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二十章 回皇城

第一百二十章 回皇城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大周皇朝,屹立不朽,有千万宗门林立,最耀目者,当属天剑院。

    天剑院,传闻乃一名绝代剑者所创立,屹立圣地天剑山,身份不为人知,传下道统后不知所踪,已有两千年之久,怕是早已羽化登仙。

    天剑院历经数代院主,蒸蒸日上,其镇院绝学藏剑式,举世无双。。

    世人更有诗赞曰:天剑山上天剑院,普天之下剑之巅。

    天剑院位于天剑山半山腰上,楼台阁宇,隐于云雾,缥缈如仙,是少有的剑道宗门,即便大周皇朝,也要礼让几分。

    但近日来,一则消息惊动天下,魔剑道之主御苍玄决战天剑院院主叹无息,后者战败,身死道消,魂飞魄散,使得整个天剑院被笼罩在一片悲伤阴霾中,不复往昔盛景。

    天剑山上观水崖,山瀑飞泄三千丈,隆隆作响,隐于云雾,山林相应,青翠欲滴,有花鸟相闻,神仙之地。

    观水崖上,一袭白衣枯坐,岁月留痕,不复真容,身前木剑入地三分,剑韵难以琢磨。

    突兀地,风起云涌,山河变相,神仙之地遭劫,有人踏光而来,一袭青衣猎猎,须发皆白,仿若仙者。

    “邃无邪,交出天剑,离开天剑院,今日便放你生路。”

    仙者负手而立,神情平淡,居高临下,俯瞰枯剑者。

    枯剑不语,雷霆近身而不动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被无视,仙者冷哼一声,挥袖间,白芒大盛,携天地气势扫向枯剑者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气劲临身,但见迷蒙玄光突兀出现,将枯剑者罩住,任凭天地风云涌,片劲不沾身。

    “你果真偷习本门武学!”

    仙者见状,怒容更盛,他沉喝一声,背后仙剑铿然出鞘,划出绚丽异彩,斩向枯剑者。

    剑气临身,十分可怖,有威胁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盘膝而坐的白衣双眸突兀睁开,旋即周遭白芒狂泻,如暴风骤雨,卷向剑气,“叮”的一声剑气溃散,磅礴气势让仙者倒退两步,屹立不稳。

    接二连三,仙者怒上眉梢:“今日留你不得!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他气势再展,就要拿下白衣枯剑。

    而此时,枯坐的人突兀起身,双眸平淡,星辰大海尽皆浮现,广阔浩瀚,他起身,负手而立,一步踏下观水崖,身形不坠,往虚空踏足,迎仙者而上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一步百丈,转瞬即至,错愕一瞬,但闻铿然声响,剑断人亡。

    错身过后,白衣负手而行,化作流光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救……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错愕的眼神,不敢置信的眸光,仙者捂住脖子,却堵不住殷红如柱,身躯不断颤抖,最终从云端坠落……

    观水崖上,木剑留痕,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半日后,天剑院传出消息,捉拿天剑院叛徒邃无邪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周皇城,墨白回来了。

    消息如飓风一般传遍了整个皇城,不论世家子弟,还是平民百姓,或者深宫之内,都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消失许久的墨白突然回来了。

    无双神侯唯一子嗣回来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各大侯府都接到了通知,无双神侯府外,无数双眼睛瞬间盯住此地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双神侯府外,一袭白衣猎猎,负手而立,眉清目秀的白衣少年郎看着熟悉的牌匾,熟悉的建筑,颇为感慨。

    一入北荒大半载,回首门前候旧颜。

    “吱……”

    府门开启,记忆中的容颜浮现,彩阳夫人在北冥雪的搀扶下,踏出侯府,眼泛泪花儿。

    “白儿……你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彩阳夫人走上前,竭力压抑激动的心情轻抚墨白面颊,稚嫩消去,更见坚毅,她以为墨白在皇族宗门修炼,声音颤抖:“白儿变了,长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彩阳夫人的容颜依旧,但眼尖的墨白仍发现了盘起的发丝中,一缕晶莹白发,让墨白生出愧疚之心:“让母亲担忧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回来就好……回来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彩阳夫人拉着墨白往侯府内走去,就这般慢慢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悠长走廊中,熟悉的布局没有变化,墨白陪着彩阳夫人缓步而行。

    这近一年来的北荒之行,仿若梦境,若非修为还在,他以为自己真的是做了一个梦,很长的梦……

    彩阳夫人好不容易平复了内心的激动心情,因为她只有墨白一个孩子:“最近过的还好吗?”

