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六十七章 伊人消逝

第一百六十七章 伊人消逝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月夜皇城,伴随风雪漫天,温度骤然下降。

    搏命的人,濒临死关,衣炔飘飘,当真不肯回头。

    人一生漂泊,何处为家?又何时想过自己能有家?

    雪灵不语,凝视杀机临身,运转最后一丝真元就要送走墨白。

    即便身亡,答应的事情,她依旧会完成。

    “砰……”

    突兀地,一只坚毅有力的手掌拍在了雪灵肩膀上,这让她心神一颤。

    手掌并没有太多温度,但多了几分安全感,她回眸,就见墨白起身,神情淡然,缓缓走至身前。

    白衣少年越过倾城女子,将她护在身后,凝视两位地神初期的影神卫,不肯后退。

    “墨白,你身为无双神侯子嗣,我等不能杀你,但也请你自重,乖乖回到牢中,你还有生机。”

    看到墨白拦在身前,要保下蓝衣女子性命,盛游宣屹立半空,眉头紧锁,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墨白抬眸,无视两名停下动作的影神卫,凝视盛游宣,轻笑道:“墨白不是什么大人物,但有一点,救我之人不能杀,雪灵姑娘救我一命,这一条命,我墨白需要还。”

    “凭你不过地灵的修为吗?”

    盛游宣眸中露出不屑之意,尽管天资卓越,不入地神,不足道也。

    “呵,墨白,你太瞧得起自己了,不杀你,乃因还不到时候,这女子,任凭你有通天本领,也保不下她之性命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也开口,对墨白这等英雄救美的戏码,十分不屑。

    “通天本领吗?”

    墨白冷眼旁观,一手点出,旋即金芒破空,从天而降,划破山河界限,有可怖力量落至墨白身前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金芒坠地,激起尘沙万丈,昊阳神辉刺目不能直视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两名影神卫察觉锐芒锋现,下意识地向后倒退数步,而后凝神视之。

    就见一口金锋落地,北斗辉映,释放无穷浩然正气,威贯天地。

    是神兵。

    一口绝世神兵。

    两名影神卫眼中,闪过贪婪之色,但很理智,没有出手抢夺。

    氤氲虚空,混沌之处,随着金芒破空落下,内中神识也开始再次交谈。

    “是极道神锋,看来没差了。”

    “极道虽出,但锋芒不显,恐怕不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还要继续看吗?”

    “小弟,你出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嘛……还是等大哥决断。”

    寥寥数语,三人交谈,很快,再次湮灭声息,但显然,他们都在暗中关注这口神锋,以及这口神锋的主人。

    极道神锋现金芒,赫荡九天晨曦殇。

    锐芒冲霄,久久不息,待得湮灭,阴阳珠转,释放缕缕道火,炽燃之烈,让两名影神卫不敢靠拢。

    “墨白,你若执迷不悟,本座当场格杀了。”

    屹立半空,看墨白拔剑护雪灵,盛游宣现出愠色,下出最后通牒。

    “墨白,你离开吧,吾可替你阻挡片刻。”

    虽有神锋在侧,雪灵依旧摇头,挣扎起身,要送墨白离去。

    墨白没有动,他凝视两名影神卫,头也不回地说道:“通天修为没有,但地神之境,还是能办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地神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三方尽皆愣住。

    一名地灵修为直破地神境?这只在传说当中听过。

    雪灵愕然,不知此话真假。

    两名影神卫听后,却是放声嘲弄:“即便你说的天花乱坠,依旧改变不了败局。”

    但紫气混沌中,凝重的气息在蔓延。

    “或许,他真的可以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那人不就是如此吗?”

    “拥有极道神锋,足以验证。”

    三人神神叨叨,不知在搞什么鬼,说着什么胡话。

    但值得注意的是,墨白真有可能做到,做到那传闻中的境地,他们屏息以待。

    “不知死活的人,从来都不会察觉真正将死之人是谁。”

    墨白声音转冷,微闭双眸,旋即真元贯通全身,接引九天金芒滚落,覆盖周遭,下一刻,体内散灵粉之毒,尽皆化作蓝星点点,顷刻散去,而此时,他原本跌落至地灵境的修为,猛然提起,瞬间突破桎梏,再临地魂巅峰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两名影神卫看得清楚,他们瞪大了双目,提升修为的很多,但如此猛烈霸道的,他们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风云涌,天雷敕,地魂巅峰不足为奇,然而紧接着昊芒冲霄,金光蔓野,形成巨大神柱,通天彻地,覆盖在墨白身上,使得其气息再次攀升。

    “要入地神了?”

    两名影神卫终于变了脸色,回过神来的他们互视一眼,不由分说,起掌便攻向墨白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恐怖力量瞬间爆发,他们要在墨白完成晋升之前,破碎一切,否则这等天资卓越,一入地神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们出手之际,雪灵也动了,她方才趁墨白与之对峙时间,压抑伤势,此刻看到墨白马上破入地神境,知晓还有机会,雪花儿飘散,形成冰晶世界,要挡住影神卫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三者交汇,恐怖力量瞬间爆发,卷起地面石板,摧毁周遭房屋,地神高手一击之下,荡然无存!

