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七十四章 风云汇聚

第一百七十四章 风云汇聚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七魔殿上,众魔齐聚,唯独多了一名女子,而随着众人落地后,气氛也变得紧张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最终是魔风站了出来,有些尴尬地拱手道:“我等安排收集魂元,是约在七魔山外汇合的,但迟迟不见魔月回来,因此只能先安排交差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等事?”

    魔夜皱眉,他们七人情同手足,魔月迟迟未归,有可能出事了。

    他不悦挥手道:“传令下去,安排七魔山所有人外出寻找魔月踪迹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虚弱的声音响起,很快,大殿外,有一人踉跄着走了回来,扶住大殿外的柱子。

    “魔月!”

    众人见状,忙跑过去搀扶魔月,将之送入大殿内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魔夜看到魔月受创,而且很重,当即眸光一凛,也不多言,挥手间,无尽魔气涌来,覆盖其周身。

    半晌,魔月呼出一口浊气,感到体内伤势好了许多,他才起身拱手道:“多谢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之间无须客气。”

    魔夜挥手,神情冷肃,问道:“发生了何事?是谁伤你?”

    “是一名白衣剑者,很年轻,不过二十岁。”

    魔月闻言,露出狠厉之色,捂住胸口,冷声道:“但修为极高,已有地神初期的修为,我所带的人都被他杀了,而且魂元也都消散天地间,不得一物。”

    “白衣剑者?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疑虑之际,身后,七叶皱眉出声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轻灵动听,这时候,众人才注意到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魔月将疑惑眸光看向魔夜。

    “忘记介绍了。”

    魔夜有些尴尬,回过神来,朝众人介绍道:“这是幽玄之主请来的高手,名为七叶,剑道宗师。”

    剑道宗师?

    众人都露出疑惑目光,一名女子而已,能有多厉害?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似乎察觉众人瞧不起的眸光,七叶冷哼一声,登时凌厉气劲浮现,仿若无尽剑气袭身,让他们尽皆胆寒。

    “地神境!”

    半晌,魔月惊呼出声,这股气息,与那白衣剑者太相似了,而且两人都很年轻,难道现在世道变了?年纪轻轻出现这么多高手!

    他不敢在多言,压抑内心惊讶,询问魔夜:“大哥,那白衣剑者修为之高,与这位姑娘不相伯仲,他将所有魂元释放,甚至险些要了我的性命,此仇不能不报!”

    沉吟片刻,魔夜问道:“你可知道,那白衣剑者是谁?”

    “这,我倒不知。”

    魔月摇头,但很快,嘴角露出一丝冷冽笑意:“不过我在其身上释放秘术,倒知道他的位置!”

    “知道位置那就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魔夜点头,沉声道:“身为兄弟,此仇我会帮你报的,咱们众人齐出,我倒要看看,那所谓剑者有多强横。”

    “算我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一旁七叶再次开口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魔夜犹豫道:“此为我等家事,于公于私,都不该劳烦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剑者之中,当有争锋,正好,这番修为,如今还未曾遇到几个对手,倘若真有这么一人,不妨练练手!”

    七叶口气很大,但她有足够的本钱,经过那黑影的加持,再修炼剑道十三章,甚至遇到幽玄之主,一系列的奇遇,让她臻至地神初境,少有敌手,倘若还要提升,就该从血战当中获得感悟。

    而听魔月口中所言的白衣剑者,是最为合适的人选,因此她才申请请战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也好。”

    魔夜闻言,沉吟片刻,点头答应:“多一人,多一份助力!”

    魔月见众人已然准备,露出喜色,咬牙切齿道:“那诸位兄弟随我前往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,一道离开七魔山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皇城郊外,一袭黑袍猎猎作响,盛游宣负手而立,凝视官道。

    身后,有十二名影神卫高手,他们尽皆金衣金甲,有两位地神境高手,余下十位,也都达到地魂巅峰的修为。

    这是一股可怕力量,堪比超然宗门。

    即便天剑院,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但还不止,皇城内,氤氲混沌弥漫,偶尔有寒霜滚落,白雪纷纷,迎向郊外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雪花滚落,白芒迷蒙,转瞬,一道白衣身影负手而出,他模样清秀,丰神如玉,一口神刀负于背后,不曾出鞘。

    “霜寒尊,你来此地做什么?”

    盛游宣见到来人,眉头微蹙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帮你。”

    霜寒尊嘴角含笑,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盛游宣知道其是来抢功的,并不给他好脸色,不悦道:“影神卫之事,还请四尊不要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霜寒尊闻言,言语带了几分嘲弄之意:“莫非你忘记战败的耻辱了?”

