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三十七章 入道

第一百三十七章 入道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商子洛豪气干云,负手而立,一股自信又强大的力量生成,搅动得方圆虚空微微变化,但很快,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“你真有办法?”

    墨白不敢置信,在他的认知中,能挑战同境界之间,已经是极限了,而且是依靠前世三百年的修为领悟,以及战斗经验,但真正跨越大境界杀人,单单修为领域就成了最大的难关。

    “找一处静修之所,吾教你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再次看了一眼北冥雪,意思明显,不要偷看。

    “嘁!”

    北冥雪很好奇,但看到刀神警惕眸光,俏脸一红,故意把头转向一边,不屑道:“有什么大不了,你们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如此。”

    刀神哼了一声,神情很是高傲。

    墨白一看苗头不对,忙嬉笑着拉住刀神道:“那咱们就往城郊外的旭日之巅吧。”

    “旭日之巅?”商子洛突兀响起是上次等候墨白的地方,不自禁点了点头,看了墨白一眼道:“不错不错,那个地方合适,走!”

    不再多言,商子洛拉起墨白,往无双神侯府外赶去,北冥雪看在眼里,眸中隐藏的忌惮之色终于褪去,并且重重松了口气,露出疑惑之色,他来此地究竟为何?怎会与墨白有关系!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如今我修为十不存一,与他保持一定关系,才是明智之举。”

    半晌,想不通其中关键的北冥雪叹了口气,决意放弃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旭日之巅,位于大周皇城郊外,山巅不高,却最是接近旭日。

    昊阳依旧,释放余温,挥洒在生灵身上,一片生机勃勃,这也就是远离昊阳,倘若接近,那是一种惩罚,无间炼狱般的惩罚。

    山风习习,草木呼应,天边云海之景蔓延,无边无尽,尽显浩瀚无穷。

    神辉洒落,置身于山巅,如立身云头,餐风殷露,几欲成仙。

    白衣刀神商子洛,负手而立,凝视天边云景,双眸蒙上一层金色,更显神秘莫测。

    墨白跟在其身边,小心翼翼,半晌没有任何动静,他等得不耐烦了,试探着走上前,小声问道:“都半天了,究竟有什么方法?”

    “感悟,用心感悟。”

    白衣刀神身形不动,负手凝眸,整个人仿佛融于天地之间,一草一木,山石川流,尽皆汇聚在胸中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被失去气息的商子洛吓了一跳,墨白忙往身后站了站,以为商子洛坐化了,尴尬不已,但仔细观察,就发现白衣刀神屹立不朽,整个人彻底容纳天地之间,与天地合为一体,或者说与道合为一体。

    入道!

    墨白醒悟过来,露出惊骇之色,他不敢相信,商子洛真的可以入道。

    入道是什么?或许有些人穷极一生都不曾领悟,但曾经身为地神境巅峰,人道顶峰的墨白深有体会。

    地神巅峰,是修道者的最顶端,但谁都不相信,修道之途,止步于此,其上,有更广阔的世界,有些人穷极一生近千年,老死坐化都不曾领悟,有人修道数十载,一瞬顿悟,霞云接引,破空而去,成就一则传说。

    前者,多如过江之鲤,后者,千百年来,不见有人做到。

    眼下,一个真正的入道存在,正展现他自身的领悟,要助自己突破,莫大机缘啊!

    墨白倒退了两步,他盘膝而坐,放空心神,尝试用那残余神魂接触已入道之境的商子洛。

    初接触,如冰融于水,滴答作响,又如水蒸于气,白烟滚滚。

    “天地之间,万物相生相克,却又出自混沌,草木精灵,山川河流,莫不如此,人穷一生之志,却执着于表象,急功而近利,是以,一生都不得解脱,人若有穷,何为生?”

    “生者,庸碌一生,生者,举世闻名,生者,逍遥万里,人生百态,各不相同,天地之大,如鲲鹏遨游,展翅九万里却不见其踪,然天地万象,相生于道,何为道?”

    “道者,以为天地用,殊不知,道无处不在,无处不知,无处不得,不处不悟,山水偶拾人间草,一朝得见化于道,七情六欲所为何,过眼浮烟天地渺。”

    “道有三千,吾只取一瓢,汝能明白几分?”

