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六十三章 辩解无用

第一百六十三章 辩解无用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墨白变了,变得十分凌冽,被他盯着,禁卫统领一阵胆寒,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,好似一口锋利的寒锋插在胸口,稍微动弹,就会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“皇……皇后有旨,请……请您入宫。”

    禁卫统领再也不能高傲了,他被恐惧深深覆盖,连言语中也带了敬称。

    “呵,很好,带路吧。”

    墨白收起眸光,这让禁卫统领松了口气,好像插在胸口的冷锋拔出一般,他挣扎着起身,挥手对众多禁卫道:“离开。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禁卫统领头前带路,离开无双神侯府。

    而此时,无双神侯府外,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诸多王侯子弟围拢,看到禁卫统领出了神侯府,却浑身是伤,面色难堪,而在其身后,一袭白衣,不紧不慢,跟随众多禁卫,往皇城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“我没看错吧,这可是皇宫的禁军统领,怎会变得这么狼狈。”

    “嘿,我可是一直关注这里的情况,刚才这位禁军统领进去的时候还器宇轩昂,现在这般模样,很显然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被墨小侯爷打的?乖乖,那可真是凄惨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议论纷纷,却也都及时让开道路。

    被墨白羞辱就算了,现在还遭到众人嗤笑,禁卫统领金远只觉得无比憋屈,他咬紧牙关,无视众人眸光,往皇宫方向走去,暗道他日一定要墨白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对于金远的小心思,墨白不以为意,即便知道,他也不放在眼里,地灵巅峰,他弹指可灭,之所以服从,是因为其身后的皇后娘娘。

    已经活了几百年的老妖婆。

    人皇的代理人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皇宫深处,氤氲紫气弥漫,恐怖力量蔓延,仿佛有无比强横的存在缓缓苏醒。

    只是初踏入皇宫,墨白就感受到这股令人心悸的力量,心中无比谨慎,脸色也变得平静,一路跟着金远,往皇宫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穿越宫阙楼阁,直接来到御书房。

    御书房内,皇后娘娘正襟危坐,立于人皇之位。

    而一旁,太保,太师,太傅,三公依次而坐,个个神情肃穆。

    一旁,还有战战兢兢地一位,他站在一旁,身躯抖动,是灵应。

    灵应万万没有想到,三皇子会被杀,而且自己被传召入宫,他只能将自己所知晓的,全数说出,一旁,还有同样站立的地魂境禁卫,那是来自皇族宗门的,是他帮助完成了这些。

    他脸色难看至极,对灵应极为不满,当初说即便皇后娘娘问起,也不能说出真相,他自己倒好,吓得全盘托出。

    如今两人都很尴尬,却也不敢言语,御书房内,气氛紧张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启禀皇后娘娘,墨白带到。”

    御书房外,金远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缓缓睁开眸子,威仪后姿尽显,开口道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就见御书房门大开,浑身是伤的金远与墨白一同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看到金远这般模样,皇后娘娘面色微变,有些不悦:“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金远迟疑片刻,忙拱手拜道:“回禀娘娘,微臣往无双神侯府,请墨小侯爷前来,被打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的声音如蚊子般细软,显然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灵应在一旁看着墨白,惊讶不已,暗自窃喜,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连禁卫统领都打,可见其有多么猖狂。

    “墨白,你太放肆了。”

    金远毕竟是代表的自己,却被墨白打成这般模样,明显是不将自己放在眼里,皇后娘娘十分不悦,冷凝墨白,上位者的威仪显露,镇压眼前白衣少年。

    若是以往,被这股可怕威压震慑,墨白恐怕当场就要下跪,然而这次他没有,凭借自身的剑道意志,硬生生抵住这股威压,他拱手,声音不卑不亢,道:“回禀娘娘,金远前往无双神侯府,不分青红皂白,打赏我神侯府护卫,墨白出手,只是教训他一番罢了,以免日后给皇后娘娘丢人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皱眉,她没想到,到了这步田地,墨白还如此狂傲,但很快也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墨白话中有话,言语中是帮助自己教导,实际上是说自己身为皇后娘娘,太不将无双神侯府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皇后娘娘也叹了口气,挥手道:“罢了,今日叫你前来,是因三皇子之死,墨白你可知晓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墨白拱手点头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闻言,美眸紧蹙,道:“若真是你所为,这个大罪,足以让你无双神侯府覆灭了。”