    月夜皇城内,盛游宣被邃无邪一招战败,还受了伤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盛游宣老脸一红,哼道:“上次本座真元消耗,方才被其打败,如今我率领影神卫再出,更安排了十天锁魂阵,再遇到,即便是那名金衣道者,也不足为惧!”

    “十天锁魂阵?”

    霜寒尊闻言,微微一怔,看向盛游宣身后的十名影神卫,很快啧啧赞叹道:“怪不得你信心十足,只带这些人就敢捉拿,原来已经安排了十天锁魂阵,那好,既然如此,咱们分头行动吧,看谁更快拿下墨白!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!”

    盛游宣毫不迟疑,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“哈。”

    不屑一笑,霜寒尊负手而行,转瞬化作氤氲白芒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目送霜寒尊离去,盛游宣不顾形象地在地上猛啐了一口,骂道:“什么东西,若非我影神卫诸多统领闭关,怎会将你放在眼里,哼!”

    这时,一名影神卫走至盛游宣身边,拱手道:“统领,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等。”

    盛游宣哼了一声,气还未消,他双眸紧紧盯住官道。

    很快,官道方向,有马车赶来,是从草庐方向来的。

    马车停在路边,车厢内,下来一名白衣童子,他手中拿着一张字条,似乎看到了盛游宣,快步走上前,恭声问道:“这位是盛游宣统领吗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看到童子走至身前,盛游宣也露出和颜悦色的模样,弯腰轻声问道:“小童子,可是你家先生让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童子很乖巧,不过**岁,他将手中的字条交给盛游宣后,小声道:“老先生说,希望统领不要告诉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盛游宣仿佛慈祥老者,笑着点头,道:“小童子回去复命吧。”

    “告辞。”

    白衣童子有模有样,拱手告退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待得童子上了马车离去,盛游宣打开字条,就见上面写了四个字:天外方山。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得知墨白所在,盛游宣挥手间,字条化作灰飞,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“出发,往天外方山!”

    盛游宣挥手,众人转瞬化作流光,消失在天际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天外方山,这个盛游宣啊,真是出乎我的意料。”

    暗中,霜寒尊的声音响起,旋即消弭,显然也跟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草庐内,桃花亭中,三公聚在一起,显然苏儒,李华卿,两位大儒都未曾离去。

    随着马车声响接近,白衣童子回来复命后离去。

    半晌,李华卿方才叹了口气道:“墨白斩杀四名影神卫,已是大罪,再加上三皇子身亡一事,倘若人皇出关,恐怕也要定期罪。”

    黄延稀却是不以为然,轻轻泯了一口浓茶,笑道:“老李,我们打个赌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赌儿?”

    “我赌人皇出关后,墨白一定会被册封为神策侯。”

    “呵,那老黄的意思是让我赌被治罪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看黄延稀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,李华卿沉吟片刻,道:“也好,倘若我赢了,你就将那副珍藏多年的山河社稷图送予我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哈,胃口蛮大,好。”

    黄延稀听到其索要山河社稷图,微一沉吟,便应下道:“既然如此,你若输了,就将那套儒门法典交予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“儒门法典”四个字,李华卿有些尴尬,或者说犹豫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舍得?”

    黄延稀抚须轻笑道:“不舍得,那咱们就放弃这个赌约吧。”

    又是半晌沉默,李华卿叹了口气,点头道:“好吧,儒门法典,对我而言,只能算是个念想了,交给你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哈,那咱们就静观其变吧。”

    似乎志在必得,黄延稀极为自得,

    但很快,一直不说话的苏儒吃了口糕点,抹抹嘴巴道:“前提是,这墨白不能出事儿啊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两人都为之一怔,是啊,只顾着打赌,墨白万一出了事儿,那就没有任何意义了……

    念及此处,黄延稀只好起身,有些费力的朝桃花树上的白衣剑者叫道:“小家伙儿,去一趟天外方山,将墨白接来,藏在这里好了,如果中途遇上霜寒尊,就想办法拦住他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剑孤寒闻言,有些疑惑,为何要拦住霜寒尊呢?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,整个人化作一道白光,往天际飞去,与此同时,桃树下的那口银白霜华也跟着消弭无踪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路上,剑孤寒都在想,去天外方山接墨白是一个事儿,拦住霜寒尊,又是一个事儿,那我该先做哪一个呢?

    “是墨白重要,还是霜寒尊重要?”

    剑孤寒喃喃自语,带着疑问就这么上路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