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零四章 风雪踏归人

第一百零四章 风雪踏归人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通天道上杀机四伏,遭逢锻魂巅峰的地鸣拦路,掌气摧毁体内生机,亡命奔逃的墨白本以为躲过一击,不料虚空之上,再临死亡。

    刺魂杀影气机瞬间爆发,笼罩方圆。

    墨白不知道这一声求救能否有转机,他只知道,若不喊出来,可就真的没命了!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,就在喊出救命的时候,隐藏在暗中的人影再也按捺不住,就见虚空破碎,一杆银白长枪释放凌冽气机,化作一道银色匹练,轰向那道杀影。

    “叮!”的一声,金铁交鸣,迸射火花,杀影被瞬间击退,而后虚空晃动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一击不成,远遁千里,再次蛰伏,这是一名训练有素的杀手!

    墨白看在眼里,心中谨慎。

    “墨白,你果然有几分小聪明!”

    数里之遥,对于地鸣而言,不过是一个呼吸的距离,他再次杀了过来,一袭黑色甲胄释放阴冷杀意。

    “本座倒要看看,你还有何手段?”

    被不凡圣掌击中,饶是境界之差,也让地鸣有几分狼狈,他再次盯上了墨白,露出狠厉神色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他就注意到了虚空变化,墨白身侧,空间一阵扭曲,令人厌恶的熟悉身影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“地鸣,没想到这么快,又见面了!”

    黑衣人蒙面踏足而来,气机强横,包裹自身,密不透风,他盯住了地鸣,言语轻佻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地鸣愕然,狠厉消逝,取而代之地是阴沉,没想到关键时刻,黑衣人又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上次让你逃脱,今日,定要斩了你!”

    说罢,他招手间,一口黑色魔刀现行而出,被其握在手中,将一身气机锁定在了黑衣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离开!”

    黑衣人提醒墨白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谁!”

    接二连三救了自己,很熟悉的感觉,却始终无法堪破,墨白忍不住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带了几分无奈,黑衣人道:“你会知道的,先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小心。”

    犹豫片刻,墨白点头,捂着胸口化作金芒离开通天道。

    “想走?”

    地鸣见状,就要追击,一刀挥动,释放百丈刀气,破空而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你的对手在这里!”

    黑衣人手中银白神枪轻挥,磅礴气劲化作怒龙而出,将刀气挡下。

    但闻“怦然”一声巨响,刀气溃散,乱流丛生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地鸣被激怒了,他怒上眉梢,身形瞬闪,化作漫天残影,斩向黑衣枪者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黑衣人帮助墨白挡下地鸣,一袭白衣也顾不了太多,开始亡命奔逃,鲜血溢出,落至地面,越流越多。

    墨白的脸色也开始苍白,惨淡,无血色,这是代价。

    与一名锻魂境巅峰交手的代价。

    太白剑阿曾说过,他以地魂境斩杀地神境高手,这是如何做到的。

    他不敢相信,仅仅地魂与地灵之间,察觉就是天壤之别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地神与地魂呢,一步一登天啊!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风声过耳,亡命狂奔,荒野之中,草木纷纷化作倒影流光,不断逝去,墨白头昏脑涨,愤怒非常。

    若是前世,凭借地神巅峰的修为,怎会如此狼狈?任凭这群人多一百倍,也都是蝼蚁,可现在,一代剑道顶峰,被追杀,要拼命躲避。

    墨白愤怒了……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突然,前方一道杀影出现,一掌催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一声,墨白避无可避,被击中,身子如落地风筝一般撞向一刻参天古树,将之拦腰撞断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倒在地上,喘息着,十分狼狈,想要起身,却无法做到。

    “踏……踏……踏”

    脚步声响起,蒙面杀影一步一步走来,手中是一口锋利的匕首,寒芒映眼,夺人生机。

    “难道天要亡我?”

    墨白再无力量躲避抵抗了,他露出绝望之色,没想到自己重生而来,却又要突兀划下终点句号。

    刺魂授命,斩杀墨白,绝不会手下留情,就在生死分明一刻,突兀地,天降白雪,如鹅毛一般纷纷而落。

    周遭气温降低,能冰冻三尺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狂风吹来,雪花遍地,银芒璀璨下,距离墨白三尺处,刺魂脚下仿佛生根,他骇然,低头看去,就见双腿被寒冰冻住,连带着体内气机也无法运转。

    就这么越来越多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将杀影冰封,转瞬,就成了一个冰人儿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惊愕地看着眼前突如其来地一幕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难道现在好人这么多了?

