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八十章 百般侮辱

第一百八十章 百般侮辱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哟呵,这里还有个小白脸啊?”

    来者一袭锦罗绸缎,面色苍白,吊儿郎当的模样,显然是纵欲过度,他是林天虎之子林飞。

    城主府里,错综复杂,他打听了许久,也才摸清那号称明月城第一美人儿的姬问雅的小院,本想前来瞻仰一番,未曾料,推门进入小院,就看到一个小白脸面色苍白,嘴里还吐了一口血,虚弱模样,似乎风一吹就能给他吹散了。

    他先是一怔,旋即露出淫笑,嘿嘿道:“没想到看似清冷的姬问雅,竟然还有这等嗜好,囚禁小白脸供自己享乐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皱眉,声音清冷,虽然现在重创,无法使用修为,但地神境高手,举手投足间,尽显道韵,因此声音也有一定的威慑力。

    响亮的声音,加上罕见的金眸,把林飞吓了一跳,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身边,还跟着两名俊俏年轻女子,而且还有一名男子,一共四人。

    “林兄,这是哪里啊?”

    另外一名年轻公子手执折扇,听到林飞这般言语,已经有了几分确定,仍旧故作疑惑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这是姬问雅的住处。”

    林飞回过神来,哼了一声,回答道:“没想到这么一个大美人,竟是个闷**,偷偷在自家院子里养小白脸!”

    王询闻言,瞬间恍然,原来自从姬问雅来到这明月城,林飞就不住地献殷勤,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,始终不能如愿以偿,如今竟悄悄摸到她的小院里来,显然,这是做了不少准备啊……

    他也看向墨白,墨白盘膝坐在一处高台上,地上有殷红血迹,眉清目秀,也是个俊俏少年,但十分虚弱,周遭也没有力量波动,还信以为真,嘿嘿笑着对林飞道:“你不是一直都想得到姬问雅吗?现在你知道为何屡屡不能成功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还故意将眸光撇向墨白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林飞恼怒,想了想这一段时间的殷勤全部付诸东流,更是不悦,看向墨白的眸光也满是怒意,他快步走上前,起脚就将墨白踹了下来,沉声道:“小白脸,说!你什么时候和姬问雅好上的?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被一脚踹下来,本就受了重伤的墨白眉头一挑,露出愤怒之色。

    “哟,你还敢瞪我?找死!”

    被墨白盯着,林飞突兀觉得背后发凉,狠了狠心,再次补了一脚。

    “砰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脚,他自有分寸,因为看到墨白这幅虚弱身子骨儿,铁定不能出手太重,否则出了人命就不好了,不过泄愤,拳打脚踢一顿,他还是十分畅快的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巨力袭身,墨白整个身子被踢飞四五米远,疼痛袭身,却无大碍。

    他虽受伤,但自北荒炼体,得来的不少成果这一刻体现,但疼痛感仍旧无法避免。

    “喂,林飞,你别打了,万一把他打死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名女子走来,拦住林飞,那女子生得五官俊俏,称不上倾国倾城,倒也有几分姿色,他穿着鹅黄色长裙,忙阻止林飞。

    “叶嫣,怎么,你也看上这个小白脸了?”

    林飞瞥了这女子一眼,顿时怒火更胜,他指着墨白,对叶嫣道:“这小子有什么好?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,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瞎说什么!”

    叶嫣闻言,斥责了他一句,跺脚道:“这是姬问雅的住所,你若杀了他,影响不好啊!”

    “呵,我还以为你是心疼了呢!”

    林飞冷笑一声,甩开叶嫣,再次补了一脚,才作罢。

    他拍了拍手,居高临下,俯瞰墨白,桀骜道:“现在,给你两个选择,一是滚出这城主府,二是送你上西天,选吧。”

    叶嫣闻言,美眸微蹙,看了一眼狼狈的白衣少年,有些不忍,但很识相的,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“嫣儿妹妹,这种事情你不要插手,交给他们就是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身穿红衣的妩媚女子莲步轻移,走上前来,将叶嫣拉至自己身边,捂嘴轻笑,眸光撇向趴在地上的墨白,却是要看看林飞怎么折磨这俊俏小生。

    “凭你,送我上西天吗?”

    这时,趴在地上的墨白挣扎着起身,嘴角再次溢出鲜血,而且肩膀上也有黑气冒出,显得恐怖,一双金眸转冷,凝视林飞,心中愤怒升腾至极点。

    这群人最多不过通魂境修为,放在以往,翻手间就足以让他灰飞烟灭,但此刻,竟然骑到自己头上作威作福,而且言语轻浮,令人愤怒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想反抗?”

    看到墨白站起身来,林飞微微一怔,紧接着露出阴狠神色,不识好歹的下场,只能送命。

    “难道他不是普通人?”

    接连挨了几脚,更何况还是林飞出手,一般人肯定爬不起来了,但是眼前的白衣少年起身,甚至隐隐还有一股力量流转,让人心悸。

    王询等人也微微变色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突兀地,这时,一声娇呵响起,让众人都为之侧目。

    很快,一袭蓝衣的小青跑了过来,看到墨白浑身是血,当即皱起眉头,觉得墨白太没用了,但他是小姐救回来的人,也不能不管,忙走上前,拦住林飞,沉声道:“林公子,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林飞看到是姬问雅身边的丫鬟小青,不自觉收敛了几分,瞥了墨白一眼,不悦道:“这小子惹到我了,所以我教训教训他,让他长些记性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等事?”

