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二十二章 皇族姬仙月

第一百二十二章 皇族姬仙月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无双神侯府外,一道轻柔倩影缓步出现,容颜绝美,倾国倾城,她一袭紫衣,身披貂裘,仿佛来自九天的仙女,美艳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姬仙月,身为大周公主,皇后之女,身份高贵,饶是九皇子也咂舌不已。

    “她为何会来?”

    姬星月小声呢喃,很意外这位姐姐的出现。

    按照礼仪,身为长辈,彩阳夫人自不用亲自迎接,然墨白不同,他身为无双神侯子嗣,便是人臣,或许面对姬星月,九皇子这些好友,他无须多礼。

    但见到姬仙月,大周皇朝的长公主,他就要以君臣之礼相待。

    墨白走出客厅,单膝跪地,沉声道:“臣墨白,叩见仙月公主!”

    “平身吧。”

    姬仙月人如其名,美丽似仙,清冷似月,声音不见得有多少威仪,但让人生出敬畏之心,比九皇子,姬星月等人变化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公主。”

    墨白起身后,君臣之礼已毕,他也要问出心中所想,首次凝视这位绝顶美人儿,墨白诧异道:“墨白与公主从未谋面,不知为何前来侯府!”

    姬仙月抬眸打量墨白,心中也颇为好奇,一个怎样的人物儿,会闹得满城风雨,甚至姬星月回来之后,也三天两头往无双侯府跑。

    第一次看到墨白,姬仙月就略显得惊异,眉清目秀,不见得俊朗非凡,但自有一股出尘气质,傲而不娇,让人容易生出好感,她微微点头,笑道:“本公主前来,是代表皇后娘娘,来探望墨小侯爷。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,受宠若惊,露出诚惶诚恐的神色,再次拱手拜道:“不敢当,墨白何德何能,值得娘娘与公主青睐!”

    “呵,此事神秘,但小侯爷能平安归来,足以验证一切。”

    姬仙月并不言明,挥挥手,笑道:“不请本公主入内吗?”

    “请。”

    墨白回过神来,让开一条道儿来,请姬仙月入内,同时心里也生出几分警惕之意。

    大周,有人皇通天彻地,第二个值得敬畏,当属深宫中的那位皇后了,历年来,人皇闭关,大小事务,皆有皇后处理,虽是一介女流,却隐隐有北荒荒后的既视感,这让墨白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万一她是来试探自己的怎么办?

    要知道,北荒的一系列动作,可都瞒不过这等存在,他叹了口气,暗道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
    恢复淡然之色,墨白也跟着进入客厅。

    姬仙月进入客厅,一旁九皇子与姬星月便拱手拜见这位姐姐。

    皇族之间,看似和谐,实则更加险恶,好在这目前的三人,九皇子胸无大志,姬星月只是个刁蛮公主,但对姬仙月并不看好,扭过头去,仙月公主倒也很友好点头。

    这给墨白奇怪感觉,姬仙月虽容颜倾城,但也城府极深,与皇后亲近,若大周发生变故,这二者恐怕将会成为大周最可怕的势力。

    姬星月似并不喜欢这位姐姐,有些不悦道:“不知仙月姐姐来此是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你能来,姐姐就不能来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大家都是一家人,何必争吵呢。”

    看到姬星月与姬仙月之间话不投机,九皇子忙站出来打圆场,讪笑着拉来墨白,问道:“兄弟,这里是你做主,我们可都是来看你的,不知兄弟你打算如何安排?”

    好嘛,将难题抛给了墨白。

    墨白看两人,就知道恐怕有些矛盾,他沉吟片刻,对彩阳夫人恭敬道:“母亲,既然如此,那孩儿带几位贵客往观月楼,就请你与雪儿在家中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雪儿”两个字,北冥雪俏脸一红,有些尴尬,多少年了,谁敢这么直呼自己?恐怕也只有墨白了,不过她也知道,这是为了自己好,因此她也不介意,露出一丝浅笑,点头道:“那你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姬星月似乎是个醋坛子,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,也不高兴了,她哼着走上前,问墨白道:“这位漂亮的美人儿是谁呀?为何不给大家介绍一番。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皱眉,姬星月无理取闹的脾气不减反增,但他还是平淡语气,道:“是母亲收的义女,公主殿下还是无须过问了,咱们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率先踏出客厅,领众人往观月楼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姬星月看到墨白渐行渐远,气得跺了跺脚,只得跟上。

