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二十八章 十三年

第一百二十八章 十三年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五长老,一袭灰袍,同样的面容枯槁,不知活了多少岁月,斑驳印记刻下,不能抹去。

    他拦住墨白去路,大殿上的气氛也随之而凝。

    “这位长老,拦路所为何?”墨白神情冷了下来,拦住去路,显然,是不想自己参与邃无邪之事,这让他心中更加疑虑了。

    五长老不言语,将询问眸光看向大长老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大长老沉吟片刻,对墨白笑道:“小友,你出身无双神侯府,与邃无邪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老朽觉得,小友不如在天剑院暂住一段时日,天剑院内武学典籍颗任由你浏览,待得擒拿邃无邪后,也可当面问个清楚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想要拦下墨白,又忌惮其身后势力,只得好言相劝,甚至答应天剑院武学都能观阅,也算是极为客气了。

    但天剑院武学,墨白岂能看得上眼?他拥有浮世道塔,武学不计其数,不凡圣掌,九幽幻影,九阳天诀,魔剑道,哪个不是当世之巅?天剑院虽有藏剑式举世无双,但也不能困住自己。

    他将求救的目光放在了白衣刀神身上,然而刀神负手而立,眸光撇向一旁,似乎没有出手的打算。

    墨白看到商子洛这番模样,气的牙痒痒,可很好的抑制住了,转过身来,对大长老友好笑道:“长老,不满您说,邃无邪与我缘分匪浅,但我墨白也是明事理的人,之所以来此,就是怕父侯亲自出手,惹出大风波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没有再说下去,但众多长老听闻无双神侯墨云逸后,都面面相觑,开始思忖其中的厉害关系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大长老也开始犹豫起来,墨云逸身为七大神侯之首,修为不可揣测,且镇压边荒,麾下有百万骁勇战军,倘若其一怒,除却人皇之外,谁又惹得起?

    墨白看到众人犹豫不决,知道有戏,再添了一把火:“墨白记得父侯与邃无邪情同父子,若得此笑意,定然大怒,届时,恐怕又会乱上许多,墨白此举,不过是为父侯分忧,还望诸位成全。”

    威胁,不显山露水的威胁,众多长老都是活了几百岁的人物,怎能听不出这话中有话?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五师弟,放行吧……”

    大长老终于做下决定,他不敢为难墨白,就如同其身后不可撼动的大山一般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五长老虽有心,但也碍于大长老面子,或者说无双神侯威势,只能让出道路。

    “多谢了!”

    墨白看到五长老让开,微微拱手致谢,旋即瞥了一眼商子洛,哼声道:“走吧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墨白离开,三长老这才露出焦急之色,对大长老道:“如此放任此子离去,他是否会帮邃无邪脱逃?”

    “若此子有这般想法,我等也无可奈何啊!”

    大长老叹了口气,没办法,谁让人有这么个厉害的后台背景呢……

    “这样。”大长老似乎想起什么,突然转身对三长老道:“你派人关注邃无邪动静,同时也多注意墨白动作,一旦见到邃无邪,便拿下他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三长老点头,下去吩咐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剑山下,离开天剑院后的墨白终于松了口气,他白了一眼默不作声的商子洛,不悦道:“你为何不出手?”

    “现在,你不一样没事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出手,一定可以震慑那群长老,这对未来,也算好事!”

    “但吾更想看看你有何办法脱身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如愿以偿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没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商子洛突然抬眸,盯住墨白,无奈一笑道:“你与太白剑阿,同样狡诈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摸了摸鼻子,不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商子洛抬眸,夕阳西下,晚霞漫天,饶有兴致地问道:“即将入夜了,你打算如何做?”

    “查探邃无邪踪迹。”

    墨白本来是不太确定的,但众多长老的异常举动让他更加坚信,邃无邪,绝不是那种滥杀无辜之人,不然,他们也不会如此紧张了。

    商子洛双手抱住肩膀,一副不以为意地慵懒模样:“你打算往何处寻?”

