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七十一章 无敌剑侠 剑孤寒

第一百七十一章 无敌剑侠 剑孤寒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月下白衣,丰神如玉,模样清秀,但在说话的刹那,就暴露了他苦行经营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谁是你的敌人?”

    霜寒尊问道。

    “谁是他的敌人?”

    白衣指了指墨白,一本正经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霜寒尊谨慎,倒退一步,道:“本尊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是我的敌人了。”

    白衣似乎确认下来,正经回答道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有点傻。

    这是墨白对突然出现的白衣,一个评价。

    邃无邪渐渐稳固,还不能说完全无碍,因为生灵之剑的力量消失殆尽了。

    墨白将之搀扶起来,诧异问道:“阁下是谁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白衣想了想,摆出一个自认为帅气的姿势,高声道:“无敌剑侠—剑孤寒。”

    无敌剑侠剑孤寒。

    一个不错的名字,但配上他的造型,总有一股傻乎乎的气息。

    靠谱吗?

    墨白心里升起一个疑问,但眼下这白衣剑者是生的希望了。

    他有些尴尬道:“无敌剑侠剑……呃……剑孤寒,既然如此,请你出手帮我解围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剑孤寒当即拍了拍胸脯,负手而立,遥遥一指霜寒尊,一派宗师风范道:“出手吧,你只有一招机会。”

    这一指,当真宗师风范,如果没有方才的对话,或者说他那傻里傻气的声音,墨白就信了。

    霜寒尊也是如此,经过短暂的愣神之后,他暗自嘲弄白衣:没想到还有这么傻的人。

    “一招就一招!”

    霜寒尊沉元纳气,登时风雪加催,恐怖力量狂涌而出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这时,剑孤寒突然叫停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霜寒尊一怔,旋即真元消弭,他疑惑道:“你还有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剑孤寒转过身来,看向墨白与邃无邪,认真地说道:“等会儿,打起来,一定是天崩地裂,你们先离开吧,不然,我施展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汗颜,与邃无邪互视一眼,都看出两人心中的疑虑:这小子靠谱吗……

    不过眼下,邃无邪受创,确实不能再受到波及。

    “那阁下小心。”

    墨白点头,旋即带着邃无邪化作金光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“想走?”

    霜寒尊见状,眉头一挑,就要追击,然而剑孤寒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咱们不是说一招吗,还没打呢。”

    剑孤寒双手挡着,不让霜寒尊追击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霜寒尊心有疑虑,没有即刻出手,他觉得这个白衣剑者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天上的,还打什么,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然而剑孤寒没有理会他,反而看向虚空依旧战在一起的倦九霄与驭风尊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停手,看向下方,原本属于墨白的战场,被一个白衣剑者占去。

    很快,倦九霄落至剑孤寒身边,嘴角微微上扬,故作惊异道:“这位大侠,很有范儿嘛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剑孤寒听到赞赏,露出一丝得意,然后挥了挥手道:“你先走吧,这里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倦九霄意外道:“你一个人行吗?”

    “一招……一招足矣。”

    剑孤寒很大方的伸出一个指头,满满的瞧不起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。”

    驭风尊与霜寒尊看到剑孤寒如此桀骜,当然,或许傻的成分更多一些……

    但这都不是重点,因为他们两人的火气已经被挑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两个人……两个人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剑孤寒满意地点了点头,一本正经,不似做作。

    真有这般强大?

    看剑孤寒模样,两人都有些没底儿了,互视一眼,均看出对方的谨慎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走?”

    剑孤寒瞥了一眼倦九霄。

    倦九霄露出愕然之色,半晌回过神来,伸出大拇指:“你厉害!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他就化作金芒往墨白离开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驭风尊与霜寒尊见状,没有追赶,反而盯住了这位白衣剑者。

    “现在,这里没有其他人,咱们一招定胜负吧。”

    剑孤寒说话虽然傻乎乎地,但这会儿功夫,已经开始凝聚真元了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随着他沉声一纳,八方滚滚真元铺天掩地袭身而至,汇聚成一道恐怖龙卷风,包裹自身,让风云变色。

    “不简单啊!”

    顷刻爆发出来的修为,竟是人道顶峰,驭风尊与霜寒尊再次互视一眼,都看出对方的意外之色,他们不知道这傻小子哪来的自信,能战败自己两人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也不含糊,当即沉元纳气。

    霜寒尊抽刀一瞬,刀芒汇聚万千,雷霆之怒自九天滚下,形成千丈刀气,吸纳四方之力:“天刀一斩!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刀气纵横而出,斩向剑孤寒。

    “剑啸西风!”

