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五十三章 命殇

第一百五十三章 命殇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皇城武场,巅峰对决,风云涌动刹那,再闻豪言壮语。

    “哈,就让我看看,你有几分本事吧!”

    寇仲眉头一挑,银月湾刀释放夺目光辉,璀璨动摄人心,旋即力劈,袭向墨白。

    “叮。”

    一击,地裂云飞,硝烟四起,银辉洒落,刺目不能直视。“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闷哼一声,墨白拖剑倒退,极道神锋展烽火狼烟,划破生死界限,腾空一跃,立身虚空之上,一手执剑,一手结印,刹那间,双阳同出,映撤天际。

    “双阳!”

    墨白声音变得平淡,然而神锋之上,道火肆虐,双阳同出,更显恐怖,旋转萦绕周身刹那,化作无匹金色剑气斩落,足有数十丈。

    “银月斩!”

    面对双阳极招,寇仲战意陡升,湾刀脱手,嗡嗡颤鸣,围绕周身旋转,形成一股银色风暴,凝聚不散。

    在他握刀刹那,银色风暴席卷而上,轰向双阳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巨响,磅礴力量迸发,气浪翻滚,往外扩散,顿时,一些围观之人如遇灭顶之灾,被掀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惨嚎着,狼狈不堪,灰头土脸的爬起来,眸中露出忌惮之色,远离一些继续观战,唯有一些修为臻至地灵境的年轻高手才能勉强稳住身形,但个个面色难堪,凝视那两道不世身影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,没想到只是余波就让众人难以承受,同样境界,却天壤之别,很多人都毫不怀疑,墨白可以秒杀自己。

    如今面对地魂境,天壤之别,墨白仍旧有一战之力,令人震撼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再观战场之上,双强交汇第一招,墨白被庞大气劲击中,张嘴就是一大口鲜血,溅射在极道神锋上,更显得可怖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随之而来的是杀机,硝烟散尽,一口银刀释放不朽光辉,斩向己身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墨白见状,眸光一凝,再招手,古剑出,铿然巨响,挡下这一击,但早已裂开的虎口更是鲜血喷涌,这一击绝不好受。

    然而墨白咬牙坚持,没有后退,同时右手中的神锋斩落。

    逼不得已,寇仲一击不成,为避免受伤,只得撤出,避过这一道可怖剑气。

    而墨白也趁机脱险,身形巧转,接连翻了几个跟头后,再次落至地面。

    他一手执金色神锋,一手执墨黑古剑,双剑在手,冷凝寇仲。

    “踏”的一声,寇仲落地,凝视墨白:“你之能为超乎预料,不过还有两招,你能否坚持?”

    “两招,败你。”

    墨白声音转冷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寇仲闻言,不怒反笑,银月湾刀在手,释放清冷月辉,他身子前倾,做拔刀状,口诵刀诀:“踏空斩!”

    周身气流旋转,寇仲步伐迈动,瞬化银白流光,无物不破,发出破空声响,再斩墨白。

    “魔剑道—星流。”

    眼见流光袭身而至,墨白左手古剑轻抛,化作流光袭向寇仲,与此同时,虚空汇陇,雷霆震怒,下一刻,紫色星辉洒落,汇聚一身,将墨白包裹,转瞬一道百丈剑气瞬间凝成,与银白流光相对,猛然撞了上去。

    寇仲全力一击,却见古剑袭来,他不闪不避,将之击飞,倒插在擂台边缘,而后与紫色星辉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这一击,更加恐怖,整个武台都要崩塌,方圆数千丈瞬间被庞大气劲笼罩,狂风起,风云变,地面裂开。

    周遭禁卫见状,忙运转真元轰出气劲,维持阵法运转,以免更多人波及,然而即便如此,阵法也瞬间崩毁,一些修为弱的禁卫被震退,张口吐出鲜血,露出惊骇之色,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两位年轻一代的顶尖高手。

    这等对决,真是少有啊!

    同时更多的年轻子弟看到墨白这般强横,也对自己说过的话颇为后悔,如果换成自己对决寇仲,只需要一招就一败涂地了。

    第二招过后,墨白整个人如坠线风筝一般落至地面,半跪在地上,嘴角鲜血不断溢出,他现在心中十分恼怒。

    若非真元莫名倾泻,何至于如此狼狈?

    “寇仲,你修为确实不错,最后一招了。”

    墨白勉强起身,金色神锋贯入地面,露出庄严之色,双手结印,登时圣华耀目,加诸己身,这一出手,登时天地风云变,金芒耀苍穹。

    “是佛门密招?”

    眼见墨白身后出现盘膝而坐的如来神像,观战台上,姬仙月美眸微蹙,露出意外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强大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九皇子看到这一幕,只感受到一股磅礴力量汇聚,引动方圆风云涌动,让人生出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武台上,寇仲皱眉,这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,堪比地魂高手。

    他不言语,银刀飞旋,光华汇聚,一道道气劲迸射而出,萦绕不散,他招手,朝天一指,银月湾刀化作一道九天白芒,贯入云霄:“银月吞天!”