    “那就要看哪里有讯息了……”墨白平静回答道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嘿,你听说了吗,咱们这里的天剑院出现叛徒了,接连屠杀好几个村落与门派,现场血淋漓的,太惨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啊,那咱们真是幸运,住在天剑山下,那个叛徒不敢在此捣乱。”

    这时,有几个村夫路过,他们肩扛榔头,要去农作,边走边议论,被墨白听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他走上前,拦住那三个农夫,拱手道:“几位大哥,你们刚才说天剑院叛徒屠杀很多村落与门派吗?”

    “是阿,你不知道吗,天剑院叛徒一路往北而行,中途的小溪村,藏剑山庄,还有古树村,都被屠杀干净了。”其中一名农夫对墨白说道,他以为这是从天剑山上下来的修道者,忙说道:“这位小神仙,您得赶快出发,这个叛徒太没有人性了,小孩老人都不放过,一定要好好惩戒他啊!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皱眉,却也点头拱手道:“多谢几位,那我们这就出发。”

    辞别几位农夫,商子洛与墨白望北而行。

    小溪村,藏剑山庄,古树村,不论是普通百姓,或者修道宗门,都被屠杀,成为废墟,这等恶人行径,对于修道者而言,也是一种魔心历练,未来踏入未知境界,会是一股巨大阻力。

    更何况邃无邪秉性善良,怎会做出这种事。

    墨白不相信,所以他赶往第一处灭绝之地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小溪村,仅有数百户,一条长约数里的溪流潺潺作响,越是接近,浓郁的血腥味越强,墨白鼻子轻嗅,转瞬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心中一动,凝视潺潺溪水,飞身一跃而上,溪水清澈,却隐隐有血丝浮现,不算湍急的情况下,带有血迹,这验证了前方的一切。

    他快步赶去,直至来到小溪村,入目的是残垣断壁,荒芜贫瘠,有血迹斑斑,伴随大火焚烧,剩下灰烬。

    这里没人收埋,地面血迹干涸,成为黑色斑斑,躺在血泊中的人,已然化作腐肉,微风过,令人作呕,这里成为血腥炼狱……

    死去的人瞳孔中尤残存惊恐之色,不甘绝望的情绪,在这里蔓延,使得方圆数里,不敢有人靠近。

    “怎会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环顾四周,不敢置信,墨白喃喃自语,邃无邪不会做出这等事。

    “或许,真是邃无邪所为。”

    这时,商子洛从远处走来,看到这番血腥场景,也眉头紧锁,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不悦,虽敬重商子洛的手段,但听到他污蔑邃无邪,心里依旧不太高兴。

    商子洛不以为意,环顾四周,沉声道:“此地村民,皆被一剑封喉,而此地残留剑韵不简单,是天剑院的藏剑式,试问,除了邃无邪,还有何人可以办到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墨白果断拒绝道:“无邪幼年时与我关系要好,让他杀只鸡,他也会犹豫,更何况是杀人呢?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商子洛闻言嘲弄,笑问道:“那敢问你与他之间有多久未曾见面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墨白算了一下,犹豫道:“十三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十三年,也就是说,这十三年来,发生了什么,你也不知,为何就这般肯定不是他所为?”商子洛反问了一句,让墨白哑然。

    “总之……我不相信无邪会做出这种事!”

    墨白摇头,依旧不愿承认。

    商子洛也不咄咄紧逼,叹了口气道:“十三年,要改变一个人,太容易了……”

    难道真的发生了什么,让邃无邪性情大变?

    墨白不敢相信,他很快摇了摇头:“在没有见到无邪之前,一切定论都是多余。”

    商子洛点头:“好吧,不过现在,这些尸体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眼前称不上尸山血海,但老弱妇孺遍地,也有数十人,远处还有更多,墨白很难想象,何人能如此绝情,造成这等杀戮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叹了口气,墨白不语,负手而立,真元澎湃而出,金色气劲自周身浮现,往外扩散,“轰隆隆”大地震动,地面裂开,尸体尽皆落至地缝中,草木遮掩,很快,这里成为了一处乱葬岗。

    “草木为碑,大地为坟,安息吧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不再犹豫,转身继续北行。

    “现在要去哪里?”商子洛不紧不慢,尾随问道。

    “藏剑山庄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