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丧钟

第一百五十八章 丧钟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即便天壤之别,也不能令其改变得话,或许,死亡是他唯一的归宿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冲动,皇城之内,禁止杀人,尤其是王侯子嗣,惹上命案,哪怕平民百姓,也会受到严厉处置。”

    白无痕皱眉劝阻,更何况拥有散灵粉,这已不是普通百姓所能接触。

    墨白摇头,他不想在此问题上纠缠,诧异问道:“可有解法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白无痕点头,伸出两个手指:“一是突破地神境或者请地神境高手运功将毒逼出,二就是拿到解药了。”

    突破至地神境。

    墨白心中一动,如今他拥有地魂巅峰修为,只要心中愿意,便可突破至地神境。

    但地神境高手出现在皇城,势必引起注意,他不是刀神,自然也有所畏惧,念及此处,墨白拱手告辞:“既然如此,我另寻他法吧,白大哥,请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白无痕点头,送墨白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就在即将离去的时候,突然,远处传来钟声。

    “咚……咚……咚……”

    钟声响起,宏大却悲鸣,如丧讯一般,自皇宫传来。

    “是皇宫的报丧钟。”

    白无痕皱眉,负手走至墨白旁边,声音变得凝重。

    报丧钟已经数十年未曾敲动,唯有皇族身死,才会这般响起,二声代表女眷妃子,三声代表皇族皇子,显然,这次死了一位皇子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突兀的,雷霆密布,如暴雨急下,笼罩皇城,月色下,一片氤氲紫气,伴随恐怖强大威压,自皇宫深处传来。

    但凡修道者,武者,接触这股气息,瞬间被压制。

    “跪下。”

    白无痕没有抵抗,墨白也没有抵抗,两人朝皇宫方向,单膝跪地,那股来自内心最深处的敬畏,是人皇散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人皇出关了?”

    墨白不确定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白无痕凝神感悟,单膝跪地,却摇头道:“人皇尚未出关,这是一股帝王之怒。”

    帝王一怒,伏尸千里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人皇之所以发怒,一定是有皇子身亡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这次,死的是哪位皇子。”

    白无痕跪在地上,喃喃自语,细细思考。

    整个皇城,因为这股磅礴气息出现,但凡修炼者,都被迫下跪,即便闭关的诸多高手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而平明百姓只能察觉天地变化,却不会感受这股威压。

    可以说,人皇之怒,来源于众多修道者,因为只有修道者才能击杀皇子。

    墨白似乎想起了什么,眉头为蹙,声音变得凝重:“或许是三皇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?”

    白无痕愕然,脑海中浮现好色如命的皇子面孔,他意外问道:“你如何知晓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猜测而已。”

    墨白的心开始往下沉,如果真是三皇子的话,那出手之人,就不作他想了。

    威压来的快,去的也快,潮水一般褪去,很快,众多武者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要先回无双神侯府了。”

    墨白起身,告辞白无痕。

    “慢走。”

    白无痕点头,目送墨白离去,神情古怪,他想不通,墨白如何知道是三皇子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路上,墨白头皮发麻,心中紧张,这可是皇城啊。

    即便北冥雪背景惊人,在此地,也难逃人皇掌心儿,他步伐急促,街道上,不少王侯子嗣下跪,引得百姓注目,但很快,他们都起身,一个个眉头紧锁,往自家方向赶去,这显然不是他们能牵扯到其中的了,要赶紧告诉给府中长辈,这皇城,要变天了……

    远远看见无双神侯府的轮廓,墨白迫不及待,化作流光而行,迅速步入无双神侯府内,与此同时,街道上,一排排禁卫出动,虚空上,也有流光划过,封锁整个儿皇城。

    他皱眉,往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后院凉亭,北冥雪一袭素衣,正赏月色,看到墨白急急忙忙赶来,放下手中香茶,笑问道:“为何这般急急忙忙?”

    “三皇子是否死了?”

    墨白呼吸急促,走至其身边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北冥雪微笑点头,这让墨白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完了。

    “趁现在,皇城还未完全封锁,你先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墨白拉着北冥雪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然而任凭墨白如何拉扯,北冥雪就像是脚底生根一般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做的,为何要离开呢?”

    北冥雪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,是谁?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愕然,转过头来反问了一句,但很快又想起其身边有一名蓝衣女子,醒悟过来,问道:“是那位姑娘所为?”

    “你为何不问问事情原委呢?”

    看到墨白这般胆怯模样,北冥雪有些不悦,轻轻挥动胳膊,甩开墨白的手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,无奈笑道:“如果世间真有公平可言,我又何必这般胆小怕事呢?”