    好?

    墨白想不通何为好,厮杀就是生存,但他很从容,违心的点了点头,笑道:“很好,而且修为提升的很快。”

    听到修为,彩阳夫人停下脚步,顿了顿,勉强露出笑容道:“那就好……那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好吗?

    墨白看在眼里,不知为何彩阳夫人有这种动作,但还是点头,不敢违逆。

    一路往客厅走去,早已有婢女备下茶点,为墨白接风洗尘。

    这是无双神侯府的规矩,若是其他王侯世家子弟突然回了家,一定会张灯结彩,大设群宴,广邀贵族庆祝。

    足以看出,真正厮杀疆场,战功赫赫的神侯是多么不屑与皇城众多王侯家族打交道。

    母子俩叙话家常,聊了许久,墨白也只是讲一些稀奇古怪的故事,至于真正发生了什么,他只字不提。

    终于,到了晚上,彩阳夫人去休息,墨白独自一人来到武场。

    明月高悬,风簌簌,四周传来猎猎声响,片刻的宁静,着实不易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,好似还没有和我说句话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一袭白衣的北冥雪出现了,容颜倾城,沉鱼落雁,她很自然地坐在了墨白身旁。

    身边传来阵阵体香,绝世美人儿相伴,这辈子还能奢求什么?

    “多谢你。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,若非有北冥雪照料母亲,恐怕又会生出许多白头发了吧,墨白转而对北冥雪说道:“这段时间谢谢你照顾母亲,还有在北荒时候,若我没猜错,那神秘高手也是你请来的吧?”

    对于逃命途中,神秘出现的俏美人出手,一招毙命,让他记忆尤新,除了北冥雪,他想不到还有谁会如此帮助自己。

    北冥雪闻言愕然,诧异道:“你真是很聪明,聪明的过分了一些!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轻笑了一声,微微摇头,没有继续说下去,其实从当初第一次见到北冥雪,他就知道,这个女子不简单,至于身后的力量有多么强大,就不为人知了。

    他抬眸凝视月光,感叹道:“今天的月亮很圆,看来我回的很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月圆,团圆吗?”

    北冥雪美丽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缅怀之色,道:“很羡慕你有一个家。”

    墨白没有去问北冥雪的身份,因为他觉得还不是时候,只是邀请道:“如果你喜欢,无双神侯府,就是你的家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真是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北冥雪回头看到墨白一本正经地模样,捂嘴轻笑了两声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入夜,月色依旧,比往日还要明亮许多,灵武君府,灵应独自在书房,听着下属汇报墨白的情况,得知其已经安全回至皇城,露出怒色。

    “哼,该死的墨白,居然还能活着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猛地一拍桌案,吓得那名身穿黑衣的探子一跳。

    探子忙拱手说道:“最近皇城之中,都知道墨白已经安全回来,而且是在星月公主之后,听闻之前星月公主也三天两头往无双侯府跑,属下建议小武君最近不要招惹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灵应闻言,眸子里闪过一丝冷色,居高临下的俯瞰探子道:“你是瞧不起本世子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敢!”

    那名探子忙下跪,紧张道:“最近彩儿郡主与九皇子走得颇为亲近,属下觉得最担心的应该是九皇子殿下,小武君不宜亲自冒险。”

    对了,九皇子!

    探子的话给灵应提了个醒,谁不知道当年灵彩儿与墨白的青梅竹马,若非九皇子横插一脚,现在恐怕已经和墨白成亲了吧,现在墨白回来,最担心的的应该是九皇子!

    灵应计上心头,很满意地看了看自己这个心腹,挥手道:“你先下去吧,继续帮我盯着无双神侯府的动静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那名探子如蒙大赦,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,缓缓退出书房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