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零一章 天魔殿上阴风起

第一百零一章 天魔殿上阴风起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沦为废墟的太荒殿,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紫色光蕴更显浓郁,恐怖力量运转,即便见不到真容,也让众多王侯心惊。

    “墨白。”

    突兀地,荒后开口,声音威仪,首次将注意力放在墨白身上。

    “荒后!”

    不敢有任何怠慢,墨白走上前,恭敬行礼,心中忐忑,他总觉得自己身份早已暴露,不过,现在依旧不是博弈的时候,因为他还没有足够的本钱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空气现出波动,一块散发紫色迷蒙的令御出现,缓缓落至墨白身前。

    令御奇特,上方有密密麻麻的符咒,似钥匙,更像是调兵遣将的虎符、

    “此为谴军令,本后赐予你,为北荒剿灭魔幽,可能做到?”

    荒后寄予众望,大庭广众之下将如此重大使命托付给墨白,这代表信任,跟代表欣赏。

    并不是谁都能得到荒后青睐的。

    很多世家子弟露出艳羡神色,感叹不已:墨白的修为,却是出类拔萃,有此殊荣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墨白已经没有退路,他恭敬接过谴军令,郑重道:“墨白会竭尽所能!”

    “很好,若你将此事完成,你便是北荒冠军侯!”

    紫色光团里传出满意的声音,旋即破空而而去,消弭不见。

    “恭送荒后!”

    众多臣子再次跪拜,直至紫色光蕴彻底消失后,他们方才起身,纷纷走向墨白。

    “恭喜啊,小兄弟,年纪轻轻就受到荒后赏识,前途不可限量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不过老朽也要在此提醒你一句,东皇为人,阴险狠辣,他一定不会轻易罢手,你也要小心才是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围拢上来,七嘴八舌,口中恭贺,纷纷示好。

    “多谢诸位!”

    墨白也面带笑意,一一回应,他虽然不喜欢这种场面,但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,更何况都是北荒的权贵呢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荒野之中,月明星稀,狂风骤起,北荒腹地,随着一道流光落下,现出伟岸身影,东皇,此刻一袭紫袍,蛟蟒加身,威武不凡,更显霸道之能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让他心中愤怒难平。

    前方,是迷蒙入口,昏暗无边,掩盖星月,白雾阵阵,诡氛遍布,传出瘆人的风啸声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突兀地,随着东皇脚步踏足,前方散出碧绿诡芒,如同噬人兽眼,散出可怕力量,扰乱人心。

    “地鸣,本皇来了!”

    东皇凝视密林深处,幽深异境,缓缓开口,他竟然来到了魔幽势力所在。

    “请进吧。”

    里面传出声音,紧接着黑光一闪,一袭黑色甲胄的地鸣出现在此地,他朝东皇做了个“请”的姿势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东皇言语客气许多,霸道收敛几分,跟着地鸣的步伐,往密林深处而行。

    密林深处,越走越是变化,由原本的迷蒙白色雾霭,变成了阴森宫阙。

    山石遍布,露出一块石碑。

    石碑上刻有两个大字“魔幽”

    字迹雄劲有力,坚韧挺拔,不是一般人刻上的。

    宫阙隐于山石之间,露出一角。

    两旁各有侍卫把守,穿着黑色甲胄,密不透风,手中执着火把,在黑夜中,照亮前行之路。

    东皇初次来到魔幽宫阙,环顾四周,心中谨慎。

    “东皇不必紧张,此地为吾魔幽所在,以天啸为首,恭候多时了!”

    似看穿东皇疑虑,地鸣轻笑一声,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呵,即便有诈,本皇也无惧!”

    拥有地神巅峰的修为,东皇有把握可以离开这里,他昂首阔步,往大殿走去。

    大殿中,篝火燃烧,释放余温,大殿之上,仿佛无间炼狱,左右两侧罗列刀剑,释放森冷寒意。

    大殿上方,百丈台阶处,用玄铁黑石做成的王座屹立不朽,墙壁上刻有诡异图腾,只是一眼,让人深陷其中,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“东皇莅临,当真让天幽殿蓬荜生辉啊!”

    突然,从四面八方响起儒雅声音,紧接着,大殿王座之上,一道黑暗光华汇聚,化作年轻男子,他器宇轩昂,身穿暗红魔甲,看似平常,却自有一股气势。

    眉宇间尽显魔的妖异俊美。

    是天啸吗?

    东皇眸子微微闪动,不知晓心里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东皇,记得上次见面,已有五年,为何突然到访呢?”

