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零五章 猜忌

第一百零五章 猜忌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墨白做了一个梦,一个很长的梦……

    梦里,自己遭逢杀机,荒野疾奔,晴空万里之中,忽然雪从天降,夜幕骤临,杀影刺魂而现,欲要收割性命。

    突兀的,出现一道蓝衣身影,容颜倾城,踏雪而来。

    不见有何动作,刺魂杀影瞬间凝结成冰,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紧接着,绝代女子挥手,银华笼身,眼前突兀黑暗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一切,都似极了梦境,梦里的美人儿动人心魄,冷若凝霜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突然睁开眸子,却见四周昏暗,有滴答水声流转,响彻山洞内。

    墨白半躺在山壁下,环顾四周,潮湿阴冷的环境里,有一抹月光自山洞顶端落下,挥洒月辉,照出一片光景,若隐若现的白雾蔓延,更显得梦幻。

    山洞内,很清冷,唯有潺潺水声倾斜,偶有山体凝露,滴落下来的点点水滴。

    他起身,却发现身体的伤势已经好转很多,没什么大碍了……

    “难道真是神秘的美人儿救了自己?”

    墨白不敢相信,以为这是梦,但他也很清楚记得自己被追杀,神秘人拦路鏖战地鸣,自己则是被神秘杀手追击,关键时刻,白发女子出现,救了自己一名命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梦,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墨白回过神来,他揉了揉胸口,体内损毁的气机都逐渐恢复,还有一股暖流在体内游走,让他痛苦减轻许多。

    “会是谁呢?”

    墨白疑惑不解,在北荒属于异地,除了大哥墨无踪以外,他认识的也只有寥寥数人,可对于美女而言,他实在没有任何印象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踏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脚步声响起,从洞外传来,紧接着一道蒙面的黑衣身影缓缓出现,他手里拿了一只野兔,已经烤好,散出诱人香味,引动肚子里的馋虫。

    “咕咚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吞了吞口水,确实饿了,虽然对于修道者而言,食物,已经不再是必需品,但当受到创伤的时候,能补充体内所需。

    很多百姓吃了东西,多是为了维持体能,但修道者吃东西,却是为了吸收到其中真正的有益物质。

    寻常百姓吃了野兔,顶多管饱,修道者吃了,却是能将本身孕育的一点灵光全数吸收,可以说,好处是普通人吃的百倍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……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,来人一袭黑衣蒙面,身姿挺拔,手中的烤兔散出香味,勾动食欲。

    “是你。”

    墨白看到来人,有些愣神,是那名神秘黑衣人,他出手救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是你救了我?”

    “不,我到的时候,就发现那名杀手已经身亡,地面残留雪花很近,是一名高手所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雪花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皱眉,仔细思虑却不得果,她不知道那名绝世女子为何出现,也不知道她救了自己,却悄然离去,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他将注意力放在了神秘人身上,看了两眼后,哑然失笑:“其实,你我之间,掩饰也是多余,大哥!”

    原来神秘人是墨无踪所扮。

    “有些时候,要避人耳目。”

    墨无踪心有顾虑,走上前,将烤兔递给墨白:“先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墨白也不客气,接过烤兔后,便狼吞虎咽起来。

    “慢点吃,没人和你抢。”

    墨无踪依旧遮掩面目,但眼角露出的那一抹笑意,暴露了此刻内心的安心。

    “呵,这么些天以来,哪里有安稳日子过啊!”

    墨白扯下一条兔腿,递给墨无踪道:“要不要吃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墨无踪拒绝,墨白不以为意,一口塞进了自己的嘴巴。

    “对了,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?”

    墨白边吃便口齿不清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墨无踪点头:“影子传来讯息,星月公主找到了,并且安全回到大周。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”

    那个骄纵蛮横的公主,墨白停下狼吞虎咽的动作,抬头愕然道:“如何回去的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太清楚,据说是在边荒一处废墟中找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受伤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昏迷而已,不过现在已经苏醒,恢复正常了。”

    墨无踪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墨白。

    “这就奇怪了……“

    得知消息,没有欣喜之色,反而眉头紧锁,墨白自言自语道:“魔幽势力,没有这么简单轻易放人的道理啊!”

    “不,我最近调查得知,边荒除了魔幽,还有一股神秘势力存在,魔雾虽然有魔幽势力所为,但还有小股鱼龙混杂的气息,来自那股神秘势力!”墨无踪声音沉重,他对此不放心,因为墨白恐怕还不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“会是他吗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思前想后,最终将目标放在了魔鬼林中的珈羅殿,除此之外,他实在想不到还有其他势力的出没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自己的魔体以及南成济的消失,或许与他们都有必不可少的关联!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墨无踪以为小弟知道,忙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墨白看了墨无踪一眼,还是觉得不说出来,他摇摇头说道:“既然如此,我还是继续留在北荒,争取早日拿下冠军侯之位,对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墨白神色变的凝重,第一次用谨慎的眸光盯住了墨无踪,沉声道:“大哥,我要问你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墨无踪被小弟盯着,突然有一种不妙的预感,眼神也有些躲闪。

    这一切墨白都看在眼中,但有些时候,很多事情都需要做个了结,他沉声问道:“父亲与北荒是什么关系!”

    “胡言乱语些什么!”

    微微错愕,墨无踪回过神来,皱眉斥责道:“义父镇守大周边境,有也只能是敌对关系,还能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

    “自然!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看着墨无踪坚定的神色,越发怀疑了,他叹气说道:“荒后已经知道我的身份,却还坚持让我坐上冠军侯之位,这其中的一切,有很多令人疑心的事情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墨无踪闻言,震惊地倒退了两步,他回过神来,竭力抑制平和的语气,沉声道:“既然如此,你还要坚持留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“在一切都没有绝对操控把握的前提下,我不会离开,所以才会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沉默,永无止境的沉默,只剩下了山洞内,水声滴答,不绝于耳,一对兄弟,互相注视,都希望从对方眼中看出所需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但他们都失望了。

    墨白失望,他看不透大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墨无踪也失望,他不明白小弟究竟知道些什么,为何苦苦坚持,不肯回去。

    本是兄弟,却要互相猜忌,或许,这就是人性的悲哀之处了吧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先离开了,你要多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就在墨无踪转身要离开的瞬间,墨白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还有事情嘛?”

    墨无踪停下脚步,却未回头。

    墨白神情淡然,眼眸里露出一丝痛苦抉择:“我希望父亲还是我心中的父亲,你还是我心中的大哥!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自嘲一笑,夹杂多少无奈,墨无踪不再言语,转身化作流光,飞向山洞外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手中的烤兔,墨白叹了口气,他知道,这次大哥恐怕真的离开了……

    现在,该动身前往天荡山,调遣禁军了!

    将余下的烤兔包好,送至储物空降,墨白起身往通天道而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