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四十章 约战

第一百四十章 约战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袭白衣猎猎,负手而行,所过之处,空间变化,隐隐现出波动。

    看不清的境界,猜不透的人,一步一步走来,仿佛踏在胸口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寇锐看到墨白走来,却无法堪破修为,知道又有精进了,他露出惊骇之色,但很快,又冷笑一声,再强又如何?能敌得过地魂境高手?

    “墨白,你肯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墨白时刻都在。”

    墨白凝视寇锐,屡教不改,让他有些不悦,他淡然道:“你来此地,所为何?”

    不明白究竟变化在哪里,寇锐突然察觉墨白变得危险,这种气息只在大哥寇仲身上体验过,眼下出现在一名不满二十的少年身上,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“嘿,墨白,上次三招之仇,今日群雄聚会,我大哥要来与你一决胜负,教训教训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。”

    寇锐嘿嘿阴笑,神色轻狂。

    “寇仲吗?听闻一口银月湾刀出神入化,墨白早就想要见识,既然如此,时间地点,说与吾听。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,墨白开口也习惯用一个“吾”字,再入地魂境,体内真元修为,早已不可同日而语,他要验证,验证地魂之境,是否依旧无敌。

    之所以地灵境无敌,是因为太白剑阿所授予的气,势二字,如今融会贯通,他还要往第三层而行,但在此之前,寇仲会是一个很好的练习对象。

    “墨白,你可真是够胆大的啊!”寇锐本想吓唬吓唬墨白,让他胆怯即可,没想到竟然应战了,一名地灵境,不知天高地厚去挑战地魂境高手?那可真是天下奇闻了。

    他哪里知道墨白已经突破至地魂巅峰了。

    “少说废话。”

    墨白挥手拂袖,声音转冷,凝视寇锐,道:“一次机会,不能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一次,就让你一败涂地。”

    寇锐看墨白这般模样,心中也不悦,他沉声道:“三日之后,皇城武场,一决胜负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墨白冷声道:“离开吧!”

    “嘿,告辞。”

    寇锐自认为不是墨白对手,也不多待,转身离开无双神侯府。

    随着寇锐离去,众多侍卫也跟着松了口气,他们只有通神境,面对地灵境高手,以死相拼,也不见成效啊!

    但墨白要对决寇仲,让一干侍卫也跟着紧张担忧。

    尤其是叶甲,他走上前来,拱手劝阻道:“小侯爷,寇仲乃是寇江侯之子,一身修为臻至地魂境,少有对手,小侯爷您……”

    他欲言又止,但意思明显,一个地灵境去挑战地魂境,这不是找死,是什么?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墨白挥手道:“你先下去吧,父侯举世无双,自从离开皇城,镇守边荒,真是什么猫狗鼠辈都能来此捣乱了,墨白要让他们知道,这无双神侯府,父侯在与否,都不是谁能来去自如的。”

    自从破境失败,至今为止,这无双神侯府都没能得到安宁,如今修为再入地魂巅峰,墨白心中豪气丛生,最起码不用如此窝囊行事,也要让更多人知道,无双神侯府的不可侵犯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这样吧,属下派人往边荒送信,请小侯爷兄长前来,解决这些麻烦。”

    叶甲还是不放心,要请墨无踪往皇城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!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,当即果断拒绝,瞪了叶甲一眼,道:“此事无须费心,这诺大皇城,年轻一代,吾都将不放在眼里!”

    他双手负后,一股磅礴气势引动,周遭乱流生风,可怖无比,修为弱的侍卫瞬间就觉得被禁锢,不能动弹,他们眼眸里露出惊骇之色,一脸敬畏的看着这位年方十九的小侯爷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属下告退。”

    叶甲愕然,感受磅礴气势运转,他拱手告退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不多时,远处,北冥雪身着长裙缓缓出现,看到墨白后,不屑道:“我以为商子洛多大本事,原来为你提升境界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境界?”

    墨白微微一怔,有些失落,甚至还有一丝懊悔,是啊,如果突破至地神巅峰,进入前所未有的境界,这皇城之中,他还怕谁?

    不过终究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看墨白神色不对,北冥雪露出好奇模样,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摇头,不打算将自己的经历告诉她,只是拱手,认真道:“北冥雪姑娘,墨白知道你身份神秘,来头一定不小,这里有个不情之请。”

    “说罢。”

    北冥雪微微点头,不知墨白为何会这般郑重。

    墨白深深吸了口气,叹声道:“如果可以,帮墨白保住母亲彩阳夫人性命,无论如何,都希望能办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北冥雪精通占卜之术,但墨白身份神秘,难以揣测,强大如她也只知个一星半点,看眼前的白衣少年郎如交代后事一般,让她心生疑虑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墨白摇头,他最大牵挂,便是母亲彩阳夫人,如此低声下气的生活,让他有些厌倦,他怀念当初孤身一人,大江南北任意去,五湖四海皆为家的生活,只要能保住父母平安,那这一切都足够了。

    他盯着北冥雪,略带歉意地道:“抱歉,当初救你,存在私心,也是因为看出姑娘你的身份非同一般,或许能帮到我,所以,我才救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与我,无须说这些。”

    北冥雪闻言,却是不以为意地挥挥手道:“北冥雪这一生,受人恩惠,几乎没有,你墨白是第一人,不管出自什么心思,这已成事实,那我便答应你,即便这皇城崩毁,彩阳夫人也平安无事!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得到北冥雪的承诺,墨白才算松了口气,他重又露出嬉笑之色,嘿声道:“皇宫深处那位,一直想要我与父侯的命,这次,我就让他知道,墨白在大周的重要性。”

    皇宫深处?是人皇!

    北冥雪闻言一惊,露出惊讶之色,旋即啧啧赞叹道:“小子,你要与人皇博弈吗?”

    以地魂境博弈大周人皇,听起来就像是个笑话,但墨白很肯定的点头,道:“神策侯之位,吾敢肯定,人皇是为吾准备的!”

    “哈。”

    北冥雪捂嘴轻笑,看墨白自信满满,道:“那本姑娘就拭目以待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