    “雪花落,雪花飘,雪花何曾记今朝。

    刀潇潇,风萧萧,人在潇潇命树梢。”

    忽闻响亮诗号在荒野之内响起,声音清脆,酥刀骨子里,璀璨夺目中,伴随凌冽风雪,一袭浅蓝长袍,披着貂裘,踏在白雪上,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来人越来越近,一张倾国倾城的俏脸也越来越清晰。

    天呐,这是一个怎样的美人儿?

    肌若白雪,肤似凝脂,桃花眸中水柔情,五官精致不似人间女。

    她白发盘起,湛蓝衣带飘飘,风雪加催,更显倾国倾城,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这么一个大美人儿走至身前,平日里不近女色的墨白也露出愕然神色。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白发女子看到墨白发呆模样,不回答,只是嘴角露出一丝浅笑,露出两个酒窝,更加动人心魄,她玉手轻挥,银白光华闪现,包裹墨白周身。

    处于光团之中,墨白只觉得一股庞大力量生成,修复自己的五脏六腑,转瞬就好的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可很快眼前一暗,再也记不得其他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通天道上,本是埋伏杀机,却被神秘人破坏,地鸣再也遏制不住内心怒火,魔刀翻转,快攻而上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气劲纵横,魔刀不断劈砍,速度极快,斩在神秘人的银白神枪上,火星四溅,气劲横飞,摧毁周遭草木,山石,动容风云,山河变相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空间撕裂,一道道凌厉杀影斩向神秘人。

    神秘人不急不缓,银白神枪绽放璀璨光华,一点寒芒为引,硬生生破除地鸣困杀。

    高手!

    地鸣心中谨慎,眉头紧锁,无法突破此地的桎梏,让他心急如焚,但又考虑到刺魂率先一步而行,斩杀墨白,他便来了底气。

    “哼,只要困住你,墨白就逃不了!”

    地鸣再挥刀,百丈刀气刹那而至,黑色流光纵横,蹿腾,灭绝生机。

    “生死不由天,你又何必心急如焚呢?”

    与地鸣相反,神秘人不急不缓,声音平静,招式之间,尽显枪法奥妙,封锁地鸣前行之路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!”

    又是数次交击,每次火星四溅,碰撞出来的猛烈气劲都会被斩出,击打在山壁之上,划出一道道深壑,通天道如临灭顶之灾,震撼方圆百里。

    也很快,引动了天荡山的回应。

    感受到有数道气息正急速赶来,两人再次交错而过。

    地鸣手握魔刀,屹立虚空,他知道此局不分胜负,通天禁者赶来了,凝视神秘人:“你很幸运,下次,就没有这么好运了!”

    “你,还有一次机会,再没有第二次了!”

    神秘人划出流光,一手执枪,绝代风华,言语轻佻,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地鸣冷哼一声,身形转瞬化作暗芒,消失在天际。

    “速去关注墨白。”

    看着那数道越来越近的流光,神秘人关心墨白状况,往其逃遁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转瞬,通天道上,狼藉一片,不见生人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两道流光落下,身穿紫色甲胄的两名强大人物落地,环顾四周,发现了一场大战痕迹,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玄夜,此地发生战斗了。”

    高大的紫甲禁卫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眼睛不瞎。”被称作玄夜的年轻强者神情冷漠,要找出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很快,他发现了山壁上刀痕,密密麻麻交错,隐隐有魔气流转。

    “是魔幽势力所为。”玄夜落地,抚摸刀痕,凝神感悟:“刚走没有多久,是否追杀?”

    “不,我二人职责是通天禁者,守护皇族,不能擅自离开天荡山。”另外一人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玄夜闻言,冷笑一声,道:“黄龙,你还是一如既往地胆小如鼠!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

    被称作黄龙的通天禁者似乎被揭了老底儿,恼羞成怒:“这是禁令,我等身为通天禁者,不可违背,离开吧!”

    他挥手,自己率先化作紫光而行,回转天荡山。

    “呵,禁令,又是禁令。”

    玄夜神情低落,叹息不已,却也很快跟上,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