境高手!”

    在最初的质疑过后,众多英年才俊都露出敬畏之色,以锻灵境二重的修为,斩杀锻魂境高手,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即便众多王侯,老一辈的存在,也都露出惊讶之色,纷纷看向墨白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瞬间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。

    墨白现在的心里是崩溃的,他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到,那名锻魂境高手是哪来的,直到他察觉了一道可以杀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似有所感,他转眸,与远处同样望来的君凤尘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怒火,同时也猛然醒悟。

    记起来了,地宫时候,黑袍大祭司拥有锻魂境一重的修为,原来是他!

    墨白露出尴尬之色,朝远处地君凤尘投出一个歉意眼神儿。

    这可气炸了君凤尘,凭什么!

    她记忆犹新,黑袍大祭司被钉在了半空,命不久矣,在其要自爆的时候,墨白果断出手,将他击杀。

    于是乎,一场浴血厮杀,被墨白捡了便宜?

    该死,这是我的啊!

    君凤尘的娇躯因为怒气而不断颤抖,接近爆发边缘。

    不过最后,她冷静下来,握紧的拳头也跟着放松,甚至露出了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锻魂境啊,虽然很多,但对于年轻一辈而言,是难以跨越的天堑,墨白跨过了,虽然是窃取了自己的成果,不过都没有关系,因为此刻,万众瞩目的焦点是墨白,他将要承受莫大压力。

    可怜的墨白只能在无数目光下佯装淡定,颇有几分高人风范,可就是这般模样,也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嘿,不就是斩杀一名锻魂境吗,现在恐怕快要上天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,看他那得意样子,哼!”

    有人敬畏,也有人不服气,这些话语虽轻,但也传到了他的耳朵里,听得清晰。

    墨白脸上露出尴尬之色,以求饶地目光看向台阶上的剑少离。

    “咳咳!诸位,还是听本太子说完吧。”

    剑少离收到求救的信号,心中得意,于是故意咳嗽两声,吸引众人注意,帮墨白解了围,其实他也很好奇墨白是怎么做到的,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,看到众人回过神来,他露出郑重之色,对诸多王侯说道:“荒后颁布旨意,要从这五位当中选出一位来登上冠军侯之位,所以,接下来,将会是一场龙争虎斗上演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在此之前,本太子还有话说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剑少离露出遗憾惋惜之色,叹声道:“南鼎侯之子南成济,失踪于边荒,无法参加,因此,从四人中择选,规矩很简单,以武胜任!”

    南成济虽然在众目睽睽之下,灰飞烟灭,但这并不代表死亡,或者说有人不相信,所以,剑少离只能这般回应众人,他对此也颇为可惜,还记得南成济那猖狂模样,机灵劲儿,现在,恐怕再也见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剑少离收敛心情,深深吸了口气,凝视诺大广场道:“墨白,君凤尘,文抱剑,野景狐,请往台上来!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汉白玉广场突兀震动,隆隆作响,很快,一块四方巨大擂台出现,成为了一处决胜擂台!

    ps:四章送到,求推荐票,保底月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