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八十五章 草庐煮茶

第一百八十五章 草庐煮茶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寒霜蔓野,一片冷飒,皓月银辉洒落,凭白增添几分清冷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脖子上架着锐芒,墨白不敢置信,没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“老头说要将你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剑孤寒依旧人畜无害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老头,老头是谁。”

    墨白看向剑孤寒的眸光多了几分看白痴的意思,带回去嘛……至于动手?

    “这嘛……”老头在草庐,你要跟我回去。“

    剑孤寒想了想,一本正经地回答,无视霜寒尊。

    霜寒尊站在远处,被剑孤寒突兀出现的剑芒震慑了,这口剑,锋利无双,吸纳皓月精华,更显非凡,他手中虽有神刀,但也不一定能敌得过他。

    “你要将墨白带去哪里?”

    霜寒尊皱眉,氤氲混沌空间内,他四尊只尊从人皇旨意,这次出手,也不例外,若墨白被杀,他难辞其咎,若失踪无法追查下落,同样要受责罚。

    所以,他拦住剑孤寒去路。

    “皇城郊外的草庐。”

    剑孤寒觉得霜寒尊有些多余,但出手镇杀,没有绝对把握,同时,他也没有接到杀人指令。

    “皇城郊外的草庐?”

    霜寒尊闻言一怔,暗道那不是黄延稀老先生的居所吗?

    他试探性地问道:“你是老先生黄延稀请来的?”

    “他叫黄延稀吗?”

    剑孤寒想了想,干脆点头道: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确认下来,霜寒尊松了口气,最起码不是某些居心不良的人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恢复如常,嘴角含笑,拱手道:“既然如此,那阁下轻便。”

    说话同时,他也让出道路。

    “你很识相。”

    剑孤寒看到霜寒尊让路,满意点头,旋即收剑,一把抓住墨白,化作流光而去。

    速度极快,眨眼消失不见,霜寒尊凝视这道流光,暗自诧异武学诡异,自己拍马也不及啊!

    “黄延稀老先生?”

    霜寒尊回过神来,喃喃自语:“三公从不插手皇朝之事,莫非人皇授意?看来,此事不宜插手,等人皇出关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就在决定之后,他眸光一撇,远处密林中的鬼祟身影无所遁形,眉头微蹙,旋即化光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都走了?”

    密林之中,身穿金色甲胄的影神卫暗中观察,竟意外发现墨白踪迹,心中欢喜,嘿嘿笑道:“速去禀告盛统领,墨白身在皇城郊外的草庐。”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就在转身刹那,影神卫惊骇发现一道白芒袭身,速度极快,避无可避,令其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毫无反抗能力,白芒说过之处,地面瞬起沟壑,而地魂巅峰的影神卫却在这一击之下,荡然无存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晨曦破晓,旭日东升,皇城郊外,一片祥和,静谧草庐内,桃花亭中,似早有预料,一袭布衣的黄延稀,精神饱满,红光满面,似在迎接一件好事儿。

    随着远处流光接近,从高空落下,直奔这桃花亭中,现出身形后,黄延稀已上手煮的香茗也安置妥当。

    “老头,人给你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剑孤寒现出身形,一手拿着墨白,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黄延稀点头,为剑孤寒倒了一杯茶,笑道:“这是我刚泡的早茶,你可以尝尝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爱喝茶,不如酒来得痛快!”

    剑孤寒皱眉,当即回绝,而后身形瞬闪,回到了那棵茂盛桃树上,与此同时,月芒归鞘,复又落至下方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都闭目养神去了。

    墨白看在眼里,暗道这家伙的可恶,舒展舒展筋骨,看向黄延稀。

    这位老人已是古稀之岁,虽苍老,却精神抖擞,恐怕还有好长一段岁月可活,他不敢放肆,拱手道:“老先生辛苦找人将墨白带来,不知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一件好事,一件坏事。”

    黄延稀笑呵呵点头,示意墨白坐下。

    “是对我,还是对老先生您?”

    墨白没有客气,坐在黄延稀对面,试探性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你,对我,都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黄延稀为墨白倒了一杯茶,放下茶壶,笑道:“尝一尝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墨白点头,端起茶杯,细细品尝,旋即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是何感觉?”

