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一十六章 玄夜启阵 困杀东皇

第一百一十六章 玄夜启阵 困杀东皇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天魔殿上,东皇,天啸相互凝视,两人隔着一段距离,眼中都有警惕之意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何时出手?”

    东皇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天啸微微摇头,似在等待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逝去,他有所感应,知道禁军再次深入背阴山一段距离后,他才起身,往天魔殿外飘去。

    天啸身着紫色甲胄,散布死亡幽灵的气息,尽管有所收敛,一蓬蓬的力量滚动,震慑人心。

    天魔殿外,是阴月崖,皓月高悬,阴风阵阵。

    天啸飘然而上,站在这号称背阴山最高处,一双暗淡眸子似乎能看穿百里外的一切情形,自然也看到了高山上,负手而立的苏辛,他露出意外之色,喃喃自语道:“为何一名锻灵境的蝼蚁,会让我心神不安?”

    东皇不甘寂寞,他负手而立,与天啸并排站立,同样凝视远处。

    战火硝烟四起,不断有澎湃气劲爆发,发出隆隆作响,有强横气劲直达九霄,五颜六色,甚为壮观。

    数十里外,已经成为战火蔓延之地,无数魔雾靠拢过去,随即出现杀影。

    东皇看到这一幕,漆黑明亮的眸子里闪过赞叹之色:“魔幽死士,果真名不虚传,仅仅数千人,竟然颤抖数万禁军!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天啸轻笑一声,得意道:“好戏还在后头。”

    他指了指远处的高山上,那里有两人屹立,护体罡气不算强大,但耀目清晰可见,对东皇道:“你可知道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东皇循着方向望去,就看到一袭黑色劲装的苏辛负手而立,冷淡的眸子同样望了过来。“

    是他!

    东皇心神一震。

    北荒东部,有修道世家,名为苏氏。

    苏氏一族,天绝三式,闻名天下。

    但很可惜,本该前途无量的一族,因得罪了自己,被全数覆灭。

    因圣君侯讨保,他才放过已成为废人的苏辛。

    不料,此刻竟然出现在背阴山。

    天啸看到东皇神色有变,微微诧异,饶有兴致地问道:“那可是墨白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东皇果断摇头,墨白与苏辛还能分不清吗?

    但苏辛为何来到此地?

    东皇百思不得其解,眉头越皱越深。

    他当初之所以灭掉苏氏,乃因其天绝三式令人心动,但最大的威胁,仍旧是这个年轻剑者。

    若非废除他的武脉,哪怕圣君侯亲自出手,他也不敢放过这名苏氏后人。

    因为苏辛的天赋太惊人了。

    “那敢问东皇一句,此子是何人?”

    看到东皇这般模样,天啸反而变得不动声色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苏辛,一名罪臣后人!”

    东皇冷冷吐出这几个字,却显示出了浓郁的杀机。

    天啸一看机会来了,知道那名黑衣剑者对东皇威胁极大,果断开口,提议道:“既然如此,不若东皇亲自出手,将其拿下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东皇摇头,看了天啸一眼,道:“你我一同出手,斩草除根!”

    天啸闻言,心底冒起一股寒意,东皇的眼神十分坚定,不似做戏,他沉吟片刻,沉声道:“好,既然如此,本座与东皇一同出手!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东皇冷笑一声,身形瞬动,化作紫芒往高山上飞去,他知道天啸担心的什么,所以为了让他放下警惕,自己先出手了。

    果然看到东皇离开,天啸犹疑不定的神色也变得坚定起来,足踏地面,身形瞬闪,紧随其后,杀向了主战场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苏辛屹立高山之巅,以身为诱饵,静候主谋者出现。

    随着瑟瑟风动,虚空变化,闷雷阵阵,引动山河颤抖,两道流光划破天际,落至高山虚空,现出身形。

    一袭紫色蟒服,东皇莅临,整个人如同一口天刀,搅乱方圆数十里气息变化,显得可怖。

    “苏辛,本皇没有想到,你还活着!”

    东皇来到的第一句话就让苏辛眉头紧锁,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“东皇,你可还记得苏氏一族三百一十八口人的鲜血?”苏辛抬眸,凝视虚空伟岸身影,拳头不自觉的握紧,声音也跟着颤抖。

    仇人,就在眼前,这是一种难以磨灭的伤痕,唯有血债血偿,方能祭奠天上英魂!

