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七十八章 劫后余生

第一百七十八章 劫后余生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墨白化作金芒,一路疾行,然而受创严重,让他几欲昏迷,不知走了多远,天色都暗淡下来,他已经忘却了方向,只知道疾行,只要远离天外方山,就有可能避过影神卫以及众多魔者的追杀。

    月色如钩,荒野中,不知方向,唯有扑面而来的凌冽刀风,让他意识保持在苏醒的状态。

    终于,他气空力尽,无法再继续前行,扑通一声倒在地上草丛中,逐渐昏迷过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再说另一处地方,霜寒尊被十天锁魂阵困住,无法突破,随着时间过去,天色暗淡,他已心生不耐,凝视这浩瀚神阵,眸中白芒闪过,旋即神刀出鞘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刀出,锐芒现,恐怖刀气丛生,地面瞬间裂开。

    “霜雪凝刀!”

    霜寒尊抽刀,双手紧握,贯注一身浩元,登时冰气蔓野,所过之处,尽皆凝成冰晶世界,直至触碰到十方锁魂阵边缘。

    恐怖刀气伴随无尽风雪,撞向阵法光柱,登时两股力量爆冲,互相抵制。

    然而随着霜寒刀气蔓延,十方锁魂阵渐渐不支,呈现破碎景象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终于,刀气爆冲,斩出千丈之高,将十方锁魂阵破开,他整个人也卸去一身真元,大口喘气,收刀刹那,开始吸纳方圆天地之力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地神巅峰高手吸纳天地元力,以肉眼可见,凝成一道道白光,附在自己身上,这庞大的力量波动,终于也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,或者说,好奇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喂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好奇的声音响起,很憨厚,让人也更加容易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霜寒尊睁开双眸,就看到一名白衣剑者,不知何时,出现在自己身前,这让他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轰了一掌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掌气袭面而来,那白衣剑者微微侧头,掌气就落至地面,击出一个深坑,连带着一棵参天古树也被殃及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霜寒尊身形瞬闪,倒退百丈,再凝神,眸光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来人是谁?

    只能是那个,看似憨厚,实则狡猾的无敌剑侠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无敌剑侠,剑孤寒露出一本正经地神色,点了点头说道:“你是霜寒尊,对吧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霜寒尊心中警惕,剑孤寒出现的莫名其妙,甚至可以说诡异,他身为地神巅峰都未曾察觉,足以验证此人的不简单。

    他凝视白衣剑者,不悦道:“上次被你耍了一通,今天自己送上门来,就怨不得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也很凑巧碰上你。”

    剑孤寒点头,他记得老黄告诉过自己,要将墨白带回草庐,并且还说,遇上霜寒尊,一定要拦住他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拦住什么?

    但看到了,剑孤寒遥遥一指,剑气丛生,释放凌冽气劲,让霜寒尊感受到一股威胁。

    “你要对我出手?”

    霜寒尊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拦住你的路。”

    剑孤寒点头,剑指一凝,身形瞬闪,化作银白光华斩向霜寒尊。

    “搞什么!”

    意外的杀机,让霜寒尊眉头一挑,不敢大意,沉元纳劲,霜寒扑面,同样迎击而上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交击一瞬,气劲纵横,地面很快被划出深壑,远处山石崩开,草木摧折,恐怖力量爆发,牵引四方变化。

    但好在,初交手,只为试探深浅,因此都未尽全力,你来我往,一时之间,难分高下。

    剑孤寒心有目标,一心一意,举手投足间,剑道宗师风采展现。

    霜寒尊疑惑不解,出招多在试探,刀道修为亦是罕见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两人交错而过,很快复又交手。

    看来,短暂时间内,分不出胜负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寸山,神秘天寸山,绵延数千里,重峦叠嶂,云雾缭绕,不知其踪。

    随着流光落下,停在山脚,倦九霄带着邃无邪,终于来到此地。

    此事为防止邃无邪体内气机紊乱,倦九霄已经设法让你昏睡过去,轻轻将之放在地面上,他起身凝视这神秘天寸山。

    天寸山,高耸入云,郁郁葱葱,山下是荒野,密林遍布,但他不能再前行了,因为前方有神秘阵法笼罩,常人不得进入,饶是他,也找不出关窍来。

    “倦九霄前来天寸山,请半仙救命!”

    沉吟片刻,倦九霄上前拱手,高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半晌,其中并无声音传来,唯有回声游荡,缓缓逝去。

    “为何不出现呢?”

