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六十九章 湛若一念

第一百六十九章 湛若一念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伴随响亮诗号,虚空之上,晨曦圣影,光华蔽身,一派仙人模样。

    倦九霄缓缓落至墨白身边,环顾四周,凝视诸多影神卫,沉声道:“退去,可活命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一名影神卫虽畏惧倦九霄之能,但如此小觑影神卫,让他心中不悦,起掌来攻,袭向倦九霄。

    “不知所谓。”

    面对逼杀攻势,倦九霄冷哼一声,拂袖间,金芒大盛,瞬间湮灭影神卫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被金芒覆身,那名影神卫顿时如入炼狱,神情剧变,体内气机牵引,瞬间爆碎成血雾,化成漫天血雨飘散,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一击,斩杀影神卫,全场一片肃然,都不敢再出手,暗自谨慎。

    尤其是盛游宣,身为影神卫统领,本该身先士卒,但眼前与墨白一模一样的金衣道者,实力太恐怖了,挥手间灭杀地神初境,这该是何等境界?

    “看来,还是需要本尊出手啊……”

    互相对视之际,虚空再现一人,一袭青衣,飒飒如风,足踏肉眼可见的旋流落下,站在了影神卫一侧,意思明显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儿,修行不易,何必自讨苦吃呢。”

    倦九霄看来人年纪轻轻,却已臻至地神巅峰,实在难得,想劝阻两句。

    “呵,小家伙儿!”

    驭风尊闻言眉头一挑,不屑道:“几百年了,无人敢这般称呼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代表没有比你再大几百岁的。”

    倦九霄微微摇头道:“这些人只能机缘得见。”

    “嘿,你言下之意,本尊见到你,也是机缘了?”

    驭风尊饶有兴致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吧。”

    倦九霄满怀深意的看了驭风尊一眼。

    接下来,便是沉默,不安分的沉默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人道顶峰的对话,众人不敢插嘴,饶是盛游宣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但墨白例外,因为墨白已经决意撕破脸皮,他挥了挥手道:“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倦九霄点头,旋即出掌,轰向驭风尊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那么突然。

    掌劲袭身,金芒大盛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猝不及防之下,驭风尊双手格挡,却被瞬间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巨响过后,地面隆动,激起尘沙万丈。

    看似随意的一击,竟有这般恐怖的威力,众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氤氲紫气当中,心有余悸的声音响起:“好在不是我出手,否则下场恐怕更惨。”

    “不讲武者道义啊!”

    地面上,响起无奈声音,旋即青芒飞逝,转瞬再屹立半空,他揉了揉被击中的胸口,尴尬不已。

    “玩命之前,哪有道义可言,除非……你肯让路。”

    倦九霄用满是意味深长的笑意看着驭风尊。

    驭风尊微微错愕,旋即摇头,道:“出手吧,我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再用本尊,而是“我”,就意味着他把倦九霄当成了同等级,或者更强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倦九霄身形瞬动,携起金芒万千,转瞬杀至身前,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两人战在一起,宛若天崩地裂。

    而此时,盛游宣把握机会,攻向墨白,一掌催来,雷霆万钧之力凝成,紫色雷电霹雳作响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也学会偷袭了吗?”

    墨白警惕,在出手第一瞬间就察觉,神锋巧转,金芒万千,不同于倦九霄,他更注重剑韵,周遭气流旋转生风,卷向盛游宣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巨响,再交手,剑式可怕,盛游宣抽身而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三人联袂攻来,天戈旋转,猛然砸落,银芒大盛,镇压墨白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墨白提剑,神锋挡在头顶,而三杆天戈力量磅礴,硬生生将墨白轰入地下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呕血,体内真元不继,受到伤创,他抬头,就见盛游宣再次攻来。

    “双阳!”

    墨白神情凌冽,神锋贯地,登时雷霆震爆,极道神锋上,阴阳珠旋转,释放潜藏之力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……”

    伴随晨曦耀目,破晓而出,巨大火球化作无数金色剑气,层出不穷,斩向盛游宣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!”

    盛游宣伸手,一口长刀浮现,旋即格挡,不断有气劲被拦下,一波接着一波,仿佛无穷,让他不得寸进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此时,又有两名影神卫杀来,身穿金甲,手执天戈,仿若神兵天降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让尔等体会吾最新领悟吧。”

    眼见众多影神卫不断浮现,墨白心一横,招手间,神锋旋转,划出炫目色彩,而后剑柄朝下,剑尖朝上。

    他双手结印,口诵剑诀:“湛若一念,元神一剑。”

    话语方落,体内汪洋气息瞬化而出,铺天掩地,仿佛无尽江海,澎湃无边。

    “轰……”

    剑息一吐,金锋化游龙,江海凝,而后通天金色剑芒浮现,贯穿九霄,耀目不能直视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两名攻来的影神卫在通天剑芒浮现的刹那,神色骤变,不妙预感自心地升起。

    旋即刺眼夺目的刹那,但闻“噗嗤”两声响,人们睁开双眸,就看到神锋折返,贯穿而过,两名地神境的高手,就此陨落,毫无征兆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再损两位高手,盛游宣怒上眉梢,他没想到墨白一人之能,斩杀四位地神高手了。

    “还要继续吗?”

