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七十章 月下白衣

第一百七十章 月下白衣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终于轮到我气势出场了。”

    霜寒尊落地,意气风发,一口神刀负在身后,更显雄武之姿。

    “高手。”

    只是一眼,邃无邪就看出来人的不简单,虽模样年轻,但守护皇城数百年,也是个老怪物了,他露出谨慎之色,没有退缩。

    “有何能为,尽展吧。”

    霜寒尊负手,凝视邃无邪与墨白,倦九霄之能,他自认为不可匹敌,但相对于这两位年轻人而言,他有十足的把握。

    欺负弱小,或许是霜寒尊经常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墨白与邃无邪互视一眼,并排而立,凝视霜寒尊。

    经由四灵神剑中,生灵之剑的疗养,此时墨白的伤势已经好得七七八八,站起身来,周遭浮现金芒,虽不显著,却也不能小觑。

    “阁下如此猖狂,邃无邪自不会谦让。”

    即便面对这等强敌,邃无邪依旧不惧,冷眼旁观一瞬,赤芒入手,旋即划出恐怖力量,斩向霜寒尊。

    “叮”的一声,赤芒斩落,红光大盛,然而霜寒尊不闪不避,嘴角含笑,屈指一弹,千钧一发之际,挡下了赤芒神剑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闷哼一声,邃无邪只觉得一股巨力袭身,体内气机不稳,转而被击退数十丈,持剑露出谨慎之色。

    霜寒尊要比盛游宣强大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还要继续吗?”

    轻而易举击退邃无邪,霜寒尊负手,得意不已。

    “墨白领教。”

    知晓眼前刀者的强大,墨白动了,身形瞬闪,携带金芒,化作破空锐光,斩向霜寒尊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这一击,随着流光飞逝,地面突兀升腾晨曦之力,道火肆虐,凶猛扑来。

    霜寒尊见状,双指并拢,朝天一指,旋即破空刀芒闪现,瞬间斩向金光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双强交汇,金,白双色交融,废墟再成中心,猛然炸开,就见金光折返,被击退,现出身形。

    “是个可怕对手。”

    墨白稳住身形,嘴角溢出鲜血,同时招手,极道神锋旋转,复又落至身前。

    “魔剑道—星流。”

    意在突围,墨白再现魔剑道,登时风云涌动,星辉落下,汇聚一声,紫芒夺目,付诸剑上。

    “魔剑道?”

    不可一世的霜寒尊见墨白再出手,感受熟悉气息,面色微变,旋即复又恢复平静,不屑道:“你终究不是御苍玄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他仍旧运转真元,风雪加身,形成巨大冰晶,而后破碎,漫天飘飞,化作一口口冰晶银刃,铺天掩地:“银雪寒飞。”

    飒飒身姿不动,漫天风雪袭向星辉汇聚之所。

    “铿然”轻响,金锋现芒,璀璨夺目,吸纳四方星辉之力,形成无匹剑气,斩向霜寒尊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剑气破空,刀刃纵横,撞击在一起,发生猛烈碰撞,恐怖之威,席卷方圆千丈,生机不存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反观虚空上,才是真正的顶峰之决。

    道曦,倦九霄,负手而立,金衣夺目,护体罡气升腾而出,很是可怖。

    驭风尊,身为四尊之首,周遭气流旋转,隐隐有飓风形成。

    星月依旧,隐去刹那,人瞬动,剑指挥出,登时气劲迸发而出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!”

    明明没有兵器,随着两人交手,无数远处观摩的王侯子嗣都以为眼花了,只能看到金,白两色光华不断焦急,迸射,每撞击一次,就有无形波动滚出,震人耳聩,仿佛金铁交鸣。

    而随着交击次数越来越多,气劲越来越强烈,金芒即便远隔数十里,也能看得清晰。

    “高手,这才是真正的顶峰对决。”

    高处,寇锐与寇仲观战,寇锐一脸的震撼,不知所以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反观寇仲,不言语,一直将眸光放在远处,墨白邃无邪联手战霜寒尊的战场。

    “喂大哥,你看那边有何意义,真正的人道顶峰对决,不能错过啊。”

    寇锐见寇仲眸光望向远处,忙好心提醒。

    “呵,顶峰交手,距离我还太远,但墨白的修为才让人惊艳。”

    寇仲说着话,却没有将视线离开。

    仅仅十九岁,步踏地神境,墨白当是神州第一人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战局之中,无视观战者,墨白全神以应,剑式层出不穷,要逼霜寒尊出刀。

    然而霜寒尊似有意卖弄,即便面对漫天残影,依旧应付自如。

    “慢……太慢了……”

    漫天的残影,无尽的金芒袭身,霜寒尊却依旧能在此中找出墨白真身,不断挡下,且隐隐失去耐心了。

    “我来助你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见状,伸手一招,赤芒消弭,旋即虚空扭曲,再现凌冽杀剑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虎啸震慑乾坤,银白光华瞬间入手,形成巨大兽灵虚影。

    四象之一的白虎属金,主杀。

    因此剑出杀气更盛,邃无邪漆黑明亮眸子里闪现白芒,身形瞬动,化作流光,快攻霜寒尊。

    “嗯?再来一人,也是无用。”

    讶异杀剑袭身,霜寒尊很快恢复平静,双指并拢,刀意迸发,护体银芒更是无法堪破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!”

