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四十三章 好色如命三皇子

第一百四十三章 好色如命三皇子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皇城驿馆,是一个个独立的院子,在驿馆深处,静谧小院,无人打搅,外面的世俗纷争自然也无法招惹这里。

    这是寇江侯之子寇仲所在之处。

    紧闭的房门,丝毫不泄的气息,意味着内中人的强大。

    在院落里,寇锐一脸无奈,站在院中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就帮帮我吧,小弟我牛都吹出去了,你若不出手帮我,这辈子,恐怕小弟我都不能来皇城了。”

    寇锐哀嚎着,所幸这里布下阵法,无人知晓,不然,在这里哭天喊地,这个面子可要丢大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无论寇锐怎么哀嚎,内中的人都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寇锐现在是有苦难言,他大哥寇仲来了皇城,的确不假,而且就在这院子里,但寇仲从未答应他出手对付墨白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名地魂境去约战一名地灵境,即便胜了,也会被人耻笑的。

    所以内中的人并不回应,然而自从寇锐回到这里,就没有离开,已经站了数个时辰,眼看天色要暗淡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可怜可怜小弟吧,墨白目中无人,三招败我,还扬言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超过他,欺人太甚了。”

    寇锐满口胡言,添油加醋,煽风点火,就希望屋内的大哥能回应一声,总不至于自己再不自量力,去挑战墨白吧。

    “大哥啊!”

    寇锐哀嚎,声音凄惨,神色委屈,他嗓子都快哑了,干脆坐在了小院里,盯着那紧闭的房门,赌气道:“大哥,你如果不帮我,我……我就不走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他眼巴巴的瞅着木门,就希望突然大开,自己那可敬的大哥走出来,帮自己一把。

    然而始终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寇锐想到自己一世英名,在皇城折损殆尽,连带着公主芳心也被掳走,悲愤难抑,他爬起来,怒声道:“大哥,你真的见死不救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屋内,没有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好!好……”

    寇锐气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……大哥你不救我,那小弟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寇锐心一横,招手间,一口紫刀突兀出现,迸发凌冽气劲,他将刀架在脖子上,盯住了房门口,恶狠狠地道:“大哥,如果你不帮我,我就自刎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风簌簌,一地凄凉,屋内,什么声音都没有。

    乖乖,这么绝情?

    寇锐目瞪口呆,双手握住的刀也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总不能真的自杀吧?

    不管了,看来不出点血,大哥不会出来的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寇锐心一狠,杀猪似的嚎叫道:“大哥,替小弟给父母托句抱歉!”

    说罢,他刀一横,一抹血丝迸射而出,虽可忽略不计,但冰凉刺骨,死亡临身的感觉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突兀地,屋门打开,一道紫芒自内中射出,速度极快,划出破空声响,“叮”的一声,将寇锐手中紫刀击落后,迅速折返,再次进入屋内,而屋门也瞬间关闭。

    只是刹那间,眼花缭乱,寇锐回过神来时,紫刀已经坠落至地面上,而他脖子上的血丝也顷刻止住。

    屋内也传来声音:“小弟,苦肉计屡屡成功了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,却充满磁性,令人心神安抚。

    “嘿,大哥,我就知道,你不会这般绝情的,三日后,大哥可一定要出手,教训那个墨白,好让他知道咱们寇江一带的厉害!”

    寇锐露出一副阴谋得逞的模样,自得不已,对屋内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,切莫再拿性命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屋内的声音满是无奈,他对自己这个弟弟宠溺,却又没法子啊……

    “哈,那大哥好好休息,小弟就先离开了!”

