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天剑阁

第一百四十八章 天剑阁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重点来了。

    倦九霄此行便为其内守护者,是为了确认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他毫不犹豫,点头拱手道:“多谢长老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……三师弟,你带墨小侯爷往天剑阁吧。”

    见倦九霄答应下来,大长老挥手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三长老虽不情愿,但也不能违背,于是向前两步,做了个“请”的姿势,对倦九霄道:“请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。”

    倦九霄不客气,跟着三长老往天剑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大殿内,众多长老不语,认为大长老太过于武断,墨白是无双神侯子嗣,与天剑院并不牵扯,且其好友邃无邪杀人盗剑,已经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。

    身为天剑院大长老,暂时代理人,他却对墨白这般友好,实在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看众长老模样,大长老负手,微微叹气,挥手道:“此事复杂,一时半刻,解释不清,诸位师弟,各司其职,准备捉拿邃无邪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众长老齐声以应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剑阁位于天剑山顶,高达无尽,直入云霄,渺渺云雾自身边飘过,仿佛入了仙境。

    这里郁郁葱葱,有灵草仙药数多,散发沁人药香,偶有珍禽异兽穿梭而过,甚为难得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三长老,天剑院号称大周第一剑道宗门,果真不假,这里灵草数多,放在外界,也是至宝。”

    一路走来,倦九霄四下张望,不时与三长老答话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三长老眸中有些许不屑之意,闻言得意道:“吾天剑院屹立两千载,自不是那些小宗门可比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。”

    倦九霄闻言点头,嘴角含笑,话锋一转,问道:“听闻天剑阁内有绝学藏剑式,只有历代院主可学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三长老边走边道:“藏剑式历来只传下一任院主,旁人不得学,即便副院主,也无缘修行。”

    不过很快,他就冷冷一笑,阴阳怪气地说道:“墨小侯爷走运,可进天剑阁,但天剑阁内,有五位守护者,脾气秉性,皆不算好,若是不成,墨小侯爷前往别勉强,以免起了冲突,届时,即便老夫出手,也无济于事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溢于言表,不要以为在大殿内横行无忌,待会儿惹出乱子,我可不负责。

    倦九霄心中暗笑,表面不动声色,负手而行,平淡道:“长老放心,墨白自会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三长老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两人继续前行,很快到了天剑山顶。

    周遭风云迭起,一座巨大宫阙隐于云雾之间,近了才发现巨大殿门前有雄浑力道刻画的三个大字。

    “天剑阁!”

    笔劲犹如剑之极,划分阴阳两地,一眼,混沌万生,不知何所,唯有一口锐芒神剑,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“厉害。”

    只是一眼,倦九霄就明白书写此匾的人修为造化之深,天下少有,忍不住出言赞叹。

    “哈,此为我天剑院创始人所刻,夺天地之奇,即便如今的人道顶峰,也无法超越!”

    三长老闻言内心得意,天剑院始祖才是真正的剑道宗师,如今大周之下,再难找出第二位。

    “小侯爷扫待片刻,老夫往内中询问。”

    三长老停下脚步,示意倦九霄等待,自己则是缓步上前,运转真元,往内中传递信息。

    很快,三长老的身上被赤色光华覆盖笼罩,转瞬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是个高手。”

    倦九霄看到这一幕,再次确认了心中所想,不过依旧含笑,云淡风轻,似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剑阁内,一片混沌,无声无息,唯见虚空之中青,红,黄,白,黑五道光华于虚空闪烁,明灭起伏不定。

    这是镇守天剑阁的五大强者。

    三长老见状,忙拱手露出敬畏之色,道:“天剑阁外,无双神侯之子墨白欲进天剑阁,修习藏剑式,大长老特地命我来请示几位,不知可否入内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受到空间压迫,三长老额头上有冷汗冒出,这是几股可怕的力量,虽只在此居住十数年,但修为不见其底,神秘莫测,难以揣度。

    言语在混沌中回荡,半晌没有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三长老没有起身,依旧躬着身子询问,心情无比紧张,因为那股威压越来越接近了。

    “请其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突兀地,青色光团发出光芒,内中有声音传来,柔和,却又沉稳,给人心神安抚的宁静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三长老松了口气,拱手缓缓退出天剑阁,但内心疑惑更深了,他没有想到这几位守护者竟愿意让倦九霄进入,当他再回过神来时,已经退至天剑阁外,而回头看去,就见倦九霄负手等待,心中越发疑惑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倦九霄见三长老走出,迎上前问道。

    “守护者已经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压下内心疑惑,三长老再次做了个“请”的姿势,对倦九霄道:“小侯爷请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倦九霄微笑点头,拱手后,往天剑阁门前走去。

    很快,在到达天剑阁门前时,一缕赤芒落下,将之包裹,很快,消弭无形,显然是进入其中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怪事儿,天剑阁除却院主之外,十余年未曾有人进入,没想到今日,进去的是一名外来王侯子弟,看来这其中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啊,罢了,如今已经定下,我还是往天剑院复命吧。”

    三长老摇头不解,只得下山往天剑院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剑阁内,光华一闪,倦九霄落至地面上,放目望去,一排排典籍林立,似早无人清理,落满灰尘,奇怪的是,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倦九霄眉头微皱,尝试以神魂感应周遭气息,依旧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难道是有意隐藏?

    罢了,先好生观摩一番藏剑式,看能否从其中找出我想要的答案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倦九霄负手而行,往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一排排典籍,多是记载天剑院成长历史,但对其始祖记载,少之又少,倦九霄翻录不少,只得只字片语,大约是两千年前,世道混乱,正邪交锋,血流成河,天剑山方圆千里亦遭劫,一名绝顶剑者翩然傲立红尘,于天剑山上创下道统,肃清方圆千里之患,广纳门徒,收下七名弟子,其后一人立于山顶,悟出藏剑式,作为镇派之宝。

    此后飒然离去,不知所踪,有人怀疑其坐化,有人怀疑其飞升,众说纷纭,但值得肯定的是,却有其人。

    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信息,让倦九霄皱眉,终于,在天剑阁尽头,一座雕像引起他的瞩目。

    雕像为金石所铸,璀璨生辉,不染红尘,洁净无瑕。

    其刻画了一名剑者形象,眉清目秀,头戴高冠,身披霞袍,仙人之姿显于外。

    身后负者一口剑,单从模样看,与方才剑道的天剑记载,颇为相似,显然,这是两千年前的始祖所留下。

    而在供台上,一本破旧典籍引起倦九霄注意。

    “嗯?是藏剑式?”

    倦九霄露出意外之色,典籍破旧,灰尘沾染,少说也有十数年无人动过。

    倘若邃无邪偷学剑式,一定来过此处,不说那几位守护者,单单凭借这里的孤本,就要掀开,然灰尘遍布,这么长的时间都未曾打开,显然邃无邪没有来过此地,那他如何习得这藏剑式呢?

    看来,只有见到其人后,才能解开疑团了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倦九霄不迟疑,他转身,往天剑阁外走去,很快身形一闪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而在其离开后,天剑阁也出现变化,缓缓的,典籍不复,化作混沌,整个天剑阁成为黑色虚无空间,唯有五道光华如亘古不灭,起伏不定,似在彰显此中生机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剑阁内,倦九霄离去,不多时,一位身穿青衣道袍的道者快速赶来,他须发洁白,走路却是生龙活虎,眼见倦九霄离去,他快步赶至天剑阁门外,拱手道:“在下五长老灵云子,特来要事相告。

    话语甫落,赤芒再现,将五长老包裹,旋即消弭不见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