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六十五章 暗夜杀机

第一百六十五章 暗夜杀机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皇宫深处,氤氲密布,这里没有护卫守护,放目望去,皆是紫气。

    绕过假山之后,来到一处洞府前,皇后娘娘没有深入,凝视那刻满符咒的石门,缓缓开口道:“三皇子身亡了,与墨白脱不了干系,你打算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山洞内,没有声音传出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依旧从容淡定,道:“本宫已派人封锁了无双神侯府,你出关还有七日,这七日里,任何人出现问题,本宫都会将之格杀,本宫最后再问一句:墨白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回应的依旧是风声,以及那氤氲触手可得的紫气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没有应答,皇后娘娘微微不悦,她拂袖道:“你不言语,本宫也猜出大概,若你真与彩阳夫人有关,本宫一定不会放过她!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话语方落,突兀地,山石震动,晃动不已,让人屹立不稳。

    经过最初的颠簸,皇后娘娘稳住身形,露出一丝冷笑:“动怒,已经彰显了你此时的心境,或许吧,本宫给了你机会,不珍惜的后果,本宫也无法做主。”

    说罢,皇后娘娘转身,莲步轻移,消失在氤氲紫气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山洞内,一双威压眸子微闭,端坐于王座之上,在其身侧,有八道光柱不见其顶,将皇者困住。

    突兀地,皇者睁开眸子,混沌蔓延,一股磅礴恐怖的气息出现,然而光柱旋转,仿佛根生一般,任凭皇者修为通天彻地,面对这等境射,依旧无法抗衡。

    他无能为力,只得坐在王座上,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皇城风云不断,天剑院这边方得始终。

    随着五长老被抓获,一切似乎都晴朗起来,然而任凭如何逼供,五长老都拒绝回答,这让众人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左剑御请出副院主盛华年,盛华年宣布,还邃无邪之清白,本是皆大欢喜之局。

    然而幕后杀人者尚未查出,因此天剑院命邃无邪下山,找寻真相,将凶手缉拿归案。

    邃无邪自知被其陷害,心中也万分恼怒,当即应下,与倦九霄一同下山,要找出幕后黑手。

    荒野之中,邃无邪与倦九霄慢慢无目地,但行至中途,倦九霄突兀改变主意,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邃无邪见状,疑惑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暂时不急。”

    倦九霄眉头微蹙,摇头道:“皇城之中,恐怕生出一些变化,墨白要有大事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墨白,他会发生何事?”

    听到是自己的好友,邃无邪也有些意外,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倦九霄掐指一算,半晌不得结果,叹了口气对邃无邪道:“幕后黑手之事,尚不着急,若你有心,可与我一同往皇城,解决一个不小的麻烦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与墨白情同手足,听闻其有难,也不多问,直接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哈,真是没看错你。”

    看邃无邪这般爽快答应,倦九霄有些意外,露出满意之色,但也不多言,转而化作流光,往皇城方向而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皇城之内,风起云涌,年轻天骄墨白因得罪皇族,而被关押大牢,消息传得人尽皆知,而无双神侯府被禁卫围困,也惹得众人惶惶不安。

    入夜后,月明星稀,冷风阵阵,似乎昭显不平静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灵武君府内,灵应安静盘坐,但心神不宁,原因无他,墨白不死,他难以放心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突兀地,阴风起,吹的周身凉意大盛,紧接着一道黑影蹿腾而来,落至灵应身边。

    “是谁!”

    突然出现的黑影,吓了灵应一跳,他忙转身,一脸警惕。

    黑影怪异,周身散发黑气,包裹的密不透风,不能靠近,因为黑影周遭的温度都下降了,仿佛能凝结成冰块儿。

    黑影盯住灵应,声音嘶哑,不男不女:“无须管我是谁,我来此,是帮你除掉墨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灵应闻言意外,他根本不认识这个黑影,念及此处,他故作茫然地道:“墨白与我无冤无仇,我为何要除掉他?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黑影没有想到灵应如此谨慎,他冷笑一声,挥手就出现一道金色令牌。

    令牌上,金龙旋转,栩栩如生,散发磅礴力量,是皇族宗门的标志。

    “你来自皇族宗门?”

    灵应变了脸色,知道这不是开玩笑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,其杀了三皇子,宗门内,有尊贵存在要我来收掉墨白性命,你只要合作即可。”

    黑影点头,盯着灵应,没有丝毫做作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灵应还要沉吟,然而黑影催促道:“仅此一次机会,今夜过后,我将不能再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我如何做?”