    北冥雪闻言,再看墨白那无奈的脸色,微微一怔,是啊,如果世间真又公平可言,那就无人会拼命修道,屹立顶峰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无须担忧,雪灵不在皇城中。”

    北冥雪挥挥手,示意墨白无须担心。

    但很快,远处一道流光划过,速度极快,转瞬落至院落中,逃进了北冥雪怀里,这让原本还淡然的北冥雪俏脸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墨白看的清楚,有流光落入北冥雪怀里,转瞬消失不见,内中蕴含一股强大气息,一闪即逝,他凝视北冥雪高高胸脯,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产生了。

    果然,北冥雪俏脸转冷,沉声道:“是雪灵回来了,皇城外,有数多高手发现了她之踪迹,你最好应对一下。”

    找上门来了?

    墨白脸色变得难堪,抬眸看向天际,就见有流光赶来,他忙对北冥雪道:“你先躲一躲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北冥雪轻轻点头,往院子里的屋内走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流光落地,有两人赶来,身上散出强大波动,为首的老者是少有的高手,最起码臻至地神境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路追赶气息,费了很大力气,才将那名姑娘逼入皇城,但转瞬就消失在无双神侯府附近,所以,他们打算下来询问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墨小侯爷吗?”

    为首一名老者还算恭敬,即便修为很高,但对墨白的身份有些忌惮,拱手道:“老朽乃是影神卫统领盛游宣,有一名神秘人在附近消失,不知小侯爷可有见到?”

    “神秘人?”

    墨白佯作诧异神情,很快摇头道:“不曾见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没有想到墨白回答的如此干脆,他们本想搜查一番,但又考虑到无双神侯的威名,一时陷入两难境地。

    墨白知道两人心思,挥手不以为意道:“倘若两位觉得那神秘人在我无双神侯府,尽管搜一搜便是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的不以为意,神情更是无动于衷,但脸上多了些不悦之色。

    那名跟随的影神卫闻言,就要动作,却被老者拦下来,一个眼神瞪了回去。

    开玩笑,让你搜,你就搜,真当无双神侯是吃干饭的?

    沉吟片刻,盛游宣拱手露出笑意道:“既然此地没有,那老朽也不多打搅了,这神秘人潜伏皇城内,小侯爷也要多加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统领关系。”

    墨白点头,恭敬回应。

    “咱们走。”

    盛游宣最后看了一眼无双神侯府,确实没有发现异常,便点头带人化作流光离去。

    来得快,去的也快。

    在流光消失之后,墨白凝视天际半晌,方才松了口气,挥手布下简易阵法,往屋内走去。

    屋内,桌上摆着明亮油灯,墨白进来后就看到北冥雪坐在一旁,身穿浅蓝色的雪灵恭敬在旁边站着。

    “走了?”

    北冥雪抬眸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墨白关上门,瞥了一眼恭敬且有些怯意的雪灵,长得十分精致,人间少有,与北冥雪相比,也不逞多让,不明白两人的关系,但还是转而对北冥雪沉声道:“你打算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“处理?”

    北冥雪不以为意,捂嘴轻笑道:“雪灵在我身边,气息不会泄露半分,哪怕人皇也不会察觉,你放心就是。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,顿时头皮发麻,这是无双神侯府,死的是三皇子,人皇本就对无双神侯府多疑,倘若再得知杀人者在府内居住……

    墨白不敢再想下去了,恐怕会短暂片刻,无双神侯府就灰飞烟灭了。

    看墨白沉默不语,站在门口,北冥雪知道他心中的担忧,挥挥手道:“放心,若出了事情,我会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如果将北冥雪赶走,划清界限,实在太不地道了,而且北冥雪身份神秘,既然可以与人皇抗衡,那也是一大助力,他叮嘱北冥雪道:“既然如此,最近你少出门儿吧,以免被有心人盯上。”

    雪灵在一旁看着两人谈话,一双湛蓝眸子盯上了墨白,露出好奇之色,从没有人敢如此对自己这位主人指手画脚,墨白可谓是第一人了。

    墨白可不知道这姑娘心中所想,也瞧了她一眼,叮嘱道:“如果可以,想办法变幻一下容貌,避免被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雪灵乖巧点头,既然这位白衣少年郎能与主人这般说话,那自己也不敢多得罪,只是心中好奇愈加强烈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二人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墨白心乱如麻,只得将房门关上,独自往院落儿走去,他负手抬眸,凝视天际,月色如水,冷风习习,不断有流光划过,磅礴气息出现,将整个皇城封锁的严密。

    墨白知道,这一夜,皇城注定不得安宁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