    邃无邪,墨白首次联手,对战的却是地神巅峰霜寒尊。

    金芒迸射,白光大盛,杀意,灼热温度骤生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依旧不能抗衡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击过后,两道白衣倒飞而回,血洒长空。

    “不亏是地神巅峰,让我意外。”

    墨白倒退,嘴角再添新红,无论如何快速攻防,仍旧不能破除霜寒尊的护体罡气。

    反观自己,时战越久,空门显露,捉准一瞬时机,就让自己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“你无碍吗?”

    “无碍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也不好受,杀剑腾空,罩在头顶,白虎虚影显露,更显霸气。

    他招手,赤芒再现,朱雀唳鸣,浴火再生,悬浮身侧。

    然而不止,身前三丈处,地面寸寸龟裂,旋即玄黄异彩迸射,一口释放异彩夺目的黑色长剑也破土而出。

    “哞……”

    灵兽怒吼,如灵龟,又有灵蛇,是为玄武。

    三兽齐出,引动风云变化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有熟悉感觉,原来是四灵神剑啊。”

    霜寒尊露出意外之色,可也仅仅死意外,他凝视邃无邪,道:“你只有一招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一招吗?”

    邃无邪喃喃自语,暗道因果循坏,屡试不爽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他一招败盛游宣,如今这位白衣刀者也放出这等口气。

    “如此,尽力一博吧。”

    深深吸了口气,邃无邪双手结印,三口神剑旋转,层层叠叠,转瞬化作兽灵。

    白虎,朱雀,玄武。

    主杀,主辅,主防。

    三兽汇聚,白,赤,黄,三光汇聚,更添无上之威,饶是一旁墨白也跟着动容。

    “去。”

    轻吐一字,白虎扑杀,朱雀展翅,玄武怒踏,使得皇城震撼。

    “可怕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即便远处,白无痕闭目,也感受到这股恐怖力量。

    但接下来的一道白芒突现,让他眉头一挑,更加震惊。

    那是一道怎样的白芒?

    眨眼一瞬,仿佛从未出现,但随着白芒所过之处,兽灵尽皆溃散,化作虚无。

    一刀,惊艳无比的一刀。

    一刀,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一刀。

    刀落,人败!

    战局中,刀芒过处,无物不破,兽灵毁灭,连带着邃无邪整个人也被气劲袭身,面临崩溃边缘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再也抑制不住身躯的颤抖,邃无邪疼痛难忍,单膝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无邪!”

    墨白大惊,露出怒色,忙去搀扶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虚空颤抖,青芒再现,瞬间笼罩邃无邪,源源不断的生机之力,汇聚而来。

    邃无邪被青芒笼罩,面临崩溃边缘的身躯,此刻缓缓愈合,但很缓慢,且随着时间流逝,生灵之剑也变得暗淡,但依旧为主人护住生机。

    “无邪!”

    墨白再次叫了一声,看到邃无邪痛苦模样,难以抑制的心中怒火涌起。

    他凝视霜寒尊,恨不得将其生食。

    “噫,无须这般看着本尊,本尊也只是试探一下,他究竟有没有掌控四灵神剑,现在看来,如我心中所想。”

    被墨白盯着,霜寒尊不以为意,挥了挥手开口为自己解释。

    “性命只有一次,你只为证实心中猜测,就要我好友之命,这笔账,墨白要与你清算。”

    墨白难以遏制内心怒火,霜寒尊看似随和,但出手果断凌厉,丝毫不留生机,尤其是重创邃无邪,更让他愤怒。

    “呵,杀人?”

    霜寒尊看墨白这般愤怒模样,不屑一笑,轻轻挥手道:“方才,你杀的人也不少,谁都是有朋友与兄弟的人,你可杀他们,我又如何不能杀你?”

    “强词夺理。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错愕,却更显阴沉,但很快,他就发现霜寒尊的脸色变了。

    变得极为难堪,同时,右手缓缓握住了背后的刀柄。

    那口刀,就是出鞘一瞬,险些收割了邃无邪性命的刀。

    但是,太快了,快到他只看到握刀的刹那,结果就已经分出。

    如今,他竟然要拔刀了。

    不对……

    很快,墨白察觉异常,猛然抬头,看向不远处的屋顶。

    屋顶上,月色依旧,突兀变得很大。

    月色下,半坐在屋檐上的人随着风拂过,而初显气息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霜寒尊握住了刀柄,没有拔刀,朝远处问道。

    太奇怪了,那月下白衣出现,自己竟丝毫未曾察觉,这让霜寒尊,感受到了威胁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风啸过耳,月色下,屋檐上的人不语,酒葫芦在月下更显晶莹,他独自饮酒,风轻云淡,仿佛不在意任何事。

    而只有霜寒尊知道,月下白衣的气息锁定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装模作样!”

    霜寒尊先发制人,抽刀一瞬,白芒再现,瞬间斩向远处房顶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白芒斩过,眨眼一瞬,将白衣分成两半,很可惜,那是虚影。

    白衣速度很快,在虚影破碎刹那,本尊出现在了距离战场百丈外,而下一刻,已然落至墨白身前,来到霜寒尊对面。

    好快的速度!

    霜寒尊暗自心惊,凝视来人,谨慎问道:“阁下是谁?为何来此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退敌。”

    似乎险些忘记自己的目地,白衣微一犹豫,试探着说出了自己的目地。

    退敌?就这么简单的两个字,让霜寒尊愕然。

    谁是他的敌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