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六十二章 元神一剑 皇宫传旨

第一百六十二章 元神一剑 皇宫传旨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道塔三层,武学无尽,更有三教典籍,然而墨白选择忽略,径直走向深处,悬浮半空的迷蒙光华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接近刹那,武学发出光彩,与之前不同,原因乃是墨白步踏地魂境,感悟比以前更加轻松,自然也能察觉到武学变化。

    元神一剑,能与九幽幻影,不凡圣掌并列,足以验证其不凡之处,而且越是接近,体内一股力量与之牵引,那是剑道感悟。

    修行剑道之人,多不胜数,但能修至大成者,少之又少,天赋,努力,机遇,缺一不可。

    元神一剑,可以说,是最适合自己的武学。

    至于三教典籍,虽然珍贵,但都不适合自己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墨白伸手,一把抓过剑典,旋即打开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一声,在剑典打开的刹那,一股无可言喻的恐怖力量爆发,紧接着迷蒙光华闪烁,瞬间没入墨白眉心处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刺痛感袭来,墨白忍不住闷哼一声,旋即神魂离开道塔,回归本体。

    即便回归本体后,盘膝而坐的墨白也没有睁开双眸,原因无他,那股强悍力量袭身,让他整个人都处于混沌状态了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恐怖的力量爆发,形成一道光柱,直达九霄,整个皇城都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引动数股气息探查,但接触无双神侯府之后,又很快折返。

    “为何又是墨白。”

    “鬼知道原因,墨白现在越来越神秘了。”

    “吾能感受到其中蕴含一股精纯至极的剑道力量,倘若能融会贯通,似我等存在,恐怕能踏进入道之境!”

    “嘿,你想得太多了,剑道武学最是复杂,这种力量,不是常人能领悟的,暂时不要轻举妄动,吾有预感,未来大周,墨白将成为剑道第一人。”

    有数道气息互相交谈,隐匿虚空紫色氤氲当中,最后消散而去,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院落内,月明星稀,杨柳飘飘。

    “吱呀”一声,似乎察觉了异常,屋内的门打开,北冥雪轻轻出现在门口,她凝视盘膝而坐的墨白,美眸微蹙,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。

    所谓元神一剑,没有谁比她更加了解了,这只是太白剑阿的一道剑息而已,但就是这么一道剑息,让多少剑道宗师望而却步啊……

    “罢了,墨白终究要走上太白剑阿的路,我又能如何改变呢?顺其自然吧。”

    轻轻叹了口气,北冥雪自言自语,转身往屋内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外界的一切,此刻都与墨白无关,他整个人都沉浮在一片空荡的山河世界当中。

    万里无云,昊阳神辉遍布,山川河流不息,宛若世外之地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,迎风而立,飒飒飘逸,尽显不世道姿。

    墨白看在眼里,却又如同根生一般,尽数掌握,明明是不熟悉的人,却有一体之感。

    “人有一息,可化万千,修剑者,是为剑息。”

    “剑息一吐,可化游龙,此一剑,万里之遥只一瞬,但看君有几番穷。”

    有神秘之音在墨白耳畔响起,仿佛教导,仿佛源自内心,引动体内源源不断的剑道意志。

    墨白清晰看到,体内原本有溪流汇聚的剑道意志,此刻如同大江奔涌,无穷无尽,举手投足间,尽显剑之极。

    这就是元神一剑吗……

    一心一意,造就一剑,近在咫尺,远在天边,天地万相,尽在此中。

    墨白好像明白了,又好像未曾明白,那拔俗道姿仿佛置身于剑中,他就是一口剑,锋利无比的杀剑。

    但内中包含七情六欲,都是最为极端的情绪。

    元神一剑,分为喜、怒、忧、惧、爱、憎、欲。

    又关生、死、耳、目、口、鼻。

    六欲为基,七情为剑,是为元神一剑。

    墨白终于明白了,人有七情,但凭其中一道极致,就能发挥出真正的剑息,而这剑息,也相当于一剑,能彻底领悟,融会贯通,方才是真正的元神一剑。

    然而可惜,人有七情六欲,却偏偏不能将之发挥至极限,也就无法造就一口真正的剑息,这剑息不吐,如何汇聚成神,又怎能成就一剑呢?