    九皇子与灵彩儿面面相觑,都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唯有姬仙月不急不缓,嘴角笑意依旧,莲步轻移,跟上墨白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观月楼上,众人汇聚,引得皇城众人看热闹的心思,他们看到墨白带的都是皇族,惊讶不已,没想到平日里不喜好结交的墨白,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惊人!

    观月楼上,众多大人物汇聚,一些个普通的世家子弟,早已溜走,将这块地方让给了非同一般的人物。

    众人分别坐下后,九皇子笑嘻嘻对墨白道:“兄弟,今天你请客,看需要来些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,这里并非墨白做主,而是诸位了。”

    墨白很谦虚,如果没有姬仙月,或许大家就随意一些了,但这位长公主出现,一切都变得暗藏玄机。

    对于墨白此举,姬仙月颇为不悦,她美眸微蹙,半开玩笑地说道:“莫非本公主这般让小侯爷忌惮?”

    “不,是受宠若惊!”

    墨白不卑不亢,笑谈道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哎呀,这不是星月公主吗?”

    这时,几人谈话间,有身穿紫色锦衣的公子缓步而来,踏上了二楼,佯作惊讶的露出一脸喜色。

    寇锐来了,尾随而来,得知姬星月来此,特地出现,为的便是与之能出现一分巧合的缘分。

    他走上前,合上折扇,无视众人,佯作意外的拱手道:“公主,真是令我惊讶,没想到咱们如此有缘,观月楼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寇锐,本公主很明确地告诉你,这里与你无关,若要喝酒,便往它处去。”

    姬星月原本就不算太好的心情,随着寇锐出现,更显得不悦,她俏脸微冷,指了指一旁的空座儿:“这里没人包下,寇小侯爷随意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,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    寇锐的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,即便遭拒,他依旧不离去,笑意盈盈坐在了隔桌儿,好似就与姬星月坐在一起一般。

    “小二,来一壶好酒。”寇锐招呼观月楼伙计后,复又展开折扇,轻轻摇动,一双咕噜噜地眼睛,时不时撇向姬星月方向。

    突兀出现的年轻公子,有巧不巧的缓解墨白尴尬,他松了口气,笑道:“就等这里的招牌菜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姬仙月点头,却将眸光放在了月台之上,凝视天色,笑道:“听闻这观月楼上,夜幕降临之时,别有一番景色,不知是否为真啊!”

    “有!当然有了,观月楼观月楼,自然是观月摘星咯。”

    这时,寇锐突然接口,笑嘻嘻地将目光再次放到了姬星月身上。

    挑衅,光明正大的调戏,即便身为长公主的姬仙月也有些不悦了,更何况是刁蛮公主姬星月。

    她腾地一下起身,指着隔壁桌寇锐的鼻子,冷声道:“本公主警告你,不要试图再出言调戏,否则,本公主可不会客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,公主可能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寇锐口中虽说不敢,却依旧没有敬意,拱手嬉笑道:“这观月楼可不就是这些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星月,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九皇子忙出言安抚,将姬星月拉了回来,但余光却是撇了撇寇锐,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九皇子自认为自己也是个人才,但没想到还有比自己更狠的,公然调戏皇族公主,谁给了他这么大的胆子?

    虽说近些年来,人皇常年闭关,有传言其是命不久矣,但各方王侯势力依旧步步惊心,不敢逾越,难道这年轻公子就是来挑衅地。

    “九哥,他就是我说的寇锐,寇江侯之子。”

    姬星月坐会自己的位置,却也小声的对九皇子说了一句,意思明显,是要其想办法教训他一顿。

    九皇子一阵为难,寇江是个不大不小的地方,但权势不小,而且偏向于太子殿下,是其得力助手,自己出手,恐怕吃力不讨好吧,他沉吟片刻,却将鬼点子放在了墨白身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