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天外方山邃无邪

第一百五十四章 天外方山邃无邪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神秘林中,随着一口紫锋自九天而落,引动风云变化,一股可怖威力产生,动辄人心。

    “光华外显,内有灵韵,一口来自域外的神兵。”

    黑影负手而立,声音凝重,已经猜出神兵出处。

    “哈,吾有神兵无尽,只取一口,若不让路,圣衍将染你之鲜血。”

    倦九霄凝视黑影,风轻云淡,有拔剑之意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岂料,黑影闻言,反轻笑两声。双手负后的同时,整个人如黑雾一般,缓缓散去。

    “离开了?”

    倦九霄环顾四周,确定没有他之气息后,方才松了口气,黑影只是一道分身,但分身能拥有这般磅礴魔气,着实不能小觑,他隐约觉得黑影熟悉,似乎有所接触,但具体是谁,还不清楚,而且此刻也非时候。

    天外方山,邃无邪肯定出事了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倦九霄化作一道金芒,继续往北而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外方山,风云汇聚,青红双少莅临,手中迸射杀机,分别化作两道流光斩向邃无邪。

    “是你们逼我的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声音转冷,眼见流光袭身而至,他起身,一步踏出,登时青,红,白,黑,四口神剑上,尽皆有光华浮现,围绕周身。

    “吟……”

    刹那间,龙吟怒啸,青色龙影化形而出,围绕邃无邪周身,整个人变得神圣难测。

    “四灵神剑?”

    俯冲而来的青衣剑少,看到龙影后,眉头微皱,知道邃无邪取得了传闻中四口杀剑,但即便如此,他也不退却,招手间,青芒迸射,同样源源不绝的生机之力化作束缚,斩向青龙影。

    “吟……”

    青龙狂怒,盘旋而出,身子足有近百张,张牙舞爪,栩栩如生,很难看出只是一道虚影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青衣剑少不闪不避,与青龙撞击在一起,发出巨响,山体跟着颤抖,而后就见龙影凝滞虚空,猛然爆碎,紧接着青光前行,斩向邃无邪。

    “叮。”

    青衣剑少一剑斩来,青芒大盛,却被邃无邪手中同样散发青芒的长剑挡住,两股相似力量撞击在一起,互相消融,无法对彼此造成伤害。

    青衣剑少修炼有东方青龙玄力,寓意生机,而四灵神剑中的青龙,也同样如此,所以两者撞击,没有想象中的地毁山崩,反而很平淡,只是冒出火花后,凭借本身力量,邃无邪将青衣剑少击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红衣剑少赶来,招手剑,火云漫天,无穷无尽,化作一道火红剑气,如死亡艳色,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去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不急不缓,再次招手,那口红剑释放远古兽灵,朱雀展翅,浴火唳鸣,扇动翅膀的刹那,呼啦啦火焰升腾,染红天际,卷向红衣剑少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火焰恐怖,有焚烧一切的能力,传闻中朱雀拥有南明离火,乃是世间少有的火种之一,与极阳道火并列,常人沾染,必将焚为灰烬,而修道者也要短暂时间内,修为尽失。

    红衣剑少虽有手段,但面对这等火焰,也无可奈何,他一指点出,红芒迸射,将火焰击溃,而身形却是往后方飘去。

    一击,击退两大剑者,邃无邪负手而立,冷凝青红剑少,道:“你二人现在已不是我的对手,回去吧,我不想杀人。”

    青红双少闻言,互视一眼,都看出对方眼中的谨慎。

    邃无邪变化很大,尤其是修为,进展极快,让人震惊,若五少齐至,自能将之斩杀,然五去其三,要想击败邃无邪,实在难了。

    “退吧。”

    念及此处,青衣剑少叹了口气,看向邃无邪:“天剑院不会放过你的,好自为之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与红衣剑少化作流光折返。

    其实两人全力出手,邃无邪也不一定能够抗衡,但因为是旧识,所以青红双少不愿彻底决裂,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邃无邪明白此中关键,微微摇头,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随着两道流光飞逝,又有金光划破天际,快速赶来,邃无邪抬眸见状,脸色当即阴沉下来:难道还有人不知死活?

    可很快,待得近了,邃无邪微微一怔,觉得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一袭金衣,眉清目秀,隐约当年模样,只是不甚明朗,稚嫩五官生的更为成熟,气质出尘,人世少有。

    “邃无邪?”

    倦九霄落地,看到一袭白衣猎猎,他以墨白道体化形而出,拥有着自己的记忆,却也得知墨白秘密,因此其记忆中的邃无邪模样,倒也记得几分。

    眼前的白衣剑者与记忆中有几分相似,依旧俊朗非凡,而且一身修为琢磨不透,不知处于什么境界,他试探的叫了一声,就见眼前白衣剑者脸上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“是你,墨白!”