    东皇凝视这名后生晚辈,不过锻灵巅峰的修为,眸中露出不屑之色,冷哼道:“不过锻灵境的蝼蚁,本皇是你此生都无法迈过的门槛!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今天,苏辛就让你知道,狂妄自大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苏辛很冷静,他知道自己与东皇的差距,那是天壤之别,无法逾越,果断抽身退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身后的玄夜动了,他一步踏出,携起无尽气势,旋即手握成拳,虚空破碎,轰向东皇。

    “哼,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玄夜身为锻魂巅峰,着实可怕,但东皇,一代宗师,早已越过这道门槛,到达锻神之境,因此,面对通天禁者的手段,他不惧。

    同样一拳轰出,轰隆作响,化作一道紫色匹练,从九天而落,与玄夜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双强交汇,一击,地动山遥,气劲炸开,草木摧折。

    玄夜比不得东皇,闷哼一声,抽身而退的刹那,再次轰出一拳。

    拳头化作金色龙影,巨大无匹,狂啸而出,在暗夜中,显得格外耀目。

    “一名锻魂巅峰而已,还不配做本皇对手!”

    东皇再次迈出一步,护体罡气化作紫芒冲霄,将金色龙影隔绝,撞碎,同时,他身形一闪,来至玄夜身前,一掌印出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玄夜双掌护住胸口,却仍被这股巨力震至地面上,发出巨响,将数棵大树撞断,殷红鲜血溅射而出,触目惊心,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玄夜就是这种人,即便受创,也不言语,眸子里唯有凌冽战意,是命令,被下达的死命令。

    被击落至地面,他起身后,手中红芒一闪,就是一口血红长枪出现在手中,整个人从地面上弹射而出,化作一道血红流星,再次袭向东皇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长枪出现刹那,东皇微微变色,那是一口诅咒之枪,唯有天荡山才能制造,任何人遇上,被击伤,体内力量都会迅速流失,锻神境也不能幸免。

    眼见玄夜再次出手,东皇变得谨慎,眸中色彩变幻,光耀夺目的刹那,身旁虚空扭曲,现出一口晶莹银刀,。。

    刀芒斩落,雄力无匹,与血红长枪撞击在一起,红芒大盛,火星四溅。

    玄夜被击退,撞在远处山体上,轰隆作响,出现一个深坑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玄夜察觉体内气机紊乱,虎口也崩裂,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“速来助我!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就见高山四周,突兀升腾阵法,玄黄异彩出现,将四周笼罩,围困东皇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几乎透明的阵法出现,让东皇察觉到体内气机被封锁,只能发挥七层力量,但他无惧,凝视玄夜,冷笑道:“通天禁者?皇族守护,今天,本皇就要你身死道消,完成这份职责!”

    得到阵法加持,玄夜起身,碎石滚落,他腾空而起,与东皇遥遥相对,擦干嘴角鲜血,手中血红长枪遥遥一指:“搏命之杀,逆天改命!”

    沉声一喝,血红长枪光华大盛,再次快速攻来。

    “逆天改命?本皇就是天,你只能认命!”

    不屈不挠,让东皇愤怒,银刀斩落,与血红长枪撞在一起后,意外察觉通天禁者修为有所提升,竟隐隐有能平分秋色的本钱。

    是阵法太诡异了?

    东皇皱眉,刀芒再闪,轰向玄夜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两人战至极端,远处一直静观其变的天啸没有选择援手,反而将眸光放在了正在搏杀的禁军处。

    “这里,就让东皇慢慢玩吧!”

    既然东皇缠住了禁军的高端战力,天啸也彻底放下了对他的警惕,开始赶赴战场。

    他身形瞬闪,屹立虚空,俯瞰全局,眼见玄黄之力扩散,形成一个个阵法,阻挡魔幽死士的进攻,有条不紊,伤亡很小。

    “禁军,果然有其手段。”

    身为对手,天啸叶露出赞叹之色的同时,也出手,掌中灌注元力,往下立劈,锻神境修为顷刻爆发,震撼整个战场!

    “轰隆!”一声巨响,宏大掌气落下,将一道百人队伍轰散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百人队伍四分五裂,有人横飞,当场惨死,更多的是受伤,溢出鲜血,但顷刻被魔雾缠绕,沦为暗夜下的杀戮机器。

    “不好,有高手入局!”

    随着一个百人队伍解体,被侵蚀后,有禁军察觉异常,露出惊恐之色,同时,原本四散杀敌的禁军也开始回归,互相靠拢,要聚在一起,共同抵抗。

    “呵,愚蠢的蝼蚁。”

    天啸见状,眸中露出不屑之色,掌中元力再催,紫芒大盛,要击杀更多禁军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