    小青皱眉,四大世家正在大厅议事,没想到才这会儿功夫,墨白就惹出了乱子,她容颜转冷,质问墨白。

    墨白凝视小青,旋即摇头,也不解释。

    “好啊你,小姐好心救你,你竟还在这里捣乱,实在不像话。”

    小青见墨白不答,以为是默认了,双手插着腰,教训起墨白来。

    “哼,小子,记住小爷我叫林飞,没事儿别招惹我。”

    林飞以为墨白怕了,更加得意。

    一旁看戏的红衣女子见是这么个结果,有些不悦,小声嗤笑道:“我道是个不简单的人物,没想到这么没用!”

    她看向墨白的眸光,慢慢的不屑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们小姐是个什么样的人物,没想到还在自己小院里养个孬种,啧啧啧,真是令人失望啊!”

    林飞放肆嘲弄,毫无顾忌,因为四大家族正打算拿下这个城主之位,至于姬问雅,嘿,女子嘛,只能沦为玩物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!”

    小青闻言,顿时大怒,然而林飞口无遮拦,加上墨白确实待在这院子里,也是百口莫辩,气的小脸通红,不知如何反驳。

    “哼,小废物。”

    林飞瞥了一眼默不作声的墨白,得意一笑,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转身刹那,他就变了脸色,不知何时,姬问雅站在了院子门口,俏脸冷若寒霜,凝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问问雅……”

    经过最初的慌乱,林飞搓着手,露出讨好神色。

    “林飞,我的院子,你也敢随意闯入吗?”

    姬问雅打算送四大世家的家主离开,不曾想,几个小辈跑进了城主府内,她只得带着四大世家的人来找,就听闻自己小院里有吵闹声,遂前往过来看看,于是就看到方才一幕,让她脸色冷至极点。

    “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姬问雅看到墨白浑身污垢,有血迹斑斑,美眸转冷,质问林飞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林飞慌乱,姬问雅年少,却有地灵初境的修为,言语中带了几分天地威势,吓得他都要腿软了。

    “问雅,小辈胡闹,你又何必在意呢?”

    这时,身后四大家族的人依次步入小院,尤其是林天虎,他看到自己儿子闯祸,眉头皱起,很快舒展开来,笑呵呵地要化解此事。

    “爹。”

    林飞看到救星,三步并作两步,跑到林天虎身边,却被后者狠狠瞪了一眼,这是别人的小院,他岂能乱闯。

    林飞缩了缩脑袋,不敢言语。

    然而姬问雅的气还未消弭,她看到墨白一身污垢,冷凝林飞道:“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开玩笑,让我给这个废物道歉?”

    林飞以为自己听错了,更何况自己父亲来了,他也有了底气,瞥了墨白一眼,十分不屑,拒绝道: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我姬问雅从不多言,不道歉的话,今天你要躺着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姬问雅语气一变,旋即真元澎湃爆发,搅动的气劲翻涌,整个院子里都被这股力量镇压。

    “问雅,你!”

    林天虎本想和气生财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没料到这女子如此不识好歹,也有些愠怒了。

    一旁其余几家不言语,都在一旁看戏,想要看看林天虎如何收场。

    同时能得到姬问雅重视,他们也不由得瞥了墨白两眼,对其高看几分。

    “莫不是姬问雅真的在偷养小白脸?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姓李,名叫李韵儿,林家的长女,她有些惊讶姬问雅的大动肝火,再次细细打量了一番墨白。

    发现这白衣少年,虽然狼狈,面色苍白,但仍旧掩饰不住那一抹英气,以及隐隐浮现的出尘气质,越看越是令人喜欢,暗道姬问雅果真会挑人儿,这么一个小白脸也能捡到。

    一言不合,气氛骤然紧张,林天虎本就不是好脾气,看姬问雅依依不挠,也有些怒气了,哼了一声道:“姬问雅,方才大厅内的商议还未出结果,既然决定要以武胜出,不如现在就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他体内气劲迸发,整个院子里狂风大作,如一头猛虎出现,震慑方圆。

    “正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姬问雅不多言,她挥手,红光点点,释放诡异力量,要为墨白出气。

    “慢着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墨白突然开口,引动各方势力注意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姬问雅已经准备出手了,然而墨白开口,让她意外,不自觉间真元收纳,转而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声音轻柔,动听,与大厅内简直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林飞看她眸光温柔,无名怒火瞬间涌起,握紧了拳头,暗道这小白脸有什么好,姬问雅竟然会听她的。

    众多世家子弟也都意外。

    然而,这时墨白站出来,深吸了一口气,沉声道:“此时因我而起,自由我解决吧。”

    “凭你?”

    短暂一怔,不屑声音随之响起,林飞一脸的嘲弄之色,指着墨白道:“手无缚鸡之力,也敢逞能?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不言语,他强忍伤患,招手间,虚空变化,一抹金芒耀目,缓缓而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