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天剑院

第一百二十七章 天剑院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白衣刀神这等存在,再多想法也是多余,所以墨白不打算隐藏什么,将事情经过,原原本本,全数告知。

    就见商子洛听完之后,眸中露出异彩,饶有兴致地道:“听你说来,这邃无邪是被冤枉的咯?”

    “不尽然。”

    墨白摇头道:“在没有见面之前,一切都是变数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打算往天剑院而行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既然吾与太白约定算数,那这一路上,便由吾护你前行。”

    商子洛表现的很积极,这反而让墨白坐立不安了……

    商子洛见墨白警惕模样,有些不悦了:“你身上,除了一株锁魂草能入吾眼之,再无其他,怕什么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倒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有些尴尬,讪笑着挠挠头道:“那咱们出发吧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商子洛点头,两人旋即化作流光,往天剑山赶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剑山,距离皇城八千里,云雾缭绕,隐于山水之间,半山腰上,宫阙林立,一派山清水秀。

    天剑院内天剑殿,为议事大殿,大殿内,数位长老都在,共同商议,要捉拿邃无邪之事。

    大长老一袭白袍,须发洁白,颇具仙风道骨,他凝视在做诸多长老,感叹道:“院主身亡,副院主闭关不出,如今此地由我等九大长老做主,然前些日子,邃无邪斩杀九长老叛逃而出,引起轩辕大波,如今七长老,八长老外出查询其下落,至今未有所获,反倒是近些日子来,但凡邃无邪出现之地,不论大小宗门,又或山庄村落,皆惨遭滅门屠戮,引得天怒人怨,众多修道宗门联袂要求天剑院给出说法,我等该如何自处?”

    三长老一袭紫袍,神情阴鹜,闻言冷哼道:“这群修道宗门无能,人人自危,却要我天剑院给出说法,不知所谓。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话可不能这么说。”二长老闻言忙站出来摆手,一副老学究的模样:“邃无邪始终出自天剑院,这也是咱们分内之事啊!”

    “确实不假,不过从九长老伤口来看,是中了我天剑院绝学—藏剑式,而且一招毙命,不知邃无邪从何处习得,他如今强大,少说也有地魂巅峰之境,咱们恐怕不是对手啊!”三长老颇有担忧。

    “这可真是怪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一直默不作声的五长老轻抚胡须,诧异道:“邃无邪因父母身亡,枯坐观水崖十三载,修为不得寸进,一直停留在通神巅峰,为何转瞬就到了地魂之境呢?”

    “哼,这更是咱们该解决的问题,邃无邪居心叵测,习得藏剑式不说,还悄无声息达到这等境地,尤其是杀人夺剑,罪加一等,绝对不可饶恕!”三长老闻言更加气愤,神情阴冷,对大长老拱手道:“师兄,咱们几人同出,捉拿邃无邪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……”大长老微微摇头,却是另有其他想法:“目前邃无邪不知所踪,更何况一切都未曾调查清楚,不能草率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调查清楚?嘿……”三长老一双阴鹜眼眸盯住大长老,冷声道:“师兄,九师弟的教训还不够明显吗……”

    二长老皱眉,斥责三长老道:“三师弟,最近你越来越没有规矩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,不是师弟没有规矩,邃无邪接连造出血案,若不及时拿下,恐生更多杀戮,与天剑院名声或者其他,都极为不利,更何况天剑乃是天剑院至宝,现今不知所踪,怎能不令人心急呢?”三长老神情感伤,开口解释。

    “罢了,无须争吵,待七师弟与八师弟回来再做商议吧……”

    大长老叹了口气,不欲再作他想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时,自大殿外,一名身穿无极道服的弟子背剑入内,拱手恭敬道:“启禀各位长老,门外有自成无双神侯之子的墨白,前来求见!”

    “无双神侯……不正是当年送邃无邪来天剑院的那位吗?”

    三长老露出疑惑之色:“他之子嗣来此作甚?”

    “呵,显然是为了邃无邪而来。”五长老将询问的目光看向大长老:“师兄,是否让其入内?”

    无双神侯之威势,大周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当年送来邃无邪修炼,如今出了事情,其子嗣出现,显然,有着不小的关联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缓缓点头道:“请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那名弟子闻言,拱手一拜,而后退出大殿。

    不多时,墨白与商子洛缓步出现。

    商子洛不愧是绝代刀神,一身修为功参造化,竟可收敛自如,即便站在众人面前,也察觉不出分毫,只会以为是位普通人物。

    他跟在墨白身后,进入了天剑殿内。

    “在下墨白,见过几位长老!”

    墨白四下打量,已然猜出这些人的身份,毕竟天剑院院主身亡,此地能做主的副院主仍旧闭关,那这些人,也只能是长老了。

    “小友无须客气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忌惮无双神侯的势力,笑意盈盈走上前来,打量了一番,赞叹道:“小友是无双神侯子嗣墨白?真是俊朗非凡,年纪轻轻,这身地灵境的修为,让老朽也要汗颜啊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心中一惊,他没想到这大长老竟然一眼堪破自己修为,不过他还是露出敬重之色,直言来意,道:“这位长老,墨白今日前来,是为邃无邪之事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大殿上,气氛骤凝,数双眼睛都盯上了白衣少年郎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被众人盯着,如芒刺在背,这些存在可都不简单,差的也要有地魂境初期的修为,难以抵抗,墨白讪笑两声,小心翼翼问道:“不知邃无邪近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墨白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三长老就冷哼了一声,显然十分不悦。

    墨白看在眼里,也猜出几分,毕竟最近一些时日,邃无邪闹出了太大动静,天剑院不可能坐视不理的。

    他将询问的目光看向大长老,因为自觉告诉他,这么多老头子里面,就眼前这位须发洁白的老者最有威望。

    果然,大长老闻言之后,沉吟片刻,对墨白道:“小友前来,老朽也猜出几分,但也要实话告知你,邃无邪杀人夺剑,叛逃而出,如今尚未查出下落,事关重大,即便无双神侯亲自前来,也不能讨保邃无邪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……”墨白闻言,忙摆手道:“长老误会了,墨白前来,主要是查清真相,若邃无邪真的作恶多端,那墨白也不会保他,前来此地,但问下落而已,既然如此,那墨白就先告辞了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得到想要的讯息,墨白也不多逗留,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慢着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此时,一直默不作声的五长老突然开口,身形瞬闪,拦住了墨白去路,他对墨白身后的大长老说道:“无双神侯府与邃无邪关系密切,在还未调查清楚之前,不能任由墨白就此离去!”

    好嘛,竟然要拦路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四章送到,求推荐票,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