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六十一章 道塔三层

第一百六十一章 道塔三层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幽深山洞,“滴答”水声不绝于耳,死寂的气息蔓延,森冷石壁,仿佛坠入冰窖。

    随着山洞外,有银色光华进入,落地瞬间,神秘人被丢在山洞一角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得以脱逃,神秘人松了口气,看向悬浮在半空的银色光华,忙挣扎起身,拱手谢道:“多谢左剑御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银色光华闪烁明灭起伏不定,散出强大气息,如同一双冷眼,凝视神秘人。

    “哗”的一声,神秘人身形变化,褪去“邃无邪”的面貌,恢复本来容颜。

    神态苍老,嘴角有血迹溢出,赫然是三长老。

    “谁允许你自作主张的?”

    悬浮在半空中的银色光华内发出声音,十分年轻,是个男子,他开口质问三长老。“

    这……”

    三长老闻言,心头一凛,忙拱手道:“邃无邪被抓回,属下生怕坏了主上大事,因此自作主张,与五长老商议后,决定在后山腰上设伏,让邃无邪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呢。”银色光华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属下不知。”

    三长老拱手摇头,但在他看来,一切都在计划之中,他嘴角露出冷笑,阴声道:“邃无邪被关押在地牢之中,而我办成其模样,在后山斩杀诸多弟子,并且放了一名小子逃回去报信,再由五长老暗中潜入地牢,将其兵器归还,引至后山,这一切都天衣无缝啊。”

    “天衣无缝?呵!”

    左剑御闻言不屑一笑,道:“那金衣道者修为之高,本座也不是对手,若非主上亲自出手,你难逃死劫,倘若真的天衣无缝,你也不会被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三长老闻言回过神来,心头一震,生出了不好的预感,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:“难道五长老失败了?”

    左剑御没有否认:“你险些坏了主上大事,如今好在本座及时出手,接应你离开,否则落入那金衣道者手中,再加上五长老,那主上身份很有可能暴露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三长老有些后悔自己的自作主张,本以为能铲除邃无邪,死无对证,以此来保证天剑不被追杀,但现在看来,是自己疏忽了。

    “简单,只要他们找不到你,那就不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左剑御声音变得冷漠,银白光华盯住了三长老,肃杀之气蔓延。

    察觉一股危机临身,三长老露出惊恐之色,倒退了两步:“你……你要杀我?”

    “只有死人,才能保守秘密,你不例外,五长老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银色光华变化,缓缓出现一名年轻男子,身穿无极道衣,满头黑发,一双明亮眸子暗淡无光,死寂笼罩人心。

    他缓缓伸手,一道剑气瞬间凝聚,释放恐怖力量,旋即斩向三长老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三长老终于恐慌了,他倒退了两步,想要躲避,然而左剑御是地神境高手,三长老身受重伤,无法抵抗。

    但闻“噗嗤”一声,剑气纵横而出,将三长老头颅割下,血水喷涌而出,他整个尸体都失去了支撑,“砰”的一声倒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头颅旋转着,临死前的惊愕始终无法抹除,似乎还带着一分悔恨。

    算计一生,原来,仍是别人随手可抛的棋子,这一生,伴随罪过,头颅坠落地面,不复生机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后,左剑御伸手,一缕火苗蹿腾,转瞬覆盖三长老的尸体上,很快,尸体焚灼,化作虚无灰烬。

    三长老的一生,就此终结,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“事情解决,吾也要回转天剑院,以免被察觉。”

    左剑御神情清冷,丝毫没有因为杀人而露出变化,环顾四周,什么都不剩下,念及此处,他也化作银白流光,离开山洞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周皇城,氤氲遍布,伴随玄黄异彩,将整个儿皇城笼罩,这是一场瓮中捉鳖之战。

    无双神侯府内,小院里,墨白盘膝而坐,凝神感悟天地元力,他知道,这一夜过后,纸包不住火,会被发现,但在此之前,如果能够拖延的话……

    念及此处,墨白收敛心神,遁入浮世道塔之内,虽然真元不复,但却是实打实地地魂巅峰,因此,他选择进入道塔三层。

    道塔内,虚无一片,唯有楼梯转角,来至二层时,他微微犹豫,旋即进入深处,那里有神秘魔者魔厌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黑暗虚无的空间,传来沙哑的声音,似乎太久没有与人接触,至少墨白这几日没有时间来此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墨白点头,就看到黑暗伸出,一道若隐若现的黑影悬浮,能隐约看出一丝痕迹,那是人形,可以预见,魔厌是一名魔,人形的魔。

    “我能感受到,你遇到了不小的难题。”

    魔厌开口,声音平淡,但就是这么淡然的语气,总有一丝蛊惑的味道。

    是啊,遇到了困难。

    墨白感叹,凝眸魔厌,叹气道:“我确实遇到了危机,或许你能帮我。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自由为代价。”

    魔厌声音虽然平静,但终究掩饰不住那一丝窃喜,任谁被镇压无尽岁月,突然有自由的可能,也会喜不自禁的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沉默片刻,墨白点头,道:“但现在还不是时候,吾会在最危机时刻,解开禁锢,届时,你要帮我做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魔厌闻言沉默,半晌后,他才说道:“这里是皇城……”