    终于成功,寇锐松了口气,欢天喜地的出了院子,往自己客房赶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所有的谋划,对于墨白而言,都尚未知晓,重新踏入地魂巅峰,他也抓紧时间修炼,而母亲彩阳夫人平日里也知道墨白为修炼忙活,所以并不打扰,一家人看似一家,实则甚少见面。

    次日,旭日东升,昊阳神辉洒落,盘膝而坐于院落中的墨白睁开双眸,呼出一口浊气,旋即起身,舒展筋骨。

    这一夜让他彻底巩固当下修为,他有自信,只要愿意,可步踏地神之境,但他没有,现在,还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如今地魂巅峰的修为,虽可以瞒过大多数人,但对于深宫的那位存在,他知道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最近,似乎有一双眼眸在盯着自己,注视自己的一举一动,以至于,他连道塔都不敢轻易进入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上次展现了极道神锋吧……

    这是一口神兵,世所罕见,天下无双的一口,因此,现世刹那,流光溢彩,引动有心人的关注。

    可那又如何?

    太白剑阿的名讳,地神境不知道,但地神以上,墨白不相信他们会不知晓,更何况那位深宫存在呢?

    他就是在试探,试探他的想法,他的底线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小侯爷,小侯爷。”

    这时,远处的丫鬟小跑进来,喘着粗气对墨白恭声道:“小侯爷,三皇子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三皇子,他来做什么?

    墨白皱眉,自己与他从未有过牵扯,而且听闻,除却九皇子之外,其余众多皇子,都不曾出现在众人面前,听闻都在皇族宗门修炼,怎会突兀到访?

    更何况,三皇子为人好色出了名,泄了精气神之后,难有寸进,在地灵初期徘徊,哪怕游手好闲的九皇子都比不过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好色之徒来无双神侯府,只有一个可能……

    墨白眸光冷了下来,他挥手,走出后院,往客厅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客厅内,三皇子正品香茗,并无人作陪,百无聊赖,四下打量,希冀能看到那俏美人的身姿,可来回扫了几眼后,除了几名紫色一般的丫鬟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很快,他的目光汇聚在客厅门口,一袭白衣缓步出现。

    “三皇子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,敢问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墨白缓步踏入,微微拱手,不冷不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,是墨小侯爷吧。”

    三皇子见主人来到,一袭白衣,气质出尘,笑着起身,赞扬道:“听闻皇城之内,有绝代双骄,分别是墨小侯爷与白小侯爷,今日一见,果真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谬赞了。”

    墨白不卑不亢,拱手道:“墨白与殿下并无瓜葛,今日前来,可有要事相商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三皇子点头,轻笑道:“听闻贵府有位名叫北冥雪的姑娘,不知可否一见?”

    重点来了……

    墨白闻言,神情转冷,这三皇子真是死性不改,依旧好色如命。

    但身为臣子,他不能以下犯上,只得拱手道:“回禀殿下,雪儿乃是家母彩阳夫人义女,不知哪里得罪了三皇子?”

    “呃没有没有。”三皇子罕见的和颜悦色,搓着手讪笑道:“昨日在街道闲逛,偶尔遇到,惊为天人,甚是仰慕,特来拜访。”

    三皇子言语含义明显,是找北冥雪,而非你墨白。

    墨白岂能听不出?

    但北冥雪身份神秘,借住此地,身为主人,他怎能置之不理?

    “三皇子,雪儿平日里,不喜好生人,或许不能与殿下相见了。”

    尽管说的委婉,但说出来之后,依旧有些讽刺。

    三皇子脸色当即阴冷下来,他盯住墨白,不悦道:“本殿下亲自前来,如果见不到想要的人儿,后果,或许非同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,神色也转冷,他拂袖不去看三皇子,沉声道:“父侯一生征战,保卫大周,墨白也同样,但雪儿为吾义妹,殿下若心存其他想法,墨白自不会放任殿下胡来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三皇子闻言,恼羞成怒,就要出手,但很快又考虑到两人之间尚有差距,他冷哼一声,道:“墨白,本殿下记住你了,走着瞧!”

    说罢,他气冲冲地离开大厅,往府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他离开了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内堂北冥雪走出来,声音轻柔,感激目光看向墨白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四更送到,有问题第一时间联系水波,求免费推荐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