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五十九章 阴谋不断

第一百五十九章 阴谋不断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很快,三皇子身亡的消息传开,众多王侯府内都接到消息,尤其是稷下学宫的几位。

    即便深夜,也有马车备下,不断有往皇宫方向赶去的,他们路上遇到,最多打声招呼,且面色个个难看,一齐朝皇宫进发。

    深夜,皇宫北门开,有三辆马车陆续进入,他们都往御书房赶去。

    大周自本代人皇登基以来,多数时间在闭关,皇朝大大小小事宜皆有三公处理,除非有重大事情,要启奏皇后娘娘,再经由其转达,已有数十年光景如此了。

    御书房内,坐着的也非是人皇,而是皇后娘娘。

    三皇子身亡消息,短短时间,传遍皇城,身为一国之母,皇后娘娘尤为震怒。

    人皇子嗣,个个金贵万千,三皇子姬夜虽不务正业,整日里贪欢,但他毕竟是人皇子嗣,一旦身亡,必引起轩辕大波,因此,他连夜派人去请三公来御书房商议。

    三公依次排列,由左至右,最上首是名儒李华卿,曾为人皇执笔下令,更写出了整个大周都要遵守的“大周律”

    第二位须发皆白的老者,名为黄延烯,他虽苍老,双眸却精光璀璨,满身的浩然正气,为儒家稷下学宫的上三师之一。

    而最后一位就有些例外了,不仅形颜枯槁,一身还破烂不堪,整个乞丐装扮,即便来到御书房也如此,但皇后娘娘丝毫没有怪罪,甚至都未曾坐下,与三宫一同,站着议事,因为他是苏儒,同为稷下学宫上三师之一,而且他还有个更大的开头,乃是当年人皇老师,只是为何这般,也有一段故事。

    苏儒曾是最为风光的大儒,但十年前,偶遇传闻中的夫子,指点教化其儒门虽广开寒路,但终究被仕途所累,需有人以身教导,警惕千万学子。

    苏儒以身作则,自此以乞丐装出行,处事,却行儒门教义,堪称儒学的一股泥石流。

    在做三位,出自稷下学宫,即便七大神侯,九大武君来此,也要恭敬以对。

    此消息传出,三公面色阴沉,三皇子身亡,这等消息实在太过于震撼人心了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挨个从三公身上扫过,脸上现出怒容,冷声道:“三皇子身亡,刺客至今未曾抓到,如今请三公前来,是希望三位能给出合理的解决方法,倘若这件事的背后牵扯王侯子嗣,该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“王侯子嗣?”

    李华卿闻言,眉头微蹙,他拱手道:“敢问娘娘,三皇子何时身亡,又是如何被发现的?”

    “是灵武君长子灵应告知本宫的。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语出惊人,她冷声道:“入夜,灵应拜见,言明皇城郊外发现碎屑,而三皇子迟迟未归,本宫派人前往,回信言明三皇子被高手所杀,粉身碎骨,徒留冰屑,而皇宫祠堂三皇子命灯也熄灭,意味着生命终结了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情十分重大,皇后娘娘再三确认后才得出准确答案。

    三公闻言,面面相觑,最终还是李华卿站出来,拱手问道:“敢问牵扯到了哪位王侯子嗣?”

    “墨白!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声音清冷,缓缓吐出这两个字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皇城纷乱,远在八千里之外的天剑院,此刻也不平静。

    入夜后,月明星稀,隐隐有乌云盖顶,似有大事发生。

    天剑院地牢内,邃无邪盘膝而坐,被关押在此地,他心神宁静,或许这里也算一处安全之所。

    最起码,无人对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守护监牢的两名年轻弟子尽职尽责,生怕出了一点披露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沉闷的声音在幽暗地牢响起,旋即就有一道流光飞逝,瞬间击终两名弟子,那两名弟子被击中,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叮”的一声,关押地牢的锁链被光华斩断,旋即四口散发令人心悸力量的神兵落至其身前,而且还解开了自身穴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察觉穴道被解开,自己力量恢复,邃无邪皱眉,没有即刻出去,反而看向地牢外的那道黑影。

    “出去吧,天剑院后山腰,有你想知道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黑影声音嘶哑,分辨不清是谁,但开口,要邃无邪离开。

    邃无邪闻言,皱眉凝视黑影道:“倘若我离开,岂不是畏罪潜逃?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不想知道谁是真正的杀人凶手吗?如果想知道真相,一个人往后山而行,哪里有你想要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黑影说完,自己则是闪身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监牢门敞开,邃无邪皱眉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倦九霄离去,这里已无他人可以为自己出谋划策,邃无邪抬眸透过小窗看去,月上枝头,已入深夜,他叹了口气:“既然如此,就往后山一行吧。”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挥手,四口神剑消失无踪,而后起身化作流光,往后山腰而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剑院位于天剑山半山腰处,而起后面是一座山巅,被称为禁地,里面有弟子把守。

    行至密林深处,邃无邪突然察觉一股血腥味自远处飘来,不算浓烈,但很刺鼻。

    “前方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邃无邪皱眉,凝视前方,有白雾飘散,被清冷月辉映照,更显森冷,血腥味儿就是从前方不远处飘来的。

    他心中生出一股不妙预感,好在这里清冷,深夜无人,否则也容易被发现。

    他一路赶来后山腰附近,就看到一处山崖在远处屹立,而地面由尸体横陈,血腥味就是从那里传来的。

    “怎会如此?”

