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零九章 计中计

第一百零九章 计中计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果然,在听到地鸣言语后,东皇再次比双眸,沉默不语,似乎在斟酌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三日后,往你背阴山商议吧,本皇要与天啸详谈。”

    半晌,东皇开口,声音平淡。

    “东皇是个爽快人,那地鸣也不多叨扰,这便离去了!”

    得到满意答复,他点头同意下来,而后往亭楼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待得地鸣离去后,东皇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就见屏风后,空间扭曲,一袭白衣缓步踏出,来至东皇面前,是墨白。

    他一脸笑意,凝视东皇,道:“现在,阁下与我之间,也该商谈一番了。”

    “墨白,本皇不知道你哪来的勇气,敢孤身入虎穴。”

    炉烟袅袅,升腾云雾,东皇被炉烟阻隔,神情微微有些变化。

    “阁下与我墨白并无恩怨,我为何不能来?”

    “呵,现在,本皇可以轻易击杀你!”

    “当然,如果阁下不想知道我此行目地,那就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墨白一副引颈就戮的模样,让东皇咬牙切齿,但他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来此地所求为何?”

    “联合。”

    墨白说出两个字,一双明亮如星辰的眸子盯住了东皇:“你帮我剿灭魔幽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东皇执着炉烟的手微微一顿,而后缓缓放下,抬眸看向墨白,问道:“我能得到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就要看阁下需要什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皇需要的,你能给得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或许别人给不了,但阁下需要,墨白还是可以做到的,但要看阁下能拿出多少诚意了。”

    沉默,短暂的沉默,东皇眸子漆黑深沉,凝视墨白,将之锁定,嘴里吐出四七个字:“本皇要皇道龙气。”

    皇道龙气,为北荒国运之气,墨白清楚记得,冠军侯令御上,就缠绕着浓郁的紫色龙气,他知道,这场买卖,**不离十了,遂点头答应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答应得简单,东皇冷冷一笑,挥手赐座道:“你该知道欺骗本皇的下场!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墨白自顾自的坐下,也不客气,随手点了个灵果吃掉。

    东皇一直关注墨白动作,终于,半晌,他忍不住哈哈大笑两声,显得十分舒畅。

    “阁下笑什么?”

    墨白停下手中动作,饶有兴致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本皇笑你的本事,多久了一名锻灵境的蝼蚁,竟也有资格与本座会谈,真像是个笑话!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说不清是在嘲弄墨白的不自量力,还是讥讽自己的可笑大意,总之多了几分无奈。

    墨白叹了口气道:“我也不想的,只是阁下先出手对付我,所以我才找上门来,不过这对阁下而言也是一件好事,能剿灭魔幽,东皇功劳少不了,或许还能得到荒后赏赐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赏赐?哈!”轻笑一声,东皇眸子中露出不屑之色:“除了这帝位,荒后还能给本皇什么?”

    霸气,丝毫不戒备自己的野心。

    墨白知道,这是东皇再试探自己,他微微摇头说道:“你我各取所需,我要冠军侯之位,你拿皇道龙气,前提是魔幽要被覆灭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本皇如何帮你?”

    “方才谈话中,墨白也听出一些重点,魔幽势力目前分布在背阴山,希望阁下能与我里应外合,铲除这股诺大势力!”

    “你要本皇如何相信你?”

    东皇眸子深邃,似能看穿一切,一名锻灵境的蝼蚁,他翻手间便可覆灭,关键不能,刺魂未回归,就证明已经身亡,能斩杀锻魂巅峰高手而悄无声息,相信眼前的白衣少年郎一定有隐藏势力。

    墨白也就是仗着这层问题所在,方敢来到此地,他听闻东皇疑惑,讪笑道:“阁下莫不是以为凭借一名锻灵境的蝼蚁,能逃脱您的手心儿?”

    “哈,你倒是很谦逊!”

    东皇狂傲一笑,他自信墨白无法逃脱,遂点头说道:“可以,你先离开吧,本皇会派人与你联络,共同拿下背阴山的魔幽势力!”