    商子洛的言语不断汇聚脑海之中,仿佛指路明灯,原本黑暗混沌一片的大道,渐渐出现光明。

    墨白只感觉一个人,立身于混沌之中,追寻那一抹灵光,即是所谓大道。

    追,不停地追逐,指路明灯不熄,却也起伏不定,随着最后一步迈出,天地豁然开朗,但随之而来的是火焰,熊熊火焰,无穷无尽,仿佛置身于火海之中,原本的纯阳功体,在这一刻,竟然承受不住,墨白额头冒出汗水,不断滚落,然还未落地,就被无尽火海蒸发得干干净净,火蛇飞舞,化作无边火龙,在火海之中咆哮,震动天地。

    火海翻腾,如岩浆一般的炽热烈火冒出气泡,咕咚作响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地方!”

    立身于火海之上,墨白环顾四周,露出惊恐神色,不论前世今生,他都不曾遇到这等景象。

    那灼热的烈焰,仿佛融化一切,墨白生怕一不留神,坠落当中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“吟……”

    远处,暴怒的火龙发出长啸,它身躯盘旋,不知多少丈,火焰如根生一般,与他融合在一起,灯笼般大的眼睛几欲喷出火来,盯住了墨白,鼻子里喷气,冒出烟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何地!”

    从最初的恐慌,逐渐淡然,墨白好像明白了,他盯住了火龙,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如果有别人看到这一幕,一定会忍不住哈哈大笑,在火龙面前,墨白就像是一个蝼蚁,两个生灵之间,没有任何沟通的可能。

    但墨白此刻的表现,仿佛在询问,而且一本正经,两人似乎一个等级,不分大小。

    “蝼蚁一般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火龙开口说话了,它火红眸子平淡,声音隆隆作响,搅动火海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“大道面前,通天之能,依旧蝼蚁,何必自惭形秽呢!”

    墨白负手而立,言语轻佻,似在嘲弄。

    但火龙没有愤怒,依旧平静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墨白。”墨白毫不犹豫地回答,但似乎想起什么,他补充了一句:“吾为墨白。”

    自信,甚至说盲目的自信,墨白就这般盯着火龙,一个可以吹口气将他融化干净的火龙。

    很奇怪的现象发生了,墨白的自信让火龙力量开始变弱,火海也无形之中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细微的变化,让火龙察觉,可它依旧淡然,再次开口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一名剑者。”

    墨白再次回答,但与之前的回答不同,现在,他回答的是自己的另外身份。

    随着话语甫落,无尽火海再次变化,火龙身形不断缩小,原本无穷无尽,现在只剩下了万丈,不过即便如此,两者之间,依旧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火龙吐出一口热气,几乎喷在墨白脸上,灼热的高温让汗水瞬间蒸发,形成白雾,萦绕不散。

    雾气中,一幅幅生死离别的画面出现,刀神陨落,北冥雪身死道消,魂飞魄散,母亲彩阳夫人在甲士包围中,自刎身亡,身为无双神侯的墨云逸扬天怒吼,不能改变命运的他,撞向皇宫深处,那团紫色氤氲。

    一切,都是悲剧,都要发生,悲痛到令人绝望,不知真假,但其中传出的情绪让墨白双拳紧握,眼眸中有怒火要燃烧处来。

    而随着情绪变化,火海扩大,火龙也由万丈变成无尽,不见其尾,气息恐怖无边。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正在火海继续蔓延的时候,墨白看到眼前景象,突然醒悟,他收敛心神,紧握的双拳缓缓松开,闭上双眸,深深吸了口气,道:“吾为墨白,吾为剑者,吾为人子,吾为师徒,吾为挚友,吾为另一半生命的挚爱。”

    “错,你是墨白,失去一切的墨白。”

    火龙语气变化,火势翻腾,不增不减,它声音如大钟,响彻在墨白耳畔,即便闭上双眸,脑海中,依旧是一副血淋淋的画面,绝望,不甘,种种情绪蔓延……

    墨白沉默,不言语,神情平淡,似乎放弃一切。

    “你为何不说话。”火龙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吾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墨白摇头:“所有的话,都被你说尽了!”

    “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火龙大笑,火海翻腾,有灼热气息升腾,几乎烧到墨白,衣角被沾上,片刻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而在旭日之巅上,奇异的一幕正在发生,盘膝而坐的墨白周身燃火,昊阳神辉洒落,凝成烈火,灼烧墨白身躯,衣炔一角被烧成灰烬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商子洛瞧见这一幕,眉头微微皱起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