    雪灵本就受了重伤,如今强行出手,更是伤上加伤,濒临死亡边缘,但是为了给墨白拖延时间,她苦苦支撑,掌中元力不断倾泻,哪怕耗损灵身也不犹豫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三者不断交手,任凭气浪翻滚,冲天金柱巍然不动,内中的人,凝神纳劲,要入地神之境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虚空中,盛游宣见状,知道墨白正是关键时候,为以防万一,他只得出手,要将之斩断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身形瞬闪,化作锐芒,携起无尽元力,轰向墨白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雪灵发现异常,再提天地元力,千钧一发之际,挡在墨白身前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盛游宣修为高深,这一掌,更灌注一身元力,目地就是要破坏墨白晋升,然而一旁,雪灵出手,关键时刻拦下。

    两者交汇,盛游宣被震退,体内气机紊乱,但转瞬宁静。

    反观雪灵,一袭浅蓝衣裙,染血不断,消耗灵元,整个人的身躯都开始暗淡,仿佛虚影,在夜风之下,趋于消散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雪灵呕血,捂住胸口,蓝眸依旧倔强,她知道,自己的时间不多了,但也要为墨白拖住,为他争取最后一丝生机。

    为了什么?

    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这是北冥雪的交托,即便身死,她也要完成。

    雪灵眸光转冷,神情坚定,精致无暇的五官被血迹沾染,依旧不退缩,貂裘蔽雪,再挥手,雪花漫天,凝成光华,斩向影神卫与盛游宣。

    “找死。”

    冥顽不灵,负隅顽抗,让盛游宣苍老面容上更显愤怒,他丝毫不懂得怜香惜玉,因此,他一指点出,暗淡流光飞逝,直取雪灵性命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两名地神境高手也有了动作,冷喝一声,身形瞬闪,携带无尽气势轰向雪灵。

    三强杀招汇聚,天地瞬间失色,乌云笼罩,蔽去星月,唯有三道恐怖气劲,化作流光如长河,涌向不朽不灭的金色神柱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伴随一声巨响,皇城中,数多阵法自动开启,即便如此,也在下一刻怦然粉碎,浩瀚力量如同天崩地裂,震慑整个皇城。

    地面上,有百姓遭殃,发出惨嚎,有的磕破了脑袋,有的被压在坍塌房屋下,也有人被余威波及,身体炸开,化作血雾。

    诺大皇城,有即将步入炼狱之劫的场景。

    恐怖力量爆冲,天地黯然失色,紫色氤氲中,投下一缕缕光华,救助皇城百姓,这是大周皇城,不是乱世之都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很快,皇城中心,有紫色氤氲覆盖,所过之处,尽皆被收纳,受伤之人,身体被紫芒包裹,很快痊愈,而身死之人,则注定命中劫难,无法改变。

    众多年轻一代纷纷远望皇城天牢,要看清这其中发展。

    饶是寇仲,寇锐,白无痕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他们纷纷屹立高处,凝视这边恐怖景象,似乎见惯了这等打斗,白无痕没有露出特别神色,而寇锐身为寇江小侯爷,显然少有这等情景,因此看得十分谨慎,甚至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当三股强横力量撞击在冰雪上时,清晰可见地一缕金芒流转,缓缓扩大,甚至慢慢覆盖周遭,变得刺眼夺目,如同一轮升起的小太阳,渐渐跃入众人眼帘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那是墨白吗?”

    寇锐感受到其中熟悉的气息,神情惊骇,这算什么?

    之前与自己对决的时候是地灵境。

    与大哥寇仲对决的时候,险胜。

    如今与地神高手过招,而且是三个人,竟隐隐有平分秋色的本钱,这怎么可能呢!

    “唉……看来,我寇锐以后又有炫耀的本钱了。”

    终于认清现实的寇锐,无奈抚额叹息,他知道,能与墨白一战,已经捡到便宜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战局中央,虚空之上,金芒扩散,释放缕缕道火。

    道火之威,修道者,越是强大,沾染之后,因果越重,因此三位地神高手联招后,也顷刻退离,而且露出郑重之色。

    道火弥漫的中心,一袭蓝衣的倾城女子身形暗淡,几乎随风而散,在其身侧,嘴角溢出殷红的墨白手握不出鞘的神锋,挡下这一击,他护住了雪灵。

    然而一切都似乎太迟了,哪怕细微风拂,雪灵身躯也跟着渐渐虚无。

    “雪灵姑娘。”

    墨白大惊,要伸手抓住,然而却是隔着她的身体,抓住的只有空气。

    “怎会如此?”

    雪灵的身体雾化了,仿佛本身就不是人,而是魂。

    “无用的。”

    雪灵嘴角露出一丝解脱笑容,凝视墨白,带了几分感激:“谢谢你……”

    谢谢你,三个字,不知道代表了什么,墨白不清楚,只能眼睁睁看着雪灵身躯缓缓飘散,化作点点灵光,飘散消逝。

    一个从始至终,都不知道为何而活的美人儿。

    在一场不知为谁而死的战局中,化作虚无。

    或许,这是她的一生,即便短暂,也留在了某人的心里。

    至少,此刻的墨白,他将她最后那抹动人微笑记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一个人,没有过去,也没有未来,那么将会有人,带着她的回忆,杀出血路。

    “你们,准备好承受偿还的怒火了吗?”

    无名怒火起,遏制不住的愤怒从墨白喉咙发出,他手中神锋缓缓出鞘,阴阳珠转,道火肆虐蔓延,将之整个人都包裹,璀璨夺目的光华,难以掩饰冷漠的神情,拔剑刹那,遥遥一指,仿佛天地指令,锁定盛游宣等三位高手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