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一十七章 黄泉 地鸣

第一百一十七章 黄泉 地鸣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天啸入局,战端再变,禁军损失惨重,周天境士卒不断身亡,被魔雾笼罩,转瞬沦亡,成为暗夜幽灵。

    倒戈相向,面临的是自相残杀!

    短短片刻,禁军伤亡惨重,魔幽战力不断增加,此消彼长,禁军首次遇到挫折。

    虚空惊雷阵阵,天啸负手而立,掌中浩元不断催动,轰向禁军阵法。

    突然,危机袭身,虚空扭曲刹那,流光迸射而出,斩向己身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天啸冷哼一声,身形转动间,满含锻神境的掌劲印出,化作百丈匹练,轰向虚空杀影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双方震退,黄龙也出现在虚空。

    “通天禁者吗?锻魂巅峰,可惜,你阻不了本座!”

    天啸冷眼旁观,依旧风轻云淡,傲然之姿,无可匹敌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黄龙不语,身形瞬动,血刀现形,诅咒之力再次迸发,红芒大盛,斩向天啸。

    “天荡山的秘咒,哼!”

    血刀现世,天啸首先警惕之色,招手之间,罡气护体,“叮叮叮”任凭黄龙自四面八方围杀,都无法攻破。

    但黄龙执着,身形快到至极,已经成为一道流光,布下漫天残影!

    “本座厌倦了。”

    天啸挥手,杀机骤临,在无尽残影之中,堪破黄龙真身,而后身形瞬动,一掌印在黄龙胸口。

    “噗”的一声,黄龙大口呕红,身形爆退,嘴角殷红不断落下。

    这是差距,锻魂与锻神之间,不可逾越的天堑。

    “启阵!”

    黄龙呕红,在虚空屹立不稳,但他擦干嘴角鲜血,捉准时机,血刀抛向空中,化作一尾血色神龙,有百丈大小,张牙舞爪,袭向天啸。

    同时,地面禁军亦回应,怒吼震天,手中天戈挥动,登时,玄黄之力爆冲,异彩蔓延天际,困锁天啸。

    血龙袭身,天啸挥掌将之击退,但血刀化形,也在掌心处击出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血痕很浅,几乎可以忽略,但对于天荡山秘咒而言,足够了……

    血丝无孔不入,迅速蔓延至天啸体内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天啸身形倒退数十丈,察觉异常,就要运转真元,将秘咒之力逼出。

    但黄龙不语,早已蓄势待发,握住血刀的刹那,再次袭身而上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战场之上,怒吼震天,硝烟四起,蔓延天际,方圆百里看得清晰。

    背阴山腹部深处,魔阵运转,持续变化,释放诡异力量,层层叠叠的血色蔓延,席卷天际,混合魔雾,往远处飘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出手了?”

    地鸣屹立虚空,凝视远处战局,血红眸子里压抑不住嗜血的渴望,恨不得仰天长啸,奔赴战场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!啊!”

    突然,惨嚎声自地面上响起,就见暗芒划过,将一名黑袍老者收割,转瞬,尸首分离,魂归地府!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天啸察觉异常,身形瞬闪,落至地面,就见到玄老身边,无头尸体横陈,被利刃划破,不复生机。

    高手!

    地鸣震惊。

    从伤口来看,一剑封喉,快,准,狠,都属当世之巅。

    “何人鬼鬼祟祟?”

    地鸣怒上眉头,环顾四周。

    很快,魔幽死士汇聚,真正的魔幽顶尖战力也分布四周。

    这里成为了最紧张的杀局所在。

    隐匿在暗中的黄泉,如诡异杀影,身形飘忽不可琢磨,他知道战场上,气息爆发,已然达到最高峰,这里,也该是收命之所了。

    他起身,再出手,一袭白衣猎猎,化作白芒,冲杀入隐藏在魔雾之中的魔幽死士。

    剑过留痕,“噗嗤”声响不断,很快,黑色血液遍地,魔幽死士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暗夜幽灵吗?