    驭风尊双指并拢,遥遥一指,通天剑气瞬间凝成,让一干地魂境高手瞬间被压制。

    “怎会……我的修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恐怕才是真正人道顶峰的力量!”

    很多人发现自己修为无法运转,露出惊骇之色,饶是白无痕与寇仲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战场中心,三人对立,剑孤寒看到两人使出手段,装出一副举世无双的模样,满意点头,旋即出手,真元纳尽后,大喝一声:“金蝉脱壳!”

    这一声怒吼,响彻整个皇城,震耳发聩,让所有人都听得清晰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这招的名字,似乎有些不对劲儿啊!

    驭风尊与霜寒尊愣住的刹那,就见白衣剑者化作流光,转瞬千里,消失在面前。

    速度极快,快到两人还未出招,人已经不见了……

    不见了……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风呼呼,不绝于耳,已经成为废墟的天牢,两股磅礴恐怖的力量还在运转,但是目标已经不见了……

    或者说跑了……

    一招,真是的是一招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,一向脾气很好的驭风尊望着空无一人的废墟,露出恼怒之色,

    他意识到自己被耍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追吧。”

    霜寒尊还没反应过来,他将刀气溃散,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追?呵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驭风尊摇头,无可奈何地往虚空紫色氤氲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皇城外,所有的侍卫都被点住了穴道,一动也不能动,墨白扶着邃无邪,看到此情此景,以为是邃无邪所为,但很快,他又要回返道:“你往旭日之巅等我,我去接走母亲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就要往回走。

    “不用去了,我已前往无双神侯府,不见有人,想必是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声音虚弱,却拦住了墨白。

    “离开了?”

    墨白微微一怔,旋即响起北冥雪,是了,北冥雪一定会将母亲送到安全之所的。

    这时,远处金光赶来,倦九霄一脸郁闷的出现。

    “你如何脱逃的?”

    墨白倦九霄回来,有些意外,方才他可是与另一名高手对决呢。

    “是那个什么无敌剑侠—剑孤寒。”

    倦九霄有些尴尬,挠头道:“咱们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虽然我与他不相识,但他救了咱们,你无事,最好回去帮他一把。”

    墨白摇头拒绝,看倦九霄依旧生龙活虎,起了让他回返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我不是人啊?”

    倦九霄看到这番区别对待,当即不满道:“皇城,那是龙潭虎穴,咱们现在都到了城门上空,不能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倘若那白衣剑者出事,你良心能安吗?”

    墨白狠狠瞪了一眼倦九霄,知道方才战斗,他肯定没出力。

    “这嘛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,倦九霄闻言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金蝉脱壳。”

    突然,远处的一声怒吼,震动整个皇城,也传到了三人耳朵里。

    而后他们就见一道银白流光飞逝,速度快得可怕,转瞬没影儿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我刚才好像听到金蝉脱壳了。”

    倦九霄还在犹豫的当下,看到银光从自己身边快速飞逝,是那什么无敌剑侠。

    “这速度……”

    倦九霄看到愣转瞬愕然,这等速度,饶是他也追不上啊,太快了!

    他看向墨白,哼哼道:“瞧见了吧,人家是有手段的人,咱们先离开皇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呃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也感应到了那银白光华中拥有剑孤寒的气息,有些无语,显然这个看似憨厚的家伙,很阴险啊……

    不再多言,三人化作流光,往皇城外而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银白流光飞逝,速度极快,再出现时,已经落到了草庐的桃花园内。

    已是深夜,听了一晚上皇城爆炸的黄延稀看到流光落地,是剑孤寒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笑着迎上去,问道:“为何来的这么晚?”

    “皇城守卫太多,点穴很慢。”

    剑孤寒挠头说道:“而且,墨白好像有两个,所以,慢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?”

    黄延稀露出意外之色,显然这是没有料到的,不过他很快呵呵笑道:“没事,平安就好,平安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剑孤寒点头,道:“我有些累了,先去休息,皇城那边,好像得罪了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四尊吧。”

    黄延稀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与他们起了冲突?”

    “嗯,我一对二。”

    “一对二?”

    黄延稀意外道:“据我所知,你们修为相差不多吧?”

    “对,但冥冥之中,好像有人提醒过我,如果对手强大,就先金蝉脱壳。”

    剑孤寒满脸茫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冥冥之中,想来应该是那位了吧。

    黄延稀叹了口气,点头说道:“你所修炼的身法,世上少有人能追上,大可无虑,先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剑孤寒点头,转身化作流光,落在了桃树上,与此同时,那口剑也再次出现,插在桃树下。

    这棵桃树,就是他的家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最近喜欢上写龙套了,有想要龙套的,书评留言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