    看来,这一套武学,不是这么轻易能修成的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叹了口气,感受那股源源不断的汹涌大江,那就是他的剑息,然而却无法吐出,这还要苦练……

    念及此处,墨白神魂归位,呼出一口浊气,睁开双眸,却见天色缓缓明亮,晨曦破晓,原来不知不觉间,已经过去一夜了……

    他起身后,就听闻无双神侯府外,有金戈铁马之音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无数铁骑蜂拥而来,将无双神侯府团团包围。

    墨白察觉到是禁卫前来,微微变色,转过身来,就看到北冥雪,不知何时,已经站在了自己身后,正一脸笑意的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帮我照顾好母亲。”

    墨白拱手,露出郑重神色,道:“不要让她出来,或者察觉,你……应该明白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不让她有所察觉,显然,是要用阵法屏蔽假象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吧。”

    北冥雪欲言又止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墨白点头,往无双神侯府前厅大步走去。

    “墨白,你放心,我会保你平安。”

    北冥雪目送白衣缓步踏出小院,美眸中露出歉意之色,在其身后轻轻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墨白接旨!”

    无双神侯府内,迎来大批禁卫,哗啦啦分作两排,个个金甲银袍,手执天戈,气息迫人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身为无双神侯府护卫,叶甲等人被擒下,镇压在一旁,露出惊骇之色,不明白皇宫禁卫,怎会强势莅临无双神侯府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为首一名禁卫出言呵斥,形成一股莫大力量,击在叶甲胸口。

    叶甲“哇”的一声,吐出一大口鲜血,神色萎靡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一干护卫露出愤怒之色,然而那名禁卫统领神情桀骜,负手而立,居高临下俯瞰诸多护卫,哼道:“奉皇后娘娘之命,前来捉拿墨白,尔等身为护院,亦受其罪。”

    “怎会!”

    叶甲闻言大惊,然而被集中,胸口滞闷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可笑的蝼蚁。”

    禁卫统领看向叶甲的眸光,不屑一顾,他是地灵巅峰,只要愿意,随时可以让叶甲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要知道,皇城禁卫与皇宫禁卫,可不是一个级别,更何况无双神侯府的护卫呢。

    即便斩杀了这些人,也不足为惧,禁卫统领神情阴冷,负手道:“叫墨白出来接旨,听候发落。”

    “若真有此事,应当禀告无双神侯!”

    叶甲被众人搀扶起身,即便修为差距很大,但他已然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大周自有律令,若要问罪神侯子嗣,需经由神侯本人同意,这是无双神侯也拥有的权利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禁卫统领闻言一怔,脸色变得难堪,其实此次前来,不是捉拿墨白,只是要其进宫对峙,但身为禁卫统领,目中无人习惯了,因此不以为意,却不料这名护卫竟以大周律来反驳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禁卫统领无言以对,神情转冷,一掌轰向叶甲天灵盖,就要结束其性命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突兀地,就在这一掌将落之际,一声呵斥响起,旋即就见一道剑气斩来。“叮”的一声击退禁卫统领。

    “何人!”

    感受到巨力袭身,猝不及防之下,禁卫统领手臂染血,鲜血被斩下胳膊,他露出怒色。看向来人,然而很快就愕然。

    因为来的是一袭白衣,眉清目秀,正是无双神侯之子,墨白。

    “小侯爷!”

    从生死边缘徘徊过后的叶甲见到来人,露出喜色,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“哼,这位统领来此,是杀人的吗?”

    看到叶甲重创,墨白顿时怒上眉梢,凝视禁卫统领。

    一句杀人,让禁卫统领变了脸色,这话可不能乱说的,尤其是神侯府内杀人,这就意味着是与无双神侯作对。

    即便身为人皇,也不敢轻易动神侯,更何况是一名禁卫统领。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从最初的的慌乱到平静,禁卫统领负手而立,口中说着不敢,却没有丝毫敬意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墨白看在眼里,知道这位禁卫统领还不服气,冷笑一声,旋即出手,指尖划出金辉点点,斩向禁卫统领。

    “墨白,你要造反吗?”

    扑面而来的气劲让禁卫统领神色再变,慌乱之余,运转真元,就要对抗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恐怖力量爆发,气浪翻滚,硬生生将禁卫统领震退,体内气机不稳,张口吐出鲜血,倒飞而回,“扑通”一声坠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墨白,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接连吐出好几口鲜血,禁卫统领感受到一股死亡气息,他挣扎着要爬起来,看向墨白的眸光,充满了惧意。

    众多禁卫看在眼里,忙执着天戈拦住墨白,个个面色紧张,生怕墨白真的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“这只是个教训,在我无双神侯府动手,就要有做好相应的准备,如果还有下次,本世子会让你消失。”

    墨白声音清冷,凝视禁卫统领,他在威慑,警告不怀好意的人,不要打无双神侯府的主意,否则,他墨白将会让这些人付出惨重代价,眼前,禁卫统领就是个例子。

    “现在,说吧。”

    墨白往前踏出一步,俯瞰瘫软在地的禁卫统领,嘴角露出一丝邪笑,问道:“今日来此,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