    覆灭二字出口,让墨白神色一变,但转瞬恢复如常,他拱手冷声道:“启禀娘娘,那墨白也想问,三皇子是谁所杀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闻言轻“嗯”一声,旋即看向灵应,道:“灵应,将事情始末全数说出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灵应得到命令,心神一颤,忙拱手说道:“无双神侯府内,有位名叫北冥雪的姑娘,生的似天仙,三皇子仰慕,要与之结交,然而墨白不允,而后墨白相约与寇仲武决,三皇子决定……决定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灵应不敢继续说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让皇后娘娘怒上凤颜,不悦道:“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,却还是吓了灵应一跳,他战战兢兢,继续说道:“三皇子决定请乐渊统领往无双神侯福劫持北冥雪姑娘,而后就在皇城郊外……谁知,没过去多久,就传出三皇子死讯,微臣料想,是北冥雪杀了三皇子,这便是微臣知道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墨白,你可还有何话可说?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闻言,凝眸看向墨白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这一切,墨白都听在心里,知道一定是三皇子招惹了北冥雪,才导致雪灵出手,将之击杀,但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,因此,墨白拱手沉声道:“我无话可说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墨白语出惊人,让皇后娘娘皱眉,即便一直默不作声的三公也纷纷露出不悦之色。

    为首李华卿抚着胡须,凝视墨白,他觉得这个白衣少年颇有几分傲骨,遂开口说道:“墨小侯爷,你要知道,无话可说,即是认罪,而诛杀皇族子嗣,将面临满门抄斩之局,你还无话可说吗?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,心中悸动,似又想起前世,被送上断头台的母亲,母亲彩阳夫人从不习武,也无修为,却也要落得个尸首分离地下场,这又是为何呢?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,墨白摇头苦笑,声音悲悯:“我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接连认罪,不仅三公错愕,即便身为皇后娘娘,也有些意外,皇后娘娘沉声道:“你就不想为自己辩解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辩解?”

    墨白抬眸,与皇后娘娘四目相对,凄声道:“辩解有用吗?”

    辩解有用吗,短短五个字,响彻在御书房,夹杂了无数复杂情绪,即便身为三公中最不理会朝事的苏儒。

    一双浑浊的老眼里,突兀迸射出精光,他看向墨白的眸光变了,觉得此子言语,有令人意外的感触。

    “辩解,为何无用?”

    苏儒抚须,和颜悦色地问道。

    墨白突然抬头,声音变得清冷:“自古以来,强者为尊,在诺大皇朝也是如此,三皇子好色成性,欺辱多少良家妇女,无人问津,只因其是人皇第三子,无人敢招惹,若辩解有用,为何不见人来揭发三皇子恶行?”

    墨白声音变得凌冽,即便面对三公,仅次于人皇的三位学宫大家,也丝毫不怵。

    这几句话说的三公都为之动容,即便皇后娘娘,也微微一怔,但回过神来的她出言呵斥墨白:“放肆,三皇子身为人皇子嗣,被人杀害,岂能置之不理?”

    “是,三皇子被人杀害,一定要水落石出,但被三皇子杀害的平明百姓,找谁伸冤?昔年人皇成立稷下学宫,开创礼仪法教,就是为了能够人人平等,为此李老先生制下大周律,按照律法而言,杀人偿命,三皇子早就该死了!”

    墨白言语毫无顾忌,即便面对皇后娘娘也不例外,他已经打算豁出去了,就是看到有三公在,方才敢如此言语。

    如果说墨白此前言语让皇后娘娘蹙眉,那现在的言语就是勃然大怒了。

    “大胆,墨白,你如此对皇族不敬,就不怕本宫叛你造反之罪吗?”皇后娘娘声音变得冷肃,凤仪更是怒然。

    “墨白无愧于心,造反之罪又如何?”

    墨白针锋相对,毫不退缩,冷声道:“墨白方才就说了,这世间强者为尊,辩解无用,皇后娘娘非要找个愈加之罪拿下墨白,自可动手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勃然大怒,猛地一拍桌案,起身呵道:“来人呐,将墨白拿下关入死牢!”

    “慢着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李华卿突然开口,拦下皇后娘娘,他起身,拱手道:“皇后娘娘息怒,此子虽言语无忌,但句句诚恳,请容老朽问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看到是李华卿开口,即便内心不悦,也只能挥手,再次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皇后娘娘不再言语,李华卿方才走向前,饶有兴致地询问墨白:“小友,你方才所言,辩解无用,那老朽问一句,小友觉得大周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大周律?”

    墨白看了一眼李华卿,突然忆起眼前人是大周律的完善制作者,但前世,就因为这老头子,才让无双神侯府的罪名成立,他眸光转冷,哼道:“大周律,以人皇为尊,欺压百姓罢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李华卿瞬间变了脸色,他突然有些明白皇后娘娘动怒原因了,丝毫不给人留情面啊……

    不过越是如此,李华卿越是压抑内心怒气,笑呵呵问道:“为何。”

    “大周律法,条条框框,皆是刑法,但凡触及到皇族者,不是谋反就是不敬,为此死伤者,不仅期数,老先生身为稷下学宫开创者,不知儒家圣人提倡的东西,老先生还记得多少。”

    墨白丝毫不留情面,虽明知这老头子也只是奉命行事,但一想到未来神侯府覆灭,父母身亡,他就难以遏制内心火气,说话刻薄,让李华卿面色难堪。

    ps:三更送到,求订阅,求推荐票,本书网首发,有问题,第一时间联系水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