    邃无邪快速赶来,停下脚步,却发现有七名身穿无极道袍的天剑院弟子惨遭毒手,身亡于此,他们身上都被剑痕划过,涓涓鲜血流淌,显然刚毙命不久。

    而远处还倒插一口黑色长剑,上方染血,是凶器!

    邃无邪皱眉走上前,拔出长剑,仔细打量,发现长剑并无特殊,但与地面上尸体所被杀的血痕一般无二,就是出自这口长剑。

    “踏踏踏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远远地,就看到火把亮起,正有人往后山赶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,上当了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手握黑色长剑,猛然醒悟,这是故意有人引诱自己来此,栽赃嫁祸!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正要遁走,突兀地,前方一道磅礴掌气涌来,携带无尽威势,轰向邃无邪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邃无邪见状,提剑果敢一挡,掌气瞬间炸开,但因为是仓促之下,他也被迫倒退了数步。

    “邃无邪,你竟敢在我天剑院杀人!”

    怒声震荡天际,转瞬流光落地,一名老者脸色阴沉,拦住了邃无邪。

    是五长老。

    邃无邪看清来人,脸色剧变,忙开口解释道:“这非我所为!”

    但随着被拦下,很快,诸多天剑院弟子赶来,足有数十位之多,他们看到倒地的尸体,露出愤怒之色,纷纷看向邃无邪,欲要杀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“是他,就是他,他突然来到后山,不由分说,就动手杀人,几位师兄都惨遭毒手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人群中,一名年轻弟子指着邃无邪,露出惊恐神色,仿佛受到了很大刺激,哆嗦着,眼眸里流出泪水:“是……是诸位师兄帮我拖住了这个魔鬼,我才能回去求救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邃无邪闻言,神色阴沉下来,这都是无中生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邃无邪,你还有何话可说?”

    五长老负手,露出痛惜之色,看向邃无邪的目光,也多了几分冷冽。

    而此时,七长老八长老,二长老都赶来,听到这般指控,顿时怒上眉梢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太让我失望了!”

    尤其是二长老,他万万没想到邃无邪会做出这种事,气的说不出话来,显然对邃无邪失望之极。

    “二长老,你听我解释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要辩解,然而五长老已经不给他机会。

    “去向阎罗王解释吧。”

    五长老露出怒色,招手间,一口凌冽青锋浮现,转而攻向邃无邪。

    “不要逼我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百口莫辩,又见杀招临身,神情转冷,双指并拢,凝气化剑,斩向五长老。

    “叮”的一声,邃无邪修为更上一层,直接将五长老击退,与此同时,气浪翻滚,剑气纵横,地面划出一道深壑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会有如此厚的修为?”

    五长老被击退,露出惊疑之色,但很快又冷下脸来,招呼诸多长老道:“一齐出手,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七长老八长老闻言,忙一同出手,分作两个方位,攻向邃无邪。

    来势汹汹,地魂境的修为爆发,一时间,风起云涌,恐怖力量威慑四周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眼见两人攻来,邃无邪不想伤人,他沉声一纳,剑气划开,将两人震退。

    “纳命来。”

    偏偏这时,五长老又持剑攻来,释放恐怖波动,没有丝毫保留。

    “叮”的一声,邃无邪提剑再挡,却被这股旁人巨力袭身,闷哼一声,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众多弟子也有了动作,他们剑出鞘,划出锐芒,斩向邃无邪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这群弟子不过通神境界,相差乃是天壤之别,邃无邪冷哼一声,护体罡气生成,但闻“叮叮叮”剑器交鸣不断,最终都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邃无邪无视众多弟子,又看到五长老攻来,黑色长剑微微旋转,生出数道剑气将五长老击退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五长老接连挡下三道剑气,但最终一道没有挡住,顿时虎口崩开,流出鲜血,他惊骇不已,倒退了十数步,没有想到当年的蝼蚁,如今竟有只手退敌的本事,

    他忙将眸光看向不知所措的二长老,怒声道:“二师兄,你还要包庇这叛徒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二长老闻言,心乱如麻,邃无邪以往还算是个好孩子,听话,而且也颇得自己心喜,只是未曾料,时光辗转,这名心怀正义的少年,此刻成了杀人魔头。

    “哎,罢了!”

    长叹一声,二长老不再留情,他出手果决,一掌轰来,直接印在邃无邪胸口。

    “二长老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邃无邪没有躲避,一掌被印在胸口,嘴角溢出鲜血,他倒退数步,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一向疼爱自己的二长老,竟然会出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为什么不躲。”

    二长老没有想到这一掌会伤到邃无邪,露出愕然之色。

    “嗖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此刻,三长老一剑催来,登时发出破空声响,“噗嗤”一声,银白剑气瞬间洞穿邃无邪肩膀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先是一掌,又遇一剑,邃无邪白衣上顿时沾染鲜血,他摇摇欲坠,倒退两步,黑色长剑入地,回过神来的白衣剑者不明白,为何没人相信自己,他突然觉得有些悲凉,心底一股怒气上涌,环顾四周,邃无邪神情转冷,沉声道:“既然你们逼我,那邃无邪今日,就不留情面了。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不顾鲜血喷涌,一股惊动方圆的恐怖气息出现,瞬间,气浪翻滚,将众多弟子掀飞出去,饶是诸位长老,也不由自主的倒退数步。

    “地神境!”

    五长老被掀飞数步,感受这股无可比拟的力量,他惊呼出声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