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五十七章 人心险恶

第一百五十七章 人心险恶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天剑院内,流光飞逝,青红双少瞬间没入峰顶。

    天剑阁,再次恢复五道光华氤氲盘旋。

    “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白色光华闪烁,内中传出声音。

    “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青衣剑少叹了口气,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你是太心软了。”

    黑色光华闪烁,声音桀骜,对此不满。

    “天剑院与我等有恩,借住十数年,帮忙理所应当,然邃无邪是咱们战友,更何况如今四灵神剑加身,吾二人即便全力出手,也只能落一个两败俱伤之局,更何况墨白前往,很快就会到,届时难道要与其动手吗?”

    青衣剑少语重心长,道:“此事,我等已经出手,若邃无邪不知悔改,屠戮黎民,届时再出手镇压。”

    “呵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黑色光华不语,转瞬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自天外方山,有流光飞逝,赶往天剑院,所过之处,皆是显眼所在。

    但时日过去良久,依旧没有动静发生,村落欢声笑语,孩童四处打闹,方圆数十里更无任何气息。

    倦九霄从暗中现出身形,眉头微蹙,暗道恐怕背后杀人者知晓埋伏,不肯现身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他只得化作金光,追赶邃无邪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剑院上,云雾缭绕,宫阙林立。

    大殿内,冷森森,七长老,八长老归来,众多长老有聚在一起,商议对策。

    大长老环顾四周,叹了口气道:“如今墨白前往找寻邃无邪踪迹,不知情况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五长老闻言哼了一声道:“墨白与邃无邪关系密切,一定会包庇他的,咱们若不对付墨白,很难从其口中套出叛徒下落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闻言皱眉,不悦道:“五师弟,处事不能这般妄断,一切未曾水落石出之前,不能冤枉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五长老听到此时大长老还向着邃无邪,反驳道:“若非邃无邪所为,村落屠杀,宗门灭绝,又是谁所做?而且天剑至今下落未明,邃无邪绝对脱不了干系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大长老见五长老越说越式离谱,当即出言呵斥。

    五长老被呵斥,不敢再多说。

    三长老见状,忙站出来打圆场,道:“自家师兄弟,何必争论不休,待墨白回来,一切都有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不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五长老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回来?”

    岂料话语方洛溪,就听闻熟悉声音在大殿外响起,众人尽皆循声望去,看到一袭金衣落地,身边还跟着身着白衣的邃无邪。

    “邃无邪,拿下他。”

    三长老见状,面色一变,众多长老纷纷踏出大殿,在殿前将之团团围住,真元运转,一股股可怖力量丛生,震慑邃无邪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见到此等情形,更加不悦,但他知道不是出手时机,因此冷哼一声,将目光撇向一旁。

    倦九霄看到这幅剑拔弩张的局面,忙伸手拦住诸位长老,劝阻道:“诸位,墨白答应各位请求,带回邃无邪,但墨白也有要求,在事实查清之前,诸位可不能妄动!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明显,一定要水落石出才行,否则,他只能站在邃无邪的身边。

    五长老听出话外之意,怒上眉梢,盯住邃无邪,沉声道:“那我问你,九长老可是你所杀?”

    他意外自己请出天剑阁守护者,仍然让邃无邪安全归来,深怕暴露自己,他忙出言询问,先下手为强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没有辩解,直言不讳,但此话顿时引得众多长老变色。

    “竟真是你所为!”

    一向只顾炼丹,不问世事的二长老听到这句话,悲从心来,他以往还是比较看好邃无邪的,没想到这名年轻剑者竟然真杀了自己的师弟!

    他身躯气的发抖,连带着语气也颤抖:“你……那我问你,藏剑山庄是你所滅?”

    邃无邪看二长老这般模样,有些不忍,当初二长老给自己炼制丹药,这都是情谊,如今却要针锋相对,让人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摇头,这次他为自己辩解了:“藏剑山庄是我离开后,有神秘人屠戮,嫁祸于我。”

    “嫁祸?”

    五长老露出阴鹜笑容,凝视邃无邪,嘲弄道:“你自小在天剑院,鲜少下山,哪里会惹出仇家,更何况还嫁祸于你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邃无邪看到五长老那番阴笑模样,当即有些不悦:“你若不信,我也没有办法,但事实就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狡辩,先拿下再说。”

    五长老不多言,率先出手,一掌横催,携无尽威势轰向邃无邪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似乎忘记我的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章,拥有地魂之威,势必要拿下邃无邪,然而此时,倦九霄横插了一手,“砰”的一声,轻而易举将五长老击退,保下邃无邪。

    “墨白你!”

    初接触,五长老就感受一股雄浑之力袭身,竟然不能抵抗,他右手发麻,惊怒交加,万万没想到金衣少年会有这般修为。

    这一个细微拦下举动,让所有长老都看得清晰,纷纷蹙眉,要知道拥有地魂六重境的五长老那一掌用了全力,却仍被金衣少年轻易拦下,这证明墨白此刻修为已经臻至地魂巅峰了?

    “小友,你的修为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慧眼如炬,他身为地魂巅峰,在倦九霄爆出修为的时候,也无法探出其底蕴,当即皱眉站出来。

    “长老,墨白修为在其次,如今该是如何处置邃无邪?要知道,现在已经有人急不可耐,杀人灭口了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将眸光撇向方才出手的五长老。

    “你,你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五长老闻言,恼羞成怒,欲要反驳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你二人无须争吵,既然事情尚无定论,不如暂且收押邃无邪,待得事情水落石出之后,再做判决!”

