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一十章 背阴山

第一百一十章 背阴山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魔鬼林远在北荒边境,距离腹部,足有八千里之遥,这一趟行程,仅有锻灵二重境界的墨白,不眠不休,也要一天一夜的光景。

    他了解东皇不是那么容易被掌控的人,所以还要再做下一手准备。

    至于准备是什么,就要看珈羅殿内的那些个妖像了!

    时光对修道者而言,转瞬即逝,光景不过一念间,在天空泛起鱼肚白儿的时候,墨白也终于再次赶到魔鬼林。

    魔鬼林,一如既往,神秘莫测,白色雾霭环绕,温度变低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从北方入口前行,按照记忆中的路线,化作一抹金色流光,穿行在迷雾重重的魔鬼林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依旧是呼啸风声,白衣猎猎,穿行密林之间,再次踏足,入目的是无尽黑雾包裹,围拢而来。

    “生人莫近。”

    里面传来幽幽声音,与以往不同,阻止来人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“呵,这声音倒是熟悉!”

    墨白突然觉得这声音耳熟,轻笑一声,也不管其他,整个人儿很快就没入黑雾之中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话说地鸣再东皇宫外守护多时,不见墨白踪迹,以为他是没有来,心中更加镇定了,他独自一人,往背阴山赶去。

    中途,路过通天道,看到密密麻麻的驻军军营,以及猎猎作响的大旗,铁血气息冲荡云霄,引动风云变化,他心中就是一阵忌惮,不敢有任何停留,再次运转真元,如一道流光一般,转瞬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背阴山方圆千里,因为天啸布下了阵法,而显得阴森莫测,温度骤然下降,仿佛进入了冬季,而那些原本郁郁葱葱的植物,都变成黑色,仿佛进入了黑色的魔域,不能存在其他生灵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……”

    偶尔有几只不知名的小兽路过,也呈现黑色,豆粒儿大的眼珠子呈现红色,露出疯狂的神情。

    一只小野兔路过,同样的血红眼睛,原本胆小如鼠的野兔看到那比自己大几倍的小兽,发出“咕咕”的叫声,似乎并不害怕,而且还扑了上来撕咬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!”

    小兽提醒比野兔要大,自然也就占据了优势,锋利的爪子很快将小野兔儿开膛破肚,鲜血流了一地,都是黑色的,小野兔蹬了蹬后腿儿,就再也不动弹了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!”

    小兽发出胜利的叫声,一蹦一跳,跑上前来,就要吃掉野兔。

    就在它准备下爪的时候,野兔原本闭上的双眸又睁开,成为了黑色,里面环绕死气,它猛地起身,扑向小兽。

    小兽吃痛,“吱吱吱”叫个不停,然而野兔变得异常凶狠,力气也大的惊人,原本只能啃些花草的门牙成为了最锋利的武器。

    它将小兽抱住,以自己小小的身躯搏斗,竟然让小兽翻滚倒地,而后野兔的冷齿更加凶狠,“噗嗤”一声,咬出鲜血来,黑色的血迹贱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……吱吱……吱……”

    小兽翻滚,发出声音,可丝毫没有作用,无论怎样挣扎,都无法逃脱利爪,最终丧生,同样的黑色血迹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野兔没有吃掉小兽,反而一蹦一跳,往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没多久,小兽的腿脚抽搐,突兀睁开了眼睛,红色被取代,留下的是漆黑瞳孔,仿佛又生命一般,又好像彻底死亡,它爬起来,四下打量了一番,也跟着往深处跑去。

    这本是一场生灵界的弱肉强食,没有人会理会,背阴山变化很大,似乎被下了魔咒,这里的生灵都入魔了……

    天魔殿上,明月高悬,阴风阵阵,呼啸而过,十分恐怖,悬崖之巅,天啸一改往日形象,身上穿了一袭白袍,负手而立,凝视远处光景。

    那里有一些红色光蕴流转,不断扩散,影响着背阴山方圆百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身后,有跟着两名黑袍老者,神情恭敬。

    若是当初的一众皇城天才子弟在此,一定会认出那名黑袍老者,其中一位,正是当天令众人绝望的存在,险些将野景狐击杀,最终败逃而去的老者。

    天啸负手而立,凝视皓月,苍白无血色的俊逸面庞上流露出一丝感叹之色:“时隔变迁,转瞬已经十年了,主上恢复如何了?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恭敬回答道:“启禀天啸大人,主上修为恢复,还要一段时日,目前还需要不少血魂孕养,若是足够的话,不出一年,就可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天啸感叹道:“主上真是让我费尽了心思阿,不过此次计划已经布下,待得十万禁军上钩,主上恢复,只在顷刻,而且,这次我也要为主上献一份大礼,十万禁军,哈,足以在北荒形成一股生生不息的力量,荒后的地位,也要岌岌可危了!”

    “天啸大人雄才伟略,这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适当地拍了个马屁,虽然拥有锻魂中期的修为,但对天啸十分恭敬,孰强孰弱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天啸笑而不语,对于恭维的言语,他也只会听个一丝半点,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:“对了,玄老,听闻你之前剿灭那些皇城天才子弟的时候,遇到一介布衣野景狐,他曾答应,只要能击败他,就加入魔幽?”

    玄老点头,恭敬回答道:“野景狐是一代俊才,年纪轻轻,就破入了锻魂境,属下只是依靠境界碾压罢了,倘若再给他一些时日,属下也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他的言语里多有几分赞赏之意,显然,野景狐很合他的胃口,不过也有些惋惜,他叹气道:“若非关键时刻,杀来神秘人,属下一定有把握击败野景狐,将他带来见大人您?”

    天啸闻言“哦?”了一声,嘴角笑意不减,问道:“你可知道是何人所为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玄老犹豫片刻,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天啸背影,额头上冒出冷汗,讪笑道:“可能是珈羅殿的动向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天啸突然声音转冷,让玄老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忙跪伏在地,哆嗦道:“天啸大人恕罪,或许属下老眼昏花,没有看清楚,应该是边荒守军那边的吧。”

    天啸听到玄老改口,才“呵呵”轻笑了两声,满意点头道:“这就对了,珈羅殿是什么地方,你我心中都很明白,这可不是胡乱能说的,神秘高手?只能来自边荒,真要出自珈羅殿,被别人知道了,那可是要掀起大风波的!”

    玄老松了口气,忙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就在说话间,远处暗淡流光出现,划破天际,快速落地,现出地鸣身影。

    他来到这里,发现玄老也在,有些愕然,不过还是直接走向天啸,道:“大哥,我已与东皇商量过了,他答应前来合作,大概在两日后,亲自与大哥商议!”

    天啸闻言,满意点头,但很快又问道:“墨白呢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地鸣没有看到。”

    地鸣有些尴尬,不过很肯定的说道:“在东皇宫内,不见墨白踪影,地鸣又在外围守住,足足等了一天,都不见其来人,估计大哥失算了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天啸没有露出不悦的神情,但听到墨白没有出现,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