    这一击,寇仲不敢大意,释放十层功体,地魂境力量全面爆发,武台上,层层青石板被掀飞,剥离,地面转瞬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“快,维持阵法。”

    一名禁卫统领感受到这其中恐怖力量,脸色剧变,忙吩咐众多禁卫维持阵法。

    然而众多禁卫还未出手,就被这股磅礴力量震飞,无法靠近武台。

    “快!疏散人群。”

    禁卫统领无法接近,知道这一场将是真正的决胜,为避免众多百姓受到伤害,一干禁卫忙四散疏散人群。

    而观战台上,被这股力量影响,姬星月,九皇子,灵彩儿也有些不支了,姬仙月见状,素手轻挥,登时华光遍布,将众人包裹,不受两人对决力量的侵蚀。

    “你们无碍吧?”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后,姬仙月后头看了几人一眼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姬星月摇头,却是第一时间将眸光看向战场,无比担忧墨白,因为马上要分出胜负了。

    擂台上,刀贯苍穹,而在其对立之面,一尊如来神像,高达百丈,双手合十,庄严神圣,梵唱不断,好似万千神佛共临。

    “不凡圣掌!”

    墨白再出手了,毫无保留,这一招佛门秘传,堪称绝巅,超越天阶武学,就见如来神像一掌横推,看似缓慢,却金芒耀目,携带无尽威势撞向这天地一刀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双方初交接,如天塌地陷一般,恐怖气流爆冲,翻江倒海一般,整个擂台在这一击之下,灰飞烟灭,连带着恐怖刀芒被摧毁,同一时间,如来神像也缓缓消失。

    似乎一切都结束了,但硝烟之中,谁都看不清内中情形,待回过神来时,就见刀气,剑气纵横而出,里面发出气爆声,更有金铁交鸣之声。

    擂台边缘,一口古剑凭空自动,专属化作锐芒冲向硝烟之内。

    “里面还没结束?”

    “墨白太强了,能与地魂境抗衡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原本还瞧不起墨白的众人看着这毁灭后的场景,目瞪口呆,纷纷折服,即便墨白输了,也绝不会有人在嘲弄他,因为他是以地灵境对抗的地魂境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相比较于皇城的巅峰对决,此刻皇城郊外,也有一场不为人知的交易在进行。

    郊外有密林,密林深处,由八匹异兽拉着的神辇,周遭布满金色光华,褶褶生辉,耀目不能直视。

    “踏踏踏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急促而又紊乱的脚步声响起,身穿一袭黄袍的三皇子,姬夜,一脸淫笑的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“美人儿,我来了,嘿嘿嘿。”

    三皇子搓着手,暴露本性,还没进入神辇内,就闻到一股令人窒息的清香,沉醉不已,一想到北冥雪那火辣身材,倾城容颜,他小腹部就有一股火焰在蹿腾,他快步走进神辇。

    掀开帘子的刹那,原本还志得意满的神情顿时变得愕然,因为神辇内,安然坐着一名女子,身穿浅蓝色衣衫,容颜绝美,肩上披着貂裘,更显冷淡如雪,在三皇子进来的刹那,浅蓝色的眸子就盯住了这位皇族子嗣。

    这不是北冥雪啊?

    北冥雪哪去了?

    三皇子愕然,四下打量,可神辇内,空间有限,根本藏不了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三皇子变得警惕,没有即可上到车里,他盯着这名俊俏美人儿,不好的预感生出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俏美人儿抿嘴一笑,勾魂夺魄,天生的魅惑,让三皇子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“嘿,管你是谁呢,上了本皇子的神辇,你就别想跑了。”

    此刻腹部浴火大盛,三皇子已经忍耐不住了,尽管知道不是北冥雪,他嘴角露出淫笑,登上神辇,朝那俏美人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在帘子关上的刹那,突兀地,一股恐怖力量自神辇内投射而出,浓郁的寒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成,覆盖神辇,连带着那几头拥有地灵境的异兽也无法抵抗,不消片刻,被冻成冰雕,冒着森冷寒气,仿佛置身于冰渊之中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道灵光自神辇内飞出,转瞬消弭,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在灵光离开刹那,就听闻“咔嚓”声响,巨大神辇连带着八头异兽竟然缓缓碎裂,如玻璃镜面一般破碎,洒落了一地,转瞬又化作雾气,消弭不见。

    异兽,神辇,甚至三皇子,在这一刻,都好像未曾出现过。

    但,地面上仍旧有雾气冒出,意味着方才发生的一切,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无人知晓,此刻三皇子已经灰飞烟灭,不复存在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