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天剑叛徒邃无邪

第一百二十五章 天剑叛徒邃无邪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回到无双神侯府,墨白不知所以,转身迅速进入了自己的小院,他需要安静,一个可以摒除杂念的地

    三百年的磨砺,让他遇事处变不惊,可当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也颇多顾忌。

    姬星月,一个很好的例子,他不想伤害任何人,自然也包裹这位大周公主。

    但有些事不能言明,否则要付出沉重的代价,沉重到他永世不得翻身,家破人亡。

    距离无双神侯府覆灭还有四年时间,这四年,他要查清楚一切真相,决不能让悲剧再次发生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时,小院外,一袭金色甲胄的叶甲快速赶来。

    “启禀小侯爷,叶甲已经按照您的吩咐调查过了。”

    叶甲走上前,单膝跪地,恭敬无比,从上次出去,到如今,这个小侯爷已经成为地灵境二重的高手,让他敬畏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,心中一动,他起身从一块巨石上跳下来,问道。

    “边荒传信,神侯闭关,谁都不见,目前依旧没有出关的迹象!”

    “父侯还在闭关!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皱眉,他回来的第一件事,就是要叶甲探查无双神侯的动静,想要找时间前往,问个清楚,然而现在无双神侯闭关,是有意避开自己吗?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知道这件事情不单纯,背后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!

    “北荒那边呢?”墨白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叶甲恭声道:“是墨无踪将军亲自告诉属下的,北荒那边,背阴山魔幽势力覆灭,黄泉往魔鬼林养伤,苏辛接管十万禁军,依旧在追查余下的魔幽势力!”

    叶甲一字不落地,原封不动,全数说与墨白听,但这其中牵扯了什么,他却不得解,只传话,有些事情,不是他能打听的。

    得到苏辛等人消息,墨白才松了口气,上次往魔鬼林的珈羅殿,果然发现其中玄机,那些神秘妖像并非一无是处,内中蕴含无尽妖力,而黄泉被黑雾卷去,最终被选中,继承了其中一尊妖像的力量,因此才修为暴增,到达巅峰境界。

    他很快想起姬星月,最后是被莫名其妙发现的,而且毫发无损,或许珈羅殿没有选中,从而放走!

    “辛苦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墨白挥手,示意叶甲离开。

    “是,小侯爷……”

    叶甲犹犹豫豫,却没有及时离开。

    墨白诧异问道:“还有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有。”

    犹豫再三,叶甲点头,抬眸对墨白恭敬道:“最近大周王朝出现了一件大事,引动多方势力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墨白来了兴趣: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有关于天剑院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叶甲恭敬回答!

    天剑院……

    墨白心中一动,觉得有些熟悉,不过很快醒悟,他还记得当初父亲无双神侯有两名好友,皆是剑道高手,两人有一子,名为邃无邪,也算与自己有缘,小时候,经常一起玩笑打闹,在无双神侯府住了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此后,无双神侯归来,将邃无邪送往举世闻名的天剑院修剑,不知情况如何了。

    他饶有兴致问道:“天剑院发生何事?”

    “回禀小侯爷,传言天剑院院主叹无息与北荒第一高手对决,意外身陨了,而镇院神兵,天剑也下落不明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震惊,北荒第一高手,那不就是自己的师傅御苍玄吗……

    他竟然杀了天剑院之主,叹无息,那可是传闻中的人道巅峰啊!

    墨白惊骇不已,继而问道:“邃无邪呢?”

    “这正是重点。”

    叶甲在无双神侯府已有很长时间,他自然也知道那名天才剑少邃无邪与自家小侯爷关系匪浅,小声道:“天剑失踪,天剑院认为是邃无邪所为,九长老为讨天剑,却被邃无邪所杀,叛逃而出,目前不知所踪!”

    “怎会!”

    叶甲一番言语,如同五雷轰顶,让墨白踉跄,神情剧变,险些屹立不稳。

    “小侯爷。”叶甲忙伸手搀扶。

    “我无事,你先下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挥手示意叶甲离开,自己脑子里却一阵乱麻……

    邃无邪盗取天剑,还斩杀了天剑院九长老,这等罪过,足以让他身死道消了!

