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四十九章 九霄 圣衍

第一百四十九章 九霄 圣衍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天剑阁内,混沌一片,五道光华明灭起伏不定,身为神秘。

    五长老落地,他环顾四周,最终定格在五道颜色不一的光华之上,露出恭敬之色,拱手道:“灵云子前来,有要事相商。”

    青色光华生辉,内中有声音传来:“五长老有话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五长老闻言,点头,露出悲痛之色,道:“近些日子,天剑院出现叛徒邃无邪,斩杀九长老,更盗取天剑,此后离开天剑山,四处屠杀,有村落被屠,宗门被滅,惹得天怒人怨,我知诸位乃是借助此地,但邃无邪修为之高,我等不是对手,因此灵云子特地来请诸位出手,斩杀邃无邪,为天下除害。”

    一番言语,说的正义凛然,然五道光华不语,明灭起伏,似在斟酌。

    混沌空间内,声音寂静,安静到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半晌,青色光华内再次传来声音:“吾等五人,借助叨扰十数年,从不理会天剑院之事,但如此恶行,令人愤怒,告知地点,吾等前往,将之擒拿斩杀!”

    “多谢诸位。”

    五长老闻言大喜,忙开口说道:“邃无邪此刻身在天外方山,往北行五千里即至,其修为之高,诸位要小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。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青色光华不以为意,道:“老二,你与我一道前往。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青,红两道光华瞬间消弭,混沌之中也暗淡些许,唯有余下三道光华不言语,不出声,似在闭关。

    三长老见状,也不敢再叨扰,拱手道:“多谢诸位,灵云子这便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也退出天剑阁。

    天剑阁外,光华一闪,三长老抚了一把头上汗水,松了口气,露出阴鹜之色,冷声道:“邃无邪,为以防万一,你的性命也该终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再说倦九霄离开天剑院,怀着满腹疑问,往天外方山而行。

    流光飞逝,山川河流,尽皆在脚下化为倒影,速度之快,恍若流星即坠。

    天外方山位于天剑院以北五千里。

    这一段路程不近,但对倦九霄而言,不过数个时辰,然天色渐暗,星月隐约浮现,行至一片密林中,他落下身形,忽又止步,掐指一算,眉头皱起:“似乎……这一趟行程不一般啊……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密林之中,狂风骤起,但见星月辉映之下,密林深处,一道暗华绽放,璀璨夺目,携带死亡危机,刹那而至。

    “杀气。”

    倦九霄皱眉,嗅到了危险气息,凝视璀璨暗芒,嘴角露出一丝浅笑,喃喃自语道:“还是个高手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生人勿进。”

    暗淡光华浮现,一道黑影缓步而来,每踏出一步,脚下顿成暗黄,死寂气息蔓延,更显恐怖,他遮掩面目,凝视倦九霄,右手遥遥一指,就见混沌变化,生出暗芒剑气,可怖无比,锁定了金衣道者。

    “呵,此路不通,但倦九霄从无绕行之理。”

    倦九霄丝毫不曾退让,金衣猎猎,负手而立,与之相对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尚未出手,两人战意攀升,金,暗交融,化作无匹光柱,直上九天,瞬间,草木摧折,无匹气劲扑向对方,

    但两人身形如巍峨巨山,半分不曾动摇,反倒是周遭地面气劲迸射,剑气纵横扫射,地面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树叶滚落,山体动摇,随着战意的不断攀升,就连空间也要静止。

    不知名的密林,不知名的对手。

    道曦倦九霄,对上神秘黑影,两者之间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终于,在树叶飘落刹那,人动了。

    黑影瞬化流光万千,铺天盖地,斩向倦九霄。

    倦九霄见状,微退半步,双指并拢,金色神辉点点,洒落身前,更显仙迹,旋即剑指,一对黑影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初交接,暗芒大盛,将倦九霄击退,气劲更是澎湃,连带着身后巨石蹦飞,参天折断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察觉这股力量强大,倦九霄一手负后,足踏虚空,整个人如惊鸿龙影,直上九天刹那,气贯周身,化作无匹金曦耀目,撞向地面黑影。

    “小道尔!”

    黑影不屑,一手负后,左掌微抬,登时黑气丛生,自四面八方涌来,化作惊天一掌,直催云霄,与金色掌气一对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乾坤震破,地神巅峰之诀,使得方圆百里震撼,火焰落处,草木皆燃,黑气所至,生机尽失。

    一者生,一者死,神秘黑影修为之高,令倦九霄暗自心惊,但他无惧,冷哼一声:“地神巅峰第一战,由你开端!”