    短短五个字,说明了关键所在。

    这里是皇城,意味着人皇坐镇,更有数不清的高手隐匿,即便他自信能离开,但要带着墨白,或者其他更多的人,这将是一场苦战。

    墨白本没有想到魔厌,但来到二层后的灵光一闪,让他瞬间有了想法。

    魔厌是一个可怕的魔者,虽然从未显露,但能被太白剑阿镇压在此,足以验证其非凡程度,所以墨白临时起意,希望能得到魔厌的援手。

    或许今夜过后,自己就要面临杀戮了。

    因为北冥雪杀了三皇子,而三皇子身死,已经引动深宫内的人皇注意。

    皇城虽大,但要查出真正凶手,人皇只要出关,雪灵在劫难逃,可以说,自己被连累了。

    但这种生活,他也受够了,整日里提心吊胆,不如放手一搏。

    北荒有黄泉,剑少离,他完全可以去避难,至于父侯,墨白相信,父侯自有他法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给了足够时间考虑,墨白抬眸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沉默良久,魔厌缓缓开口说道:“其实,事情并非没有转圜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,心中一动,自己即便现在,脱离大周,但也一定会被人皇通缉,诺大神州,人皇亲自出手,谁又能保住自己?

    当然,那位无双刀神或许可以,但他已经离开,不知所踪,若要等到其归来,一切恐怕就迟了。

    “此话何意?”

    墨白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屋内的那名白衣女子不简单,本座能感觉得到,她拥有一股来自冥域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魔厌语出惊人,竟道出北冥雪身份。

    “冥域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皱眉,传闻三道六界,早已远离神州,身为六界之一的冥域不可能降落神州的,他凝视黑暗中的魔影:“你确定北冥雪来自冥域?”

    “不会错的。”

    魔厌语气十分肯定,而且真诚,没有一丝隐瞒。

    “但这与目前情况有何关系?”

    即便出身冥域,这皇城之劫,又如何解?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冷冷一笑,魔厌沉声道:“冥域超脱神州之外,绝非大周能招惹得起,你若想保命,暂且不要轻举妄动,相信即便身为大周人皇,知道真相的他也会慎重决断,北冥雪身上的冥气能瞒过地神境存在,但入道之境的存在,一定会察觉,只要让两人形成博弈,你将安全无虑。”

    博弈,又是博弈。

    真正有资格博弈人皇的,不是自己,是北冥雪。

    墨白沉默,他早知道北冥雪不简单,也尝试猜过其身份,但始终无法堪破,如今被魔厌提醒,墨白才幡然醒悟。

    “或许吧。”

    墨白顿了顿,忽然想起什么,眉头一挑,道:“若此法可行,你将暂时无法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,终有一天,本座能离开这破塔,何必急于一时呢,倘若最后仍需要本座出手,你解决封印即可。”

    魔厌缓缓开口,声音真诚,不以为意地语气却让墨白心中疑虑。

    魔厌好像在忌惮什么,或者说,想知道什么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也好。”

    沉吟片刻,墨白不打算追问,点头道:“既然如此,那墨白与你约定不变,我先往三层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魔氛袭扰,黑暗空间内,声音消弭,连带着魔影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见状,知道魔厌隐藏起来了,他不以为意,转而往道塔三层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三层虚无,仿佛混沌,内中隐隐有光华闪烁,仿佛星辰一般,自成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随着白芒现身,一袭白衣的墨白踏入这里。

    感受到一股股精纯力量蔓延,无边无际,让人有心神安宁之感。

    墨白放目望去,就见深处闪烁的星辰变化,是一部部武学典籍。

    他记得太白剑阿说过,每一层都可选择一套武学修行,初入时,九幽幻影让他有了意料不到的变化。

    而不凡圣掌更是威力惊人,这两套武学,堪称绝巅,如今身在地魂境,要在选择武学,几乎清晰可见了。

    地魂境,放目望去,尽皆是天阶武学,有数股庞大气息运转。

    分别是浩然正气,除魔道气,无尽佛气。

    显然,这些武学来自无上三教。

    任何一本,拿出去,都将惊动天下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生人踏入,那些典籍自有灵性,仿佛在认主一般,拼命往墨白周身涌去。

    一瞬间,光华漫天,照亮混沌,将墨白包围,里面传出兴奋的情绪,希望这位主人能选择自己。

    “佛门十二真言。”

    “道门无极剑阵。”

    “儒门天正罚律。”

    只是随意瞥了一眼最亮的几部武学,就让墨白震撼得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“真是三教典籍。”

    墨白兴奋,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三教就是传闻中三道六界中的三道,超然物外,凡尘不得见,或许一个身穿破烂的和尚,就出自此处,而你却不能察觉。

    但无一例外,能入三教者,皆是不可多得的人物,更何况是三教的秘典武学呢。

    墨白没有想到,太白剑阿如此神通广大,即便三教典籍也能放在这里,而且只是位于第三层……

    一想到上方,或许更让人震撼,墨白的心情也渐渐平复下来,他穿越这些光华,往深处而行,然后再次感受到了熟悉气息。

    三层深处,混沌虚无,一团迷蒙玄黄光华,释放阵阵冷意,不似其他武学典籍一般,往自己身上靠拢,桀骜仿佛绝巅剑者,傲骨仍存。

    是元神一剑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