    元神一剑,尚未成型,但稍微吐出的剑息,足以滅杀对手,墨白擦干嘴角鲜血,屹立废墟中,凝视盛游宣。

    “皇城之内,影神卫绝不会退。”

    盛游宣心痛,每一名地神境高手,费劲千辛万苦,方才培养出,整个大周,能有多少?

    如今转瞬之下,五名影神卫被杀,这等伤亡,令人肉痛。

    但身为影神卫,护卫皇族,更要完成皇族任务,墨白决不能放走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盛游宣收拾心情,神情转冷,看到墨白状态,知晓其不能久持了,手中刀芒迸射,黑光大盛,斩向墨白。

    “叮”

    刀剑交击,火星四溅,狂猛气劲自剑身传来。

    墨白已是强弩之末,当即再添新红,整个人被击退百丈,撞击在废墟高墙上,瞬间崩塌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持剑染血,单膝跪地,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初入地神,斩杀四名地神高手,已前无古人,暗夜杀机下,再难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墨白,气空力尽,伏诛吧。”

    看白衣剑者支撑不住,盛游宣松了口气,手执暗刀,一步一步走来,仿佛踩在墨白胸口,但实际他内心紧张,生怕眼前白衣反扑。

    “或许,还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然而,不愿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墨白抬眸,嘴角突兀出现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盛游宣以为听错了,旋即就看到一抹赤芒袭身而来。

    快,快得不及眨眼。

    还有援兵?

    “叮”

    剑出游龙,赤芒满盈杀机,携带南明离火瞬间涌来,盛游宣举刀格挡,旋即赤芒倒飞而回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赤芒吞吐无尽火焰,恐怖火焰灼烧,虚空扭曲,化作一只巨大神鸟,仰天唳鸣,扑闪火翅,再次袭向盛游宣。

    “漠刀绝尘!”

    神鸟袭来,危机扑面,盛游宣不再藏拙,暗刀收拢,旋即流光破空,“轰隆”巨响过后,神鸟被化成两半,火焰顷刻消散,现出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赤芒长三尺,吞吐剑息,浑然天成。

    是一口剑?

    盛游宣愕然。

    一口赤色长剑,似有灵性,旋转虚空,其内有蛮荒兽灵浮现,是神鸟朱雀!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看向一旁拐角,就听闻脚步声响起,旋即有白衣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一袭白衣,丰神如玉,俊朗面容上不喜不悲,明亮如星辰的眸子饱经沧桑。

    他走向前来,停在墨白身前,与盛游宣遥遥相对。

    “阁下何人?”

    谨慎,感受一股足以威胁自己的力量,盛游宣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邃无邪!”

    来人口中轻吐三字,就让单膝跪地的墨白抬眸,嘴角微微翘起,露出一抹会心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墨白捂住胸口,嘴角溢血,艰难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若不来,你可能就没命了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白了墨白一眼,打量一番,暗道果真与倦九霄一模一样,真是难以分辨。

    “现在,你来了,也不一定能解决危机。”

    墨白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老朋友见面,或许会有很多话要说,但现在不是时候,邃无邪挥手,青芒浮现,四灵神剑之生灵之剑释放无尽生机,包裹墨白。

    一股精纯至极的生机之力蔓延全身,墨白只觉得原本受创的腑脏瞬间好转许多,且真元得到补充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四灵神剑吗?”

    墨白也第一次见到,更是第一次感受,颇为惊奇。

    邃无邪不理会墨白,凝视盛游宣,沉声道:”不让路,这里将是你之坟墓。“

    “呵,可笑。”

    被小觑,盛游宣怒极反笑,这白衣剑者最多只有地神初期修为,凭何大放厥词?

    “一招败你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皱眉,旋即伸手,赤芒旋转,释放锐光,入手一刻,赤芒大盛,照耀天地,一股无与伦比的霸道猛烈之力形成,他高举赤芒,展现绝学:“朱雀斩!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神鸟再现,展翅腾飞,仿佛浴火重生一般,于空中升起,旋即俯冲,袭向盛游宣。

    “漠刀……”

    盛游宣见状,忙运转真元,然刀势尚未成型,朱雀已然临身,他不得已之下,挥刀格挡。

    毫无例外,“砰”的一声,黑袍被击飞,撞在远处墙壁上,连兵器也脱手飞出。

    “统领!”

    余下一名影神卫见状,忙跑去搀扶盛游宣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退!”

    盛游宣张口吐出鲜血,神情萎靡,危在旦夕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影神卫大惊,忙抓起禁卫统领,化作流光飞逝,往皇宫深处而行。

    方才坚决不退的统领,这会儿功夫,跑的比谁都快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半晌未回过神来,墨白反应过来,一脸的古怪:“你真一招败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更棘手的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没有放松,反而将眸光放在了虚空,就见紫色氤氲混沌中,霜寒尊再次出现,越过倦九霄与驭风尊的战场,意气风发地落至地面,锁定了墨白与邃无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