    天啸声音慵懒,半躺在王座上,仿若无骨,一双阴冷的眸子似乎能看穿一切,盯着东皇。

    “呵,本皇有话直言,从不拐弯抹角。”

    相比较于天啸的慵懒,东皇更显霸气,他负手而立,沉声道:“本皇自皇宫而来,那里正举办冠军侯盛典,一位名叫墨白的少年郎得到荒后赏识,欲要赐下皇道龙气,被本皇所阻,如今荒后派其率领十万大军,两位通天禁者,要剿灭魔幽,特来相告!”

    “呵,东皇真是有心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荒后要派人剿灭魔幽,天啸眸子里闪过一丝凛冽杀意:“可惜,他们有来无回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何以见得!”东皇诧异,天啸哪里来的自信,抵挡北荒十万大军。

    “魔鬼林方面,地宫被捣毁,如今背阴山方圆千里,都被本座布下阵法,只要北荒大军进入,不出三日,将会全部因吸食魔气而成为行尸走肉,届时,我魔幽将再添新的战力,既然他们要闯,那本座就派人告知此地秘密,尽管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天啸自信满满,妖异俊美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嗜血的欢愉。

    怪不得来时,一股诡异雾气流转,原来是天啸布下的阵法。

    东皇挥挥手道:“本皇只是将消息转告于你,另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与你商议。”

    “东皇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墨白此子威胁甚大,年纪轻轻,就能有与锻魂初期不相上下的实力,本皇希望魔幽与我联手,将之铲除。”

    “一名锻灵境也要让东皇如此忌惮吗?”天啸露出嘲弄之意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东皇闻言不悦,可很快又露出一丝冷笑:“如果本皇说,墨白乃是御苍玄亲传弟子呢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一句话,就让天魔殿上气氛为之一凝,天啸神色莫名,轻嗯了一声,不再言语,似乎在思忖。

    御苍玄……

    这个名字,但凡身在北荒,无论是谁,都要忌惮,魔幽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只是多年来,御苍玄不问世事,一心钻研剑道,否则,北荒地界,又有何人能是其对手?

    “东皇打算如何做?”

    终于,天啸决定下来,声音变得凝重。

    “哈。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东皇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,嘴角微微翘起,露出一丝得意之色:“北荒禁军位于天荡山,而皇城距离天荡山,足有三千里,墨白要调兵遣将,必然经过通天道,尔等只要再通天道设下埋伏,相信一名锻灵境的蝼蚁,对魔幽而言,不成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天啸沉吟点头,起身负手而立,问道:“通天禁者是否会跟随?”

    对于魔幽势力而言,足以构成威胁的势力不算太多,但通天禁者,身为皇族守护,是最大的威胁,所以,天啸很谨慎。

    对此,东皇叶早已盘算好了,他摇头道:“通天禁者是皇族守护者,但据点仍旧位于天荡山的无极之境,你们只管在通天道埋伏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做下决定,天啸挥手吩咐地鸣道:“你亲自出手,在通天道,将墨白斩杀,本座要给荒后一个下马威,让他知道,招惹魔幽的后果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地鸣点头,但没有即可离去,他拱手答应后,反而将目光放在了东皇身上,沉声道:“此事为以防万一,东皇也该出手吧?”

    “呵,本皇亲自出手,会被察觉。”

    东皇很果断拒绝,不过为了表示诚意,他沉吟片刻,道:“本皇训练了一名死士,名为刺魂,拥有锻魂巅峰的修为,本皇可以派他与你一同前往,如何?”

    说话同时,东皇身侧,黑暗的空间波动,一名包裹得密不透风的黑影现形,空间蠕动,只是片刻,就消失得无影无踪,神秘莫测,让人动容。

    天啸看在眼里,鼓掌叫好道:“东皇果真深不可测,就连身边的死士也神鬼无踪,与您合作,让本座十分放心啊!”

    “闲话少提,准备出发吧,本皇不宜出面,这便返回东皇宫了!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东皇再不久留,他身形一闪,化作金芒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东皇走后,地鸣看向天啸,小声问道:“可行吗?”

    “尽力施为,东皇是一个强有力的援手,不能放弃,你击杀那名为墨白的少年郎,便返回魔幽,最近魔鬼林频频出现动作,我怀疑是珈羅殿有动静了!”

    “珈羅殿……”

    地鸣心中一惊,再也不多过问,忙点头化作流光,消失在天魔殿上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