    话语落,他足踏虚空,剑指立凝,金芒大盛,斩向神秘黑影。

    “全力施为吧。”

    面对不世根基,神秘黑影负手一刻,气贯周身,地神巅峰的气息瞬间爆发,震撼寰宇,再次与之一对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双方交手,地神巅峰的修为显露无疑,地催山河动,乾坤霹雳惊。

    由入夜战至深夜,由深夜战至黎明,山河崩毁,风云涌动,方圆百里毁于一旦,然而只是往前进了一点,距离天外方山,尚有一大段距离。

    道曦倦九霄越战越是心忧,越战越是心急。

    反观黑影,以防守为主,目的在拖延倦九霄之行程。

    终于“砰”的一声,两者交错而过,嘴角各自染血。

    倦九霄落地刹那,凝视黑影,神情转冷,道:“战了一夜,还不肯尽展吗?”

    “然也。”

    黑影回应,同样目不转睛,声音嘶哑道:“现在回返,可饶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哈,倦九霄之能,你只得其一,就敢大放厥词,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倦九霄平淡以应,知道其故意拖延,再不犹豫,气一凝,双手结印,沉声道:“你很庆幸,若非吾急于赶路,此神兵,你注定无缘一见。”

    华语甫落,但闻风云汇聚,雷霆遍布,虚空之上,星月陇去,万千紫芒汇一声,形成紫色风暴,席卷千丈之高,动人心魄。

    黑影见状,现出凝重之色,掌中魔气纷涌,感受到一股压力袭身,让他开始认真了……

    “天地无穷,紫薇临世,乾坤造化,圣衍天锋!”

    倦九霄遥遥一指,紫芒迸射,一口夺天地之精华,萃日月之华光的紫剑自虚空裂缝落下,伴随雷霆涌动,令人忌惮的力量缓缓爆发。

    紫剑耀目,三尺之长,流苏晃眼,被一口剑鞘包裹,从九天而落,倒插在金衣三寸之地,登时龙吟阵阵,冲霄而起。

    “圣衍天锋,血不沾尘,你,有死的觉悟了吗?”

    圣衍落地,紫龙化形旋转,而后消弭,负手而立的倦九霄缓缓伸出右手,握住剑柄刹那,神情肃杀,盯住了黑影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荒野鏖战未休,此时,一处神秘之境缓缓展开。

    随着旭日东升,晨曦辉映,万里云海涌动,波澜壮阔。

    云端瀑布倾泻如洪流,轰隆隆响彻不断,震动方圆。

    天外方山,世外之境,凡尘不得见。

    山巅之上,一袭白衣盘膝而坐,闭目凝神,感悟天地造化。

    他眉清目秀,神情平淡,年纪轻轻却出尘之姿,仿佛仙人临凡,身前四口被剑鞘包裹的长剑倒插地面上,颜色不一,青,白,红,黑,四口剑,不露锋芒,却犹如洪荒兽灵,释放恐怖威压。

    这本是一副神仙之景,随着天边两道流光袭来,出现变化,云海被破坏,三千瀑布瞬间凝滞。

    “邃无邪,生灵之命,以血偿还。”

    天地隆动,如惊雷敕地,青光现形,一袭青衣,年轻俊朗,丰神如玉,飒飒风动,衣炔飘飞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红芒屹立半空,现出身形,同样的英姿勃发,眉心一点火剑印记,神情冷漠,盯住了山巅上的白衣。

    “青红双少。”

    白衣睁开眸子,眉头微皱,沉声道:“你二人也不信我?”

    “一切未曾了解,我二人只依事实行事,随我回天剑院,听候处置!”

    青衣剑少开口,声音平静。

    “哈,事实?”

    白衣嘲弄一声,讥笑道:“何为事实?一双肉眼所见的假象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邃无邪,说再多也是无用,随我二人回天剑院吧。”

    红衣剑少皱眉,他不想听什么大道理,只要尽快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“为避免红尘杀戮,我已躲在这里,你们还不肯放过我?”

    邃无邪闻言,声音转冷,凝视双少。

    “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青衣剑少不忍,但面对事实,他也不留情,剑指一凝,划破流光而出,斩向邃无邪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