    “多谢,事成之后,皇道龙气,墨白会双手奉上!”

    墨白拱手多谢,转身就要离开,可走了两步,又停下来,转过身,看向东皇,挠头讪笑道:“还需要东皇帮墨白一个小忙儿!”

    “嗯?呵,你可真是谨慎。”

    东皇会意,他挥手,虚空破开漩涡,将墨白送入其中,很快,漩涡隐去,一袭白衣也跟着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东皇宫外,海之滨,地鸣并未直接离去,为防止墨白出现,他提前隐匿在此,欲要等候墨白前来,将之斩杀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道,墨白早已看穿他的心计,在东皇帮助下,已然遁走于千里之外了。

    通天道,原本战火累累,历经锻魂巅峰一战,颇为破败,但随着十万大军的驻扎,旌旗猎猎,劲风扑面,让人震惊。

    数多宗门之人见此盛景,皆绕道而行。

    时至晌午,旭日高声,普洒神辉。

    一袭暗红长袍,百无聊赖,翘首以盼墨白归来。

    约莫片刻功夫,一道金色流光出现,渐行渐近,直至看清身形,是墨白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才来!”

    剑少离苦等已有数个时辰,通天道距离东皇之滨,足有三千里之遥,饶是墨白神速,也不可能一时半刻就到达,来时亏得有东皇出手,送了一程,否则一来一回,都要等到明日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拜见东皇了!”

    墨白语不惊人死不休,吓了剑少离一挑。

    剑少离揉了揉耳朵,诧异道:“我没有听错吧,你去找东皇,自个儿送死?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与他合作了,东皇会助咱们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墨白笑了笑,他知道,东皇会出手的,这也验证了皇道龙气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剑少离看墨白不似玩笑话,虽不明其中原理,但仍旧提醒道:“东皇虽是我的叔父,但为人劣迹斑斑,不可尽信,你要多小心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墨白点头,感谢剑少离的关心,他看了看远处军营,问道:“黄龙与玄夜可曾回来?”

    “还未归来。”剑少离摇头道:“魔幽势力诡异,一时半会是查不到的,你也要做好一场长期苦战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嗯,正好,既然如此,我再去一趟魔鬼林,将事情全部安排妥当!”墨白说道。

    “魔鬼林?”剑少离皱眉,阻止墨白道:“这可不行,魔鬼林神秘莫测,听闻之前就有魔幽势力出现,但最可怕的,还要数珈羅殿,上次你也看到了,虽然只有碧落还活着,但那里为是非之地,于你于我而言,都不是个好地方儿!”

    “哈。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墨白不以为意,叮嘱剑少离道:“这十万禁军是荒后对我的信任,你身为北荒太子,相信他们更愿意听从你的话,先在此地驻扎三日,待得东皇那边传来消息,就赶赴背阴山,如果在此之前,我未赶到,就将令御交给苏辛,由他指挥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挥手,紫色令御出现在手中,递给剑少离,好像在交代遗嘱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何意?”剑少离不明所以,但还是接过手中,道:“是不是你也没有把握回来?不如这样,你带上这十万禁军赶赴魔鬼林,相信即便珈羅殿,也要在铁骑之下灰飞烟灭!”

    “动静太大了,我不想惊动太多人。”

    墨白听大哥说了,魔鬼林还有另外一股势力,多半是珈羅殿,而且自己的魔体尚未查出下落,或许能从此处着手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做好了最坏打算,如果不能在此之前赶回,那就让苏辛帮忙攻克背阴山了。

    “你当真要如此?”

    剑少离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墨白点头,笑道:“无事,你放心吧,若黄龙,玄夜回来,就让他二人听从苏辛指挥,我会很快回来。

    说罢,他不再犹豫,转身化作流光,往边荒赶去。

    “喂!”

    目送流光渐行渐远,剑少离恼怒,却无可奈何,只得拿着令御往军营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