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六十四章 紫薇帝命

第一百六十四章 紫薇帝命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御书房内,没有刀光剑影,有的是铿锵有力,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李华卿神色阴沉,没有想到,墨白言语如此苛刻,令人恼怒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端坐主位,心中却是冷笑:唇枪舌剑,能让李华卿这般模样,也称得上智者了。

    “小友,若按你之说法,该如何修改大周律呢?”

    岂料,半晌过后,李华卿反而平复心情,一本正经地询问墨白。

    这让墨白闻言,为之一怔,暗道这老头子耍什么把戏?

    可看他正经模样,完全不是开玩笑,沉吟片刻,墨白回道:“大周律法完善,一朝一夕不能解决,但弱要大周强盛,两条律法必须改。”

    “哪两条?”

    “一者,皇族犯法,庶民同罪,二者,丧尽天良,人人得而诛之!”

    两句话,响彻御书房内,众人跟着变色,饶是皇后娘娘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两条律法,皆是针对皇族,为自己开脱罪责,然而这两条又无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三皇子本为妃子所生,其母妃身亡多年,人皇闭关,三皇子无人教导,养成了这番德行,虽曾多次警告,但都无济于事,直到如今,即便警告,也迟了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上心,乃是因其为人皇子嗣,而人皇闭关未出,倘若出关,这将会是一场动乱,是以,她要挽回这等局面。

    眼下,灵应说出真相,针对者是墨白,而这白衣少年身为无双神侯之子,关系重大,牵一发而动全身,不能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可以说,其陷入两难境地,因此请出三公决断。

    怎奈何,此刻墨白与李华卿杠上了,一时间难以分出结果,而且李华卿隐隐有偏向墨白的意思,无论如何,这等事情也不能发生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皇后娘娘挥手,声音威仪:“墨白,此事暂且不论,你身为无双神侯子嗣,只要说出谁是真正凶手,本宫可免除你之罪责。“

    皇后娘娘让步了,这是不得不为的事情。

    身为无双神侯子嗣,除非人皇出关,否则谁都不能轻易定下罪责。

    这大周皇朝,是姬氏一族的,而非她皇后娘娘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墨白看出来了,皇后娘娘有所松动,心中舒了口气,而后继续拱手道:“娘娘,三皇子之死,微臣不知,但也绝非是微臣下手,若娘娘不信,可暂且收押墨白,待得人皇出关后,再做定夺。”

    从造反死罪,到暂且收押,短短数句针锋相对,转圜速度之快,令人咂舌,灵应看在眼里,一脸愕然。

    而李华卿似乎也对这句话颇为赞同,他抚须转身,拱手对皇后娘娘道:“老朽也认为此举合理,三皇子虽死,但没有调查清楚之前,仅凭灵应三言两语就要定罪,实在荒谬,因此老朽也赞同先将墨白收押,待得人皇出关后定夺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沉吟片刻,皇后娘娘微微阖首道:“那便先将墨白收押大牢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很快,有甲士凭空出现,各自擒下墨白一条胳膊,往皇宫大牢而行。

    御书房内,随着墨白离开,灵应也松了口气,暗道一定想办法整死墨白,以除后患。

    “灵应,你先离开吧,但三皇子此行,惹得人怒,你也难逃罪责,现在回灵武君府,禁足七天,等候人皇出关后,再行处理。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没有忘记与三皇子狼狈为奸的灵应,眉头不悦,将之斥退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灵应吓了一跳,但听到自己只是禁足,方才松了口气,手忙脚乱的退出御书房。

    “至于你……”

    灵应与墨白尽皆离开御书房,皇后娘娘将眸光撇向了皇族宗门的乐渊。

    乐渊身为皇族宗门地魂高手,没有尽到保护职责不说,还助三皇子为非作歹,他可不像墨白与灵应一般,有着深厚的背景。

    “哼,重责五十仗,发配边关。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丝毫不留情面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听到发配边关,乐渊神色一变,但他知道,这已是极大的宽恕,念及此处,他阴沉着脸,只能拱手,下去领罚了。

    乐渊离开,关上御书房大门,御书房内,灯火通明,亮如白昼,只剩下三公与皇后娘娘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询问三公道:“不知本宫这决断,可否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一直未曾开口的黄延稀也满意抚须点头,认为皇后娘娘处罚合理,作为已即将入土的老人家,他实在不愿意多管这些闲事儿,而且出身稷下学宫,他对墨白言语,颇有几分好感,儒家虽主张忠君,却也不是愚忠。

