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五十五章 对决之终

第一百五十五章 对决之终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皇城武场,烽火对决,硝烟四起,还未划下终点。

    墨白的顽强超乎所有人预料,硝烟之内,剑气纵横,刀芒迸射,终于,在无数金铁交鸣之下,伴随最后一生巨响,气浪炸开,硝烟翻滚而出,露出里面真容。

    “什么,怎会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伴随阵阵惊呼,尤以寇锐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武台之上,早已灰飞烟灭,不复存在,战局中心,银月湾刀倒插地面,与此同时的金色神锋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但墨白手中,一口古朴无华的长剑抵住了寇仲脖子。

    寇仲竟然输了!

    全场哗然,不能接受,他们目瞪口呆,看着战局中的两人。

    寇仲染血,都是皮外伤,然而墨白更加严重,不断有血水滚轮,一袭白衫染红,更显狼狈。

    偏偏就是这么一个狼狈的人,击败了号称大周年轻顶尖高手的寇仲,击败了传闻中的寇江之宝—银月湾刀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输了。”

    半晌,回过神来,寇仲微微摇头,叹了口气,不得不承认事实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他输了,寇仲承认自己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地灵境击败地魂境,墨白竟然真的做到了!”

    “日后他将前途无量。”

    有人震撼,感叹不一,但看向墨白神色都变了,此消息传出,墨白将会受到人皇注目,前途当真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“你该庆幸,我非完全之体,否则,你也难以将我伤到这等程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战局中,寇仲终于变了脸色,忍不住说道:“怪不得方才你爆发一股强大力量,却又瞬间消弭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墨白冷笑,招手间,远处倒插在地面的极道神锋归鞘,转瞬消弭,而手中古剑也放下来,他转而化作金芒,消失在原地,往无双神侯府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一场武决,历经风云涌动后,终于决出胜负,但结果令人意外,胜的不是身为地魂境的寇仲,而是仅有地灵境的墨白。

    寇仲沉默,硝烟之中的情形谁都未曾看到,但身为墨白对手,他瞧得一清二楚,无双的剑道感悟,加上层出不穷的诡异怪招,身形涣散,幻影无穷,最后一招相对的时候,他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那白衣少年郎,宁愿被贯穿肩头也要击飞自己手中的银月湾刀,并且招来那口古朴无华的长剑,将自己击败。

    墨白可以说是在不要命的前提下,守住自己最后一丝的希望,兵行险招,这等丰富的战斗经验,让他汗颜,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叹了口气,寇仲招手,远处倒插地面上的银月湾刀如同白光一般,消散无踪,转身化作流光,往驿馆行去。

    “喂,大哥!”

    一直观战,直至最后的寇锐,回过神来,看寇仲离开,不知为何打了个哆嗦,忙边喊边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位年轻强者离去,众多观众回味无穷,议论纷纷之余,也开始回去,更有不少年轻子弟眉头紧锁,将墨白列入危险人物当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结束了?”

    观战台上,一干皇族还未成离去,姬星月喃喃自语,不敢相信这个事实,但一想到墨白染血,她就要起身。

    “你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姬仙月起身将之拦下,声音平静,精致无暇的五官上露出饶有兴致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要去看墨白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方才那血流不止,姬星月就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“无须过问了、”

    哪知姬仙月没有让路,反而拦住她,摇头道:“墨白此刻看似受了重伤,但都是些皮外伤,这一战,对他感悟颇深,你还是不要去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随我回皇宫吧。”

    姬仙月声音轻柔,却不容置疑,她转而看向九皇子与灵彩儿,问道:“你二人与我一同回去吗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九皇子摇头,牵住灵彩儿的玉手,对姬仙月道:“姐姐先回去吧,我要往灵武君府一趟。”

    他方才看到墨白胜利时,远处灵应鬼鬼祟祟离开,想起之前与三皇子密探的他心中疑惑,打算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他没有将此事告知姬仙月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姬仙月不疑有他,带着姬星月往皇宫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两边分头而行,很快,武场除去狼藉之外,仅有禁卫在此收拾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武决过后,墨白一路回转无双神侯府,速度极快,几乎化作一道流光,再出现时,已经来到了自己的小院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刚一落地,他就吐出一口鲜血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果然,越级挑战,真的不容易,体内多处损伤,肩头若非止血及时,恐怕要更加虚弱。

    但最主要的问题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无形之中,体内力量急速下降,无论吸纳多少天地元力,都无法止住。