    终于,灵应做出决定,决心铤而走险,除掉墨白,以绝后患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无双神侯府内,有人会推演之术,我潜入大牢,释放体内气机,你派人往无双神侯府内送一封信,不要被察觉即可。”

    黑影为灵应出谋划策,似乎早已准备多时了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微微沉吟片刻,灵应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黑影也化作雾气,转瞬消失的无影无踪,这等手段,显然是个高手。

    灵应看到机会来了,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喃喃自语道:“墨白,你这次死定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皇宫地牢,位于皇宫之外,有重兵把守,内中隐匿强横气息,但凡有人靠近,会被第一时间察觉。

    但总有人是例外,例如人皇之女姬星月,她无须偷偷进入,光明正大,也没人敢拦路。

    姬星月得知墨白被关押大牢,很是震惊,连夜赶来,要看望墨白。

    一路深入地牢,森冷寒气扑面,有冷火摇曳不息,很是可怖。

    尽头处,一座监牢里,白衣盘膝而坐,静默不语,是墨白。

    “墨白,墨白,你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姬星月看到墨白,俏脸上布满了焦急,她快步走上前,却发现牢门紧锁,她起身,神情转冷,凝视一旁禁卫道:“把门打开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恐怕不行。”

    禁卫有些为难道:“公主,这里是监牢,没有人皇或者皇后娘娘旨意,小的不敢乱来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本公主的话你也不听吗?当心本公主要你人头落地。”

    姬星月俏脸冷若寒霜,她想进去看看墨白情况,却遭到阻拦,十分不悦。

    “小的不敢,这就为您开门。”

    那禁卫吓得忙跪在地上,而后掏出钥匙,将刻满符咒力量的牢门打开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……”

    锁被打开,阵法也撤去,发出铁链声响。

    墨白回过神来,抬眸就看到姬星月来了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袭紫衣,俊俏脸蛋上露出担忧之色,快步跑进来,保住墨白紧张道:“你没事吧,墨白。”

    “无碍。”

    墨白摇头,嘴角露出一丝笑意,他没想到姬星月在这个时候会选择进入此地。

    姬星月环顾四周,就看到墨白双手被烤住锁链,上方有密密麻麻的符文加持,显然经过特殊处理,针对拥有修为的武者打造,她忍不住美眸一红,险些流出泪水,泣声道:“我这就去求母妃,希望她能为你伸冤,救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别去!”

    听到姬星月这般言语,墨白忙伸手拦住她:“这不是你能插手的,放心,我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这样了,怎么可能没事呢。”

    姬星月看到墨白手臂上被锁烤困住,隐隐有血丝溢出,显然,这不是等闲之物,她很心疼。

    墨白没想到姬星月会真的对自己动情,他不知道该如何解决了,但还是沉声道:“现在,我求你一件事情,你务必帮我完成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姬星月擦干眼角泪水,郑重点头,只要是墨白说的,无论如何,她都会办到。

    墨白看在眼里,心中一暖,叹气道:“答应我,倘若皇城生变,你一定帮我保住母亲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姬星月万万没有想到墨白会说出这等话,她忙问道:“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没有。”墨白摇头道:“瞎猜的,你只要答应我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吧,姬星月一定会帮你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姬星月郑重点头,不过话锋一转,紧张道:“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平安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看着姬星月一本正经的可爱模样,墨白哑然失笑,旋即点头道:“放心吧,我会活下去的,时候不早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姬星月没了往日的刁蛮任性,十分听话,她起身三步一回头,走到监牢外,又叮嘱监牢禁卫:“这里一定要顾好,不能被任何人潜伏进入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禁卫看到公主如此看重墨白,心中诧异,又被叮嘱,当即保证下来。

    得到满意答复,姬星月这才快步往皇宫赶去,她要将此事报告给母妃,希望母妃能想办法帮帮墨白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双神侯府内,彩阳夫人尚不知道一切,但北冥雪已经得知,眉头紧蹙,身边雪灵跟随,在内中焦灼不已。

    “此事看起来,并不单纯。”

    北冥雪坐了下来,有些头痛。

    “主人,是否要我出手,救下墨白?”

    雪灵不知主人为何如此心神不宁,但她愿意为其分担。

    “容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北冥雪挥了挥手,神情疲惫,突兀地,一阵冷风袭来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雪灵警惕,浅蓝眸子如星辉一般,瞬间锁定来人,但随着一道流光出现,击入房门内,那人就瞬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追!”

    雪灵就要出手,却被北冥雪拦住。

    “无须追了。”

    北冥雪挥手,却是将眸光放在飘然而落在桌上的书信。

    她伸手打开信封,就看到上面有一行字;

    “有人刺杀,速救墨白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轻轻合上书信,北冥雪美眸微蹙,旋即闭上双眸,感应皇城变化,很快,一股莫名力量侵扰,是往皇城监牢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北冥雪睁开双眸,突然起身,但很快又想起什么,重又坐了下来,她看向身穿浅蓝衣裙的雪灵,吩咐道:“速去天牢,将墨白救走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雪灵闻言,转而化作流光消失在屋内。

    待得雪灵离开后,北冥雪挥手,关闭房门,同时布下阵法,整个人瞬间化作白色雾气,消弭不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