    他深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,因此等到人皇出关决断,最为合理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已经无事,那我等也该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身为帝师的老人起身,虽然衣着破烂,却自有一股浩然正气流转,让皇后娘娘也暗自心惊,他挥了挥手,没有丝毫顾忌,招呼着两个老家伙离开御书房。

    “老朽告退。”

    李华卿与黄延稀可不像苏儒这般随意,而是恭敬行礼,这才退出御书房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都离开了……”

    凝视空荡荡的御书房,皇后娘娘嘴角露出一丝苦笑,轻抚那金龙椅,半晌不言语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墨白被关入大牢,消息很快传出,而且有大批禁卫,封锁无双神侯府,不准进出,并且已经有安排送信赶往北部边境,通知无双神侯了。

    七大神侯之首,无双神侯之子,墨白本关入大牢,在皇城可以说是惊天动地的消息。

    有说是因其杀了三皇子。

    有说是因其有谋反之心。

    更有甚者说其因为一名女子与三皇子发生口角,最终动手杀人。

    众说纷纭,不明关键的皇城百姓互相流传,自然也传入有心人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话说三公离开皇宫,乘着马车往皇城郊外驶去,很快,来到一处世外桃源。

    宁静的草庐内,青翠欲滴,生机勃勃,潺潺溪水从桥边游过,一片宁静安详。

    三公下了马车,有童子带路,往草庐中去。

    很快,进入其中,来到一处桃花亭中。

    桃花亭内,桃花鲜艳,粉嫩动人。

    有童子煮茶,茗香飘逸。

    三公分列而坐,檀香袅袅,沁人鼻息。

    远处桃树下,坐有一位白衣剑者,年纪轻轻,却包含岁月沧桑,静立无声,仿佛融于天地之中。

    很多童子习以为常,将之忽略,快速走过,为三公送上点心。

    李华卿赏花儿,心情愉悦,抚须笑道:“黄老,这可真是一处山水宝地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黄延稀执袖亲自煮茶,闻言笑呵呵道:“这是老朽向往生活,不知何年何月,才能真正得以退出,安静享两天清福啊……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两者沉默,最终还是苏儒拿了一块糕点,大口吃了起来,声音也变得含糊不清:“咱们还是先解决墨白的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墨白与三皇子命案有关,让三公都为之着急。

    黄延稀闻言后,反倒是不着急了,沉吟半晌道:“首先,咱们要确定当年边荒的紫薇坠落,是否为墨白。”

    “这嘛……”

    李华卿也跟着思虑片刻,旋即肯定道:“昔年五方神帝都出手了,足以验证这真相程度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如此,为何不见人皇有所动静呢。”

    黄延稀又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紫薇星坠,神启落人间,这不是个好兆头,意味着能颠覆大周的,就是此子。

    紫薇象征帝皇,帝皇象征没有出现在皇城,反而落至北部边荒,这就意味着未来的紫薇帝命要与人皇争夺此间皇位,而早已蠢蠢欲动的五方神帝出手庇护,显然是希望能保住此子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黄延稀继续说道:“五方神帝一向与人皇不合,或许是利用此机会,迷惑人皇,要其余无双神侯作对,落得个两败俱伤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胡言乱语。”

    李华卿闻言,罕见露出愠色,不悦道:“人皇功参造化,使得大周步入鼎盛时期,五方神帝也只是偏安一隅,三百年前的事情了,终归是一家人,莫非记仇到如今吗?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紫薇帝命只是传言,不可轻信,昔年人皇镇压万千宗门,其内更有余孽脱逃,或许是他们蛊惑人心,要使我大周江山不稳啊!”

    李华卿竭力辩解,然而看两人不语,盯着自己,他越说越心虚,最终不知如何是好了。

    看到李华卿沉默下来,一旁吃糕点的苏儒这才冷笑着抬头,道:“老李啊,这些自欺欺人的话,也只有你能说得出,我等三人推演,从未失算,再过两百天,将会是大周最动荡的一天,这一天,发生什么,你我都不知晓,倘若人皇出关,击杀了墨白,便证实没有错误,倘若墨白坐上神策侯之位,那只能证明你我都错了。”

    黄延稀摇头道:“苏老之意,是要咱们都不要轻举妄动,但我们很有可能忽略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李华卿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黄延稀神情郑重,一双眸子里闪出精光,抚须沉声道:“墨白,是人皇的私生子……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不仅李华卿愕然,饶是吃糕点的苏儒也愣住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