    邃无邪大步向前,看到孩时的唯一玩伴,他很惊喜,给倦九霄来了个大大的熊抱。

    “呃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倦九霄被他抱得喘不过气来,忙推开他,摆手皆是道:“吾非墨白,名为道曦,倦九霄,不过却是墨白托我为你解决疑难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邃无邪闻言意外,他没想到眼前人与记忆中的人如此相似,可很快又想到什么,露出警惕之色。

    “哎,你也无须紧张,吾虽不是墨白,但与其关系密切,今日前来,就是为你平冤昭雪的,但在此之前,我要问你几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倦九霄神情变得肃穆,盯住邃无邪,一双金眸仿佛能看透人心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问什么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没有回避,一双漆黑明亮的眸子清澈,一览无余,盯住了倦九霄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倦九霄点头,问道:“一者,你可会天剑院绝学藏剑式?”

    “会。”

    没有迟疑,邃无邪点头回应。

    看到邃无邪承认,倦九霄神情依旧,平淡问道:“你可曾杀人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仍旧点头,但开口解释道:“我只杀了九长老一人,其咄咄逼人,要置我于死地,无可奈何之下,才出此下策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言语诚恳,丝毫不似作假,倦九霄看在眼里,也就信了几分,继续问道:“一路沿北,村落被屠,藏剑山庄被滅,可是你所为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这次邃无邪听到之后,果断摇头道:“我有经过这些地方,但未曾杀一人,尤其是藏剑山庄内,有四灵神剑藏宝图,而且其庄主得闻我之姓名,亲自赠予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倦九霄闻言,饶有兴致道:“为何赠你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邃无邪犹豫片刻,露出歉意之色,拒绝道:“抱歉,此事关系重大,我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“哈,无妨。”

    似乎在意料之中,倦九霄摆手,不以为意,旋即盯住邃无邪问道:“藏剑式,是否叹无息教你的?”

    叹无息,也就是天剑院宗主,不过已经身亡了。

    邃无邪闻言,身躯一震,露出意外之色:“你怎会知道?”

    “哈,我曾进了天剑阁,内中确有藏剑式,但已尘封十数年,你来此地十三年,不可能刚来就学到,而且我也只是猜测,等你准确答案罢了。”

    倦九霄猜到正确答案,不免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岂料,邃无邪听闻后,叹了口气,露出悲痛之色:“叹无息前辈可以说,是我恩师,当初来到天剑院,因听闻父母死讯,所以枯坐观水崖,后来一位老前辈时常去看我,甚至传授我一些剑法,包括法门,经由他的开导,我才从失落中恢复,专心修行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一直隐藏身份,却时常看我,直至数月前,前辈突然说要教我一套武学,命我不要外传,待我习成之后,他才将一切秘密告诉我,原来他就是天剑院院主,一生没有收徒,见我天资聪颖,遂起了这个念头,后来又觉得做朋友更好,因此隐瞒我,可他说一位宿命之敌找上门来了,他要前往赴约,或许早就知道结果,所以他传我藏剑式,希望有一天,我能继任院主之位,只是没想到……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邃无邪说着说着,声音变得哽咽,眼角也有泪水滑落,忍不住颤声道:“前辈竟然真的身亡了,我不相信,可后来尸体与天剑运回,我才彻底醒悟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来,他们从未信任过我,但几位长老知道我时常与院主来往,直到后来天剑失落,九长老问罪于我,我一怒之下,离开天剑院,要找寻天剑,但没想到,所过之处,都有人灭口,村落被屠,哪怕藏剑山庄也不例外,因此,我只得来到此地,不敢下山,生怕再遇类似事情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因为愤怒,邃无邪紧紧握住拳头,冷声道:“若要算账,找我一人可以,但牵连无辜之人,实在过份,可惜我无法离开,只得想办法送了一封信往无双神侯府,希望墨白能帮我一帮,不曾料,今日你才找到此地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的情绪也微微好转,只是依旧有些颤动。

    倦九霄听在心里,沉默不语,凝视邃无邪,心有不忍,叹道:“这世间生灵本就无辜,有些人为了达到目的,不择手段罢了,红尘纷扰,一味躲避,徒劳,不如你随吾下山,往天剑院解释清楚,吾倦九霄会还你一个公道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邃无邪露出质疑之色,但很快摇头道:“不行,背后黑手尚未出现,即便你能为我作证,那些天剑院长老也不会相信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在此处,也是徒劳。”

    倦九霄选择相信邃无邪,原因很简单,凭借墨白对其信任程度,加上这番真情流露,他知道,眼前白衣剑者不是伪装,最起码在自己面前伪装,还没有人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那该如何?”

    邃无邪心忧,被困在这里,很是苦恼,而且青红双少已经找上门来,就意味着此地暴露,天剑院也会派人前来。

    “这嘛……”

    微一沉吟,倦九霄计上心头,凑上前去,在其耳畔窃窃私语,很快,邃无邪就露出喜色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旋即两人化作流光,往天剑院赶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第三更,与之前的四更字数无差,新书上架,求订阅,推荐票。谢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