    地鸣很快冷静下来,虽然找不到踪迹,但同出一源的气息让他心中警惕,或许,出自珈羅殿。

    “踏踏踏……”

    脚步急速,隐匿在黑暗中的黄泉现身,眉清目秀,白衣胜雪,出现在地鸣身前。

    “是你。”

    地鸣眸中闪过惊讶之色,是地宫之中的蝼蚁,为何突然变得这般强大?

    但很显然,黄泉不会给他思索时间,他果断出手,身形瞬闪,在地面划出深壑,迸射火星,袭向地鸣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地鸣见状,一拳轰出,与之遥遥一对。

    剑芒与拳劲相撞,白芒大盛,气浪翻滚,草木摧折,地面也跟着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闷哼一声,地鸣只觉得一股巨力袭来,强悍如他,也被击退了。

    黄泉服用真元珠,修为暴增,自然也要把握好一分一秒,他真元灌注,一口锋利冷剑散布黑色异彩,出现在手中,身形再变,快攻而上。

    “狂妄的家伙!”

    地鸣首战失利,魔刀再现,同样迎击而上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!”

    双强交汇,气劲崩毁风云,方圆数里顿成炼狱,修为弱的魔幽死士被气劲击中,当场惨嚎,身形爆碎,化作血雾。

    两人战局,已成为禁区,锻魂境以下,不得入内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!”

    交击不断,地鸣深感压力,再次撤出战局,大手一挥:“众人,杀!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十数道杀影自四面八方涌来,最差的也有锻魂初期的力量。

    黄泉看在眼里,知道这些都是必须斩杀的阻碍,心下一横,剑动八方,气劲狂扫,将众人击退。

    “魔剑道—星流!”

    黄泉运转魔剑三式绝学,无尽星辉汇聚,释放潜藏之力,冷芒划破夜空,在人群之中穿梭,仿佛一道紫色长河,所过之处,生灵尽皆陨落。

    噗嗤声不绝于耳,六名锻魂境高手如石柱一般,不能动弹,下一刻,星辉包裹,整个人都飘散如烟。

    “魔剑道,你究竟是谁!”

    接连损失七名锻魂境高手,地鸣心疼不已,但对黄泉身份更加疑虑,珈羅殿内的人,怎有可能牵扯御苍玄?

    他究竟是墨白,或者另有他人?

    “问阎王去吧。”

    黄泉收剑,也不得不感叹魔剑三式的霸道无与伦比,修为越高,使用出来,越是惊人,眼下,便为见证。

    “三招,定你生死!”

    黄泉剑指地鸣,自信满满。

    “找死?”

    被藐视,地鸣怒极,他怒吼一声,魔刀光华大盛,身形瞬至黄泉眼帘,而后猛然斩落。

    “第二招了!”

    黄泉墨剑转动,星辉遍布,挡下这一击后,身形抽退,跃至半空,看了一眼远处血色如潮,剑诀再起:“魔剑道—暗月!”

    暗月出,天地动,八风汇聚,剑气纵横,他整个人如同锋利冷刃,盯上了地鸣,携无尽气势轰落。

    “魔刀吞海!”

    眼见黄泉剑冷,魔剑道再展,地鸣真元灌注,气冲云霄,形成无尽黑海,一挡魔剑之威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剑气斩落,无穷无尽,在黑海炸开,翻涌沸腾之余,又见吞天剑气斩落,撞击在黑海之上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伴随惊天巨响,黑海破碎,方圆之地尽皆遭劫,气浪翻滚,涌向远处阵眼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地鸣见状,猛然醒悟,原来眼前白衣故意引诱,试图以两人之力,冲毁阵眼。

    他当即撤力,黑海溃散一刻,就见墨剑暗芒杀至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声,猝不及防之下,地鸣肩膀被洞穿,血流如柱,他闷哼一声,身形抽退,远离阵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,第二招你就不行了?”

    黄泉身形轻飘,屹立半空,居高临下俯瞰地鸣,言语轻佻,嘲弄眼前地宫之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