    不过邃无邪为人,墨白记得很清楚,邃无邪比自己大六七岁,而且十分照顾自己,怎么会无缘无故,盗取天剑,斩杀九长老呢……

    “启禀小侯爷,有人送信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沉吟之际,小院里,婢女小心翼翼地赶来,手里捧了一封书信,要交给墨白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墨白看了一眼,上方一片空白,没有署名,他皱眉问道:“是何人送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一个乞丐,并且千叮咛万嘱咐,一定要交到小侯爷手中。”婢女小声回答。

    乞丐?

    墨白疑惑,拆开信封,很快变了脸色,因为上面写道:墨白,我是无邪,天剑院内发生巨变,我被诬陷盗取天剑,帮我证明清白。”

    寥寥数语,字迹沾血,熟悉的面庞映入脑海,是邃无邪!

    他合上信封,忙开口询问婢女:“那乞丐呢?”

    “离开了……”婢女被墨白沉重的神色吓到了,小声回答道。

    看来,是有心不被人发现……

    墨白叹了口气,神情疲惫,挥手道:“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婢女不敢大声打扰,只得退出院子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婢女离开后,墨白凝视手中书信,半晌不语,他挥手,一缕道火炽燃,将书信烧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邃无邪的父母,他不甚清楚,但父侯与其父母是好友,足以验证人品,更何况两人关系,本就密切,邃无邪喊冤,想必其中另有隐情,他觉得,自己是时候走一趟天剑院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深宫之内,华妃依旧穿针引线,做些刺绣的活儿,自从姬星月平安回来后,她一颗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,连带着脸上笑意也多了几分。

    影子隐藏在暗中,回禀发生的一切,听得华妃时而皱眉,时而舒展。

    “墨白身份神秘,在北荒时,拜入了魔神宗,此后更曾深入北荒皇宫而不被察觉,想必不简单,娘娘以为,该如何处置?”影子声音嘶哑,如幽灵一般。

    华妃停下手中的刺绣,神情平淡,轻声道:“此事不宜声张,最近星月总喜欢往无双神侯府跑,恐怕也有了一些儿女心思,作为母妃,我只能尽量帮她守护这些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万一人皇追问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影子欲言又止,很是担忧。

    人皇么……

    华妃微微摇头,轻声道:“人皇闭关,尚有一段时日,更何况眼下天剑院生事,闹得大周沸沸扬扬,谁也不会刻意注意一名神侯子嗣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影子恭敬回应,虚空扭动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母妃!母妃!”

    这时,寝宫的门被打开,姬星月如风儿一般,跑了进来,眼圈通红,扑在华妃怀里抽泣:“母妃,墨白他……他欺负我!”

    “我的好女儿,墨白又怎么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华妃看到女儿抽泣,不似作假,神情当场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往观星楼,墨白说他不喜欢我……”

    姬星月哭着说道,但说出来的话让华妃愕然。

    这也太直白了……不过也证明姬星月还是一如既往,她闻言,轻抚星月背部,感叹道:“情爱之事,你还太小,分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星月分的清楚!”

    姬星月闻言,起身抽泣道:“在北荒时,墨白为我多次受伤,甚至还险些丧命,这些都不是假的,星月喜欢墨白,除了父皇与母妃,从未有人对我这么好,这么无微不至……”

    姬星月越说越委屈,俏脸通红,眼角更是通红,梨花落雨一般,让人怜惜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星月先不要哭了,母妃为你做主……”华妃伸手擦去姬星月俏脸上的泪花儿,轻声安抚道:“你想要母妃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姬星月不知如何回答,她抽泣的声音越来越小,俏脸也越来越红,半晌,她才不满道:“我要先问清楚,墨白究竟为什么这样对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好,母妃就将他传召宫里来,当面问个清楚!”为了姬星月,华妃也是豁出去了,要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好!”

    听到要招墨白进宫,姬星月又怕其误会自己,想了想,小声道:“还是星月自己问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华妃捂嘴轻笑,怎能看不出姬星月对墨白的情意,她点头答应道:“好,如果要母妃做什么,尽管说,谁也不能欺负本宫的宝贝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姬星月破涕为笑,心情好了许多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