    究竟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墨白皱眉,盘膝而坐,以神魂感应体内气机变化,发现一如既往,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他尝试吸纳天地元力,汇聚己身,同样依旧。

    但只要运转真元,磅礴力量倾斜,体内真元十不存一,修为更是会跌落至地灵境。

    一瞬天堂,一瞬地狱,让墨白临战险些身死。

    若非有冥神之步,不凡圣掌以及剑道绝学加身,他还真不一定是寇仲对手。

    现在取胜,却也付出极大代价,而且体内力量无故莫名消失,这是一个大问题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墨白平静下来,修复体内创伤同时,开始考虑问题所在,终于,他念起灵应……

    很快神色转冷,一定是他搞得鬼,他想去找灵应,但又想到口说无凭,脸上阴晴不定,决定晚上再出手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灵武君府,灵应急急忙忙赶回,心情紧张,在后院凉亭来回踱步,他没想到墨白即便只有这等修为,也能击败寇仲。

    那可是寇仲啊,整个大周年轻一代,又有几人能与之匹敌?

    “不行,如果被他知道散灵粉的事情,哪怕他只有这些修为,也足以让我吃够苦头了,这件事一定要保密。”

    灵应心情紧张,不知不觉,墨白早已不是当初那个通神境的对手,摇身一变,地魂境在他面前也要被击败了。

    看看想在的自己,灵应突然觉得有些可悲,自己竟然还停留在通魂境,一个通魂境的蝼蚁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可笑。”

    无奈摇头,灵应再次握紧拳头,沉声道:“墨白,即便如此,我也会想尽办法对付你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不知三皇子进行的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如此美人儿在三皇子垮下受辱,他就一阵不爽,但为了对付墨白,也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在此地做什么?”

    突然,身后响起灵彩儿的声音,这让灵应吓了一跳,忙转过头来,看到来人后,拍了拍胸脯,松了口气道:“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青天白日,怕什么?”

    灵彩儿看到灵应做贼心虚的模样,又想起其余三皇子密谋,顿时俏脸冷了下来,质问道:“大哥,你是否有事情瞒着我?”

    “为何如此问?”

    从最初的悸动到平复下来,灵应负手而立,眉头也皱了起来,凝视灵彩儿。

    自从灵彩儿与九皇子在一起,灵武君府,哪怕灵应也不敢再随意无视他,更何况身边还跟着九皇子呢。

    “我与姬玄往观月楼时,曾看到你与三皇子鬼鬼祟祟,似在商议着什么,现在,你还打算隐瞒吗?”灵彩儿直言不讳,质问灵应。

    灵应闻言,暗道不妙,竟然会被这两位知道,不过他不能承认,否则自无双神侯府掳人,这个大帽子扣下来,饶是三皇子也不能承受。

    要知道,整个大周,最不能招惹的就是七大神侯与九大武君了,更何况,神侯府与武君府势同水火,自己这一招,显然要引发双方矛盾,彻底激化,这等后果,他可承受不来。

    “这嘛……”

    灵应语措,不知该如何应对,含糊不清地说道:“只是碰巧遇到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这时,九皇子负手站了出来,饶有兴致地道:“灵应,我三哥为人,你很清楚,该不会是为他找什么美女去了吧?”

    “怎会!”

    灵应闻言,大惊失色,忙摆手否认,不过这些都被九皇子看在眼里,若有所思的模样一闪即逝,旋即笑着拍了拍灵应肩膀,安抚道:“开个玩笑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九皇子真是太会开玩笑了。”

    灵应见九皇子恢复如常,擦了擦额头冷汗,皮笑肉不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要劝你,少与三哥打交道,如果出了什么事情,哪怕你是彩儿大哥,我也帮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九皇子下了最后通牒,这让灵应谨记于心。

    灵应忙拱手点头道:“是,灵应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九皇子露出满意之色,点了点头后,又走向灵彩儿,露出一副恭维的模样,嬉笑道:“彩儿,那我就先回皇宫了,有事可直接去找我,或者派人捎个信儿,姬玄我第一时间赶到。”

    九皇子对待灵彩儿与灵应,可谓是天壤之别,这一幕看到灵应眼里,无语至极。

    “嗯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灵彩儿轻轻点头,送走九皇子。

    待得两人离开后,灵应方才松了口气,一屁股坐在了石凳上,暗道:“最近这几日,为以防万一,我不出门便是。”

    他却不知道此刻的三皇子,没有想象中的香艳,而是化作了冰冷的碎屑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