    倦九霄皱眉,很快想起怀中的金元宝,当即掏出,掂量了一番,足有十两重,暗道这是信物,投进去,定会有人接应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就要扔进山中,但手至半空,又停了下来,思虑片刻,从怀中掏出一两金子,旋即丢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……”

    金子入内,翻滚了几下,便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莫非不是金子的缘故?”

    倦九霄往天寸山内张望,却不见动静,心中疑虑见,忽见一物飞来,落至倦九霄脚下。

    是方才丢进去的金子。

    倦九霄眸光一凝,拱手沉声道:“敢问内中,可是半仙前辈?”

    “小子,少拿一两金子忽悠我,十两!”

    内中传来尖锐的声音,底气十足,似乎看穿了倦九霄的把戏。

    “呵,还是个贪财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倦九霄微微摇头,旋即将那块十两金子丢入其中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,内中人似乎确定了真伪,再次传出声音,问道:“来此地何事?”

    “前辈,倦九霄有一位朋友,被刀气所伤,凝聚不散,希望前辈能找一个刀道高手,帮助我这朋友梳理气息。”

    倦九霄直言不讳,说明目地。

    “哦?刀气所伤?是商子洛所言的墨白一伙儿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受伤的人放在这里,你先离去吧,本半仙会还你一个完好无损的同伴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多谢。”

    听到半仙肯出手相救,倦九霄也松了口气,他毫不怀疑此话中的真伪,因为邃无邪已无退路可言了,只能选择相信,他拱手道:“那就有劳前辈了。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他转身化作金色流光离开,找寻墨白足迹去了。

    随着流光远去,天寸山外,郁郁葱葱,密林之内,一片平静,唯有平躺在山外的白衣邃无邪不动生息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突兀地,一道氤氲白光缓缓自异境中浮现,包裹邃无邪,往内中运去,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晨曦破晓,有鸡鸣之声,不知昏迷了多久,墨白整个人都处于黑暗之中,他悠悠荡荡,漫无目的。

    最终,神秘一刻,前方一缕光亮指引,让他渐渐有了方向,不断追逐那道光亮而行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重重呼出一口浊气,墨白猛然睁开双眸,就有一张好奇小脸正盯着自己,很快,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小姐,他醒了!”

    这时,那小丫鬟突然起身,高兴着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”

    小丫鬟离开,墨白皱眉,勉强起身,这才发现,体内的气劲已经渐渐被驱逐,但伤势太重,一时间,难以运用自身修为。

    被皇城追杀,一身修为不得用,是极其危险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环顾四周,有香炉点燃,静气凝神,屋内精致,隐隐有淡香漂浮,还有不少花瓶摆设,价值不菲,想来不是普通人家。

    这时,他看向门外,就见大开的房门,有一名身穿浅红长裙的女子踏步而来。

    那女子生得俊俏,五官精致,一袭浅红长裙,身披长虹丝带,整个人如仙如画,美貌动人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那女子看墨白醒来,露出一丝喜色,走上前来,忙询问道:“现在身体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是你救了我?”

    墨白看这女子生得俊俏,身上也有些修为,但只是地灵初期,不过放在外界,也算是难得一见的天才行列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与小青夜里赶路回城,遇到你躺在荒野,浑身是血,气息也很微弱,干脆将你救来疗养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轻笑,露出两个浅浅酒窝,说明原因。

    “多谢姑娘,不知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得知事情经过,墨白要起身拱手称谢。

    “你无须起身,伤势还未好,不宜动作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却是将墨白劝下,素手搭住墨白肩膀,让其休息,并自作介绍道:“我名为姬问雅,你叫我问雅即可,在这里安心休息,不会有人打搅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姬问雅虽是好心,但无意的言语让墨白想到自己如今初境,他叹了口气,摇头道:“这位姑娘,我被仇家追杀,需要尽快离开,否则会连累你。”

    仇家?

    姬问雅露出意外之色,上下打量了这个年轻人一番,觉得他五官俊俏,生得一双罕见金眸,正气凛然,凭直觉也可以肯定他不是坏人,而且这般年轻,气质非凡,自己身为地灵一重,都看不出他的修为,显然要比自己高不少。

    她只道是墨白地灵境,仇家厉害,也不过地魂,当即安慰道:“你放心,这里是明月城,不会有人来追杀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明月城,这是何地?”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墨白却是愕然,并未听说过这里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三更送到,听说一个挺年轻的歌手本兮意外去世了,才二十二岁,真是世事无常啊……有问题第一时间联系水波,水波会第一时间解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