    黄延稀看墨白也颇懂茶道,饶有兴致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茶味苦涩,却又清香扑鼻,是上好山泉水煮泡,温火慢炖,采用早春时的嫩芽煮茶数个时辰,可惜,现在将入冬至,这茶叶不新鲜了。”

    墨白砸吧嘴,有些失望地将茶杯放下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真是另外我意外啊。”

    黄延稀看向墨白的眸光,多了几分赞赏,没想到小小年纪,还懂这些,但对于墨白的批评,他不以为意,反问道:“你可知道为何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品一口茶,谁知道为何,墨白微微一怔,旋即摇头: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此茶还有一个功效,你或许没有发现。”

    黄延稀轻抚胡须,笑呵呵道:“苦涩带有清香,能安定心神,对接下来的消息,你也能保持几分镇定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,看黄延稀和颜悦色的神情,心底没来由地升起不妙预感,他皱眉道:“老先生请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对我而言,好事情是建立在坏事情的基础上,所以,我就先说坏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越是说到这里,黄延稀越不着急,他慢悠悠的品茶,半晌才凝视墨白,笑呵呵道:“三皇子身亡,你又逃离天牢,皇后娘娘派影神卫捉拿你,就地格杀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坏事情吗?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,神情平静,盯着这位迟暮老人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算吗?”

    “算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先是诧异,黄延稀老先生慢悠悠点头,道:“这样才能衬托出好消息喜悦。”

    这老头有神经病?

    墨白看向黄延稀的眸光多了几分质疑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察觉墨白眸光,黄延稀有些尴尬,他本想在墨白勉强,装一把神秘风范,没想到这么失败,老脸一红,讪笑道:“那我就直言吧,人皇很快就会出关,你待在我这里,将会收到成为神策侯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神策侯?”

    墨白皱眉,天下王侯子嗣,汇聚皇城,为的就是这个位置,为何单独选中自己?而且现在是戴罪之身,哪有这等好事!

    但直觉告诉他,眼前的老头不会骗自己,他也就拱手道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黄延稀真的意外了,他没想到墨白会如此淡然,这绝非一个少年所拥有的,他忍不住问道:“难道你就不好奇原因,或者说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知道吗?”

    墨白反问一句,摇头叹道:“一日不踏足巅峰,一日都为蝼蚁,而目前的我,只能算是一个颇有用处的棋子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何这般想?”

    黄延稀皱眉,苍老面孔上多了几分不悦。

    “那你该让我感恩戴德吗?”

    墨白凝视眼前老者,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黄延稀语气一滞,旋即脸色黑了下来,道:“你似乎对大周不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想过平凡生活,一家人平平安安。”

    墨白神情疲惫,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,最起码父侯不会同意,或者说,这一局棋,自己只在边缘。

    一家人平安……

    黄延稀沉吟片刻,不敢相信这是一个朝气蓬勃的小子能说出来的话,他劝阻道:“越是年轻有为,越是责任重大,你很年轻,还有许多事要做,很多事能做,莫要有这种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老先生好像跑题了。”

    墨白纳闷这老头子安得什么心,一个劲儿的劝阻自己,对他又有什么好处,只得小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黄延稀老人回过神来,有些尴尬,知道自己失言了,他没想到墨白会有这番镇定自若,念及此处,他起身说道:“这样吧,你在我这里住下,待得人皇出关,一切皆有分晓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还有重要事情要办。”

    墨白摇头,也跟着起身,母亲彩阳夫人不知所踪,他要去找寻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不能离开?”

    黄延稀态度变得强硬,一位老人,微躬着腰,摇头拒绝道:“草庐最安全,而且也无须你太久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身安危无妨,我母亲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墨白依旧拒绝,若躲在此处,彩阳夫人出了差池,这一辈子,他都会在悔恨当中度过。

    “彩阳夫人吗?”

    岂料,黄延稀闻言后,先是一怔,旋即呵呵笑道,挥手示意墨白不用紧张,道:“彩阳夫人往边关去了,若没有差错,此刻应该在边荒神侯府了,你无须担忧。”

    “老先生怎会知道?”

    “是边荒汇报的,皇城出现变故,人皇不曾做主,离开也无妨,但现在,你不能离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墨白半信半疑,眼前老者虽言语真挚诚恳,但也不乏伪装成份,更何况草庐中,还有剑孤寒,若要离开,实在不易。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黄延稀点头,挥手道:“老朽没有骗你的必要,暂且在这里住下,等候人皇出关传召,你将成为大周皇朝两千年以来的第一位年轻王侯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位年轻王侯?哈!”

    嗤笑一声,墨白摇头叹气,无奈道:“请老先生帮我安排住处,我要闭关数天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