    大长老站出来做下决定,不欲要两人继续吵下去,甚至还有可能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“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倦九霄闻言之后,故作沉吟一番,旋即点头拱手道:“我相信长老会给出公平决断,邃无邪可暂时关押,但也希望长老能在事情未查清之前,保住他的生命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点头,对倦九霄道:“小友若有心,可暂住天剑院,老朽派人去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这嘛……”

    倦九霄沉吟片刻,旋即摇头道:“我还有事要做,就不打搅天剑院了,不过在此之前,我希望能与长老您独自商谈一番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大长老闻言,看了看周遭众位长老,沉吟片刻后,点头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他吩咐众人道:“将邃无邪兵器解下,关入大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五长老一脸不悦,让邃无邪将身上兵器交出。

    邃无邪只得听从吩咐,招手间,四口凌厉杀剑现世,惹动锋芒,可怖无比。

    五长老只看了一眼,就露出忌惮之意,小心翼翼收起四灵神剑,叮嘱七长老,八长老将其关押。

    为以防万一,甚至还将其穴道封印,避免他逃脱。

    五长老,七长老,八长老三人将邃无邪带走后。

    大长老转身看向余下的四位长老,拱手道:“诸位师弟,既然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,还要有劳诸位师弟明日往山下一行,调查个清楚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诸位长老拱手答应,便各自准备去了。

    大殿前,除却倦九霄与大长老外,再无一人。

    “长老,既然此地无他人,那我也就直言了。”

    倦九霄环顾四周,确认没有任何人之后,开口说道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周皇城,墨白一战成名,却因体内真元不断散去无法恢复而担忧。

    他尝试各种方法,依旧不得解。

    这一日,月明星稀,冷风簌簌。

    墨白离开无双神侯府,往灵应最喜好活动的酒楼赶去。

    但到酒楼之后,却得知灵应已经有三天未曾出现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得到这个消息,墨白更加相信,此事是灵应所为,他有些恼怒,当初真不该放过灵应,但其是灵武君之子,自己也没有办法啊!

    他早就听闻灵武君府内,机关重重,还有高手护院,若想不动声色的进入,凭借如今的修为,实在太难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只得往驿馆赶去,要找白无痕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不少行人,王侯子弟对墨白指指点点,露出敬畏之色,显然一战击败寇仲,在皇城中传开了。

    “他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该不会是来羞辱寇仲吧?”

    驿馆占地很大,有十数座院落,而王侯子弟进进出出,也十分频繁,看到墨白赶来,议论纷纷,却不敢上前询问。

    开玩笑,年纪轻轻,地灵境修为就能与寇仲抗衡,若让其晋升地魂境,同境界恐怕无敌了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些人的大惊小怪,墨白不屑理会,大步跨入驿馆,询问白无痕居住之所。

    很快,就有下人将墨白带进白无痕的偏僻小院。

    小院内,即便入夜,一袭白衣依旧盘膝而坐在巨石之上,倚靠巨石的天然吸纳之力,牵引九天皓月神辉洒落。

    远远望去,其整个人被包裹在银色月辉之中,显得神圣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?”

    似乎察觉,白无痕收纳周身元力,微微吐出一口浊气后,睁开双眸,起身迎接墨白。

    “是,我特来还剑。”

    墨白点头,将古剑交给白无痕。

    “哈。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白无痕信手一挥,古剑消失不见,被其收起了。

    收起后,他才上下打量墨白啧啧赞叹道:“听闻你击败寇仲,真是令人惊讶啊!”

    虽说惊讶,但瞳孔中淡然,好似在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“呵呵,侥幸罢了。”

    墨白有心事,自然也不想多言,微微摇头,谦虚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有心事?”

    白无痕慧眼如炬,发觉墨白状态不对,伸手把住他的脉搏,很快皱起眉头,抬眸凝视墨白:“你功力有损?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还烦恼的墨白被白无痕意外举动惊讶到了,没想到这位白大哥还懂医术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似乎看出墨白讶异,白无痕笑着解释道:“在东部边境,有一位医道圣手,我曾跟他学习一段时间,因此歧黄之术,也颇懂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那白大哥能看出我身体原因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白无痕再次仔细把脉,但眉头皱的越来越深,诧异问道:“你最近得罪了什么人?”

    得罪人?

    得罪的人太多,快要数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墨白有些尴尬,但还是点头道:“白大哥说一说是何原因引起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白无痕点头,说道:“运转真元时,会有大量真元不由自主的倾泻而出,如果是这样的话,你应该被人暗算,中了散灵粉之毒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墨白听到白无痕描述症状,忙点头,可很快疑惑起来,问道:“散灵粉为何物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种无色无味,但只要人体肌肤沾染,运转真元,会转瞬倾泻,不复存在,高手对决,遇到这等东西,稍有偏差,就是生死之局,用毒之人,心甚险恶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,眸光转冷,他知道是谁,是灵应!

    看来最近的忍让,让他得寸进尺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平时我比较关注书评等各方面的问题的,今天有读者兄弟问我为啥变成三章了,这里我解释一下,之前,每章两千多字,凑在一起,就是一万多一些,也发了四章,现在因为上架,我每章都调到三千多字,这样的话比较方便,而且同样的字数,没有太大差别,所以大家可以正常阅读,有文艺第一时间联系水波,求订阅推荐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